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知过了多久,无极广场内喊杀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唯余兵刃在空中划过之时凛冽的破风之声,竟然一声比一声要凌厉而强劲!

    浮屠地宫的地面上原本被绘上了塞北的图腾,然而此刻却全部被横七竖八的尸体所覆盖了。倒在地上的人有的身着藏剑山庄的金银玉石,有的身披七秀坊的粉色云裳,有的手中还握着丐帮的打狗棒……从衣饰来看,这些倒下的人即使不是十大门派最顶尖的高手,也无疑可以跻身于精英弟子;只是此时此刻,这些十大门派的精锐已然折损在此——

    或是眉心,或是喉头,或是檀中。每个人暴//露在外的命门上,都赫然插着一支细长而泛着冷光的银针!

    “只要有我在……尔等……休想再靠近清霄一步!”

    在场上打斗的除了夏栖风,竟然只有身前那位手持长剑,身着纯阳宫道袍的剑修道子。黑发的神医忽然清啸了一声,脚下的步子不退反进。只见他墨笔一挥,整个身体忽然凌空向后腾挪,速度之迅疾有如一只黑色的雨燕!在拉开了距离后的下一个瞬间,他以内力催动墨笔使之悬而不坠,泛着淡紫色的墨笔在他的双手之间旋转着!

    万花谷以一杆打穴笔作为兵器,故而夏栖风使用墨笔战斗,这本来没什么。怪就怪在他使出的是万花谷离经易道心法下。本是万花弟子行医救人的心法,此时此刻却处处透漏着诡异的杀戮之气!

    “洛风——!”一个名字被他咬牙切齿地念了出来,他的嗓音已经夹杂了怒不可遏,“纯阳宫紫虚真人错怪你之恩师静虚子,又在宫中神武遗迹险些害你丧命,你何故再替纯阳宫出头?!!”

    然而他也并没有等到洛风的回答。那一个瞬间,数道叶片的虚影随着绿色的光泽洒下,围绕着持剑的纯阳道子旋转着。在场的人都知道,这就是万花谷离经易道心法里“局针”的施展效果——太素九针本该是打通人体经络,促进血脉回转的针法,然而在夏栖风的手里……业已变作了杀人的手段!

    洛风不敢轻敌。他立刻后撤了一步,挥出一道灵剑应元势,方圆十尺已然被笼罩在了剑势之中!

    在灵剑应元势的气场范围之内,自己受到的伤害将减低,同时剑势也会与自身周天运行之血脉相呼应,从而提高自己的身法。在道银针向着自己的眉心不偏不倚地射出来之时,洛风已然一个扶摇直上避过了杀招,同时在空倏然冲向了夏栖风,手中长剑陡然一挑,赫然便是太虚剑意心法下,最让人无法招架的三环套月!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而太虚剑意更是讲究极致的速度,是以夏栖风的肩头顿时连中三剑,剑剑都刺透骨肉,顺着他的肩膀穿了过去!

    换做寻常人,若是在一瞬间连受三下这般刺骨的剧痛,恐怕当时就要疼的咬舌根了。然而夏栖风却不是。也许是知道自己躲闪不过,他竟站在原地生生承受了这三剑。在剑锋三现,道子即将收手之际,夏栖风忽然闪电般地出手,一道长针封向了洛风的手腕,速度之快竟让身为静虚首徒的洛风亦是躲闪不及!

    长针本来需要运功时间,然而以夏栖风修炼的方式,再辅以“行气血”的秘籍*,竟可以做到瞬间出招!倒在地上的十大门派的弟子中,绝大多数便是死于这一招让人难以捉摸的“长针”!

    “受死!”

    墨色的长发因为迅捷的动作而在他的耳边翻飞着,连同垂在鬓角边的发式也已经使摇摇欲坠!黑发的神医噙着一抹疯狂而嗜血的笑意,手中墨笔急速转动,一道“毫针”便再次顺发而出!

    毫针本来是通过抑制血脉的流速,刺激颈椎真气的流淌,从而达到减少痛苦的目的。然而,此时此刻的洛风却根本不这么想了——夏栖风之前便已经在他的体内封下了三根暗针。为了防止银针不会破体而出,或者扎入内脏,他甚至不敢调动过多的真气,如今只能勉强提出五成的功力和夏栖风应战!而夏栖风植他体内的毫针却无疑加快了真气的循环。此时此刻他气海依然动乱无比,那三根游走的暗针则被震动的真气激得四散游离……情况十分危急!!

    两招两中。夏栖风并没有恋战,而是立刻与道子保持了一定的距离。洛风用道袍抹了抹唇边的血液,再次举起长剑祭出了飞剑满天势,一道生太极的气场已经铺到了夏栖风的脚下!

    打斗带起的风声将两人的衣摆掣得猎猎飞舞,柔软的发丝被凛冽的风刮在脸上,竟也是一阵阵的生疼!

    “洛风道长,你本不该来的。”

    洛风之前只能勉强提起五分真气与他打斗,而如今更是气海受到重创。气海乃人体炼气之根本,若气海受到创伤,必定折损此人不少的功力修为。更何况,夏栖风是明白自己的深浅的——那三根银针已经封住了他周身大穴,若不立刻解除,恐怕不就便要死于经脉尽断之苦。

    夏栖风知他已命不久矣。他和洛风无冤无仇,本不该为难他,可是……他却再一次听从李忘生的命令闯进浮屠地宫,意图将现下意识全失的玄清霄带回纯阳宫听从发落!

    “如若你愿意就此收手,我愿意解开你身上的暗针。”毕竟他是玄清霄的同门,甚至算得上是纯阳宫的大师兄。若清霄醒来之后,知道自己用这般卑鄙的法子杀死了洛风,怕是会伤心难过的吧。

    洛风已浑身受创,此刻只是靠着手中长剑的支撑,才不至于跪倒在地上。听闻夏栖风的话语,他垂下了眼睛,却摇了摇头。

    “多谢夏神医的好意。只是……不必了。”

    说这话的时候,洛风咬着牙站了起来,袖管中流淌的鲜血已经顺着他的手指滴落在了手中之剑上,又顺着血量的剑锋丝丝缕缕地划了下来。

    他并没有说什么要他交出玄清霄、两人就此收手的话,因为他知道,夏栖风是绝对不会妥协的。

    同样的,在洛风的人生里,亦是没有妥协二字。否则……否则他怎会进入宫中神武遗迹甚至险些为祁进所杀,只为见自己的师父最后一面!

    夏栖风向他点了点头,唇角竟然透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似是对眼前人的欣赏。然而,就在他的嘴角还挂着笑的同时,手中的墨笔已经再次被内力催动,于黑发神医的眉间旋转着!

    夏栖风凌空托举着转动的墨笔,狭长上挑的桃花眼闭了起来。他的表情端是沉静无比,然而他手中的墨笔却疯狂地旋转着!笔身因为内力的催动而萦绕着大量明明灭灭的绿色的光晕——这本该充满生机的颜色,此刻却闪现着让人不寒而栗的杀戮之意!

    洛风咬牙站起。他倒提长锋,本想一击上前打断对方的动作,却不想竟有人先他一步。在夏栖风即将催动银针发动攻击之时,一道厥阴指破风而来,在十五尺之外竟准确无误地点在了夏栖风的檀中之上!

    运行的内力被着突如其来的一指登时打散,夏栖风吐出一口鲜血,被逼退了数步才堪堪停了下来;而洛风也震惊地望了回去!

    站在他身后的人身着的同万花谷的墨衣。然而比起夏栖风眉眼之间的俊俏和锐利,此人给人的气息却像是温柔的水。正所谓水善利万物而不争——两人同是万花谷杏林门下的杰出弟子,他就像是一个悬壶济世的神医,而夏栖风手中的岐黄之道早已沦落为杀人之术!

    “裴师……裴大夫……。”

    夏栖风张了张口,却还是把之前的称呼咽了下去。他本想唤他师兄,但是几乎是在下一个瞬间他便已经反应过来——自己投奔安禄山,背叛万花谷,杀害十大门派的叛门弟子,甚至屠戮同门……他还有什么资格叫他师兄呢。

    “夏神医。”

    这个称呼让夏栖风浑身颤了颤。他握紧手中的打穴笔,垂下了头去。

    墨色的长发被凝固的血痂一缕一缕地粘在脸上,原本俊俏的眉眼之间也点缀了星星点点的血迹,像是盛开的红梅花。象征万花谷高阶弟子的承天套也被兵刃撕扯得不成样子,原本飘逸的衣衫也因为吮吸了过多的鲜血而变得厚重,并且因为重力而僵硬地垂落了下来。从前温柔的桃花眼里此刻只剩下绝望,然而他的眼底深处却还仅存着最后一点火种,支撑着他敢于直面十大门派尽出的精锐、敢于直面十位掌门人同时的讨伐。

    “你作恶多端。奉谷主之命,你若不愿束手就擒,随我们回万花谷领罪,我们便只能将你格杀当场。”

    裴元一面说着一面走上前来。他执起洛风的手腕把了把脉,却登时脸色大变!

    “夏栖风!!!你怎可毁掉他的丹田气海?!!”

    在场的除了洛风与裴元,还有许许多多江湖十大门派的精锐。听到了裴元的怒吼,众人顿时议论纷纷,就连十大门派的掌门人都难掩惊诧。纯阳掌门李忘生有些惋惜地看着洛风,目光里有着深深的愧疚。

    大师兄……当年忘生就已经愧对于你。而今日……我不能再愧对你最得意的大弟子、静虚一脉的传人了……。

    “裴元,洛风,你们退下吧。”

    纯阳宫的掌门人叹了口气,慢慢地走上前来。他一面走着,一面抽出了腰间的佩剑。最后,他停在了夏栖风面前,闭上眼睛又是叹了口气。

    “东方谷主,还请您允许贫道……替大师兄的弟子报仇吧。”

    “自然。”万花谷主东方宇轩略一颔首。他立即下令裴元替洛风疗伤,却在回头之时听见一声剑啸破风之音!那剑鸣铮铮入耳,仿若雪渊龙吟之清啸。一瞬间剑光大盛,竟在这座幽暗的地底宫殿打下了一片清冷的蓝光!

    “啊————!”

    北冥剑气直接穿透了人的血肉。冷冽如同天山冰雪般的剑气直接刺穿了人的肌理,将寒意弥漫到了四肢百骸!

    温热的鲜血被北冥剑气冻结,许多竟然在半空中被结成冰凌,掉在地上碎裂开来!

    有丝丝缕缕的鲜血溅在了白发道士的侧脸上。

    此时此刻,一直紧闭的眉眼,慢慢地睁开了。

    作者有话要说:

    磨人的小妖精们,我今天又来用更新向你们开炮啦!昨天没有更新真是不好意思,实在是因为昨天上午一直在野外和战场浪,下午又出去办了点事。回来本来想努力地更新,但是为了了解纯阳的招数,我特地借了师父的号(没错,就是玄清霄道长!)上去观察技能,还做了好多笔记,比如生太极是“飞剑满天势”、吞日月是“冰剑囚龙势”、碎星辰是“玉剑碎星势”之类的。艾玛……纯阳宫的技能好多好多,比五毒要多一点(我指的是太虚剑意 + 紫霞功的招式数量 大于 补天诀 + 毒经的心法数量)……

    然后我上去舔了一会道长,又停不下来惹= =正好我跑商的时候竟然遇到劫镖,我于是愤怒地……参加了野外团战……

    忽然想起来,好久木有放图了呢!今天恢复放图吧!其实一日N更的坏处就是……写找图就要花点时间,这样下来……思路都被打断啦~

    今天既然在写花哥和道长,那放图放个萌萌的道长吧!

    #道长你袖子太大了!做饭要带袖套!#

    图片仅供欣赏,版权属于画手,画手保留一切权益。

    最后,让我们来普及一下洛风、裴元、纯阳万花之间的爱恨纠葛。

    纯阳的掌门本来不应该是李忘生。按照吕洞宾的意思,他本来是要传位给大徒弟谢云流。但是谢云流被冤枉,无奈之下投奔了李重茂,然后又逃到了日本(东瀛)创立了一刀流,其目的就是为了向中原武林复仇。而宫中神武本来是谢云流与纯阳讲和的会谈,却被东瀛武士破坏——因为东瀛武士的头头(原谅我忘记他叫什么名字了)不希望谢云流回到中原,因为他希望谢云流能留在日本提高日本武学还是这么着。于是他不但处处阻挠谢云流和中原武林讲和,还派人假扮谢云流去纯阳宫骚扰。

    紫虚真人祁进是个炸药桶,一点就着(莫非和他早年做过杀手有关么- -如此的好战),竟然在宫中神武不分青红皂白出手。谢云流首徒洛风为了保护师父被紫虚真人重伤,结果!!!

    就在这个时候,号称“活人不医”的万花谷药王首徒裴元竟然出手相救了!!!!

    要知道平时让裴元救个人那是何等艰难之事!!!!结果他不但救下了洛风,还把他带到万花谷细细地调养,无微不至地照顾!【咳——似乎有点夸大其词了……

    不过,洛风和裴元就是花羊CP的始祖!!

    *最后说一下,花哥的“秘籍”行气血:在游戏里,奶花(离经易道心法)有一个奇穴,叫做“行气血”。这是一个被动招式,只要你施展了3次局针,并且身上没有行气血效果不能触发的debuff,就可以立刻不用读条,顺发奶花技能下唯二两个群奶技能——“长针”和“彼针”。因此行气血不是个秘籍,而是个奇穴,但是不好说明……因此还是称呼它为秘籍好了!

    最后的最后:离经易道的心法是奶人的(治疗的,但是花哥为什么能用太素九针杀人呢?敬请期待下一更或者下下更,带你走近花哥悲伤的过去=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异世之毒哥,拯救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Attire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ttire并收藏异世之毒哥,拯救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