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桶凉水泼了下来,即使在夏夜,依旧冷得让人打哆嗦。

    被束缚在刑架上的道子睫毛颤了颤,映入眼帘的是几个袒胸露//乳的粗犷狼牙大汉。他们手中拿着皮鞭等刑具,见玄清霄醒来了,便不客气地往他身上招呼。

    这些大汉本来都是狼牙重锤兵,都是犯了些军纪才被发落到这里来的。他们连七十斤的重锤都能随意地挥舞,用鞭子抽打到犯人身上更是力道极大!

    雪白的道袍早就已经被剥去了,现在剩下的只是破碎不堪的里衣。玄清霄终年在冰雪纷飞的华山清修,肌肤鲜少受到日光的照射,故而白皙剔透得如同上好的羊脂玉。这一鞭一鞭抽下来,将染血的里衣撕碎,在白皙的肌肤上留下了鲜艳的红痕!

    玄清霄冷冷地看着他们,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好像他并没有痛觉,又好像这具身体并不是他的一样。

    几个狼牙大汉起先打得起劲,后来就烦了,尤其是对着玄清霄这一张没有表情的脸。胸前有一道粗长刀疤的那个显然就是另外两人的头领。他看着玄清霄不食人间烟火的容貌,忽然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制止了他的手下——

    “你们怎么能如此对待玄道长?简直是辣手摧花。”

    听到“辣手摧花”四个字,另外两人也猛地反应过来,盯着玄清霄猛看。不得不说,玄清霄虽为男子,面容不及女子婉约,身子也不似女子柔软。只是他生得面如冠玉,在华山多年的清修又炼成了这般波澜不惊的性子,着实算是俊秀。特别是那眉间的神色,像极了天庭的谪仙。

    “玄道长,不如咱们打个商量吧。”为首的大汉邪笑地搓着手,不怀好意道,“你也知道,咱们头要的也大概就是玄风营和潼关守卫军的情报。你如果告诉了哥几个,我们就立刻把你说的告诉我们头。如果头心情好,大概也就不难为你了。”

    受刑的过程中,玄清霄的目光一直涣散着,似乎在看着千里之外的地方。等狼牙军把话说完,他的眸子才重新聚焦:

    “我是不会说的。”玄清霄的声音淡淡的,清冽如同华山的冰雪。说完他的目光再次涣散开来,又一次看向远方。只是这一次,他的唇角勾起了若有若无的笑意,仿佛在他目光的尽头,站的是那个与他同生共死、心意相通的人。

    那大汉见他这副表情,更是不爽。他怒上心头,“啪”地扇了他一巴掌!

    玄清霄的脸立刻偏到了一侧,一缕红梅顺着唇角慢慢涌了出来。

    “小道士,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大汉揪住他的领子,面目狰狞地望着他,“老实告诉你,我们狼牙军也抓到过不少硬骨头的。呵……玄道长,你可知道对于那些软硬不吃的人,我们通常会怎么办吗?”

    玄清霄皱了皱眉,却是因为不耐烦。终于,他别过头去看着那几位狼牙军官,淡淡道:“贫道虽然久居纯阳宫,却也不是一张一尘不染的白纸。”在军营待了这么久,他大概也听起那些神策军、天策军提起过狼牙卑鄙的手段。对于那些软硬不吃者,若是女子,便动用妇刑;若是男子,便折辱至死。

    想到这里他忽然觉得有些怅然。被关在这里很久了,久到他都不清楚时间的流动了,而纯阳宫的同袍、甚至其他门派的弟子都没有一个前来救他。至于栖风……他大概是想要救他的,只是夏栖风身为一个离经医者,又怎么可能闯入狼牙军的腹地呢?

    玄清霄不傻。虽然不知道外面的情况,但是他仔细想了想,也就明白了个大概。恐怕是自己“背叛国家”的罪名没有被洗脱,夏栖风无法找到人来和他一起救援。

    已经难逃一死。

    为大唐而死,他无怨无悔。只是……死前若还便宜这些肮脏龌龊的家伙,倒是很让他作呕。

    “怎么样,玄道长?”为首的那个大汉已经不怀好意地挑起了他的衣带,“你要明白,你随时可以说不。只要你招供,我们立刻住手。”

    “是吗?”

    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温和的声音。那声音明明如同春风拂面,然而话语里却夹杂着刺骨的阴寒,竟让几个面对过诸多惨死尸体的狼牙军官都不寒而栗!

    “有刺客——”然而“客”字还没喊完,哑穴处却忽然一痛,原来是一道明阳指!

    剩下两个狼牙军立刻拔出大刀,紧紧地注视着来人。那人是一副万花高阶弟子的打扮。他垂落在腰间的长发如同柳条一样柔软,目光温柔地注视着那个被封了哑穴、对玄清霄出言不逊的军官。

    “你喊吧。整个牢房里的人已经被我毒倒了。那些被你们关押的侠士我给灌了解药,至于你们这些肮脏的龌龊胚子,可就没那么好运了……。”

    夏栖风一面说着,一面信步上前。然而,他每上前一步,那个狼牙军官就颤抖地后退了一步。在退到玄清霄身边时候,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一下子勒住了道子白皙的颈子,以眼神威胁夏栖风!

    玄清霄一直看着他。此时此刻,直到对上了夏栖风的目光时,他才露出了一个笑意,并轻轻地唤他:“栖风。”

    此时此刻,本来涣散的眼神终于有了焦点。而那两个站在旁边的狼牙兵看到玄清霄又一次露出这个表情,再想想他竟然唤他“栖风”,登时明白了——

    “原来你们两个竟然是……”

    “这不是重点。”另一个狼牙士兵拍了拍他的肩膀,冷笑着看向夏栖风,“这小子单休离经易道。只要抢走他的瓶瓶罐罐,他就是来自投落网——唔!”

    话还没说完,他的眼球猛然凸了出去,旋即捂着脖子倒了下来。夏栖风闪电般地出手点了他的穴道,又在周天死穴上加了银针!这一下可非同小可,相当于把人原本完整的经脉生生截断,痛苦如同杀猪的叫声登时回荡在整个阴暗的牢房!

    然而,就是这么大的惨叫声,竟然没有吸引来一个人!

    “你喊吧,尽情地喊吧,反正这里绝大多数人,要么死在我的暗针下,要么死在我的毒药下了。”

    夏栖风继续笑得如沐春风,然而眼底却阴狠无比,像是一朵狠厉的毒花。那个狼牙军被吓得几乎屁滚尿流,夏栖风却再次出手,一道银针已经从天顶种下,打进了他的血脉里!

    周天经脉被阻,血脉里也被人施了针,那痛苦堪比凌迟!那个狼牙军硬是惨叫了半个时辰才渐渐地力竭而死,死前眼球都已经快要从眼眶里脱出,被银针封住的穴道也汩汩地流着血。

    夏栖风冷笑了一声,目光这才移到另一个狼牙兵的身上。只见他早已两眼一翻晕了过去,夏栖风只是冷冷地道了声“恶心”,便一脚踢断了他的颈椎骨。原本还晕着的大汉登时被疼醒,但是醒来却只能发现自己颈椎骨已断,只能硬生生地挨着直到气竭!

    夏栖风最后走到了那个一开始出言挑衅玄清霄的人面前,伸出手从怀里掏出了一瓶药,狠狠地塞进了他的嘴里。塞药的时候他的目光依旧是温柔得能滴水,只是手里的动作却让人几乎浑身散架,骨头打颤!

    那人被喂了药,登时抓着自己的脖子。因为哑穴被封,他甚至无法惨嚎,只能痛苦地在地上打滚。地上还散落着许多钉子,把他浑身上下扎得流血不止;然而他依旧徒劳地滚动着,粗壮的大手努力地扣着颈子,竟然硬生生将脖子上的皮肉抠了下来,露出了喉咙里鲜红的血肉!

    夏栖风温柔地笑了笑。然后,他立刻解开了玄清霄身上的束缚,白发道子的身子登时脱力地倒在了自己的怀里!

    “清霄!”

    刚刚还笑得阴狠的夏神医现在是彻底地流泪了。玄清霄身上的伤口他从进来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琵琶骨被勾住,限制了浑身的内力,浑身上下周天大穴也都受创——看来制住他的人对他极为忌惮,即使是封住他全身的武功,就费了大力。

    只是,没有内力护身的身子能撑到现在,早就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清霄……”

    搭在玄清霄脉搏上的手指不住地颤抖着。他也是在外围徘徊了好久才摸清了这里的道路。如果他早一点放弃游说其他人和自己一起营救,早些时候单枪匹马地闯进来……清霄说不定就……

    “栖风。”玄清霄笑着看向他,“我一直在想……你到底……会不会来……?”

    “我怎么不会来!”夏栖风几乎是吼了出来,“就是死,也要和你死在一起!!”

    玄清霄摇了摇头。夏栖风的泪水顺着眼眶落进了玄清霄的眼里,又顺着他的眼角流了下来。

    “栖风,有泪不能轻弹。不要为了我的死伤心,你要替我活下去,光复大唐,收复我中原的大好河山。”

    “大好河山没了你,还能有什么意思!”夏栖风早已施了针替他疗伤,却也只能减缓他离开的速度,甚至会让他走得十分痛苦!

    “拔下这些针吧,栖风,让我走。这样……即使到了黄泉路,在森罗殿面对十殿阎王时,我还能挺胸抬头地说……我……是为大唐死的……”

    “不要——!”

    作者有话要说:……

    写了本章内容,会不会因为太过血腥,引起有些亲的不适……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异世之毒哥,拯救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Attire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ttire并收藏异世之毒哥,拯救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