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唐惊羽挥一挥衣袖走的潇潇洒洒,留下一群人在原地目送他。一行人中,就属身为世家公子的叶依山与出身于风雅之地万花谷的夏栖风最为健谈。然而此时此刻,即使是这两个人也一时找不到该说些什么才能活跃气氛,只能留下一群人面面相觑。

    【嘀——“月神的请求”剧情完成度周期检测中。】

    【已检测到藏剑叶依山加入了宿主的团队。“月神的请求”完成度1/10。】

    【已检测到天策李惊弦加入了宿主的团队。“月神的请求”完成度2/10。】

    ……

    【已检测到万花夏栖风加入了宿主的团队。“月神的请求”完成度9/10。】

    【已检测到纯阳玄清霄加入了宿主的团队。“月神的请求”完成度10/10。】

    【任务“月神的请求”已经完成,任务完成度增加10%,现在剧情完成度为80%。】

    【因任务“月神的请求”已经完成,宿主及其团队成员将在10秒钟内被传送回月迪亚的世界。请宿主及其团队成员做好准备。倒计时开始。10、9、8……】

    沉默了太久,甚至让人以为它已经消失了的系统此刻忽然跳出来大秀存在感,而蛇影也被这一系列的系统提示音惊得愣在了原地。夏栖风和叶依山已经开始交谈起来,然而蛇影却完全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因为他的耳畔回荡着系统的魔音——

    【……4、3、2、1。】

    系统你大爷的!十秒钟时间准备个毛线球啊!!!

    蛇影只来得及吐槽这一句话,就立刻两眼一抹黑,晕了过去,那情景和他第一次从浮屠地宫穿越来月迪亚的场景简直如出一辙。

    ……………………

    灵蛇使这次很幸运,因为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大到离谱的床上。

    床帐是漆黑的帷幔,上面点缀着繁复的星点。那些星点有金色的,也有银色的,还有许多难以名状的颜色,如同盛开在黑暗旷野里的鲜花。在月迪亚带了这么多年,又是跟在风之幻剑使身边,蛇影虽然对法术不感兴趣,却也依旧能辨认出来——这帷幔上点缀的星子其实构成了一个稀疏的法阵,只是法阵的用途,蛇影就实在说不出来了。

    他身上盖着的被子是光滑的丝绸,同样是浓重的黑色。蛇影微微动了动,发觉自己身上银饰都被取了下来,肌肤和丝绸接触的感觉分外让人贪恋。蛇影在床上躺了一会,确定自己的四肢百骸都恢复了力气,才坐起身来,没有被束起的长发沿着肩膀的弧线垂落,带出一分别样的美感。

    灵蛇使分外确定自己回来了,因为这个处所的装潢摆设明显是月迪亚的建筑。他身上的银饰和不久前从月神奥戴特那里获得的虫笛被整齐地摆放在床头,蛇影取下它们穿戴起来完毕后,他打开了窗子。

    高耸又漆黑的遗忘之塔映入了他的眼帘,这使他确信了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是幽暗丛林。只是,接下来接踵而至的问题立刻让灵蛇使头疼了起来——

    月神奥戴特只是交待了让他和齐尔弗里格带着十大门派的叛门弟子去奇岩城,却并未告诉他们到达月之列岛的方法。而根据法圣埃里克的叙述,只有月神使女才知道那条通向月之列岛的水路。难道说……他还要跑回月下森林一趟?

    齐尔弗里格……十大门派叛门弟子……对了!

    蛇影赶紧调出了系统板面,旋即松了一口气。因为蛇影已经把他们都拉入了队伍,在系统板面的小地图上,蛇影自然能清楚地看见他们的位置。

    夏栖风和齐尔弗里格好像是在中央宫殿,玄清霄和叶依山看样子是在街道上。沈秋凝和慧痴似乎在不远处的另一间宫殿里。令人惊讶的是,陆焚影居然和唐剑翎呆在一起,在比较偏僻的地方……大概两人同为杀手,总是有什么共同语言的吧……

    在确定他们和自己一起穿越过来以后,蛇影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他掂了掂手里的虫笛,正决定要去找齐尔弗里格,却不想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最后停在了门前,他的门被叩响了。

    来人不是齐尔弗里格,也不是他认识的任何一个人,这让蛇影感到有些诧异。饶是如此,他还是道:“请进。”

    宫殿厚重的门被推开了,连带着外面广场上皎洁的月光也从门口洒落,在地上铺陈出一道宽阔的光影,似是给来人铺上了一层银白色的地毯。

    黑色影子被月光拉长,显得越发高挑纤细。鞋跟点地的声音在略有些空旷的宫殿里回荡着,一声一声几乎能打在人的心上。

    蛇影调出了许久不曾使用的“人物扫描”功能。然而,在看到来人姓名的一瞬间,蛇影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复杂的激动中。复杂,是因为他从未想过居然一回来就要和这个人见面,他并未准备好;激动,则是因为……她是齐尔弗里格的愿望……

    烛枝吊灯和附近的烛台随着她的到来而渐次亮起。来人停在了他的面前,深蓝色的眼瞳闪耀着月光。

    “……”

    蛇影本就不善言辞。此刻他脑子里有点乱,自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来人显然看出了他的不知所措,却并没有说什么。她径自走过了蛇影的身边,停在了床头的位置。一只被遗忘的银饰在烛火和月光的映照下,闪烁着夺目的光。

    被黑色手套包裹的手指拾起了那银饰。女子将它凑近了唇边,闭上眼睛似乎在分辨上面的气息。只是,在她放下银饰转身看向蛇影的时候,眼神中多了些玩味的神色。

    对上她的目光,蛇影淡淡地望了回去。对上她眼底压迫的神色,蛇影的神色依旧清淡,甚至带着些藐视的淡然——但是这些说到底都是他当惯了大本BOSS的自觉行为,天知道灵蛇使大人这个时候已经像是被捏住七寸的蛇了!

    “你就是那个人类毒师?”

    她的声音十分动听。不是戴安娜的清越,甚至有些沙哑;然而这丝沙哑却带着一些另类的魔魅,不由得让人想起□□神话中,那些人面兽尾的女妖。

    “……”蛇影下意识咽了咽口水,在脑子里飞快地组织着语言,却悲剧地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该说啥。

    “听你的……嗯,那个姓蓝的女人,是你的……师姐吧。”她皱着眉,似乎在考虑着如何指代这一种在月迪亚并不存在的关系,“她说,你和你的父母,你们的老师,都是炼制蛇毒的?”

    “……”

    蛇影内心已经纠结成了麻花。

    虽然蛇影表面上不显,但是他眼底的神色已经出卖了他。女子眼底兴味更甚,却并没有表现出来,“我还听霍桑说,你用笛声驯服了幽暗丛林里的黑尾和红尾,用毒蛊打败了缇娜丝?”

    “是。”

    “既然这样,你接近我儿子的最初意图也不难猜了。”女子笑了两声,只是眼神实在让人琢磨不透,“据说你那两条双生灵蛇可没有一起和你穿越过来呢?嗯?”

    “……”

    “你那是一幅什么表情?我又不是来吃你的。”希尔芬摇了摇头,“我来,只是有些话要跟你说。”

    “蛇后陛下请讲。”蛇影觉得自己的舌头终于没那么纠结了。说起来,这个希尔芬和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他本以为她会如同克莱因兹一样身着战甲,不苟言笑,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会有一丝女帝的霸气。而事实上,希尔芬似乎比他想象中的要温和多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幽暗丛林的王位变成了母传女。我本欲将王位传给维多利亚,只是她早些年夭折了。”

    蛇影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缇娜丝早就自报家门过了。

    似乎是站得有些累了,希尔芬似是疲倦地揉了揉太阳穴,深蓝的眼睛向周围看了一下。下一个瞬间,本来距离她有好几米远的黑色天鹅绒软凳便被一只无形的手拉了过来,女帝优雅而利落地落了座,交叠的双腿已经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变成了蛇尾,在黑色的衣裙下款摆着。

    她望着蛇影,笑了笑,手边圆桌上的葡萄酒自动盛满了行酒器,并满上了一杯玫红色的酒液,自己移动到了被黑色丝绸裹着的手中。齐尔弗里格曾说,风系法术可以让术士于千里之外隔空取物。如今希尔芬这一切做的轻车熟路,虽然并非取物于千里之外,却依旧能显示出她对风魔法不俗的造诣。

    “之后,我本想将王位传给戴安娜。但是她的性格终究太过软弱了,也正因如此才会被缇娜丝的法术控制得死死的。”

    蛇影这下没有点头了。望着希尔芬美丽的容颜,他已经预料到了对方接下来要说的话。果不其然,希尔芬抿了一口酒,姣好的唇线微微上挑:

    “如今,齐尔是我唯一的选择,即使他是个男人。”希尔芬抿了一口酒,斜着眼看向蛇影,讽刺道,“他需要子嗣。你不能和他在一起。除非……”

    “除非我能提供解决方案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异世之毒哥,拯救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Attire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ttire并收藏异世之毒哥,拯救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