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312.游戏

312.游戏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卢栎四人根据拼图找出的藏宝之地在水域中,因缺少最中间一部分,看不到最关键的点,但估计应该是个岛。此岛在密州以南,海州以东,而密州海州都在上京以东,距离并不太远。

    大夏舆图上的密州所在地是个半岛,三面环水,密州的地理位置,应该是个风口,照季节气候来说,现在不是台风多发的夏季,应该是利于出行的。可正月未完,说起来已是春天,天气却仍然很冷,风刮过来寒意刺骨,这时节没有狂暴要人命的台风,寒风吹起来也很难受的,对比之下,海州的地理位置更合适,好歹风没那么硬。

    决定好后,一行人直奔海州。

    海州与上京城直线距离并不远,三日夜就到了。到达之后,赵杼与赫连羽体贴两个不会武功,累了几天的少年,到达预定别庄后立刻让二人休息,他们自己却一刻未停的去了海边。

    宝藏之事比较机密,赵杼与赫连羽带的都是心腹,不敢让太多人知晓。然而这也给他们寻找地址的工作带来很大难度,因为缺少最中间一块藏宝图,他们不能确定位置,只围出一个大致范围。所有派出来的先头部队不眠不休的在围出海域内寻找,可什么都没找到,别说岛屿,连凸起的海礁都少见,触目所及全是海水!

    难道宝藏在水底下?

    赵杼与赫连羽看完结果,想了想又齐齐摇头。地面上还好,若是海底,怎么防水?海水不比陆地上的河湖,盐大,腐蚀性强,有攻击性极强的海兽,还时常有人力不可抗拒的飓风,谁会那么大胆把宝藏藏到海底?

    可没有好消息……

    赵杼与赫连羽甚至坐快舟亲自跑了一圈,同样没看到任何东西。

    卢栎与沈万沙睡两觉起来了,都没看到人,直觉事情有些不妙,干脆穿上厚衣服,过来找赵杼赫连羽了。赵杼与赫连羽被海风吹久了,头发衣服都有些狼狈,眼睛却都很亮,显然还没放弃。

    因为没有头绪,卢栎与沈万沙的加入赵杼赫连羽并没意见。卢栎与沈万沙也争气,没一个人晕船,除了被风吹的有点冷,没有任何不适。

    寻找结果没什么不同,还是什么都找不到。

    沈万沙摸着下巴:“不应该啊!别的拼图方式咱们都试过了,全部对应着一块地图位置,就这种方法没有,按理说应该就是藏宝之地啊!”

    卢栎也觉得应该如此。如果藏宝图没有用,大家还抢它干什么?他直觉藏宝之地就在这里,找不到……一定有原因。

    他脑子里浮现出各种看过的书籍,有些犹豫的提了句:“会不会有什么原因,把地点遮住了?”

    古代有很多神秘书籍,记录着很多偏门,可惜传承遇阻,很多消失了,但这些东西在漫长历史长河留下的记录非常灿烂。卢栎已经见识到现代没有的绝妙轻功,那么那些五行八卦阵法这样的东西是不是也存在?太神秘的他也不想,布个迷阵障眼什么的,应该可以?

    赵杼眼睛一眯:“你不提,我都忘了这种可能。”

    赫连羽亦眼睛一亮,看着面前大海,眸底有了别的情绪。

    身为大夏平王,赵杼手下资源足够,很快找到一位懂阵法的老者,并带着他天天在海上转。老者很有几分功底,一看边,一看掐指算,还在准备好的纸上写写划划。赫连羽精通机关之术,很多厉害机关也与阵法有关,这方面他也略懂,只是学的没那么深,见老者念念有词十分有道理,空时便与他聊天。老者也不藏私,什么都同他说,赫连羽眼界便也开阔了很多。

    五日过去,老者拈须微笑:“这里的确有玄机。”

    赵杼修长双眸眯起:“讲!”

    “若老朽所料不错,这里应该布了个隐藏守护阵,所有经过的人皆会在旁边绕过,不会看到阵内天地。”老者目光闪动,声音有些激动,“好长时间没见过这么精致强大的阵法了……”

    赵杼不关心阵法如何,他只关心一个问题:“如何解?”

    “解?”老者苦笑道,“解不了。这样阵法布置起来困难,进入亦不简单,须特定日子,执特殊破阵信物才能看到并进入。特定日子么,布阵人布阵是为保护,并非隔绝,不可能一年只能进出一次,大概每月,甚至每旬都有特殊时间,只要有毅力有恒心,总能碰到,可这信物么……咱们连布阵人是谁,这里属于谁都不知道,从哪里找信物?”

    ……

    老者的话听起来很绝望。可千步万步都走过来了,到现在说绝对不行放弃吧,赵杼不可能答应,觉得怎么也得试一试。

    他与赫连羽卢栎沈万沙商量后,决定一起天天在海上飘,试试看自己运气好不好,另一边也没闲着,撒出手下继续往大夏各地探宝藏的消息,看能不能找到线索。

    这样大手笔的迷阵,信物一定不简单!土豪少爷沈万沙最积极,他将自己所有收藏的,来历神秘价格高昂的东西都带在身上,特别希望这里面有信物……

    他们坐的船不算太大,轻便灵活不失舒适,起初坐着很舒服,看看天看看海看看鱼觉得很美,可老这么着,沈万沙就有点不适了。

    “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海浪打过来,少爷紧紧扒住船舱门,小脸皱成一团。

    此时将将黎明,天边红日缓缓升起,粉红云霞染了半个天空,薄雾在空中流动,轻灵又飘逸,视觉效果相当好。

    见此美景,卢栎心情倒还不错,给沈万沙倒了杯热茶推过去:“找宝藏哪那么容易,少爷再忍忍。”

    “咦?小栎子你身上在发光……”

    卢栎愣了愣,低头看了看自己,“有吗?”

    沈万沙揉了揉眼睛,有些不解的歪了歪头,“刚刚好像真的在发光,现在没有了……”

    卢栎看了看东方云霞,笑了:“是霞光吧。”

    沈万沙挠挠头,也咧开嘴笑:“大概吧。”他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精神起来,宝藏不好找,但他不能失去信心!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儿,突然甲板上传来惊喜喊声:“有岛!真有岛!”

    “呀!”沈万沙腾的跳起来,“真的吗我也要看!”

    他还没跑出去,就见赵杼与赫连羽过来了,二人性子偏沉稳,可这会儿脸上激动之色丝毫不掩饰:“找到了!”

    这下卢栎也坐不住了,与沈万沙一起走出船舱去看。

    果然,在小船南边,出现了一座岛屿,有陆地有花草有树木甚至有高山!

    挺大的一座岛,他们之前竟然眼瞎了看不到!

    “古代阵法果然神奇……”卢栎惊叹出声。

    沈万沙亦严肃点头:“老祖宗的东西就是强大!可惜传承丢了太多……”

    他们二人讨论阵法神奇之处,赵杼与赫连羽却在考虑突然找到岛屿的原因。

    “今天是初五。”赫连羽说。

    赵杼眉梢微扬:“未见有任何特殊之处。”初五,可能是特殊日子,特殊物品在哪?

    听到他们俩说话,沈万沙一拍脑袋:“有啊!刚刚小栎子身上发光了!”

    赵杼与赫连羽齐齐转头,目光闪动,莫非……

    卢栎怔了怔,“我不觉得自己有任何特殊之处,少爷说我发光,我自己并没有看到……”

    “很短,一下子就过去了,我也以为我眼花呢!”沈万沙补充完,好奇的看卢栎,“你身上带了什么?”

    卢栎笑出声来:“这么多人,也不一定是我吧,我身上并没什么贵重东西。”

    沈万沙围着卢栎转了很久,的确没找到什么贵重东西,除了几块质地上乘,做工精致玉饰。但这些玉饰全部是赵杼送的,来历可查,与宝藏这样的事物挂不上钩。

    直到一行人行至岛前,上了岸,看到掩映在碧草繁花里石碑。

    石碑有五尺高,二尺宽,一尺厚,上面用狂草写着‘穿云’二字,字迹很深,很均匀,除了风吹雨打留下的蚀痕,并无其它划痕,看起来不像一下下刀刻的,倒像是施以内力一书而就。‘穿云’两个字气势尤其强大,视之似有锋利剑气,让人心生凛然。

    沈万沙认出来,指着卢栎:“穿穿穿云!你的宗主令!”

    卢栎也瞬间明白,拿出颈间宗主令牌,莫非是它?

    小小牌子落在掌心,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皮肤过于白皙,衬的牌子更加乌黑亮泽,尤其上面金色‘穿云’二字,似有了流动质感,好像在动一样!

    宗主令上‘穿云’二字闪动,石碑似乎有感应一般,上有流光隐现,字体更加锋利夺目了!

    当然,这也可能是错觉。现在阳光非常灿烂,洒在石碑上本就绚目,宗主令上的‘穿云’二字又漆了金色,自然更加反光明显……

    “如此说来,应该就是它了。”赫连羽揽住沈万沙的腰,笑眯眯道:“咱们运气真好。”

    沈万沙也非常高兴:“嗯嗯!”

    赵杼摸摸卢栎的头,“收起来罢。”

    卢栎与他们心情不同,他也很激动,但心里更多的却是疑问。如果这就是穿云岛,这宗主令是苗红笑的,岛也是宗主岛,那么怎么会与宝藏有关?而且苗红笑还有一张藏宝图……如果本来宝藏就在这里,她还要藏宝图干什么,直接挖了就不行了?

    ……

    目的地达到,下一步就是找宝了。大家兴致很高,之前那么累都忘了,直接兴奋的往前蹿,急着看岛上东西。

    可惜事情总不会让他们顺利,他们刚刚走出没多远,留在岩边守船的士兵发了呼救急哨,有敌袭!

    赵杼赶紧带着人往回支援——

    竟然是赤炎堂的人!

    赵杼冷笑一声:“赤蛇!”

    赤蛇是赤炎堂头目,曾在战场与赵杼交过手,双方不算陌生。他是异族血统,五官深邃,长了个特别醒目的鹰钩鼻,现下眼睛眯着尽是寒意:“怎么样赵杼,被人黄雀在后,很不好受吧?”

    赵杼手执乌金锏,眸色微冷:“你们跟踪我。”

    “怎么,就准你有心机,不容别人也这么干?”赤蛇唇角扬起,声音阴寒,“真是多谢你了,我们根本不用找藏宝图,只要跟着你们,怎么都能到这里呢。”

    赵杼却并不生气,冷笑一声:“咱们谁不知道谁,假惺惺的不觉得恶心?赤蛇,你哥死的时候,可是比你干脆多了。”

    “你——”赤蛇目眦俱裂,眸底恨意滔天。他哥哥就是被赵杼杀死的,死样极为痛苦,他怎么可能忘!这个赵杼简直就是妖魔,他算计别人次次都不会失败,别人算计他,哪怕是在他戒心最低,兵力最弱的时候,他也能绝地反击,反败为胜!

    说起来赵杼不是神,不是回回都料到先机,也有中计,中埋伏的时候,可他就是特别能打能扛,不管身处哪种境地,就是不会输!

    所以赤蛇看着硬气,实则咬牙切齿,担心自己此行失败。

    他回头看了看身后的人,笑容才又大了些:“我的人比你多,赵杼,你这次输定了。”

    “说你蠢你还不信,转头又来卖蠢。”赵杼嗤笑,“我所打过的仗里,敌我数目可是重要?”

    赤蛇又噎了一下。的确,赵杼这人最为狡猾,最喜欢的就是以少胜多!不管对方有多少人,在他计划布署里,能用一万打胜的仗,他不会派一万一,能用三千人打胜的仗,他便只用先锋!

    尤其是哥哥死的那一仗……

    赤蛇想起来就怒的不行,举起长矛:“旁的不消说,咱们手底下见真章吧!”

    赵杼其实也不想与赤蛇多话,只是刚刚形势有点不对,他一边与赤蛇说话拖延时间,一边手背在背后打手势调整己方战阵。寻找宝藏之事机密,他带的人不多,赤蛇不知道从哪里找到这么多人,个个身上带着匪气,一看就不好惹,所以得多做准备,现在么……正是时机!

    赵杼这边士兵已照他命令调整好,他一发令,立刻按照即定路线攻打,双方战成一片。

    大家同站在一片土地,为的是什么不消说,肯定是宝藏!谁都不想让对方拿到东西,打起来特别卖力。刀光剑影,血肉横飞,尸体倒卧……

    沈万沙在山坡上看的直捂眼睛:“好可怕……”

    卢栎也有些心颤,这样激烈的战争,这样频繁的死亡人数……他深深呼吸,拍拍自己的脸,试图冷静一点。

    很快,双方都有人死去,但总的说来,赤蛇那边的人死的更多。

    赵杼这边精神非常振奋,喊杀声几乎突破天际,越战越勇,个个披着一身血,眼神凶戾……

    形势一片大好的时候,突然传来一阵轰隆声,地动了!

    沈万沙吓的立刻跳起来:“娘啊地龙翻身了!”

    地震?卢栎也有点慌,这样紧要关头,地震了可怎么好!

    可下一刻,他就发现不同,地面只是晃,没有裂,山石也没有倒,震动感觉虽然明显,人却也是能走的稳的,所以就算地震,这里也不是震中,现在应该没问题,就是此时临海,千万别有海啸……

    视线陡转间,他看到一群白猴,飞跃从山间跑来,它们的爪子里好像抱着什么东西,跑动姿势动作很优美,不急不徐,没一点慌张感。

    这也有些不对,大自然的变化,动物们最为敏感,地震来临之时,几乎没有动物不紧张,这群猴子为怎么这么特殊?

    卢栎看着看着,越看越好奇,这猴子是冲着他们来的!

    猴子跑到战圈处,吱吱叫了两声,把手里东西丢下去,就迅速转身,和来时一样,成群结队照原路返回了。

    沈万沙有点懵,“它们干啥来了?觉得咱们可怜,送吃的来了?”

    “不知道。”卢栎摇着头,捡起落在身边的树叶。

    是的,白猴丢下的东西,是树叶。这些树叶不知道什么品种,特别宽大肥厚,还非常嫩,水份充足,看想来像新采摘的。

    “咦?有字!”沈万沙眼尖,立刻看到了叶面上的黑色炭字。

    卢栎顺着看下去,眉头皱的更紧。

    叶子上字不太多,主要表达了这样的意思:欢迎来到老夫的地盘,老夫寂寞这么久,终于有人陪玩了。既然能上岛,先证明你们的实力吧,这地动并非地龙翻身,而是老夫制的机关,一柱香时间,若你们能到达指定位置,机关停住,自然不会有问题,若到不了……不好意思,这机关不除,必会引发地裂海啸,到时有船也走了哟!现在给出第一个提示:东方。

    沈万沙吓的脸都白了:“一一一柱香?到不了地方会地裂海啸?”

    卢栎也捏的指尖发白,他们这是碰到变态了吧!还玩游戏,玩狗屁游戏!他们是来找宝藏的,不是玩游戏的!

    不对,等等……这游戏,是否与宝藏有关?是有邪恶之人先一步找到了宝藏,故意折磨他们,还是这只是当初藏宝人设下的,必须经过的考验?

    想起之前赵杼说过的,有关幕后人陷阱的事,卢栎心下有些不安。

    他与沈万沙说话的时候,赵杼与赤炎堂的人自然也看到树叶,并阅读了上面的东西。

    现在正在地动,他们根本不能否认树叶上所言的真实性。提示只有两个字:东方,应该是让他们朝着东边走的意思。可一柱香的时间太短,别说他们不知道这东方远不远,走多久能到,两边对战激烈,一柱香的时间根本不可能分出胜负!

    若他们执意要打,分出胜负前,时间已经用尽,大家一块死;若他们先不打,都从东边走,有可能宝藏暴露,大家都有机会取得,运气好的话没准很快拿到。

    可前路未知,谁知道宝藏在哪里,会不会暴露?就算己方运气不好,也不一定就没有任何机会……

    赵杼一向果决,立刻命手下撤手。

    赤蛇眼皮颤动,心有不甘,却也只能罢手,冲着手下一挥手,立刻施轻功,朝东面跃走。

    赵杼与赫连羽飞到小山坡上,一人一人,分别抱起卢栎与沈万沙,迅速赶上,双方下面的人手,也个个施起轻功,用力朝东面跑。

    很快,他们到了一处湖边,青石径,方棋台,百年古树,悬彩瀑布,景致非常美。

    湖边大树上,挂着一个木牌,上面有炭笔画了个箭头,指着瀑布下石洞的方向,看来,是想让他们进去了。

    刚刚那群白猴蹲在古树上,见他们来了,又丢下新的树叶,上面写着:三十人后,石洞关闭。

    也就是说,这个石洞是为他们准备的,但不是所有人都能进的,能进去的,只有速度最快的三十个人!

    赵杼带人过来寻宝,再机密,人再少,也不下百人,赤炎堂那边,比他们更多!这么多人,最终只能进去三十个?

    卢栎心登时发紧。

    赵杼却笑了,有意思!他征战边关十数年,几乎天天都在打仗,危险又刺激,可花样这么多,还不失刺激的游戏,他还是第一次玩!

    越是危机时刻,他心底越稳,甚至还亲了卢栎额头一口:“你男人在这,怕什么?”

    时间不等人,卢栎掐了他一下,催他专心!

    赵杼与赫连羽速度最快,怀里抱着人也比别人先一步,赤蛇眼珠子都瞪圆了,立刻命手下射毒箭……到这里前,他发过誓,拿不到宝藏,他就死在这里!

    赵杼的手下立刻帮忙拦,赤炎堂人数多,又心黑手狠,转眼就往前挪了好大一截,赵杼与赫连羽虽想进山洞,却也不会对属下不理,个人胜利不算胜利,团队胜利才是真的胜利,这三十个人的名额,都是自己人才好!

    于是他们略回身,所有人再次战成一团。

    时间一点点流逝。

    地动着,水流着,瀑布哗啦啦响着,两边人激烈的交着手,一边打,一边朝山洞靠近。很快,站在第一梯次的赵杼赤蛇等人,到了山洞口。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