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302章 当堂

第302章 当堂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于辉眼皮微垂,眸底情绪翻涌。

    身为肃王身边最得用的贴身人,于辉当然知道肃王打算,很多机密事情甚至由他亲手经办,上京哪里的消息比较重要,他也是一清二楚。

    他知道卢栎。

    此人初入上京,就在西山江湖人的地盘搞风搞雨,还现出一手无人可比的验尸绝技。听到这桩离奇案件,他们的人除了吃惊以外,反应并不太大。不过一个仵作,再怎么本领高超会剖死人,也是上不得台面的贱籍,他们是做大事的人,岂能被这种无聊小事左右?

    可很快,卢栎巴上了赵杼。鼎鼎大名残暴无情的冷面‘阎王’,竟然变了个人似的,把此人拢在心尖尖上,别说谁敢欺负,便是想看一眼,都特别费劲,赵杼护犊子似的护的特别紧。

    肃王欲起事,消息门路自是不少,但赵杼实力不容小觑,别处的消息他们探来不怎么费力气,赵杼这里……他们插不上手。

    他们接近不了卢栎,监视不了卢栎,对于卢栎的所有印象,全部来自他做的事,查的案子。

    异族使团案,寿安伯府案,武安侯府案……每一桩案子都破的精彩利落,每一次验尸都让人叹为观止。这个人拥有神秘的剖尸技巧,娴熟精准的推案本事,机缘巧合破了很多次他们的局,是个很聪明的人。

    可于辉从来不知道,聪明的人也可以这么嚣张?

    没有赵杼在身边的情况下,还敢与肃王府叫板,是不是太自傲了?

    还是……故意的,想麻痹他?

    于辉想到这一层,心高高提起来,暗悔自己刚刚大意,想岔了。卢栎不过一介布衣,跟平王那么久,岂是不知高低之人?

    他拱拱手,不敢轻视卢栎,“明人不说暗话,卢先生,你把我肃王府长史抓来,是想如何?”

    只是这样一来,他在卢栎面前就有些弱势了。卢栎刚刚指着他鼻子讽刺肃王府规矩,打肃王脸面,他不但没驳回去,反倒避开说正事……

    于辉觉得脸有点疼。可谁叫他只是个管家呢?想挺腰子好像份量也不太够?

    卢栎噗的笑了。这笑声特别清脆,仿佛砸在于辉心上,于辉的背又弯了几分。

    “我说于管家,你该不是肃王的小舅子吧?我打你左脸,还捎带上你家主子,你吭都不吭一声,若无裙带关系,我实在不敢相信英明睿智的肃王殿下能让你当管家啊……”

    卢栎声音里嘲笑十分明显,于辉面色一凝,“肃王府之事,无需先生操心!”

    “啧啧,真无趣,说不过就生气吼……”卢栎懒洋洋的挖耳朵,“还不如赵杼好玩。”

    于辉心头一跳。

    这人竟然敢直称平王名讳!说话时也毫无敬畏之意……他迅速扫了眼四下侍卫。这些侍卫一身肃穆杀气,显是平王亲卫,对平王忠诚可以想象,可这些侍卫没有一人露出不满……

    莫非卢栎与平王日常相处就是这样?

    于辉心思迅速转动,平王是什么人?是从小在皇室长大,经历苦难冷眼,于战场出生入死,看透世情的人。他拢在心尖尖的人,会是一般世俗之人么?若他想要一个乖巧听话懂礼之人,早些年不知道能养多少,可他就是宁愿孤身一人,直到卢栎出现……

    所以卢栎性子一定是特别的!须得与平王往日见过的不一样,才能吸引他,留住他,甚至向皇上请求赐婚,与一个男人成亲过一辈子!

    那么他现在面对的卢栎,应该不是装出来的……这人擅长破案,聪明,却并不压抑天性,单纯,直率,不把皇亲贵族当回事,甚至言语中透出锋利鄙夷,这才是平王会喜欢的样子!

    短短时间内,于辉心里拐了三道弯,冷笑连连。也就是没见过风雨,初出茅庐的少年敢这样想,再过几年,等他经历了世情断不敢如此!

    他脑内思考未停,心道卢栎若真是这性子,倒不用担心他会使什么手段,可这并不代表事情好办,这样的人一拗起来,不管不顾撕破脸……王爷的大事要紧,坏了可不行。

    卢栎讽刺完毕,漫不经心捧着茶盅喝茶,于辉心内思考应对策略,房间里一时非常安静。任康复眼珠子转转,觉得自己家气势弱了,索性继续扯着嗓子喊:“于管家救命!卢栎是想借势压人,草菅人命啊!”

    任康复喊的声音特别大,同之前一样,这几嗓子几乎能传过三道门,让所有站在外面的人听的清清楚楚。

    他其实也是想为自家主子谋好处。

    肃王要做事,不可能瞒着他这个长史,否则秋坚怎么死的?肃王之后打算,他也知道一二,如今平王离京,正是最好时机,肃王一旦登基,平王就是头等需要解决的大事。之前没机会倒也罢,现在机会来了,平王未婚妻颐指气使草菅人命,这就是个大大的黑点,只要适时把这个黑点扩大,肃王可以利用的点,可以做的事就更多了!

    ……

    这两个人各有心思,卢栎端坐观察,自能体会一二。

    有时候和聪明人打交道很麻烦,因为他们总是会想很多,这时候摆出架势和聪明人硬碰,却能达到想象不到的效果。这样应对,是他和赵杼商量后共同决定的,现在一看,结果还不错。

    卢栎相当满意。

    略停一停,他眼一横脸一拉,冲着任康复冷叱,“吵什么吵!我即敢把你抓来,自是有证据的,方才我已着人去请府尹大人,稍后即可升堂问案,到时自有你说话的时候!”

    于辉心中咯噔一声:“卢先生这话的意思是……有证据?”

    “自然。”卢栎一眼斜过去,“否则我费这么大力气做甚?”

    于辉眼皮一动,手悄悄背到身后,做了个手势,面上表情却没有变,甚至还带着微笑,“即如此,我便留下来看看,稍后先生若能证明我肃王府长史有罪便罢,若不能定罪,先生还是要与我们长史道个歉好。”

    卢栎看了眼隐在屋角的邢左,邢左朝他比了个手势,他便知道,这于辉通知自己人了。他们现在所在厅堂是府衙专门辟出来供人歇脚整理的地方,大门敞开,几面窗子都很大,他没有让手下把里里外外围起来,自然谁都可以来。于辉是肃王府管家,出门肯定不是一个人,他即通知了自己人……也就是说,这里的事情,肃王马上会知道。

    很好……

    卢栎心情非常好,笑眯眯看着于辉,“说你傻你还真是傻,我是谁?干什么的?验死推案缉凶,是我拿手本事,我即敢抓人,任康复就不无辜,怎么可能会错?”

    “是人都可能犯错,先生还是不要太自傲的好。”于辉眼皮微垂,声音不冷不热。

    卢栎灿烂一笑,如皎皎月华,“那是别人,”他指着自己,“我不会错。”

    于辉心内冷笑,不再与卢栎做口舌之争。

    等待府尹升堂的时间里,于辉反复思量着自己决定。任康复被抓,马车穿街而过,几乎全上京的人都看到了;卢栎不懂礼数,一张嘴能气死人,摆明了不肯放人,他连谈条件的机会都没有。他有护卫,可他不敢明抢,一来卢栎护卫更多,他不一定能抢的过,二来事情会变的更大,而且于肃王不利。

    升堂……倒是好主意,正好看看卢栎到底几斤几两。而且他已通知肃王,随时会将信息报过去,一切随肃王命令就好……

    任康复被于辉暗里手势压下,也停了嘴不喊,房间里再次安静下来。

    ……

    肃王府。

    肃王听到回报,有些诧异,“那卢栎果真如此表现?”

    传话侍卫回想片刻,点点头:“属下一直在旁看着,卢栎性格非常人,于管家实没有更好的办法。”

    “也是辛苦他了……”肃王顿了顿,方才冷笑出声,“你且回去看着,瞧瞧那卢栎能翻出什么花样。这事百姓尽知,闹的有点大了,如今时机关键,可不能出事。”

    “是!”

    ……

    府衙这边,府尹终于来了。

    这位府尹大人姓林,身材略胖,圆圆的肚子圆圆的脸,看起来非常和蔼。但府尹不好当,尤其上京城府尹,随便一件小案都有可能牵扯到高官贵族,林大人能做到这个位置,脑子当然不像脸表现的那么简单。

    赵杼查过,此人做官虽油滑,却也不是没有原则,今日证据在手,指定任康复,应该不难。

    “威——武——”

    惊堂木一拍,差吏们水火棍齐齐敲地,端肃明正的气氛就出来了。

    林府尹照章办案,首先发问:“堂下何人,有何案诉,如实说来!”

    卢栎上前一步,眉目清正,“在下卢栎,乃御赐金牌仵作,近来跟查幽玉台死者秋坚一案,查到证据皆指向肃王府长史任康复——”

    他指了指任康复,“因证据查到,我心甚喜,又偶遇嫌疑人,便直接将其抓获,准备回来交于衙门处理。谁知任康复不但不知罪,不受缚,还破口大骂,于众目睽睽之下坏我名声,肃王府管家于辉也后脚跟来,欲以势压人,让我放过嫌疑人。”

    “国有律法,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何况区区一个长史?在下认为,此行不当举,此风不可鼓!故而冒昧请大人过来,当堂审理此案!”

    卢栎身板挺的笔直,面色凝肃一脸正气,一席话说的掷地有声,再加上俊秀的外表,怎能不吸引他人视线?

    百姓们本来就对刚刚大街上发生的事好奇,看到府尹大人当堂审案早就聚了过来,再看着卢栎,听他那一席话……很快有人说肃王府不对,“怎么能仗势欺人呢!”

    “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杀人凶手凭什么也不能放啊!”

    “对,王爷又如何,平王还是王爷呢,外面戍边十数年,立下赫赫战功,除了性子冷点,也不见自傲过度,对下人管控更是严格,人家怎么就没出这种事?”

    ……

    任康复听着眼珠子差点瞪出来,这是怎么回事!卢栎一张嘴上来就颠倒黑白,到底是谁在仗势欺人啊!这些愚民竟然也听他的话!

    他心中直觉不好,立即喊冤,“我没有杀人,求大人做主,莫听他人胡言!”

    “到现在,你还等着肃王来救你么?”卢栎神色悲悯,看向林府尹,“我上京城头顶,也是有青天的!”

    围观群众其实大都是想看热闹的,没谁想费脑子破深里的局。虽然案情还未展开,但卢栎说话就带劲,气势足足,还隐隐站在普通人的角度,信任公法正义,百姓们下意识就偏向他,站在他这边说话的越来越多了……

    人群末尾,沈万沙穿着厚厚的衣服,把自己包成个球,问身边的赫连羽,“这样就够了么?”

    “一点点舆论引导,都可以成为燎原之势,这样刚刚好。”平民其实最容易被蛊惑,尤其底层人民,仇富心理永远都有,只是不敢言。现在情况特殊,现场这么多人,分不清话是谁说的,大家皆可随意,只要点滴言语,就能引发议论……赫连羽握住他的手,“咱们就在这看着,万一哪里不对,也好补救。”

    “嗯……”沈万沙踮着脚往里看。往日里他都跟着卢栎,今日因为有鼓动言论的任务在身,不能陪着卢栎,心里多多少少有些担心。

    任康复不理解现在情势,于辉也眼神一凛,这卢栎嘴皮子厉害,不能小视!

    林府尹惊堂木一拍,“此案本府早已知悉,先生有何证物,可当堂呈上!”

    “是。”卢栎略拱手行礼,“当日尸检格目,想必大人早已过目。死者秋坚被人近距离割喉至死,指甲内有碎肉及白色粉末。平王亲自查过,那白色粉末乃是剧毒,无色无味,若融于酒水,只需一点便可致命,但若洒在人体外伤之上,毒性剧减,除使伤口不能尽快长好外,并不致死。”

    林府尹颌首,目光冷肃:“此事本府知晓,确实如此。”

    “先不说死者为何要带着剧毒面见凶手,死者身上有挣扎痕迹,其指甲内碎肉,应是紧急时刻抓挠凶手所致,其内白色毒粉,必也沾在了凶手伤痕之上。当日嫌疑人并非肃王府任康复一人,其他嫌疑人胳膊上几乎都有合理抓伤,但今晨我找到所有证据后,特意去看了另外几个嫌疑人,他们胳膊间抓痕已痊愈,唯一没看的,只有肃王长鸣任康复。”

    卢栎侧身,指着任康复,目光凛冽:“请大人下令,查看其胳膊上抓痕,若伤痕未愈,此人必是凶手无疑!”

    任康复眼皮一抖,“吾乃肃王府长史,有官阶在身,见官能不跪,尔竟敢无理搜身么!”

    “不过一个长史,如何不能搜身?平王赵杼至案发现场,亦能遵守规则放下架子,一切以破案,替死者伸冤为先,怎么长史只因为替肃王办事,就高人一等,比任何人都尊贵么?”

    卢栎一个眼风斜来,任康复有点牙酸,“我从未与平王殿下比身份!”

    “那你现在在做什么?”

    沈万沙窝在围观群众里,适时尖着嗓子喊了一句:“不就是狗仗人势,觉得自己比平王还尊贵!”

    平王在大夏人民心中形象很特别,他们敬畏平王,觉得他血杀之气太浓,性子太过冷僻,却并不讨厌。相反,平王戍边多年,抵抗外族无数次,保护他们免于战火,他们对平王是发自心底敬佩的,现在一个杀人凶手,因为肃王府长史的身份,觉得比平王还厉害,这怎么能忍!

    卢栎眼睛斜眯,看着任康复慢条斯理的说,“还是长史大人心虚了?不敢让大家看?”

    群众们立刻声讨:“心虚了绝对是心虚了!”

    “府尹大人让他撸袖子!”

    “让咱们看!”

    “让咱们看!”

    “让咱们看!”

    群众声势浩大,林府尹一点也不为难,见任康复不配合,直接让差吏们上,“扒起他的袖子!”

    任康复要躲,可惜他人单势弱,根本躲不过……

    袖子高高撸起,几道血肉模糊的抓痕清晰可见!

    围观群众顿时哗然。

    卢栎长叹一声,“当日所有嫌疑人的折痕都是如此,数日过去,别人的都好了,任长史,你的为何不好?”

    围观群众哄笑:“因为他是凶手嘛!”

    任康复气的整张脸通红:“就不准我又受了伤么!我家的猫下崽子了看谁都咬,我被它给抓了不行么!”

    沈万沙眼珠子一转,高声喊:“深冬腊月的,谁家猫会下崽子!”

    围观人们哈哈大笑:“就是就是,谁家猫大冬天的下崽子!”

    “长史大人家想必温暖如春啊,还没到春天,猫就开始叫|春过好日子,一窝窝生啦!”

    “我家猫特殊不行啊!”任康复愤愤看向人群,“我家猫谁都知道,随便拉个人来都能证明!”

    卢栎轻啧几声,“任长史倒是机敏,但是有没有人教过你……不要在仵作面前撒谎。”他抓住任康复手腕,指着上面抓痕,“三道痕迹边缘清晰,明显,没有模糊交错,没有牵连,这样伤痕表现,并非叠加。”

    任康复待要说话,卢栎阻了他,“你想反驳原来的伤好了,这是新添的,所以才清晰?啧啧——”他唇角微微勾起,笑容讽刺,“那之前伤好后的白斑呢?皮肤受伤痊愈,短时间内会留有白色或浅粉淡黄斑痕,黄文兴刘光启都有,怎么偏就你没有?”

    卢栎拉着任康复向众人展示他胳膊上的伤痕,展示完后将他胳膊一甩,冷笑,“反复上药痕迹明显,任长史最近过的很辛苦吧!”

    群众乐了:“打脸了吧!”

    “叫你说谎!”

    “杀人凶手!”

    ……

    任康复眼珠迅速转动,“我有抓痕也不一定是凶手!没别的证据我不认罪!”

    “啧啧,真不要脸!”

    “这都铁证了还敢不认!”

    “瞧这盛气凌人的样子,怪不得大街上就敢骂人!”

    “这是看平王出征了不在上京城,欺负平王未婚妻人单势薄呢!要是平王在,啧啧,一准不受这鸟气,现在早砍了他了!”

    ……

    群众声音一浪比一浪高,卢栎抬眼看了看人群,没看到沈万沙与赫连羽,但他知道,他的伙伴们就在外面,这样局面,是他们帮忙的。

    所以自己怎么能不努力!

    “你还想要证据?好。”卢栎微微一笑,潇洒转身,朝堂上林府尹拱了拱手,“当日有证人证言,当日丑时三刻,曾见一人走出死者房间,此人身穿玄色兜帽衫,微胖,衣下微鼓,似带走了死者包袱,另外,此人腰间悬有圆长形反光硬物。”

    众人视线齐齐看向任康复。微胖,腰间有圆长形肃王府金印……又对上了!

    任康复恼怒:“证人是谁!你倒是说出来听听!”

    “肃静!”林府尹猛一拍惊堂木,“本案所有卷宗本府都看过,此证言更是亲自垂询,无误。证人情况特殊,不便上堂,但其证言为实,可为证供!”

    卢栎拱手,“大人英明。另,死者秋坚极为聪明,早有准备,当日包袱内东西制有拓本,藏于逃跑途中,平王离京前已悉数搜到,现下承于大人。”

    任康复顿时表情惊惧:“你——”

    卢栎一边拍手让护卫们将物证拿上堂,一边冷冷看着任康复,“怎么,任长史觉得证据还是不够?”

    卢栎现在表情极为冷肃,任康复不知道为什么,有些紧张,“当、当然!”

    “很好。”卢栎手负在背后,高声道:“当日验死者尸身,死者左小腿后部裤脚有破洞,上宽下窄,乃为硬物勾刮所致,而之前我请平王麾下护卫去过任长史房间,猜猜我们发现了什么?”

    “一双缝有机关,可以弹出刀刃的玄靴。那靴子刀尾收发处,裹有一条布料,那布料,与死者左小腿后部裤脚破洞相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