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一把大刀贯穿了椅背,将整个椅子都钉在了桌沿。两盏茶水被震落在地摔成碎片,足见使刀者手劲之大。

    齐尔弗里格登时向门口看去。来人身形高大,满脸络腮胡须浓密卷曲。黑色的眼睛如同铜铃一样炯炯有神,脸上更是有几道明显的伤疤。他的身后还跟了两个穿着打扮相似的人。一行人十分凶神恶煞,看上去就是那种找茬找事的对象——甚至能以看你不顺眼就上来要你小命的那种。

    齐尔弗里格十分奇怪。每次他执行任务的时候,都是要用药物遮掩身上的气息的。纵然风之幻剑使的名称闻名天下,但是也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他的脸。

    “几位……认识我?”

    齐尔弗里格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他知道自己在大陆上立了不少功,也惹了不少事。虽然被他端了老窝的人都知道他不过是收人钱财替人办事,但是真的跑过来找茬的也不是没有遇到过。

    大汉们一致摇头。

    齐尔弗里格更奇怪了。余光瞟到蛇影一脸看好戏的表情,齐尔弗里格没好气地道:“既然出手攻击陌生人,莫非是看上我的伴侣了?”

    蛇影的眼睛猛然瞪大了,看着齐尔弗里格的表情就像是被人拍了一板砖。

    齐尔弗里格说这话的时候本来就是看不过对方那副好整以暇的样子,然而看着一脸妖孽长相的蛇影,他竟然忽然觉得自己说的很有道理!!

    经过他这么一点提,所有人的目光都移到了蛇影身上。苗疆男女多以容颜姣好闻名,而蛇影那张脸更是继承了父母所有的优点。裹着披风的青年面容邪魅,眼神却清淡而冷漠。长长的睫羽在白皙如玉的脸上打下淡淡的阴影,微微泛紫的唇角更是薄得有些妖异。

    周围的人无论男女都有一瞬间被煞到了,而那三名大汉的眼中也一一闪过惊艳之色。为首的那人摸着下巴看着蛇影,不怀好意地笑道:“他是你的伴侣?你小子还真有艳//福呢?”

    其他两人立刻附和道:“杀了这小白脸,把美人抢回去!”

    蛇影:“……”

    齐尔弗里格忽然怒了:“你们居然真的想要抢他?!!”

    “怎么,小白脸,你有意见?”

    为首的那大汉说完就哈哈大笑起来,然而这笑声的尾音却诡异地变调,最终变成了痛呼!

    在所有人惊愕的目光中,没有人看到齐尔弗里格是怎么出手的。而那大汉也不过是觉得腕骨一阵发热,然后是“咔嚓”一声脆响。等他终于发现事情不对的时候,齐尔弗里格的手指已经陷进了皮肉里,直接扭断了粗壮的骨骼。

    鲜血顺着修长的指骨,滴滴答答地流了下去,在地上蔓延出鲜红的水洼。

    大汉惨叫的声音回荡在驿站的上空,之前还温暖舒适的气氛被一扫而光。齐尔弗里格一脚蹬在桌子上,蓝色的眼睛竟在一瞬间变成了蛇类的竖瞳,像是被冻僵的海水一样散发着冰冷的气息,浑身上下散发着森然的戾气,直接将对方笼罩在自己的气场下:“你再说一遍?”

    这三个人这才发觉自己惹到了不该招惹的人——但是也没有办法,谁叫齐尔弗里格把气息掩藏得太好了,身周的威压也都收回去了呢?

    对方连连求饶,然而齐尔弗里格却置若罔闻,又对着那人的肚子给了一脚,最后把人揍得满地打滚。

    蛇影坐在一边看得差不多了,才制止了齐尔弗里格,又很熟练地给他接了骨,加了血。在大汉感激涕零的目光中,蛇影往椅子上一靠,向齐尔弗里格点了点头。

    对方立即会意,继续用冰冷森然的语气问道:“到底是谁派你们来的?”

    “是一个穿黑衣的人,给了我们五百金币,让我们……让我们杀您……我们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啊!!”

    那咋咋呼呼的声音实在吵得晃。齐尔弗里格又问了一会也没问出啥新东西,于是就挥挥手放人走了。

    只不过……蛇影被调戏了……自己怎么有点不爽呢?

    就这么想着,他忽然对上了灵蛇使的目光。黑色的瞳仁在阳光下闪动着点点的光泽,墨色中带了点点的紫,就像他的唇线一样美丽而妖异。此时此刻,这双一向对人冷淡的眼里竟也带了些许笑意,让人顿觉温暖。

    “他们和你无怨无仇,你下手太重了。”

    齐尔弗里格阴郁地盯着桌子上已经被换好的新的茶杯,里面茶水的颜色深重浓郁,就像他现在的心情一样。

    蛇影……明明只有我才能调戏……

    只不过,下一瞬间他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独占欲实在是太过异常了。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但是又好像没有地方不对?

    他转头看了眼蛇影,刚要开始反省自己的确下手太重了,然而灵蛇使却忽然扬起一个冷冷的笑意:“下次再遇到看不顺眼的人,就要这样打个巴掌给个红枣,才能调//教得服服帖帖。”

    末了,他还转了转虫笛,眼角的笑意闪烁着狡诈和美丽的阴冷。

    齐尔弗里格呆呆地看了他一会,忽然捂住脸转过头去。

    ——为什么连他算计人的样子我都会觉得好看?!我是不是被玩坏了!!

    ……………………

    按照正常人的思维,一个治疗能力超群的医生和一个武力值爆表的剑士这样的组合,肯定所有的旅店老板都敬谢不敏,更何况这两人还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引起了流血事件。

    但是这个旅店的老板是个奇葩。

    他不仅很热情地邀请将要离去的两人住下,还把费用全免了——在他看来,有两个这么牛逼的人物下榻在自家旅馆,就像请了两尊门神……啊呸这什么破比喻!

    于是两人就在驿站住下了。不知出于何等原因,齐尔弗里格死活也不愿意开两间房。蛇影这些日子也被他的任性给整习惯了,于是很顺从地没有强求,跟着齐尔弗里格孤男寡男共处一室共睡一张床。

    当天晚上,两人本想讨论一下那个收买三流武力值的人来找茬的幕后黑手,又有十几个人却又找上门来。所有来的人都抱着酒坛,口口声声说是被齐尔弗里格白天的武力值给震惊到了,死皮赖脸要拉着他一起玩耍。

    齐尔弗里格简直不胜其烦。要是换在平时,他说不定早就一剑扫飞这群乌合之众了,然而今天他却忍得很辛苦。

    蛇影白天那句“下手太重”的话依然回荡在耳边,让幻剑使觉得有些不安。即使是兽人,蛇族也从来不是什么本性良善的种族。他并不对自己白天的行径心存忏悔,但是他却不希望给蛇影留下冷血嗜杀的印象。

    于是他只好陪他们周旋,蛇影倒是有些奇怪了:这条蛇怎么忽然转性,变得这么好脾气了?

    为了帮助自己的绑定DPS,他只好过来解围。几番好说歹说也不起效果,蛇影眉头一挑,横起虫子就吹出了一个高亢的颤音。

    五仙教以笛声驾驭蛊虫灵兽,五圣使的笛音则更是诡异莫测。那颤音听起来像是鼓点一样绵延,却直接扎在精神的最深处,像是一根针一样横亘在那里,让听着不由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看着他们的反应,蛇影挑起一个冷笑,流畅地吹出了一首五仙教广为流传的音乐,曲调却因为夹杂了内力,又以《毒经》的心法催动……总之,等他吹完一首曲子后,即使身为友方目标的齐尔弗里格都略感不适,而那几个来捣乱的家伙则更是东倒西歪,神情惶恐,浑身上下的衣服都湿透了,像是从水里被人捞出来一样。

    蛇影望着浑身颤抖的十几人,冷冷一笑:怎么,你们以为治疗的脾气就很好吗?

    其中一个胆子最小的“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两位饶命,我们是不得已……有人给了我们每人五百金币,让我们来……来缠着您们的……”

    有人起头,其他被蛇影的笛音精神虐待的家伙也立刻跪了下来,迫不及待地供述:“那人说,如果我们不来,就会对我们不利……我们真的是有苦衷的!”

    “哦?”齐尔弗里格翘起腿,“那人是谁呢?”

    所有人的目光移到了蛇影的脸上。显然,比起传闻中随便一出手就能捏碎骨头的DPS,这个深不可测的双//修治疗给他们造成的印象更深刻。其中一人紧紧盯着蛇影指尖旋转的虫笛,一动不敢动地说:“那人穿了一身黑衣,我们看不清他的脸!”

    蛇影向齐尔弗里格递了个眼神,对方立刻发话:“如果你们不想再听笛子,一分钟之内从这里消失。”

    蛇影的笛子简直是精神虐待,因此那些人慌慌张张地逃跑了。在这群不速之客一哄而散后,蛇影长出了一口气,疲惫地靠在枕头上:“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异世之毒哥,拯救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Attire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ttire并收藏异世之毒哥,拯救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