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298章 意外

第298章 意外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任何一桩凶案发生,不能只考虑嫌疑人动机,杀人手法,现场表现都很重要。

    秋坚案子里,多位嫌疑人都有杀人动机,可有动机并不一定真的杀了人,现场给出的线索很重要,绝对不能忽视。

    就如这秋坚的随身包袱。

    沈万沙眉头拧的死紧,“会不会是秋坚不小心搞掉了?”

    “所以,我们可以分析一下秋坚为人,解读他的行为特点。”卢栎白玉般的指尖轻点桌面,“他是个什么样的人?谨慎细心低调,还是大大咧咧行事冲动?”

    这个问题一出,赫连羽轻笑出声:“枢密副使李昌下第一人,年过三十,家世不显,位至高官,秋坚怎么可能是大大咧咧冲动行事之人?”

    朝官可不是好当的,任何一个能走到这位置的,都不可能是庸人。

    赵杼颌首赞同,“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秋坚此人,慎密非常。”他查过秋坚生平,此人是个很有谋算的人,胆大心细,非一般人。

    “所以不可能是他自己丢了包袱?”沈万沙托着下巴,想起一事忍不住拍了自己脸一下,一脸后悔,“我真蠢,那天看现场时,小栎子就说过秋坚身边一定有东西,至少得有钱,否则连幽玉台大门都进不了,我怎么给忘了!”

    纠结这问题简直太白痴了!

    赫连羽温柔握住他的手,顺便塞了杯热茶过去:“不慌不慌,时间还长,咱慢慢想。”

    沈万沙被他哄着喝完整杯茶,心思才略略有些缓和。

    “既然东西没丢,肯定是被人拿了。若黄文兴和田修明没说谎,当晚他们看到的,离开秋坚房间的人,很可能是凶手。那人穿黑色兜帽袍,微胖,腰挂一圆长形反光硬物,袍下略鼓,好像藏了东西,这东西,可能就是秋坚的包袱。”

    卢栎说完,眸子微眯,“凶手杀完人,并不害怕尸体发现,引来什么问题,反倒担心包袱暴露,所以这个包袱,一定对他很重要。”

    “可我们并不知道包袱里有什么……”沈万沙头微歪,大眼睛里满是思考,若能知道包袱里藏了什么,许就能立刻锁定凶手了!

    卢栎看了赵杼一眼,眸带微笑,“所以,我们猜一猜秋坚拿了什么东西,为什么出现在幽玉台。”

    他这一眼眼神清亮,略带微光,墨黑瞳眸内似有智慧火花跳跃,眼角还微微翘起,似有无限含义,赵杼差点被他一眼看硬,没第一时间接话。

    “是啊……秋坚不是在逃跑么,为什么会去幽玉台?”沈万沙眨眨眼,“要玩,平时也够了,这么危险时还去,色心太重么?不,不对,他还知道借别人身份躲追杀,还换了别人衣服……”

    “所以,他是故意的。”卢栎指尖缓缓滑过茶盅沿,“就如同我们之前猜测的那样,他故意带着有份量的东西,到幽玉台约人,试图谈判。”

    “但是谈判失败,他不仅命丧,连保命的东西都被夺去了……”沈万沙猛的拍桌子,“对啊,我之前明明猜到了的!”

    赫连羽拉过少爷的手轻揉,“可以他谨慎,不应该直接把东西带在身边……许是留了什么后手?”

    卢栎意味深长的看向赵杼,“一个聪明人遇险,知道自己跑不掉,带着保命的东西回来——”

    赵杼这次说话了:“我会命手下把死者房间里里外外深深浅浅全部挖开看一遍。”

    卢栎冲他展颜一笑。

    这就对了。若他们猜测不错,秋坚即敢与人谈判,就不可能没准备,没准东西多备份了一份,留在不那么显眼的地方。秋坚寅夜从家中奔出,逃跑路线并不太长,只要赵杼肯找,很可能会有收获。

    “秋坚目前最大的难题……”

    卢栎刚开口,赵杼接话了,“秋坚目前最大的难题,就是没有出路。贪银案所有证据指向李昌,他是李昌手下第一人,不可能不会波及。李昌看着好似已认命,只等替人背锅,秋坚却不肯放弃前程,索性拿了关键证据,拼命一博……”

    赵杼说了好长一段话分析:“既然性命攸关,又与贪银案有关,那是谁想杀他灭口,就很简单了。”

    谁是贪银案幕后主使,谁担心事情败露,谁就是凶手!

    所以是肃王……的人。

    沈万沙怒拍桌子:“那肯定是肃王府长史任康复么!”

    四人两两对视,皆对此没有异议。

    “可贪银案那么严谨,秋坚怎么找到足以保他命的东西?”沈万沙又想不通。

    卢栎端坐微笑:“这个很简单,或许他本来就不无辜,本身就是贪银案组织一员。”

    可是没有证据呀……沈万沙眨眨眼。

    赵杼指尖轻点桌面:“幽玉台。秋坚是幽玉台常客。”

    幽玉台是贪银案特别设置的秘密集会地点,秋坚成为这里常客,大概是组织需要。

    “还有,”赫连羽补充,“我觉得秋坚表现出来的床上癖好好像有问题。”

    癖好?沈万沙眼珠微转,回想起英娘的话,“秋坚喜欢被打!”他当时很不理解,怎么会喜欢行|房时被打?不会被打软了么?

    被少爷纯洁视线看的有些不自在,赫连羽摸了摸鼻子,“喜欢行|房被打的人,总有些与别人不一样的地方,这种癖好一起,很难消除。可我看遍口供,秋坚只在幽玉台,只与英娘在一起时,才会如此,去别的青楼,或者回到家里与妻妾,并不会。”

    他见过有这种癖好的人,时间久后,少有能正常与人行|房的,甚至没点‘刺激’,那里还起不来……他怀疑秋坚是故意为之,显露一个不怎么正面的弱点,或是表现出奴性,以求上封放心大胆的使用。

    赫连羽这一提,卢栎也想起来,“有这种癖好的人,幼年经历可能不如人意……”他看向赵杼,“秋坚的幼年生活过的如何?”

    赵杼回想片刻,方道:“虽然有些贫苦,但长辈关心,兄弟友爱,并没有受过什么了不得的苦。”

    所以赫连羽提出的这一点……也非常有可能。

    “他还胖!腰间还有肃王府金印!”沈万沙补充。

    胖,腰间有圆长形状,夜里会反光的硬生,是黄文兴田修明提供的凶手特征……

    若一两条相符,许是巧合,可细细分析下来,任康复样样都对的上!要说他不是凶手,四个人根本不相信!

    “所以咱们行动吧!”沈万沙眼睛发亮,“简直把咱当猴耍,太过分了!”

    卢栎也赞同,“先去找找秋坚藏的东西,若能找到,咱们就多了项铁证;如果三五天还找不着,就直接抓捕任康复,按程序问供关押。时间过去一天,别的嫌疑人胳膊间抓痕就好一点,可是他的……短时间内好不了,那时,也是铁证!”

    “对!揪住任康复,确定他是凶手,就可以扯出贪银案,粘住肃王了!”

    ……

    随着四人商议,方案很快正式确定。

    赵杼继续带着手下追查所有现有线索,争取尽快找出秋坚藏的东西,若找不出来,也不能多浪费时间,尽快抓捕任康复引出肃王。在做这件事的同时,赵杼还要加大搜寻肃王所有据点的动作,最好能配合着计划,在肃王沉不住要反时,掐死他所有后路!

    赫连羽则重新返回鸿胪馆,在保证自身安全的同时,看能不能探到更多消息。贪银案他可以完全放开不用管,他的主要任务,是探得那两张藏宝图在哪里。

    他之前从异族藏宝联盟里探到过消息,说组织里某个人,掌握着两张藏宝图。现在他们倒是大概知道这组织怎么回事了,可这组织内部分裂,一半归于齐白,效忠肃王,若藏宝图齐白拿到手,很可能交给了肃王;另一半由辽人井元掌管,若藏宝图在他手里,就更是个谜了。

    引蛇出洞,调虎离山,声东击西……总之,所有能想到的应对方法全部准备好,赫连羽和赵杼忙的不行,睡觉的时间都少了。

    卢栎和沈万沙却闲了下来。

    深冬日长,沈万沙忙完家里的事后,与卢栎窝在一起百无聊赖,连大白都嫌屋里闷,宁愿在园子疯跑,都不愿意陪他们玩了。

    “唉!”沈万沙与卢栎大眼瞪小眼,“真无聊啊!”

    卢栎也觉得很闷,“要不,咱们出去转转?”

    “王爷和赫连羽都不在,咱们又不能走太远。”沈万沙小心嘀咕。非常时期,需时时注意安全,他们帮不上赵杼赫连羽,却也不能帮倒忙,得懂点事。

    卢栎想了想,“咱们就在城里,不走远,怎么样?”赵杼和赫连羽不在,他和沈万沙身边有足够的人手,在家和外面其实一样。上京城说小不小,说大却也不大,他们只在人多热闹的地方转转,应该不会有问题。

    “城里一点也不好玩。”沈万沙撇嘴。从小长到大,他哪哪都玩遍了好吗?春夏秋也就算了,怎么都能找到乐趣,这大冬天的,城里也没什么景赏,逛街吹风挨冷么?

    “……也是。”

    两个人再次对坐叹气。

    他们以相同坐姿,相同手撑下巴的姿势,歪头看着窗外大白玩。

    昨夜下了场雪,今日阴天,寒冷,雪没有一点要化的趋势。园子里主路当然被扫出来了,但大家知道大白爱玩,特意在不过人的地方给它留了一片雪。

    大白大半个上午都在钻雪玩,玩到现在腻了,不知道怎么想的,它开始玩滑雪了……

    先蓄力,助跑,到达预定位置后身体一趴……整只狗从雪面上滑过。

    那片雪被它滑的已经结结实实,泛着亮光,大白越玩越爽快,尤其趴在雪上滑的那个满足劲,特别让人羡慕嫉妒恨!

    沈万沙鼓着脸:“大白怎么就不冷呢!”

    “毛厚。”卢栎也叹气,“看起来好像很好玩。”

    “是啊……穿厚一点,咱们也能……咱们也能玩!”沈万沙腾的站起来,眼睛放光,“我知道去哪里玩了!”

    “哪儿?”卢栎一脸疑问。

    沈万沙拉他起来,兴奋的催促他穿衣服,“快快,穿厚一点,一会儿我同你慢慢说!”

    ……

    沈万沙说,大白能滑雪,他们可以溜冰!卢栎没掌握过这个技能,但只看大白就能看的羡慕,再听沈万沙一说,难免不心向往之。

    二人穿的厚厚,带足护卫,上了马车,沈万沙与马夫交说了个地方,马车就开始往目的行驶。

    等到了地方,卢栎发现,这是一处野湖。

    湖很宽,冰也很厚,湖边一圈落光叶子的树木围绕,视野很宽,很多人穿着冰鞋,在湖面上玩。

    可是卢栎还是有些担心,拉了拉沈万沙袖子,“不会有危险么?”

    “放心!”沈万沙回头冲他眨眼,“这地方咱全上京人都知道,入冬就开始有人过来玩,我从小到大这么多年,从没听说过这里出事。来来,快换冰鞋!”

    “嗯。”卢栎蹲下|身换鞋,心内打定主意,还是看着点少爷,别让他往湖中心走。

    沈万沙见他表情仍然不太舒展,拍拍他的肩,“咱们带着这么多人呢,你怕什么!再说,往那看,看到那个白色小尖尖没?”

    卢栎顺着沈万沙手指看过去,的确看到一个白色顶尖,像是某种特殊建筑物的顶部。透过丛丛树林,隐约还能看到白色顶尖外面的围墙。但……这是什么意思?

    “那里是鸿胪馆的西背角。今天一早赫连羽给我送信,说不能来陪我,一天都要在鸿胪馆,咱们离的这么近,就算出了什么事,我一招呼,他就能来,一准不会有问题!”

    沈万沙下巴高高扬起,笑容灿烂,他可不是眼睛长在头顶,万事不顾的纨绔,他不但有智慧,还有心机!这样安排要再有问题,就是他们运气实在不好,怪不得别人了。

    卢栎这下真放心了,看着沈万沙换好冰鞋,同随身属下交待好一定注意安全,就与沈万沙手拉手下去溜冰了。

    溜冰这项运动,沈万沙是熟手,他不但能正着溜,倒着溜,打着圈溜,他还敢跳起来玩花样!

    可是把卢栎吓的不轻。

    卢栎上辈子不敢玩这类运动,这辈子还没机会尝试,心中满满都是新奇。沈万沙很照顾他,扶着他教他要点,他像只蹒跚行步跌跌撞撞的鸭子,怎么走怎么可笑,还脚下打滑,摔了两回。

    他跌趴在冰面,沈万沙这个做朋友的竟然没第一时间搀他,指着他哈哈大笑,末了笑的肚子疼不得不蹲下,一边上气不接下气的笑,一边指着岸上下人:“快快!快把小栎子这个样子画下来!”

    一向睿智优雅,身上不是有股淡然君子之风,就是弥漫着严谨禁欲之气的卢栎,竟然也有这么狼狈的时候!

    瞧那鼻头红的,那头发甩的……手掌摔趴在冰面时竟然手指往上弯,好像在推什么,还有那清澈双眸,好像汪了一汪水,又像整个蔚蓝天空溶了进去,真是太太太可爱了!

    少爷倒不是真心笑话卢栎,溜冰嘛,谁不会摔,不会的摔,会的摔跟头也不少,一点也不丢人。再者以他经验丰富的眼睛看,小伙伴摔的一点也不重,肯定不会受伤。

    卢栎也没觉得羞愤丢人,实在是因为……湖面上摔跤的太多了,多他一个真没什么。而且别人摔了,也一堆亲朋围着笑,要真恼了,才是丢人。

    身上衣服穿的厚,哪哪都摔的不疼,就是冰面太滑,他起不来……等沈万沙笑够了,他懒懒招呼一声:“少爷乐够了没?乐够了搭把手扶小的起来呀。”

    “嗯,乖栎子就是上道!”沈万沙笑眯眯把卢栎扶起来,继续带着他滑,“你这腿不能这样,绷的太紧了,放松一点……对,就是这样,身子低下去一点,直楞楞的最容易摔了……”

    可惜卢栎看书入迷时一天能看好几本,验尸入谜时解剖刀能玩出花来,可溜冰……不知道是不是没长那根弦,就是学不会。

    手脚不协调,经常左脚绊右脚,不等他凝神默念要领,已经‘扑通’一声,又摔跤了。

    沈万沙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哈哈哈我可算是知道了,小栎子原来是这个不行啊!”

    卢栎:……

    卢栎摔过几跤,沈万沙就舍不得了,穿的厚摔一下两下没关系,摔多了也不行。可小伙伴还没学会,享受不到溜冰的乐趣……

    沈万沙想了想,干脆溜到一边,找到场中最会溜的少年,与他说了几句话,然后两个人一起回到卢栎身边,分别拉住他的左右手。

    卢栎一脸惊讶:“做什……”

    话还没说出来,沈万沙与那少爷已经动了起来,卢栎下意识两腿并拢,脚下冰鞋迅速溜过光滑冰面,三个人并排冲向了前方!

    凉风吹开面颊散乱发丝,空气中带着冬日的寒凉,和点点寒梅清香。

    耳边风声空灵,面前视野开阔。

    速度好快……就像在飞!

    有点冷,但很舒服,很舒服很舒服。

    卢栎忍不住闭上眼,享受这一刻的感觉。身体仿佛溶在天地间,好像下一刻真的就能飘起来乘风归去!

    沈万沙声音清脆又兴奋,“小栎子,好不好玩?”

    卢栎眼睛里闪着光,“好玩!”

    “嘿嘿……我说的对吧……”沈万沙一边带着他玩,一边与他说,“我怕你摔坏了,或者干脆放弃不想学了,既然这么好玩,你可不要灰心哦,觉得难,我带着你多练练就好啦!”

    卢栎重重点头,“嗯!”

    沈万沙带着卢栎玩了好几圈,两个人都非常尽兴,眼睛里全是兴奋的光。可正当沈万沙扶着卢栎,准备让他继续学时,出事了。

    湖心的冰,裂了!

    有那玩心特别重,自恃技巧出色的年轻人躲闪不及,跟着这突如其来的冰裂,直直掉入了湖里!

    冰开始裂开时,卢栎与沈万沙脚下齐齐一动,很快就看到了有人落水,沈万沙大骇,直接拽着卢栎往岸上跑,卢栎则迅速招呼属下:“救人!”

    冬日天寒,冰下湖水不知道有多凉,浸水时间稍长都可能有性命之忧!

    至于自己,卢栎并没有过多担心,他与沈万沙并没有往湖心走,一直都在湖边外围,冰面裂开速度再快,也不可能让他们连逃开的时间都没有!

    果然,他们迅速上了岸。

    湖心的冰裂到一定范围内没再继续,在湖边玩的人都没受到波及。可在这里玩的人太多,湖中心的人一点也不少,掉水里的当然也不会少。

    沈万沙眉头紧皱,挥手让自己护卫们也过去帮忙。

    现场很混乱,哭喊的,找家人的,吆喝着帮忙的,看热闹的,卢栎觉得人手不够,干脆让自己护卫们全部过去帮忙。

    沈万沙咬了咬牙,也让自己的大部分护卫过去了。

    虽然自己安全很重要,可他们不能看着别人在他们眼前这么死……

    救助工作进展的很顺利,护卫们暂时稳住了局势。卢栎刚刚长呼一口气,略放些心,突然视线一定,察觉到一道阴毒的目光。

    是齐白……

    不知道这人什么时候出现的,如今正混在人群里,看着他和沈万沙,眼睛里冒着危险的光。

    人群繁杂,护卫不在……卢栎目光一紧,“不好!”

    齐白这是想动他们!

    “走!”卢栎咬咬牙,拽住沈万沙的手,撒腿就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