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305章 开棺

第305章 开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北风呜鸣,卷起枯叶沙尘无数,旷野山郊里,滴水成冰。

    鲜红血渍卷着残雪,与黑色泥土混在一起,脏污的地面上,散落着几具人类尸体。尸体上的血还在汩汩的流,显然新死不久……

    赵杼手腕甩了个花,将乌金锏收起,走到自己的马前,拍拍它的头,翻身骑上去。黑马打了个响鼻,喷出阵阵白烟,状态极其兴奋。

    “好了,知道你喜欢刺激。”赵杼揉揉它的颈子,双腿一夹,策马往南奔去。

    元连看到他大喜:“王爷!”

    赵杼停下来:“清理干净了?”

    “是!”元连挠挠头,“就是没料到对方有后手,还好王爷睿智。”

    赵杼颌首:“确定了就好。”

    肃王虽未带兵打过仗,可为人心机很深,受其信任前来跟踪探听情况的,心眼不会少。

    当然赵杼也不是好欺负的,十数年征战,西夏辽国不是没有聪明人,可谁都没干赢他,说明什么?谁都别妄想跟他耍心眼!别说他早就布好网等着肃王的人往里跳呢,就算正常情况下,察觉到不对,处理起来也是十拿九稳的。

    就在刚刚,他弄死了所有肃王眼线,并且还搞到了他们与亲部的联系方法,如此,他便可大胆行动,什么都不怕了!

    “清理现场,回京!”

    “是!”赵杼命令一发,元连立刻带人行动。

    真定离上京城并不算太远,现在出发,腿脚快点,夜间便能到上京城外。到那时,应该也会有肃王最新消息了……

    可千万不要让他失望啊!

    ……

    赵杼没等很久,一切处理就绪,元连上马与赵杼一起,走在队伍最前面。路上无聊,元连就开始琢磨着时间,“今夜到上京城外,收拢肃王消息,明日大概皇上和王妃要开棺验尸了?那明天晚上,肃王会不会动?嗯……自投罗网挺好,咱们抓个现形,收个口子,正好连锅端了,连劲都不用费!”

    自言自语嘀咕一会儿,元连看着表情端肃,气势无两的赵杼,凑过去小声建议:“王爷,到了上京城外,您可不能进城啊。”

    赵杼拿眼角斜他,一脸‘本王用的着你说,本王打架什么时候掉过链子’的傲然。

    元连眼睛往旁边瞟:“可是王妃那……我不是怕您担心吗?”

    赵杼眉眼凛肃,视线变的锋利:“王妃的事,也是你能说的?”

    “您不能冲着我放杀气啊,我可是您先锋,回头要第一个冲出去杀敌的!”元连壮硕的身板抖了一下,复又挺直,眼神十分坚定。

    赵杼冷哼一声,“你太小看你家王妃了。”

    “没有啊……”元连亲眼见识过无数次王妃凶残瞬间,怎么敢小看?只是在这方面,他有点担心王爷,别憋不住太想媳妇了偷溜进城,风险很大!

    而且……元连眼珠子游移:“明日王妃将和皇上一起开棺验尸,王爷难道一点也不担心?”

    他们面对的可是心眼非常多,隐藏非常深,耐心非常足的肃王!

    “不担心。”赵杼神态很平和,“卢栎一定会成功。”

    元连也不担心王妃本事,他担心的是另一点:“王妃本性纯善,若验尸结果真的不对劲,与肃王有利……”

    计划里,闹这么多出戏是想牵制肃王,只要肃王心思被引开,平王这头行事会更顺利,真相如何并不重要。可卢栎与一般仵作不同,他心中有自己的理想,有对真相执着的地方,如果得到的结论不堪,他一定很难受。

    他难受,自家王爷不就也跟着难受?不会想进城看看,安慰安慰?

    赵杼难得唇角微勾,笑意外露,“你还是太小看卢栎了,小义与大义,他分的清。”

    若说两年前,最初见到的那个懵懂少年,或许会有迷茫,会有愤怒不解,但现在这个卢栎,经历诸多风雨,看过世俗民情的卢栎,不会。他心中仍有坚持的信念与理想,但已明白世间并非百黑即白,有些事情需要妥协,或者退让。理想的模样,并非只有一面,理解的实现,也并非只有一条路。

    元连,元连有些不能解读自家王爷现在的神情,自恋?想念?赞赏?满足?欲求不满?总之,很复杂。

    不过做为平王手下第一副官,杀敌勇猛就好,元连自觉将事情提醒到了,也就不再担心,专心赶路。

    ……

    这日卢栎起的很早。

    他推开房门,就被灿烂阳光洒了一脸。数九寒天,阳光再灿烂,也不会带来太多热度,呼吸间口鼻处全是白烟。可墙头上雪还还未化完,微凉空气里带着一抹独有的清新气息,提神醒脑,让人不由心情很好。

    “小栎子!”沈万沙呼哧呼哧跑来,弯着腰撑着膝盖喘气,“快,快点,咱们可是要开棺验尸的!”

    这还有位起的更早的。

    卢栎很惊讶:“你什么时候起来的?”起床,收拾干净,再一路从沈府跑到这里……他略心疼,拍着少爷的背给他顺气,“累不累?”

    “当然……累……”沈万沙喘着气,觉得不对,摇摇脑袋,“不对,我是来叫你的!快,快去验尸!”

    卢栎:……“这也太早了吧。”

    “早?早么?”沈万沙歪着头,“听说肃王嫡妃棺木昨夜二更时分就运到了,宫里传出话来说一早就要验……”

    卢栎摸摸他的头,“皇上国事繁多,出行更需准备,不可能这么快。”

    计划里需要制造震撼效果,自然需得百姓们围观捧场,太早了外面哪有人?皇上睿智,怎么会想不到这点?

    沈万沙还是有点不放心,觉得皇上能晚,他们这些臣民不能迟到啊!而且万一皇上真早到了怎么办?

    卢栎无奈叹口气,请胡薇薇亲自去盯着,一旦看到皇上御驾消息,立刻前来报备,“这样总行了吧?”

    沈万沙这才点头,“嗯。”大不了到时候跑快点。

    卢栎拉着他进房间吃早饭。沈万沙还是担心,一是担心肃王那里找到什么帮手,搅和此事;二是担心这事查出来先帝真不对怎么办。他一边小声问问题,一边拿眼觑卢栎。

    正如赵杼所说,卢栎对这件事,没有半点抵触。

    若先帝真有不对,他已死多年,有罪也罚不了,而且这个社会形态不一样,君主权威很大,他多事会动摇国本,百姓信念,并无益处。事关肃王造反,社会和谐,他不能为了自己追求真相的心,就把大夏百姓坑了,让他们处于水深火热的战争中,就算真的不舒服,过不去这个坎,可以等事情过了再说。

    至于帮手嘛,他就更不怕了。大夏现在所有叫得出名头的仵作,几乎都是余智学生,就算不是余智学生,也受过余智点拨,余智今天也会去,估计不会有什么太大困难。

    他如此说般解释一通,沈万沙才放心。

    ……

    辰时三刻,卢栎与沈万沙出发,到了停放棺木的广场,太嘉帝还没有来。

    卢栎笑看沈万沙:“怎么样,我说的对吧?”

    “嗯……”沈万沙看看现场一圈圈的人群,“人好多!”

    卢栎倒不意外,事情闹的这么大,消息传的这么开,没这么多人才奇怪。他视线绕场一周,找到余智的位置,走了过去。

    余智自收到卢栎口信时,就一直关注着上京城内仵作,待卢栎过来,他立刻表达了自己疑问:“很奇怪,肃王听打听了下上京城仵作情况,并没有请谁帮忙的意思。”

    “正常。”卢栎微笑道,“开棺验尸是皇上亲订,稍后肯定也要亲自指人主理,肃王若直接请人帮忙,岂不是摆明对皇上不满?”

    沈万沙小眉毛拧着:“可他就什么都不做么?”

    “当然不可能什么都不做,”卢栎眸色微垂,笑意更深,“只是不能做的太明显。”

    这里是北街外一处面积很大的空地,节日里办特殊庙会,或者有大规模市集时才会用到,平时很空。现在这片空地正中间,摆放着一副翘头楠木棺材,样式花纹皆尊贵大气,里面装的,应该就是那位肃王嫡妃。

    正北面尊位空着,应是留给皇上的,东西两侧摆着案几,是留于官老爷们坐的,卢栎与余智就坐在西侧稍远的位置。至于百姓们,则是自西向东围成圈,南边最厚,人最多。

    眼下皇上未到,棺材板折射着阳光,似散发出阴寒味道,围观百姓们窃窃私语,不知道在说什么。

    卢栎与余智到了一处,话题是离不开验尸的,今日有棺材在此,肃王嫡妃已死多年,他们的验尸话题,便与验骨有关。两个人微微倾身,表情严肃认真,说的津津有味。

    沈万沙:……这样子真的好么?你们难道忘了今天过来是干什么的!

    沈万沙没有纠结太久,因为太嘉帝来了。

    六引,十二旗,刀箭队,骑兵队,乐队,玉辂,孔雀扇、小团扇、方扇、黄麾、绛麾、玄武幢,各官员拱卫跟随……皇上出行,声势可谓浩大。

    百姓跪迎,皇上安坐叫起,再由近侍念圣旨,今日这场开棺验尸,便拉开了帷幕。

    沈万沙站在卢栎身侧,神情有些恍惚。之前等的心焦,现在这么快开始,反倒有点反应不过来,肃王不说点什么吗?

    他视线放到肃王身上。

    肃王身穿王爷常服,束手端立,眉目微凝,同往常一样,并没有什么特殊情绪。他身后站的都是眼熟从属,并没有仵作……

    所以肃王没有任何准备?

    不可能吧……

    沈万沙又看向卢栎。

    卢栎脸上绽着微笑,谦和又不失自信,气质如修竹。他视线也掠过肃王,却并未有任何停留,仿佛没什么可在意的。

    小伙伴没有发现肃王情况?

    沈万沙直觉摇头,不,不可能。卢栎观察力很强,不可能自己看到的东西,他看不到。那这是……

    正想着,太嘉帝说话了。

    “此次开棺验尸,不避百官,不避万民,只求真相。朕听闻仵作一行里最出色的先生姓余,余智何在?”

    余智赶紧出列,跪到场中,“下官在。”

    “此次开棺验尸,由你主理可好?”

    “回皇上,下官年老体衰,担心力有不逮——”

    “那你推荐一个人。”

    余智并不知道肃王要造反,但这开棺验尸很重要,前有赵杼卢栎相托,后有皇上内侍提点,他知道,必须得避锋芒。而且验尸一行,他对卢栎是服气的,也想多看看卢栎验尸学习,年纪大了对虚名也不怎么在意,所以推荐卢栎,他一点意见都没有,反而很期待。

    “下官推荐卢栎卢先生。”余智神色平和,声音平稳,“卢先生一手绝技,我辈无人能比,此次开棺验尸,必不会出错。”

    寒风刮过,余智花白头发随风飘起,瘦弱的身体似乎都颤了下。场中所有人视线如炬,没谁会觉得他推拒太嘉帝有问题,若由他主理,万一验到半截昏过去了怎么办?

    而且卢栎进上京以来,连破几个大案要案,桩桩有多人见证,名头很大。有好事者已经将他经历整理成说书段子,流传甚广,谁敢说他不行,没技术,恐怕百姓们都不答应。

    “卢栎?朕倒是记得……朕还赐了牌子。”太嘉帝唇角微扬,“卢栎何在?”

    卢栎出列,“臣在。”

    “此次开棺由你主理,如何?”

    “愿为皇上为忧!”

    几人一来一往,就订下了此事,肃王并没有意见。

    可有人见不得他受委屈,站出来道:“卢先生技术高超,可毕竟年轻,不够沉稳……”这人觑着太嘉帝神色,嘴上话头一转,“不如找个副手协助。”

    太嘉帝并未反对,只问这人,“王爱卿觉得谁人合适?”

    这大臣姓王,是礼部侍郎,也是肃王铁杆,他小心看了肃王一眼,“臣平日未与仵作有过接触,不知道谁人合适,但这位余老先生闻名已久……方才他身侧站着一位背仵作箱子的弟子,想必是得他看重,又技术好的,皇上以为如何?”

    余智微微皱眉,朝背仵作箱子的徒弟看过去。

    这个徒弟名叫刘成,年近三十,性格也很沉稳,的确很得他意。因今日盛事难见,刘成特别过来凑热闹,还挤开小徒弟们亲自为他背箱……怎么就摊上了这等事?

    卢栎视线却越过刘成,看到一个眼熟背影……白时!

    沈万沙也看到了,眼珠子差点瞪出来,白时过来做什么!不是答应过赵杼,看到卢栎要绕着走,不能出现在他面前么?这是找死还是怎么的!

    刘成见被提到,立刻出来行大礼。

    太嘉帝眼梢微抬,问余智,“老先生觉得如何?”

    余智有些不理解,还是照实回答:“小徒刘成技术尚可,近年来帮着府衙破了不少案子,可堪一用。”

    太嘉帝点点头,问刘成,“你自己呢?”

    刘成额头贴着地面,声音非常激动,“愿为皇上效力!”

    如此,事情就定了。

    ……

    卢栎回身准备的时候,沈万沙一直与他打眼色,示意他看白时:这人敢堂而皇之出现,一定有阴谋!

    卢栎朝沈万沙笑笑,让他放心。

    白时敢出现,许是因为赵杼不在上京,又许是他已被肃王招揽。但他之前做的事黑点太大,流传甚广,皇上又在这里,他不能上场代替任何人验尸,肃王也不会允许。毕竟肃王现在还不是皇上,关键节点名声很重要,不能丢弃。白时最多只能做‘军师’角色,提前对这场验尸提出什么意见,或者在肃王最后起事关头,用他来黑赵杼。

    总之,现阶段,卢栎不必正面对上白时,只需要提防他可能会使的手段。

    会使什么手段呢……

    胡薇薇也看不惯白时,一边帮卢栎穿罩衣,一边低声与他说:“主子放心,有我盯着呢,那白时敢使坏,我就把他杀了!反正之前王爷也说过这话,白时敢出现在你面前,想必是有了死了的觉悟!”

    卢栎摇头:“皇上在呢,不许胡闹!”

    “这怕什么,”胡薇薇眼角斜挑,美眸里全是杀气,“我手里有几种毒,保准他不会死在现场,事后谁人也查不出来……”

    对了,中毒!

    卢栎眼睛猛的一亮,大家都传说,肃王嫡妃是中毒死的!

    当时先帝放出的消息,肃王嫡妃是自己不慎摔死的,可传言是中毒……这便是矛盾点!

    ……

    卢栎走向场中棺木时,神色安然唇角带笑,视线刻意往白时身上转了一圈,眉宇间满是自信。

    白时交握的双手猛的一紧,眼睛里射出厉光。就是这个人,就是这个人!突然出现,抢走了他图谋已久,马上就能攻破的平王,还仗着平王宠爱,逼的他无路可走,真真好不要脸!

    竟然还摆出这样自信模样?

    这个蠢货也不想想,若不是走了狗屎运,平王能看上他?仵作技术?那是什么?王爷身傲位尊,怎么可能因为这些低贱东西倾心,必然是卢栎床上功夫出众,勾了王爷的魂!

    每每想到这里,白时就恨的不行,他当时就是太矜持!平王明明对他对别人好,只要他能像卢栎一样不要脸,现在就没卢栎的事了!

    不过……平王再好,也是个臣,他现在有机会跟更强大的人了!这场验尸不过是个过场,很快,他就能让卢栎跪在他面前,让他好生欣赏欣赏失败者脸色!

    白时眼睛眯起,朝刘成使了个眼色。

    ……

    说是开棺验尸,但尸体下葬二十余年,必然皮肉不存,只剩白骨,此次验尸,实是验骨。

    四周苍术皂角燃起,礼官命人上前,高声呼喊:“开棺——”

    侍卫站在棺木四角,起开镇棺钉,齐齐用力——

    棺木发出沉闷响声,盖子被打开。

    待尸气散上一散,侍卫们抬着内里衬尸布,把嫡王妃尸骨抬了出来,放在旁边架好的尸床上。

    嫡王妃身上穿着青蓝色缎衣,上绣精致鸾鸟纹样,过二十余年竟没怎么变色,可见布料绣样之精致。她身上衣服宽大,遮住了手脚,面上覆有金箔,冷眼一看,未见任何骨头。

    “月柔……”嫡王妃棺木一被打开,肃王就开始难过,现在她被抬出来,他立刻受不了,掩面悲呼,痛苦的不行。

    周围百姓本来非常安静,看到肃王如此,不由侧目:“肃王爷真是深情。”

    “嫡王妃去世这么久,早已入土为安,现下被开棺起出,实是有些……唉!”

    “可这样能让当年真相大白啊!”

    “话是这么说,只是对惦记她的活人来说,未免太残酷了些。”

    ……

    卢栎听到周围声音,眉宇间闪过思索。不过他朝尸身走去的脚步并没有停。

    岂知眼前突然一花,刘成越过他:“卢先生乃验尸主理,不好太累,脱衣取骨之事,由在下这个副手来做就是。”

    他并没有听卢栎回话,直接走上前,手指灵活的解嫡王妃衣物。

    随着他手指翻动,嫡王妃身上衣服一件件剥离,骨头一枚枚呈现。

    可这些骨头……竟多处泛着黑色!

    尸床在场内最中间,在场所有人能清清楚楚地看到,骨头泛黑……便是不懂验尸的人都知道,这是中毒表征!

    嫡王妃真是中毒而死?

    那当时先帝说她自己不慎摔死!

    有问题!必须有问题!

    在场所有人眼睛睁的大大,不敢说话,现场鸦雀无声。

    “月柔——”

    安静之中,肃王暗哑的声音十分明显,众人看着他悲戚面容,忍不住跟着他难受:“肃王真是可怜……”

    “皇亲不好当啊……”

    “嫡王妃冤了……”

    舆论如此朝肃王倾倒,沈万沙小拳头攥的紧紧,十分发愁。尤其当他看到白时嘴角翘起,笑容乖巧甜美时,第一次与胡薇薇想法相同,特别想亲手将拳头挥到那张脸上!

    在场人们心思不同,气氛紧张,卢栎却全然没关注,他的注意力,全在刘成……的手指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