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104章

    在修真界里,可能是因为大环境里的人都活得比较久,所以几天的时间流逝,对苗小嘟而言,似乎也是眨眼之间就过去了,她却没有多大的感觉。

    也可能是这几天来,她的注意力都关注在了宗门上。

    一指峰上这几天来几乎是每天都会受到许多传音符,而且墨言哲本人也多次前去与宗门的几位峰主详谈,回来的时候,青霜就会拉着问问,然后把听来的事情八卦给苗小嘟听。

    这几日的时间里,涵泽门的宗门地址里,忽地多出了很多来客。

    根据青霜的八卦说,这些前来的人都是其他门派的弟子。因前往漳渭海的路途遥远,且没有涵泽门这般财粗气大等有飞云舟的门派,那还真的没有。更为重要的是,一起出行,即便是路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有个照应的,所以这才来等着与涵泽门一同前去岫旬雪地的。这也是多年前就留下来的安排,至今仍旧是这样。

    青霜的八卦讲的很粗略,只是提到了涵泽门负责把其他门派的人带到岫旬雪地,至于别的,也就没有说。它倒是去关心每一个门派的人的修为高深,又顺带去打听一下这些人最近的讨论话题。

    至于出发前整理行李与带吃食的事情,除却苗小嘟外,似乎青霜就没有关心过。

    尚容距离上次醒来已经有好些天了,它陷入了沉睡长膘的冬眠日子里,苗小嘟把它放在竹屋自己房间里的大床一角上,期望这冬眠里的小吃货赶紧醒醒,因为还没有问过尚容它,要不要跟着一起去呢。

    临出发的那一天早,尚容还是没有醒过来。

    苗小嘟左思右想了之后,还是决定把尚容带上,毕竟这小吃货现在睡得昏天黑地的,要是把它一个丢在这一指峰上,总是不妥。所以,最后苗小嘟就抱着一团毛线球状的尚容,跟着墨言哲与青霜一起,踏上了前往岫旬雪地的飞云舟。

    她还是第一次踏上这犹如浮空船一样的飞云舟,心底也是好奇的不得了,一踏上去之后,也是忍不住的多瞧了好几眼。飞云舟的内部很宽阔,修建成了许多间房间,船舱内也是好几层,跟着前来的其他门派的弟子要住下也不成问题。

    此次涵泽门前来的弟子只有百多来位,其他几个门派里的弟子也是差不多这个数,加上聚在飞云舟上的仆役外,整个飞云舟上的也就六百多来人。飞云舟的甲板很是宽阔,从飞上了天空之后,每个门派的弟子都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说说笑笑。

    苗小嘟因好奇这飞云舟,就拉着青霜一起出来走走看看,结果这一路却是听着青霜不停息的吐槽。

    最后,苗小嘟就一人走到了空无一人的船尾,找了一台阶坐下,悠哉哉的看阳光下的云海。飞云舟的速度很快,整个甲板上都有结界笼罩,所以感觉不到猛烈的罡风。视线也异常开阔,满目所见一片壮阔的景致,偶尔还会从云海的缝隙里见到云层下的连绵山岚。

    正当苗小嘟她看着云海发呆的时候,墨言哲却是寻了过来。

    脚步声让她回神过来,见到来人之后,她也好奇道:“怎么有时间走这里来了?”之前登上飞云舟之后,涵泽门领队的几位就聚在一起商议着事情,不过这商议的速度就是快的有些惊人了。

    墨言哲走到她身侧,也学着她在台阶上坐了下来后,才缓缓道:“嗯,现在就是漫长的空乏期。以目前的状况来看,飞往岫旬雪地也是需要个十来天的时间。”

    “这么长的时间?”苗小嘟有些意外,完全没有想到岫旬雪地会那么远。

    “也不算长,我记得最长时期的搭乘飞云舟,几乎快半年的光景。”

    苗小嘟这还是第一次听他主动的说起关于他自己的事情,也更是好奇地问:“那么长的时间,那飞云舟的上的人都是打坐渡过吗?”

    墨言哲想了想,回答着说:“并不全是,门派众人聚在一起的时候,就觉得时间过的很快了。”说道这里,他也问起了苗小嘟,“青霜把你扔在这里独自一个跑了?”

    “没有,它说在这里坐着发呆,不如去同尚容一起打盹儿养神。”说话间,苗小嘟倒是自顾自地从储物袋里摸出一把丝线来,准备打几个穗子给挂在上次去秘境里得来的法螺上当装饰。上次她见到过墨言哲那玉笛上挂着的蓝色穗子后,就一直想着什么时候也给自己编织几个来。

    反正她现在在这飞云舟上也无事可做,且这边又安静,不似甲板前边那么吵闹。

    她一边理着卷着一团的各色丝线,一边也问墨言哲:“这次的岫旬雪地之行,那个地方也同上次的图穆海秘境一样,会是那些门派的遗址之地吗?”

    墨言哲很奇怪她问这样的问题,沉吟一刻道:“这个我并不确定,我也是第一次去这个地方。”

    这话听得苗小嘟也一愣,忽地才想起来,青霜与他都是同自己一样,属于外来客。

    接下来的时间里,苗小嘟一言不发,专心致志地捣鼓着手心里的穗子。

    以前的时候,她也是心血来潮地学过中国结的编织,各种各样的中国结在各色的丝带与挂件的搭配下,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古风情怀。她特别喜欢那种静静地淡然的美丽,尤其是那些编织好的穗子与挂件搭配好之后,光是简简单单的拍上几张静物图片,她都会把那些图片给收藏起来。

    如今手心里倒是多出了一个法螺,所以那天青色的丝线就被她找了出来,琢磨着弄个如意结挂上去。其实那个法螺弄成挂件,其实还挺有韵味的。

    苗小嘟自己一个人想的开心,手里的动作也没有停下来,脑子里回想起自己还记得步骤,编着编着,就忍不住地把那法螺给召唤了出来。手心里一团温暖柔和的珠光闪烁后,巴掌大的精致法螺就静静地躺在了她的手心里。苗小嘟一手拿着半成品的穗子,一手拿着法螺上下的比划,琢磨着该把那如意结弄成那个样子才合适。

    恰在这个时候,身侧传来的悠扬低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她抬头,微微侧脸,就见到了身侧的墨言哲手中的那只白玉笛横在唇间,舒缓悠扬的异族曲调静静地散发而出。

    她停下了了手里的动作,安静的听着,温和的曲调里确有着一股淡淡的忧伤。

    直到他停下了之后,才道:“常常听青霜对我说,你最喜与它讲诉你家乡的事情,前不久还听着它说,你常常哼着小调做事走神。”

    苗小嘟有些意外他说出这没头没脑的话来,不过也点头承认道:“嗯,闲的无聊就哼着自己一个乐了。”

    “你若是记得曲调,那白螺是能够吹出曲调的。”这时,墨言哲才指了刚才他说那些话的最终意图出来。

    经由这么一说,苗小嘟才恍然注意到,平常里自己根本就没有对这个东西研究过呢。她本来就大大咧咧的,很少注重这些东西。更是抱着‘是我的就是我的,走不掉的’的信仰,那种顺其自然的态度,有时候也会让她忽略掉一些重点。

    “我一直当它是八瑞相的吉祥物之一,还真没有想到这里。”苗小嘟有些意外地说着,更是把手里的法螺递到了墨言哲他面前,“那你试试。”可见到墨言哲眼底一丝诧异后,苗小嘟又想起来,他以前似乎被那空间法器给打击过,那个在她手里呈现出完美幻想的法器,“我并不会乐器,况且这法螺和以前我拿着的那个不一样。”

    在墨言哲将信将疑的眼神里,苗小嘟瞪大眼望着他:“青霜都可以触碰到的,这个并不是幻象。”

    听到她的解释,墨言哲倒是难得地在唇角浮现了一抹笑意:“青霜没有告诉过你,自己的法器不要随随便便的递给他人么?”

    苗小嘟被他这么提醒倒是一怔,这时墨言哲也在她手里接过了法螺来。

    “刚刚你提到了八瑞相的吉祥物,那是什么?可以同我讲讲吗?”手心里握着苗小嘟递来的法螺,法螺周身蕴含着的磅礴灵气透过手心里的肌肤无声无息地缓缓浸入他的身体,让他心底也是暗自惊诧。

    这一问题倒是然个苗小嘟恍然意识到一个问题,绮澜修真界根本是属于一个不闻佛的世界。她揉了揉自己的额角,缓缓解释道:“八瑞相啊,那是象征吉祥、圆满、幸福的图案组成。分别是吉祥结、妙莲、宝伞、法螺、金轮、金幢、宝瓶、金鱼。”

    “每一个都有特别代表的含义吗?”

    “有的,每一个都有自己的代表与象征意义。”

    墨言哲听得苗小嘟的回答,忽地沉思起来。之前从图穆海秘境回来的时候,他对手里的这个法螺就感觉怪异。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且在尚容身上,有种莫名的熟悉感觉。仿佛是在哪里见到过一样。一直到刚才亲自握住了这个法螺,感受到了法螺自身带着的磅礴且源源不绝的灵气后,那总模糊的熟悉感终于变的清晰起来。

    他来的那个地方,有一位前辈有这其中八瑞相的吉祥物之一,那个宝瓶。

    他还清楚的记得,当年自己的师傅带着自己前去赴约的时候,就喝过那宝瓶里的灵泉沏的清茶。那个时候,他就记下了那种感觉。

    今日再次感受到了相同之源,的确让他意外的同时又有些失落。

    也不知道,何时才能穿越界天海回去。

    正在沉思之际,忽然一张传音符飞了过来。墨言哲当着苗小嘟的面打开,只听见同门派的临溪峰峰主的邀请他过去详谈队伍的安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带着锅铲去修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川西坝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川西坝子并收藏带着锅铲去修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