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301章 开场

第301章 开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赵杼北征,肃王携群臣于城外为其送行。

    天色阴沉,北风猎猎,刺骨寒意从困四面八方浸润,再厚的衣服都抵挡不住。群臣们个个鼻头通红,忍不住把自己缩的像个鹌鹑,看向赵杼的目光充满崇拜与敬畏。

    北征士兵列成方阵,手执武器面色肃穆,每个人身姿相似,表情相同,远征号角声中,他们每个人都如他们手中兵器一样,散发着浓烈杀气与不屈战意!

    众方阵前,赵杼身披铠甲,端坐马上,王旗在他身后迎风招展,猎猎生威。所有士兵的动作,都随着他指间手势转变,看不到底的士兵人群,仿佛是同一个人,动作一致,声音一致,连表情都一致!

    这是多么可怕的控制力!多么可怕的权威!怪不得平王可以以少年之姿,战赢所有大夏北关外族,十数年来从无败绩!

    深冬腊月,士兵们的冬服也缝进了厚厚棉花,可平王赵杼,外披铠甲,内里只穿了薄薄一层单衣。强忍住跺脚驱寒群臣们不禁心生向往,平王果然武功高强!

    ……

    肃王双手举杯,请赵杼饮送别酒:“我辈宗室承天之恩泽,享百姓供奉,如今国有危难,正是效力之时。我不若你,独具雄心,将才智满,在此送你北行,愿你旗开得胜,再创伟绩!”

    这话说的很衬亲王身份,也很洪亮,中气十足,可大家瞧着,还是觉得稍稍有点不协调。

    是什么呢?

    众人再看几眼,恍然大悟,应该是这个吧!

    肃王身材不差,虽不如赵杼个子高,久居高位,气势还是有的,尤其今日身穿亲王正服,胸前四爪金龙几欲飞出,更显尊贵无两。可肃王武功不高,年纪也大了,为了御寒,难免多穿点衣服。哪怕他穿的是最轻薄,最昂贵最能御寒的紫貂皮,也厚了一层,身上衣服一多,就显的臃肿,一臃肿,气势就下来了。

    反观赵杼,并没有穿代表亲王尊贵的王爷服饰,而是铁肃戎装,因为太冷,铠甲表面还泛起一层寒霜。可他身上气势,眉目间霸气寒傲,几乎成为实质,让人看一眼都胆颤。

    两厢一对比……肃王的话再有气势,都像装样子,赵杼只要站在那里,一句不说,都不能让人忽略。

    赵杼修长双眸眯起,玩味情绪在瞳眸中浮沉,最终轻轻敛起。肃王这话,是想影射什么?说自己是赵姓,与天子一样沐天恩,享百姓供奉,有资格替天子送他,做与天子一样的事?还是说他太出挑,定会有异心?‘独具’二字,可不是什么好词。

    宗室之中,只有龙椅上皇帝是特殊的,别人比不了的……

    不管肃王是不是在以为以后铺路,赵杼都不在乎,他已做好所有应对准备,定不会让肃王得逞!

    他眉梢一挑,双手捧杯,与肃王遥遥一敬:“承王叔吉言。吾曾手刃西夏诸王,枪挑大辽太子,王叔放心,任何欲对大夏基业挑战之人,吾必让其五马分尸,不得善终!”

    肃王手微微一顿,目光微缓声音温和,“如此,本王便放心了。可战场纷争,刀枪无眼,你当小心。”

    这是在提醒,还是诅咒?赵杼心内冷笑,“吾征战沙场十数年,从未有过败仗,王叔多虑了。”

    “如此,你便上路吧!”肃王将酒杯递给近身内侍,“晚一分,我大夏疆土,就有一分危险可能。”

    这话说的不错,但是上路二字……

    赵杼看重的从来是个人能力,口舌之争太小气,他一向不屑,只是没想到,肃王也有这一面……看来,还真是到时机了。

    “王叔也多多保重,天寒,您这年纪,可别冻出个好歹来,还是早些回去的好。”赵杼说完,不再停留,飞身上马,手势一起,大军开拔。

    号角声起,军士们齐齐呐喊,声势可谓浩大,所有送行群臣齐齐跪下:“盼平王早日得胜归京!”

    “盼平王早日得胜归京!”

    “盼平王早日得胜归京!”

    在所有人期盼的视线里,赵杼催马前行,头一下也没回。

    肃王站在跪着的人群里,视线微微闪动。

    ……

    走出上京城十里,洪右催马过来报信:“王妃在前面等您。”

    赵杼眼神一暖,媳妇来送他了!

    “吩咐下去,大军继续前行,无需顾本王,本王去去就回。”赵杼说完,两腿一夹,胯|下黑马前蹄扬起,瞬间加速,朝前方跑去。

    小亭子里,卢栎穿的厚厚的,手炉都换了个两个:“赵杼不会已经走了吧。”

    “不可能。”胡薇薇懒洋洋拨着火盆里的炭火,“平王出征,阵势怎么会小?一时半刻且完不了呢,主子这是来早了。要说我,这么冷的天,主子何苦受这份罪,反正王爷很快就会回来,在家告个别也就是了。主子早年身体不好,冬天正是补养的时候,就不该这么乱跑……”

    胡薇薇碎碎念,是担心他的身体,卢栎很理解,可他就是忍不住想来。

    就算这分别不会太久,也是分别,长久朝夕相对,他习惯了赵杼陪伴,竟然有些想不起之前的日子是怎么过的了。赵杼还没走,他已开始怀念,不在离开前再看看,总是不放心。

    再说,演戏演全套么,他们既然要坑肃王,就尽量不留任何疑点。上京城住了这么久,赵杼身份如何,对他如何,所有人都看得到。平日恨不得粘乎在一起,连公事都不要做,现在赵杼远征,他都不过来送,是不是太奇怪?

    正想着,远处出现一个黑点,黑点愈行愈近,转眼间到达面前。

    “赵杼!”卢栎放开手炉,眼底是掩不住的惊喜。

    胡薇薇翻个白眼,不情不愿的对赵杼行了个礼,身形就飘开了。

    赵杼握住卢栎的手,“冷不冷?”

    “我穿的多,”卢栎摇摇头,“是否一切顺利?”

    赵杼将卢栎拥到怀里,“没问题。”

    冰凉铠甲贴着脸,卢栎本应该觉得不适,可这一刻他好像一点也不知道冷,紧紧靠着赵杼:“你在外面,要小心……”

    “我知。”赵杼闭眸,安静拥了卢栎片刻,方道,“正好你来了,我有事要同你说。”

    卢栎听他声音不对,抬起头看他眼睛,“可是出了什么意外?”

    赵杼松开他,拉他到炭盆前坐下,“军务繁杂,自昨日下午离家,我就再没时间见你。昨夜与皇上密谈,我知道了一些事,认为有必要告诉你。”

    “什么事?”卢栎好奇。

    赵杼眸色微沉,神情略缓,好似不知道要怎么讲。半晌,他方才说:“我以前,恨过我父王。”

    卢栎微微点头,表示理解。

    赵杼的成长轨迹里,老平王的正面举动好像很少。比如赵杼因喉间阎王印被瞧不起,被欺负,老平王仿佛看不到,一点也不在意,任先王妃自己护持,好像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儿子。之后先王妃去世,赵杼养在宫中几年,老平王亦从未表示过关心,好像赵杼是生是死对他并不重要。

    再后来,先平王娶了继妃,有了第二个儿子赵析。先平王对赵析很疼爱,赵杼归家后,先平王好似完全放弃了这个长子,丢些下人过来照顾,就什么都不管了,任继王妃施下诸多手段迫害。赵杼自己提出要去军营,先平王也只是丢了师傅过来,并不过问赵杼训练速度,有没有受伤……反正样样都靠赵杼自己。

    去军营也是赵杼自己提出的,先平王并未反应,将他交给下属打磨过后,亲自将他送到了军营。虽是亲自相送,赵杼遇到了什么问题,他还是不管的,就连赵杼第一次上战场,他也是袖手旁观……

    所以赵杼说他对父亲有恨,卢栎一点也不意外。

    “后来,我慢慢猜到了原因。”赵杼捏着卢栎的手,眉目微敛,似乎有些悲伤,“父王年轻时也多在战场,浴血杀敌,生下我的那十年,刚好是战况没那么激烈,他有时间在上京……”

    赵杼说,先帝是个多疑的性子,多疑又阴狠,有仗打时,他依靠先平王,没仗打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功高震主,所以当时先平王并非事事顺遂。许是嗅出了先帝废王爵的意思,先平王故意表现出种种缺点……

    平王掌兵权,手下权力很大,若顺利,这些权力都要交到赵杼手上,先帝多疑打压,先平王希望赵杼能站起来,又希望他能避开先帝怀疑视线,所以不敢多加关怀。

    “鹰隼会推子下悬崖,逼他们学会飞翔,父王对我许也是如此,可惜当时,我并不懂他苦心……”赵杼拳头握紧。

    先平王掌兵,赵杼为嫡长子,将来必也要带兵,可从小,先平王就没教他习武,因为先帝不允许。先平王若露一点栽培念头,只怕赵杼的命……就会保不住。

    皇权之下,危机处处,先平王不想造反,就只得努力保住家小,他不能管赵杼,但心里希望赵杼成长。赵杼惹祸,入宫,他比谁都担心,可他不能管,还得依先帝意思,娶个继王妃,表示憨蠢平直。

    赵杼保住了自己,出宫想学武,还想进军营,先平王比谁都高兴,可越在这种时候,他却不能大意,表面上继续无视,暗地里默默关注……

    “若父王对我表现出疼爱,我长不到这么大;若父王对我表现出重视,我不可能不受任何人怀疑,顺顺利利进军营,慢慢掌握边兵,拿到所有平王兵权。”赵杼隐隐叹息。

    卢栎听完非常惊讶,早年竟然有这些事!他微微侧头,眸中思索沉浮,是么,这样才合理……嫡长子如何重要,若没特殊原因,先平王怎么会那样表现!这位先帝真是……

    想着想着,卢栎又开始纳闷,可是这些,与今日有什么关系?赵杼临走前说这个,只想获得他的关心?不可能!

    “说吧,你昨夜知道了什么?”卢栎偏头看赵杼。

    赵杼唇角一弯,俯身亲了亲他的脸,“我媳妇就是不一样!”

    “嗯?”卢栎不明白。

    赵杼得意洋洋,“昨日我与皇上打赌,我若临别之时,以忧伤表情同你提起这些,你会有什么反应,这下皇上输了!”

    “肃王要造反,上京临危,如此危机时刻,你们竟然还想着打赌?”卢栎忍不住磨牙,“到底怎么回事,说!”

    赵杼见卢栎要生气,摸摸鼻子,不再提赌约,只说先帝之事,“昨日皇上抓了一个老太监,知道了一些事,我确定了对父王猜想,也知道了一件事。”

    卢栎瞪着赵杼,“讲!”

    “你娘当初失约于侯夫人张氏,大约因为先帝。”赵杼眉目肃然。

    太嘉帝昨日揪出一个宫中暗钉,审问后得知,这老太监知道藏宝图,不但他知道,先帝也知道。老太监是当初先帝器重太监的同屋,知道挺多,他也知道自己知道多不好,一直谨言慎行,若非以前老相识出事,他都不会冒出头。

    他说了一件事:苗红笑的身份,被先帝知道了。

    苗红笑是宗主令持有者,但这事算是秘密,多与江湖有关,官府根本不知道,她住到瞿家,也是因为宗主令因果。瞿家待她好,她又因自己性子与众不同,在上京城出了好大风头,但她自己冰雪聪明,并没有暴露。

    直到先帝发现藏宝图的存在。但他不确定先帝为何知道藏宝图,而且一知道立刻把视线放到了苗红笑身上……

    “所以我娘是被先帝杀的?”卢栎眉头紧皱。

    赵杼摸摸他的头,“不一定,线索太少。但你娘当年,的确与先帝有约。”

    卢栎想不透,索性不去猜,问赵杼:“后来我娘失踪,先帝如何反应?”

    “没任何反应,只是下令,寻找藏宝图。”赵杼觉得有一点很可疑,“可他寻找多年,竟然一无所获。”做为大夏皇帝,手中掌最大权柄,怎么可能会一无所获?

    除非……

    “除非他被人刻意瞒住了。”卢栎目光微闪。

    是谁呢?谁能瞒住他?

    “先帝曾染过大病,影响了寿数,那时精力已经不济……”

    “所以是——”

    两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肃王!”

    所以肃王那么早就开始筹谋了么!那他为什么没有成功,让太嘉帝坐上了皇位?卢栎有些不明白。

    赵杼眉尖一挑:“因为我在。”

    太嘉帝登基前,正好边关平稳,他回来复命,谁知道正好遇到先帝驾崩,他若不管一管,就不是平王了。那时候先帝几个儿子争位,确有风浪波折,被他与太嘉帝一一联手化解,其中并没有看到肃王任何痕迹。

    “他觉得实力不足,隐了。”

    赵杼点头,“对。”

    ……

    两个人这一说话,时间过去良久,卢栎催促赵杼离开,“前事已矣,重要的是现在,你再不走,别人就该怀疑了。”

    赵杼被他推着走到马前,只得翻身上马。

    “再见啦!”卢栎笑眯眯冲他挥手。

    他穿着浅蓝镶银鼠皮披风,精致下巴没在颈间一圈软毛里,眉眼弯弯,笑容灿烂的好像能照亮天地。

    赵杼没忍住,弯下身,在他唇间印下一吻。

    寒风拂起发丝,模糊了视线,风声在耳边轻鸣,仿若低吟浅唱,一人马上一人马下……

    不知怎么的,卢栎脸突然红了,匆忙退开,“你真的该走了。”

    “嗯。”赵杼深深看他几眼,才轻夹马腹,一人一马很快离开。

    胡薇薇走出来,对着呆怔怔的卢栎上上下打量一遍,“主子?”

    卢栎这才回神,清咳两声,转身往前,“我们回去吧。”

    ……

    肃王府。

    肃王靠着熏炉,看着面前管家,“与小情儿腻歪很久才离开?”

    肃王府管家名叫于辉,四十余岁,十分精明能干,现在束手站在肃王面前,神态恭敬:“是。”

    “倒像是他会做的事。”肃王眼皮微敛,声音讽刺,“没想到我们赵家人,倒出了这么个痴情种子。”

    于辉等了等,没见肃王有其它吩咐,小心翼翼的问,“那咱们……”

    “赵杼此行应该没有疑点了,叫人盯着,一旦人确定其北行走远,咱们就动手。”

    ……

    赵杼一路北上,直近真定,挥手大军驻扎,一边开始警惕提防后面尾巴,一边做局消除自身痕迹,起身回返。

    此时,卢栎已经抓住了肃王府长史任康复。

    抓捕任康复并不难,一来,卢栎有赵杼留给他的精卫;二来,他们的人早就盯死了任康复,什么时候这人在哪里,一清二楚;三来,他自己有御赐仵作金牌,事涉案情,他有权力抓捕任何嫌疑人。

    而之所以选择这个时机,是因为照路程看,赵杼已近真定,需要不着痕迹的回返。此时肃王府的关注点很重要,他抢过一分风头,肃王往赵杼那边的精力就会少一点。

    好歹能帮些忙。

    卢栎抓住任康复,厉声质问,任康复当然是不认罪的,还叫嚣着要肃王爷过来看看,“我从未杀过人!我没错!你是哪根葱,胆敢随意抓肃王的人!”

    两人争吵几句,卢栎顺势大怒,让护卫们将其丢上车,一路往府衙行去。

    平王府护卫何其精悍,任康复受制,知道自己逃不出去,又见外面热闹街景,眼珠子一转,继续高声呼喝,以言语相激:“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兔儿爷,狐假虎威,趁平王不在作威作福,连平王叔叔的人都敢欺负!肃王殿下,您快来看看,随便一个兔儿爷都敢打您脸啊!”

    岂知卢栎根本没拦着他嚷嚷,甚至示意护卫们躲开不管,任他招人过来。

    很快,远远近近围了一圈人,个个都竖起耳朵,凝神细听。

    ……

    若是一般人,肃王可能不会太介意,但长史,掌部分王府政令,王府事务。府内请名、请封、请婚、请恩泽及陈谢、进献表启书疏等,都可由王府长史奏上……这是个很重要的位置,代表王府颜面。

    卢栎若顾忌到这点,悄悄抓了也就是了,其后之事可商量解决,可他偏偏于众目睽睽之下将人抓捕,丢上马车,一路招摇过市,直入府衙,指其为杀人凶手!

    这是直接打脸!

    嚣张霸道,蛮不讲理的打脸!没有谁是这样做事的!

    满大街都在议论,肃王不可能不管,当下派了管家过来。

    管家来的很快,卢栎将任康复丢到府衙,还没喝完一壶茶,于辉就到了。任康复一看到于辉,眼睛立刻亮了,“于管家救命!这兔儿爷无凭无据,指我是杀人凶手,他还故意虐待于我,简直是故意打肃王脸!”

    于辉看了他一眼,示意他稍安勿躁,之后侧身看卢梭。谁知卢栎好像没看到他似的,眼皮抬都不抬一下,慢条斯理的捧着茶杯喝茶。

    于辉眉头皱起,走到卢栎面前,拱手为礼,“我乃肃王府管家,姓于,不知这位……如何称呼?”

    他这表现,是看卢栎年纪小不懂礼,想压他一压。

    卢栎手指一松,茶杯盖‘啪’一声落到茶杯上,声音清脆响亮。

    他开口声音更加清脆,带着满满嘲讽鄙视:“你即得到消息来了,同凶手任康复打过眼色安抚……却不知道我是谁,骗鬼呢?”

    “还是说……真不知道?”卢栎斜斜看于辉一眼,嗤笑出声,“这样不懂眼色高低,不识场面说话,也能做肃王府管家,这肃王府真是……啧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