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103章

    一说到这个‘清场的冷风’,墨言哲也记起来了苗小嘟有些与常人不同的地方。

    他拉着她的手腕,带着她慢慢地在拥挤的人群里走动,一边走一边道:“青霜曾经提起过这事情,它说你感受不到来至修士的威压。”他的语调很慢,明明是用个陈述的语气在说一句话,然而却生生的让人有一种他在询问的感觉。或许更确切的说,那是一种上位者自身的气势,让人在面对他的时候,会自愿的把那些知道的都说出来。

    苗小嘟在这一刻可是感受深刻,她也没有例外。“嗯,我感受到的是一阵风。上次那个门派后山历练的时候,那些前辈们前来的时候,别人都被吓得跪下了,可我就是感觉一阵凉风……”还丢人的打喷嚏!这话苗小嘟就没有说出来,而是低语道,“其实我自己觉得,还是不要刮冷风的好。”

    墨言哲听着苗小嘟说完后,并不接话。

    此刻两人已经走到了坊市的热闹地带,古香古色的建筑街道两侧满是铺子与地摊。这其中,罗寿镇坊市里最为显眼的聚宝阁的塔楼矗立在不远处,金色琉璃瓦与红漆描金的塔楼外形分外的招摇。

    “去岫旬雪地要准备什么呀?为什么会说去迟了就会卖完了?”回想起墨言哲带她来这坊市之前说的话,苗小嘟越发的好奇。

    脚下的步伐并未停下,眼看着这个方向,似乎就是那聚宝阁的去处。

    在苗小嘟猜测的当头,墨言哲不慌不忙地道来:“避香珠。”

    “那是什么?”

    “岫旬雪地里,有一处酒香地。香味醉人,闻之欲醉。醉者入幻境,美梦致死。”

    听着这解释,苗小嘟忍不住的倒吸一口凉气,喃喃道:“听着怪渗人的。”沉溺在美梦里死去,醉死的。一想到那样的场面,苗小嘟不由得觉得脚底一股凉气升腾起。

    彼时两人已经走到了聚宝阁的门前,守在门前的侍童也早就听见了他们的对话,见两人走过来,便是满脸堆笑道:“两位里面请,刚才意外听见两位谈话,可巧两位来正好,咱聚宝阁里就剩最后一颗避香珠了。”说话间,那侍童极为懂眼色地上前一步,替两人撩起了聚宝阁门前的门帘。

    墨言哲拉着苗小嘟步入了聚宝阁里,这还是苗小嘟第一次来这里,毕竟她又不是修士,压根就用不到这里卖的东西。平常同青霜一起来罗寿坊的时候,都是在寻好吃的,好玩的,顺带寻话本看。这类地方,去的次数是搬着手指头都数的过来。穿越前也曾经看过很多小说话本,都提及了这一类的贩卖物件的地方那可是个消息云集地,一般是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买不到。

    侍童带着两人直接上了二楼,进了单独的房间里。等两人入座之后,又端上来了好茶伺候着。这才客气礼貌的说道:“两位,这避香珠的买卖并非小人能触碰,您两位先用些茶水稍等片刻,我这就去把负责这买卖的管事请来。”言罢,就端着茶盘出去了。

    须臾之后,另外一个之中年的管事之人这才姗姗而来。

    门推开的那一刹,苗小嘟瞧见了这中年管事抱在怀里的黑漆描金匣子,顿时就被吸引了注意力。

    那中年管事上前朝着两人含笑点头后,便开口道:“让两位就等了,这是咱们聚宝阁里最后一颗避香珠。按照聚宝阁买卖的规矩,两位可以先看看,最后在下做决定。”说着,就把手中的匣子摆放了桌上,然后替两人掀开了木匣子。

    那一瞬间,苗小嘟还感觉挺紧张的。她的脑海里也莫名的浮现了很多掀开匣子后的画面,想象着那避香珠的模样。

    然而,在木匣子打开,却让她意外至极。

    没有意料中的光华璀璨或是宝光浮动,也没有设想中的暗香四溢或是芬芳袅袅。黑漆描金的木匣子里,竟装着一颗呈现原木色的木质小球,圆溜溜的形体与荔枝差不多大小。

    “我可以拿起来闻一下吗?”苗小嘟瞧了几眼那避香珠之后,便抬头望着那中年管事问道。

    “可以的。”

    得了允许,苗小嘟这才伸手将那避香珠拿在手里,轻轻让其滑倒了手心里,继而捧在了鼻尖,微微一嗅。那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檀香味儿就立刻充盈在鼻尖。醇厚而悠远的味道,似乎在刹那之间就唤醒了苗小嘟心底的一些回忆,在嗅到了这个味道的瞬间,她就莫名的笑起来。

    那中年管事瞧见了苗小嘟的表情,便得知今日这交易妥妥当当的要成了,便又客气地笑道:“聚宝阁里的东西,从来都是好东西。这是最后一颗避香珠了,避香珠的材质极难寻找,两位今日来果然是与这避香珠有缘分的。”

    那管事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这门外有一道女声娇俏俏地喊话道:“厉管事,那我今日也来了,怎么不说我与这避香珠有缘分呢?”

    墨言哲瞥了一眼那管事,之后便冷冷道:“多少?”

    还不等那厉管事开口,屋外的女声又笑起来:“厉管事,这避香珠的价格乌某愿意以十倍价格购之,如何?”

    如此状况一现,苗小嘟顿时就觉得太阳穴胀痛。

    出门怎么就遇见了这样的破事啊,心底抱怨之际,她也暂且没有开口,只是转过头,望着此刻坐在椅子上一派淡然的墨言哲。对上他的视线,苗小嘟便朝着他摇了摇头。

    这一摇头,便让墨言哲的再次回望过来的眼神里充满了疑问。

    苗小嘟一时间不好与他解释,只得起身对那中年管事说笑着道:“厉管事,这避香珠与我的缘分并不深厚呢,不若送其到真正与它缘分身后的人身边,这样才好呢。”

    那厉管事盯着苗小嘟,满脸的诧异,继而又望向了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的墨言哲,一时间也哑然。

    屋外的女声又响起:“哪个乖巧懂事的小妹妹,这么有眼色,姐姐我很喜欢这样懂事的好孩子呢。”

    屋外的话音一落下,苗小嘟瞬间就察觉到了体内内丹的一股躁动,霎时间她就会意,那是那些高阶修士们自身威压展开之前的一个预警。所以她就猛地一个转身,伸出双手就拉住了墨言哲那正在把玩杯盏手腕,体内的一股灵气立刻随着自己意向立马就控制了内丹传来的那股躁动,低声对墨言哲说道,“我们回去吧,出来这么久了,青霜会担心的。”苗小嘟一边说着,一边又朝着他摇了摇头,同时也是真的在拽着他起来,赶紧离开这里。

    自从温养在苗小嘟体内那无法取出来的内丹成为两人的羁绊后,相互之间都能通过内丹感受到彼此的情绪与心情。尤其是在两人靠的很近的情况下,那种情绪传达的感觉尤为强烈。

    苗小嘟在催促他不假,墨言哲感受到了,同时也感受到了她情绪里的开心,就像一抹浓郁的茶香。又瞧着她对他不停的眨眼,且那一脸欲言又止的模样,墨言哲当下就会意了,便由她拽着起身,朝着屋外走去。

    一踏出房间门,就看见了在二楼的楼梯拐角处正站着三个人。

    其中一位身穿鹅黄色长衫,满头珠翠的女子正冲着苗小嘟笑,而跟随在这鹅黄色长衫女子身后的,却是两名身着蓝衣,低头不语的侍女。

    苗小嘟见对方用笑容与她打招呼,也是礼貌地点点头。

    被她拉着走的墨言哲把这一幕看在眼底,等两人离开了聚宝阁之后,苗小嘟便主动问起了话题道:“那个避香珠,是不是旃檀木做的?”

    “是旃檀木。”墨言哲应道,两人朝着之前御剑落脚的地方走去,这一边走,墨言哲又给苗小嘟解释避香珠的来由,“旃檀木是一种极为稀少的灵木,上千年才能成一小树。因寻常里都被用作丹药里的一种药材,极为少见也极为少用,制成避香珠也甚少。”说道这里,他有些不确定地问起,“你,以前见过这个?”

    “见过。”苗小嘟点头,又道,“具体的能回一指峰之后再说吗?”

    因这坊市上的人来人往,苗小嘟觉得有些东西还是要找个人少一点的地方说。毕竟这修真界可是杀人夺宝的抢劫事件常常发生的。

    墨言哲见苗小嘟防备与谨慎的态度,也立刻明白过来,便又再次拉着她,离开坊市。

    御剑回到了一指峰之后,青霜还在午后的午觉里打盹,睡得香甜。

    小竹屋里的温度适宜,窗子廊下还摆放着几盆兰花,恰是花开时期,香气宜人。

    到了小竹屋坐下之后,苗小嘟也不用没有多的掩饰,现在的她能够随心所欲地从空间法器里拿出自己想要带出来的东西。所以只是一个眨眼间,苗小嘟就寻出了一串旃檀木手链。

    原木色的旃檀木木珠手链用蓝色的丝线串起,上面还吊着一个黑色与金色丝线做成的穗子。手链拿出来的一瞬间,醇厚悠长的香味儿隐隐飘散,霎时间就溢满了整个小竹屋的房间。

    坐在小圆桌对面的墨言哲见到了苗小嘟拿出来的东西后,也是微微有些惊愕,不过片刻之后,他才道:“难怪你在聚宝阁的时候,会把那颗避香珠让给别人了。”

    苗小嘟点点头,不再说话。

    墨言哲又道:“距离岫旬雪地的历练还有几天的准备时间,你自己先准备着,若是还有缺的东西,你先问问青霜,若不行就来找我。”言罢就起身朝着小竹屋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却又忽然顿足转身道,“内丹并非你认为那般强大,下次别用灵气直接压制了。”

    苗小嘟一听,顿时就愣在了原地,怔住发呆地看着墨言哲的身影消失在了一指峰的洞府门口。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龙邪尊开天录大夏王侯大刁民剑来圣墟飞剑问道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大龟甲师

带着锅铲去修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川西坝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川西坝子并收藏带着锅铲去修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