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308.起事

308.起事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腊月初五,亥时,无月,四下一片漆黑。

    梆子敲过两声,卢栎突然醒来,拥被坐起,侧耳听外面声音。

    夜茫寒重,万籁俱寂,一点点声音都会被放大。卢栎听到呜呜风鸣,听到树上残枝敲打窗槅的轻响,听到值夜守卫走动的脚步声,以及夹杂在这里面的细微声响。

    像是很多人一起走路,像是武器与铠甲轻碰……很遥远,模模糊糊,并不真切。

    可想到现在是什么时机——卢栎立刻眉头皱起,下床穿衣。

    他刚刚穿好衣服,还没来及得出门,房门被敲响,紧跟着胡薇薇快步走了进来:“主子,有动静!”

    时间敏感,这个‘有动静’是什么意思,再明显不过,肃王行动了!

    关键时候,胡薇薇也没问卢栎怎么起来了,卢栎也没要解释,立刻一脸凝重的朝外走。胡薇薇鞭子一伸,把挂在屏风上的紫貂披风卷过来,追上卢栎,给他披上。

    卢栎一从房间里出来,平王府长史袁宁就迎了上去:“王妃——”

    “照先前安排布局,所有府卫分开,正门,偏门,角门,所有府墙,一处都不能疏忽,大家拿好武器,严阵以待!”这种时候,卢栎也没再纠结称呼问题,一边往外走,一边盯着府卫行动

    。

    “可是所有侍卫派出去,您的安全——”袁宁很着急,这位可是王爷放在心尖尖上的,可不能有事!

    卢栎目光平静,神情从容:“只要这王府不破,我会有什么问题?”他眼梢微扬,“还是说,平王府上下侍卫府卫,没信心守好王府?”

    袁宁下意识挺腰:“王妃放心,咱们这些府兵虽未与王爷出征,却也是王爷亲自练出来的,以一杀十没问题!今夜别说来几百人,就算来个数千人,咱们也不怕,定要护好王妃,等王爷回来!”

    “如此甚好。”卢栎眉眼微弯,笑容灿烂,“传令下去,让兄弟们好好干,只要挺过这一夜,王爷有重赏!”

    “是!”

    袁宁很快开始忙碌,王府内府卫侍卫跟着紧张有序行动,所有人面上表情都严肃认真,目光充满杀气,他们或许紧张,或许激动,独独没有害怕。

    卢栎也不害怕。

    这座平王府里,不仅有赵杼训练的府卫侍卫,还有他用宗主令召集过来的江湖人。既然这一战必须发生,他就拿出所有本事,让肃王知道,就算赵杼不在,他也不是好欺负的!

    是的,平王府,卢栎现在,并没有在他的园子里,而是在平王府。

    此前与沈万沙说话,卢栎想到了一个问题,肃王要反,他们早就料到了,可任何一个人造反,总要拿出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上位者若是暴君,那就替天行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皇上若贤良,那就制造一个假想敌,他们为了保护江山社稷,必须‘清君侧’,当然清完君侧是不是顺手连皇帝一块清了自己当皇帝,这是后话,总之,行谋反这种大逆不道的事,遮丑幌子很有必要。

    若开棺验尸能证明肃王嫡妃中毒而死,去的冤枉,先帝德行有失,太嘉帝也跟着脸上无光,肃王再操作一番,勉强能做个理由,可现在先帝没有不对,太嘉帝也没有黑点,还很得百姓爱戴,肃王造反,就得想其它理由,比如‘清君侧’。

    太嘉帝登基以来,样样都做的不错,大夏越来越太平,百姓们日子越过越好,之前朝堂上几个刺头,也被太嘉帝四两博千斤,收拾的妥妥贴贴,实在没什么‘奸臣’,唯一一个权力特别大,可以称得上压力的,就是平王赵杼了。

    之前连年征战,赵杼手握雄兵,打的西夏辽人哭爹喊娘,自是没什么不对,可现在都太平了,大夏兵权几乎还是有一大半在他手上。他与太嘉帝感情好,相处随意,霸道冷傲性子一点也不收敛……心理阴暗些的,脑子里都能想出百八十个‘王爷和皇上那些不得不说的事’小剧场了。

    赵杼现在的状态,很可以操作成为要清的那个君侧。

    肃王若想来个更大的,还可以造谣,说赵杼根本没去远征,是回来打太嘉帝抢皇位了,他也不是造反,是因为要保护太嘉帝,所以带兵进上京。当然,这个需要赵杼配合,在肃王笃定赵杼已远征的情况下,应该不会用。但若不小心发现赵杼存在,就很可能了……

    卢栎直觉认为肃王想拿赵杼开刀,只是具体方法他不知道。但肃王一旦起事,上京城内有两个地方,是他必须打的,一个是皇宫,一个是平王府。打皇宫很好理解,他要杀太嘉帝自己登基嘛,至于平王府,赵杼不在,这王府就是赵杼象征,必须要清的‘君侧’。

    城外有赵杼,皇宫自有太嘉帝安排,卢栎都不需要管,他甚至不是必须要管平王府

    。反正赵杼不在,平王府被人搞就被人搞,回头再建就是,自己园子里窝着安全多了。

    可卢栎不愿意。

    他从未住过平王府,可这里是赵杼的家,有他很多回忆,苦涩的,温暖的,难忘的……他想替他守护这些。

    而且平王府是赵杼府邸,是强大的象征,上京城乱,百姓们看到王府不倒,心里总会有些慰藉……

    卢栎知道,一旦肃王起事,平王府九成会遭到猛力攻击,他请教跟着他的邢左,如何准备布置,排兵布阵,甚至还以宗主令请了江湖朋友们过来,一起守卫。

    别的时候,江湖和官家总有些龃龉,可一旦有大事,也是很容易抱团的。卢栎相信,他可以做到。

    至于沈万沙和赫连羽,卢栎知道赫连羽有自己力量,他混迹大夏这么久,身份随时在变,一会儿大盗一会儿江湖帮主一会儿赫连王子,铁杆追随者肯定不少;沈万沙家里一个全大夏最会赚钱的爹,一个皇上很重视的柴姓郡主,有钱有身份,人手也不是不少的。遂卢栎请他们帮忙,将一些分派出来的人送到各地,比如怀夫人娘家兰家,侯夫人张氏侯府,余智老先生家,柏夫人家……

    所有能想到的人,尽量提供帮助,就算人才不足,提个醒让他们自己应对也好。

    而且肃王起事,街上肯定不太平,卢栎守王府,沈万沙自动站出来,要求和赫连羽一起看着百姓,希望能减小伤害……

    总之,一切已经布置好,就防着肃王会动,结果肃王真的动了。

    卢栎仰头看向墨蓝夜空,缓缓呼出口气,希望一切顺利……

    果然,肃王的人一路往平王府来了,刀兵声起,战斗立时开始!

    胡薇薇到外面转了一圈,回来沉着脸给卢栎报告:“肃王简直阴险!在上京城里留了不少兵力,那幽玉台还有通往城外的密道,士兵们源源不断过来,想是准备里应外合呢!”

    “怪不得……”动的这么快,卢栎沉吟。他就说,怎么城门处还没动静,城里就乱起来了,原来如此。不过么——他微微一笑,“没关系。幽玉台密道连赵杼都没找到,估计非常窄小,一时半会儿不会来太多人。城里动了,城外赵杼不可能看不到,咱们只要坚持一会儿,定能等来强援!”

    胡薇薇一想也是,飞起的眉稍稍平了些许。

    卢栎想了想,请胡薇薇带他飞上屋顶,看看现在情势。

    肃王的人非常多,里三层外三层,几乎把整个平王府包围了起来。他们扛着撞柱撞王府大门,放倒木梯欲爬过王府墙头,这边府内的人也不是吃素的,泼热油上长矛,坚守着阵地。

    两边人边打边骂,那边说:“平王把持兵权不放,数次为私利挟天子,我等正义之事,万不容此事发生!里面的放弃吧,肃王的人已经去边关,擒住了平王,稍后便会有圣旨下达,你们反抗是没有用的!”

    这边回:“放你娘的狗臭屁!我们王爷镇守边关,一心保护大夏百姓,皇上委以重任,信任有加,你们主子是羡慕嫉妒恨了吧!呵呵,不就是要造反吗,有本事就干架,没本事就滚,唧唧歪歪有个鸟用!”

    那边怒了:“你们有本事别当缩头乌龟,出来咱们真刀真枪的干

    !像个娘们似的羞羞怯怯,说出去我都替你们丢人!”

    这边还没回答,胡薇薇先怒了,脚一点鞭子一扫,卷着一锅热油就泼了出去,同时窈窕倩影端立墙头,美眸几欲喷出火来:“娘儿们招你了?敢情你是你爹拉出来的,跟你娘没关系么!”

    胡薇薇穿着红裙,颜美腰纤,美貌值简直了,可她不是乖巧女,是个暴力狂啊!平日里没表现机会,这下别人惹到她,她冷艳一笑,下手全是杀招。

    就她那怪力,别说卷几锅热油,活生生的人,她都能撕碎!

    胡薇薇一出手,到处都是血光,对方反应慢了半拍,被压着打了很久。胡薇薇和王府内人却相当爽快,一个个放声大笑:“回去告诉肃王那孙子,造反没前途,只要咱王爷在一天,大夏就变不了天!”

    这边气势大涨,可肃王的人太多,双方相差悬殊,府卫们再能干,对付完这一波还有下一波,时间久了定会疲惫。而且府卫们只知道肃王反了,却不知道赵杼就在附近,心里肯定没底……

    卢栎看了片刻,由邢左带下屋顶。他并没回房间,而是直接在王府里转了起来,从大门到府墙,姿态从容,没半点害怕。末了他甚至直接掀袍,坐在院中石墩之上。

    “我不怕,你们也不需要怕!对方想灭我平王府,谋反篡位,咱们得让他知道知道,敢咬平王府,就别怕牙崩!王爷之前来了消息,边关并没有乱,一切都是肃王耍的花招,他已回返,目前就在城外,只要咱们坚持住,王爷很快会来!”

    卢栎腰板挺直,点点烛光落在他的肩头,精致下巴没在紫貂绒领里,他背着光,神情看不大清楚,可那双眼睛粲然有光,仿若黎明前天空最亮的启明星,给人以光明希望!

    这话说的也很大声,坚毅又勇敢,府卫们听完双眼放光,信心倍增,原来王爷在外面!

    不会武功,人瘦力微的王妃都敢端坐正庭,相信他们能挡住叛党,相信他们能护住他,他们为什么不敢相信自己!努力,必须努力,守住王府!

    人们信心一上来,眼神更加坚定,动作更加猛辣,连力气都好像大了很多。

    对方见攻之不破,这边气势又太猛,放起了火箭,火箭能飞很远,落定处若有可燃物质,立刻起火,非常难防。可卢栎没有动,府卫们也没有害怕!

    他们高举着盾牌,手中武功狠狠招呼在对方身上!

    做为被留下来保护王妃的暗卫,邢左忠于职守,板肃着小脸,将所有飞至卢栎附近的火箭悉数扫飞!

    江湖人现下也没半点保留,个个使出绝招,与对方打的难解难分……

    总之,双方人数有差距,但情势并非特别不利,卢栎稍稍安了些心。

    可惜,上天没让他舒服太久。对方久攻不下,使了另外一个招数。

    袁宁扛着染满血的刀,跑过来报信:“王妃,继太妃来叫门了,怎么办!”

    “继太妃?”赵杼继母?卢栎皱眉,她来搅什么浑水?他甩甩袖子,“我去看看。”

    结果继太妃是过来劝降的

    。

    她带着赵杼,站在王府门前,哭哭啼啼:“卢栎!你虽与杼儿有婚约,到底还未成亲,名不正言不顺,如何能占了平王府!杼儿做错事,理应受到责罚,你可不能胡来!”她帕子抹眼,大哭两声,又说,“我来前,肃王已经答应,只要你不再顽抗,他就能在皇上面前说些好话,免了你的罪……你好好想想,可不能行差踏错啊!”

    赵析也跟着大声喊:“是啊,哥哥对皇上不敬,对祖宗不敬,贪恋兵权,玩弄人心,实在不智!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肃王叔宽和,已经当着我与母亲的面答应,只要你们迷途知返,性命无碍!”

    两个人站在深明大义的位置,一搭一唱说了一大通,有威胁有哄诱,指责卢栎立身不正,没资格站在平王府里替人行事,真正有资格的站在里面的是她们母子。不过她们母子大度,可以不计较卢栎不敬,只要卢栎听劝,她们保证,大好的前途等着他……

    “真是好一张利嘴,别的不会,颠倒黑白倒玩的炉火纯青。”卢栎站在墙头上,左右站着胡薇薇邢左警戒四周,他抱着手炉,俯视门前母子,“你们唯利是图,抛弃血脉亲情,把自己卖给肃王,怎么就知道别人与你们一样蠢,愿意卖给肃王?”

    赵析面皮略薄,满脸通红:“你这是什么话!我们都是为你和哥哥好!”

    “那么……”卢栎唇角微扬,冷笑道,“谢谢关心,慢走不送!”

    继太妃冷哼一声,指着卢栎:“你别太得意!你以为你在里面能安全多久?肃王马上入主皇宫,很快会有圣旨下来,我们也是想给你留些脸面!”

    “继太妃这话可错了,脸面不是别人给的,是自己挣的!”卢栎下巴微抬,视线锋利,“你是长辈,今日对峙我亦不想,我明白告诉你,我不会退,亦不怕对战,你若退开,我不与你计较,你若不退,别怪我这里府卫无情!”

    继太妃挺了挺胸:“怎么,你还敢弑母不成!”

    “这个老虔婆,还把自己当盘菜呢!”胡薇薇哈哈大笑,“你是哪门子母亲?生了平王还是养了平王?明明是推平王下火坑,恨不得他立刻死,顺便带着王妃卢栎,一点渣都不留才好!行此恶事,还想要别人听话顺着你?做你的春秋大梦!而且——”

    胡薇薇甩甩鞭子,美眸微弯:“您二位之前住在王府里,怎么出去的……没忘记吧?我家主子由皇上亲自赐婚,王爷亲自交付身家,怎么就名不正言不顺?不如问问府里这一众护卫,谁有资格入主王府!”

    “王妃!王妃!王妃!”府内呼声震天。

    继太妃身子晃了一晃,强撑着没晕倒。正在此时,北边皇宫的位置起了火光……继太妃眼睛一亮,站直了,放声喊道:“你们给我继续攻!我今天就站在这里,我倒是看看,这未过门的儿媳妇,还敢杀了我老婆子不成!”

    肃王战队精神振奋,立刻举起兵器,再攻。

    平王府府卫也不含糊,立刻与他们对上,卢栎虽然还没从墙头下去,但他身边站着几个高手,没有人能伤他分毫,两边算是势均力敌。

    胡薇薇气的咬牙,手里鞭子卷出花来:“我去杀了那死老太婆!”

    卢栎拦住了她。肃王此举很明显,就是想黑赵杼,不管怎么说,继太妃的确占了个‘母’字,古代礼教严格,做太过了,对赵杼名声有损。而且……肃王故意这么做,会不会有其它用意?如果他不杀,肃王士兵会不会替他杀?再将事情推到他身上,抹黑赵杼?

    胡薇薇也想到了这一层,更加气愤,“真是好黑的心

    !”如此说来,她们不但不能杀这死老太婆,还得保护她?

    真是不甘心!

    卢栎也很不甘心,他正在想,怎么解决更好。

    还不等他想出个办法,又一群人出现了。

    “救命——”

    “哪里跑——”

    胡薇薇眼神好,‘咦’了一声,偏头告诉卢栎:“是沈少爷,追着白时过来了。”

    “白时?”卢栎一头雾水,他又做了什么?

    白时慌不择路,一头撞到这个圈子,晕了晕,才看清继太妃与赵析,立刻跑过来求救:“救命!沈万沙要杀我!”

    见肃王队伍将白时纳入保护圈,沈万沙气的跳脚,由赫连羽抱着,飞上墙头找卢栎:“气死我了,这白时到处造谣,说他与平王睡了,平王始乱终弃,你口甜心苦迫害欺负他!”

    胡薇薇眼睛立刻竖起来了:“平王竟然睡了他!!”

    卢栎关注点却不同:“他在哪里说这些话?”

    “各街道喽!”沈万沙狠狠瞪了白时一眼,与卢栎告状。

    他与卢栎各有分工,卢栎守王府,他和赫连羽一起注意各街道,肃王一动,他们就知道了。寅夜寂静,肃王起事为谋帝位,进攻皇宫和平王府是头等大事,至于百姓,只要不动不乱,他们不会刻意抹杀,敢乱动,杀了再说!可百姓们看到动静,哪里会不担心?有那淳朴忠心,热血性子急的,当场操起木棒就要替皇上尽忠,一见到这种情况,沈万沙与赫连羽就会上去劝。

    百姓无辜,反正这段时间很快会过去,何必多添伤亡?

    有那心思活想法多的,特别害怕,或者被煽动想帮肃王的,沈万沙就与赫连羽恐吓吓唬,抑或抬出银箱子散财安抚,少爷觉得,只要能安和平顺的度过这段时间,付出点钱财算不得什么。

    可谁知关键时候,来了个白时!

    白时继续往日那般作态,扮可怜,求怜惜,专门到人多的地方,说赵杼不对。白时看似害羞扭捏,实则话说的那叫一个溜,赵杼在他嘴里,成了荒淫无道,血腥暴力的人,□□上诸多怪癖,不知道弄死了多少无辜的人!还说卢栎惯会装模作样,其实心黑手狠,与赵杼狼狈为奸,以杀人为乐!他不但杀人,还解剖活人!没见他剖尸技术那么好吗,都是从活人身上练出来的!又说他与赵杼曾经感情多好多好,可情一灭,赵杼翻脸不认人……他鼓动大家不要被这二人外表所骗,肃王才是真好人!肃王查到赵杼不对,现在进京助皇上,让大家帮忙!

    沈万沙话还未落,白时看向卢栎,一脸悲悯:“你被平王骗了。他睡我时说的可好听,可转眼就……”

    “胡说八道!”胡薇薇担心自家主子情绪受扰,拦住白时的话。

    “我没胡说!赵杼真的睡过我!”白时目光微闪,“他大腿根有颗痣,卢栎,我说的对不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