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发夺魄箭迅如闪电,凛若雷霆,狠狠地撞击在重剑上!

    饶是跟随藏剑五庄主叶凡修习山居剑意多年的叶依山亦是为夺魄箭强大的力道所震。夺魄箭强大的劲道让他后退两步后方才稳住身形!

    有丝丝缕缕的红线顺着明黄色的袖管蜿蜒下来,绕过修长白皙的指尖,滴在了重剑的剑柄上。

    ——果然,自己一路靠着蛮力杀进来,毁坏的那些机关……可都是铁打的。一路打到唐门密室的最里端,双手的韧带和筋脉也受了创,居然连唐剑翎的夺魄箭都扛不住了……

    叶依山不动声色地掩去了袖口的血迹,目光紧紧依旧紧紧盯着在半空中躲闪腾挪的唐门女子的身影。在唐门女子气力耗尽,即将落地的一瞬间,他抽出轻剑,一个玉虹贯日冲了上去,登时打破了追命箭的运功!

    唐剑翎一击不成并不气馁。叶依山剑刃已至面前,她忽然向后一仰,纤细的腰身以一种让人不可思议的弧度折叠;是以削金断玉的长剑只是贴着女子的鼻尖斩过,将将削断了几缕乌黑的发丝!

    叶依山剑势轻巧却凌厉,戳刺砍挑,招招直逼她身周大穴,将女子逼得节节败退,最后将她迫至唐门密室高台的边缘,而高台下便是深不见底的渊壑!

    就在这时,偌大的密室之中传来马蹄踏踏之声!在唐剑翎完全没有办法做出反应的瞬间,一杆奔雷枪已经破风而来!而女子在千钧一发之际居然一个凌霄揽胜,硬生生躲过了天策、藏剑两人同时的攻势!

    唐剑翎被捉回唐门时本就身受重伤,现在自然还没有好全,否则以她的武功,断不会被经脉受创的叶依山与身中剧毒的李惊弦逼至此等境地!

    墨蓝色劲装的女子眼看就要走投无路,只得以鸟翔碧空躲过了李惊弦的断魂刺,并以聂云逐月冲向高台中间!在叶依山与李惊弦两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一个鲲鹏铁爪已经被弹到了两人脚下,瞬间将他们禁锢在原地,动弹不得!

    唐剑翎举起了千机匣。她的长发被由下而上的风吹起,飞扬如同墨色的花朵。她的劲装坠着锋利的刀刃,在风中叮当作响,图增几分杀伐的戾气!

    在一片凛然的风中,女子纤细矫健的身影忽然消失了。于此同时,空中传来机关机拓上弦之音!

    “依山!”“惊弦!”

    两人几乎是同时喊出了对方的名字,因为他们都知道,唐剑翎接下来要使的,必定是唐门惊羽诀下伤害最高、令其余江湖门派闻风丧胆的一击——浮光掠影,追命无声!

    两人不敢轻敌。李惊弦长枪一抖,便是为叶依山上了“渊”——这是一个能代替对方承受伤害的招式;而叶依山也已落了一道探梅在李惊弦的身上。与此同时,他使了泉凝月和云栖松,只是希望这两式保命的招式能让他躲过唐门刺客最著名的杀招!

    只是,下一个瞬间,唐剑翎的身形却陡然出现在了半空中。而她起手的姿势并不是追命箭,而是一式普普通通的裂石弩!

    李惊弦与叶依山对望了一眼,似乎都从对方眼底看出了不解。只是时间不等人——两人灵活地避开了那一招裂石弩后,天策召唤出马匹疾驰向前,随后他长枪一横。明黄色的身影如同惊鸿游龙一般随之而来,藏剑脚尖点上了奔雷枪杆,借力高高地跃起,在空中又是一个玉虹贯日冲向了唐剑翎后,用啸日切换至重剑的瞬间,一招“雷峰夕照”已经拍出!

    唐剑翎猝不及防,仓促之间只能调动起真气勉力抵挡这一击。然而藏剑弟子的山居剑意岂是这么好挡的——叶依山手中的重剑就已有七十余斤;而他全力一击下去,就算对手没有受严重的内伤,骨头恐怕就要断了几根了!

    然而唐剑翎终究曾是唐门逆斩堂数一数二的刺客。此时此刻,就算身体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她居然还撑着最后一丝力气用了那招保命的惊鸿游龙。在她坠向地面之时,她举起了千机匣,手指已经要开始按动追命箭的机拓;只是身后的天策见势不好,一发乘龙箭已经离弦,硬生生打断了女子的运功!

    叶依山被她的连环弩逼退了几尺。在稳住身形的瞬间,他已然一个鹤归孤山跃上前来,再次截断了她欲意对李惊弦发动的孔雀翎!下一个瞬间,天策已然策马上前,而藏剑也举起了重剑!

    唐剑翎躺在地上,一双狭长的美目透过冰冷的面具,静静地凝视着红衣银甲的将军和锦衣华服的少爷。

    两人的配合已经天衣无缝。他们不需要任何言语,甚至不需要交换眼神,身体已经本能地做出配合对方下一步的动作。若不是对对方的了解已经极深,若不是早已互相引为知己,就凭身受重伤的两人,他们的组合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威力……

    “唐姑娘……”

    见唐剑翎再也没有做出反抗的动作了,叶依山才放下了重剑,歉疚地说:“抱歉,你输了。”

    唐剑翎望着他,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声几乎带着哭腔的呼喊——

    “剑翎——?!”

    ……………………

    这个声音破石惊天,让原本躺在地上,几乎是等待死亡的唐剑翎浑身颤抖了一下。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本来以为自己此生都无法再见到这声音的主人,她本该已经在苗疆开始了全新的生活,她本该不再和自己有任何的牵扯……

    为什么……

    是谁带她来的……

    惊慌、焦灼,甚至带着难以名状的喜悦……无数复杂的感情如同一堵墙一样压在了她的身上,让一向沉着到几乎冷漠的唐门杀手浑身颤抖。狭长的眼睛陡然睁大了,长长的睫羽在面具下无助地颤抖着。唐剑翎张了张口,涌出嘴角的除了血丝,却只有不成话语的音节。

    几乎是下一个瞬间,一道充满生机的紫光便在她的身下浮现了出来。那每夜都要出现在她梦中的笛音此刻在她的耳边响起,紫色蝴蝶的虚影带着淡淡的光晕涌入了她的四肢百骸。唐剑翎能感觉到自己受伤的筋脉在渐渐地被重塑,如同干枯的河道被注入了清澈的流水。

    阿蔺……

    李惊弦和叶依山此刻也是惊讶地看着飞奔上前,几乎是流着泪抱住唐剑翎的五毒女子,还有她身后跟随着的那些……

    “玄道长?夏神医?灵蛇使?你们这是……”

    “我们听说你们来闯唐门密室,并且破坏了许多唐门密室内的机关,导致密室的门无法打开了。因为唐家堡和藏剑山庄已经联姻,唐老太太不希望叶五庄主的亲传弟子死在这里,于是派我们来救你。”

    答话的是齐尔弗里格——其实他只是对这位铸造了云影不皈的藏剑少爷很好奇而已。云影不皈是他用过的最好的剑,剑锋轻巧而锐利,剑身流利而不夸张,而剑刃更是削金断玉,无坚不摧。他一直很好奇,是何人能铸造出这样一柄完美的剑,而今日总算是见到了人。

    叶依山睁大了眼睛,愣愣道:“密室的门打不开了?那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

    “……”

    “……”

    蛇影干咳了一声,倒是夏栖风好像早就料到了叶依山会这么说。他摆了摆衣袖,好整以暇道:“怕是那带路来的唐门女子希望我们来救你,所以才找了个蹩脚的借口,把我们带过来吧。”

    蓝蔺正忙着和唐剑翎抱头痛哭,根本没空理他。倒是齐尔弗里格难得聪明了一次:“那她是在假传唐老太太的话喽?但是唐门门规据说十分森严,伪传老太太的话,恐怕……”

    夏栖风并未回答,只是带着笑意向唐剑翎与蓝蔺的方向抬了抬下颌:“幻剑使稍安勿躁,先把唐姑娘与蓝姑娘的事情解决了再说罢。哦对了,还有叶少爷与李将军。看两位的样子……叶少爷,你的手还好吧?”

    叶依山一愣,赶紧把手塞到身后。李惊弦眼疾手快,一把抓住藏剑的手腕,却换来叶少爷一声轻微的痛呼。

    “依山?!你的手怎么了?!”

    叶依山用力摇头,拼命把手往身后背。夏栖风面带微笑地上前,一把拉开了藏剑的袖子,露出了还在流血的手臂和手腕。

    “叶依山!!你为什么不和我说?!我早就跟你说过了,用重剑砸开机关是不可行的,你偏偏——”

    “李将军,先不要忙着说叶少爷。”夏栖风继续微笑,“你的脸色,似乎是中了唐门迷神钉的毒。据说这毒虽然不致命,但是若不解毒,很快就会产生幻觉……”

    “李惊弦!!”这下换叶少爷炸毛了。看着重重地咳了一声,然后不着痕迹地往后撤退的李惊弦,叶依山一把把他拉回来,义正言辞地教训,“你什么时候中了唐姑娘的迷神钉的?!为什么不和我说?!”

    “你还好意思说我!你看看你这满手的血!”

    ……

    看着两人的互动,蛇影忽然产生了一种被闪瞎了眼的错觉。他回头,不期然对上齐尔弗里格的眼光,也从对方的眼神中读出了同样的感受。

    #你们终于也知道你们秀恩爱时围观群众的感觉了吧哈哈哈哈哈哈#

    作者有话要说:事先声明:小说描写和真实PVP有极大差异,请犀利的PVP党要代入-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异世之毒哥,拯救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Attire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ttire并收藏异世之毒哥,拯救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