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从赫尔博港口出发,到月之列岛的梅多鲁恩港口,也只是用了大半个月的时间。多亏了赫墨拉熟知水路,这二十天的时间里居然也有惊无险——经过那个中和魔法阵的时候,周围也没什么异动,一行人平安过关。

    蛇影和齐尔弗里格还是如约每天去帮会领地里看看,不过每次他们进去后,当日轮值的两人总会用一副“快滚开不要打扰我们秀恩爱”的表情面对他们,蛇影和齐尔弗里格也囧了。

    叛门弟子们有的时候也会出来看看,但是海上的景色千篇一律,也的确没什么意思。尤其是见到赫墨拉那一身毁三观的打扮后,几乎所有人都不敢直视她了。

    倒是赫墨拉笑着调侃:“哎呀,小少爷,你脸红什么?”

    被点名的叶依山头也不回地冲回了帮会领地,脸颊像是熟透了的虾子。

    除却调侃一下比较不禁逗的叶依山,然后欣赏李惊弦在旁边跳脚以外,赫墨拉绝大多数时间都是沉默着的。她总是看着远方,看着黑色的海水一直延伸到雾气的最远方,就像是在船下铺就了一条黑水晶的道路。

    海风吹起了丝缎一样柔滑的长发,纷乱的丝线在她的眼前缠绕作纷乱的倒影。她的表情似是极为凝重,又像是夹杂了几分失落。有好几次,她看着蛇影和齐尔弗里格欲言又止。但是,等到两人向她询问的时候,她只是微笑着摇了摇头。

    蛇影知道,自己和齐尔弗里格的任务极为艰巨,而身为月神使女长的赫墨拉肯定是知道些什么。看她的表情就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

    但是她这么藏着掖着,只能让蛇影觉得更加疑惑。

    赫墨拉最终平安地将他们送到了位于赛普那大森林南端的梅多鲁恩港。这里曾经是人类盗贼秘密聚集的场所,但是在人类已经消失了千年万年的今日,那些木质的支架和桥板早已爬满了青苔,甚至散发出一种腐烂的霉味。地上的落叶堆积了厚厚的一层,甚至有小动物在树叶堆里安了巢。两人每在这些落叶上走一步,便能听到树叶下受了惊的穴居动物们仓皇逃窜的声音。

    齐尔弗里格向赫墨拉道了谢。赫墨拉微笑着表示这没什么,却又露出了为难的神色,似乎是想到了在航路上一直困扰她的问题。

    蛇影觉得她大概该是要开口了——他们就要启程去奈弗雷姆山脉,这是她最后说清楚的机会了。

    “斯诺克阁下,蛇影医生,你们还记得月下森林的影月神殿吗?”

    蛇影一下子就反应过来,她指的是那个秘密神殿。这一年多以来发生了太多的事,秘密神殿早就被他抛诸脑后了。

    齐尔弗里格点了点头,道:“怎么了?”

    “你们还记得影月神殿里,琉璃棺材内,躺着的那个人吗?”

    说到那具沉睡在水晶棺材内的尸体时,女子原本严肃而凝重的表情渐渐放缓了,仿佛陷入了温柔的回忆里。她微微闭上眼睛,双手合十扣紧在胸前,脸上露出了一种堪称虔诚的表情,然而她却哭了。

    “赫墨拉殿下?”齐尔弗里格被她的眼泪惊到了,顿时手忙脚乱地安慰她,“您怎么了?!”

    “不,没什么,是我失态了。”赫墨拉擦了擦眼角的泪水,露出一个苦涩的笑意,“月神使女的使命终于要完成了,我只是有些怅然若失而已。”

    她这一席话说的前言不搭后语,蛇影感到有些奇怪。赫墨拉自然看出了她的诧异,道:“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月神使女的使命便是看护‘壳’。如今……终焉之战已经快要到来,我们很快就没必要再照看她了……”

    赫墨拉的话语依旧模棱两可,然而蛇影的心里却“咯噔”一声!他忍不住上前一步,颤声道:“你的意思是,那个‘壳’就是我们最后的对手?”

    “不,不是的。”赫墨拉轻轻勾了勾唇角,“但是你们最终会和她相见的。”

    ……………………

    赛普那大森林被称为魔魇之林。传说中,这里曾经是魔主宙尔梅斯血洗月之列岛时,人类军队的葬身之地。被抛尸在此的人类因怨恨而无法接受死神的引渡,乘船到达遗忘之河的彼岸,因此他们无处栖身的怨念便依附在他们曾经的佩剑、战甲上,另一些则与林间强大的魔物同化,进化成了令人闻风丧胆的怪物。

    齐尔弗里格和蛇影已经在这片森林里长途跋涉了数日。整片森林里弥漫着浓重的雾气,能见度几乎为零。蛇影本以为他们会受到潜伏在雾气里的魔物攻击,但是事实证明他真的想多了——不知是传说的误传,还是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赛普那大森林里那些诡异而强大的魔物都消失了,只剩下一些微不足道的小动物,在这里苟延残喘着。

    有小地图的指引,两人倒是不至于迷路,但是长途跋涉总是让人越来越疲惫。又过了两天,两人终于来到了“双桥”。

    两座木桥都是由软木制成,但是它们早已年久失修。作为栏杆的铁链散发着浓重的锈味。齐尔弗里格抽出剑,试探性地捅了捅其中一座桥的桥桩。结果,只听那桥桩发出一声惨不忍睹的呻//吟,在惊起林中栖息的鸟雀后,坠入了桥下的无底深渊。

    “……”齐尔弗里格默默地收回了剑,悻悻道,“我好像毁坏了古物……”

    蛇影看了眼他,道:“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没了桥,我们依旧可以过去的。”

    齐尔弗里格从善如流地换了个话题:“我们该向哪座桥走?”

    蛇影调出地图看了看,道:“南边这座桥通向森林的出口,也就是喀雷玛大沙漠。经过消失绿洲、魔神石像丘,我们可以从干渴沙丘中雷姆村的废墟中进入奈弗雷姆山脉。”

    “那北边的呢?”齐尔弗里格看着刚刚被他弄断的那座桥,“是通向哪里的?”

    蛇影瞟了眼地图,道:“月之塔。”

    “月之塔?!传说中历代光之守护者获得加护的地方?”

    也无怪乎齐尔弗里格会惊讶。传闻中的光之守护者中,最著名的几位,查尔斯·波茨、杰拉尔·安斯罗、尚恩·克莱因兹与珊·克莱因兹,都在这里得到了月晶石莱布拉的加护。莱布拉是贤者之石,传说是初代圣月迪亚兰那亲手雕琢的。她具备人类所不具备的智慧,更拥有人类无法匹敌的美德。

    这些创世神话在这个异世界简直就是常识,蛇影自然也是听过的。他看了眼齐尔弗里格:“你想去月之塔?”

    “远么?”

    “就我们这样徒步走过去,来回大概在三天左右。”

    “看来也不是很远嘛!”齐尔弗里格有些兴奋道,“我们过去看看?”

    蛇影表示他无所谓。更何况,如果这些劳什子的创世神话是真的,那么被加护一下,总比不被加护好。只是,就在他刚要同意的瞬间,他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两人登时大惊。齐尔弗里格飞身挡在蛇影面前,腰间的长剑已然被握在手里——每当危险降临时,他的身体总是比他的理智要提前一步采取动作,那就是将自己的绑定治疗护在身后。不知从何时起,捍卫蛇影早已变成了他的本能。

    而在他身后,蛇影也横起了虫笛,谨慎地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一个影子渐渐地从南面显现出来,最后停留在悬崖的彼端——他站的地方,正是之前那座通向月之塔的木桥坍塌的地方。

    ……他是从月之塔那边过来的。

    这个认知更是让两人加强了戒备。没有了那座木桥,蛇影两人与对面那人相隔的距离少说也有十米。那人身形高挑匀称,肩膀轮廓宽阔,是一个男子的外形。但是除此之外,他浑身上下都被雪白的斗篷覆盖,连头上都覆盖着雪白的兜帽,只将下半张脸暴//露在空气里。

    他一身雪白的衣袍,静静地伫立在凝着白雾的空气里。雪白的衣袂甚至不见摆动,他整个人也像是没有呼吸一般,仿佛是着浓重的武器里化形而成的妖魅。

    “你能确定他的真实身份么?”

    齐尔弗里格轻轻在蛇影耳边道。他知道蛇影的系统可以扫描陌生人的。

    “……不行。”对方隔了大概几秒才回复,想必是之前一直在尝试,但是失败了,蛇影的语气有些不甘心,“系统总是说未检测到可扫描目标……”

    说道这里齐尔弗里格不禁有些紧张。上次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扫描的对象可是月神奥戴特啊!

    “很奇怪。”蛇影说,“在小地图上居然看不到代表他的点……”

    齐尔弗里格皱眉。他似乎还要说什么,却只听悬崖对岸传来一声轻笑,在这静止到几乎粘稠的空气里带起了震动的涟漪:

    “不用这么剑拔弩张,光之守护者及其同伴。”

    齐尔弗里格沉声道:“你是何人?”

    “我不是人。”

    “那你是个什么东西?”

    蛇影在心里给他接了一句:“也敢当劳资的路?”

    灵蛇使很想笑,但是这个场景太过严肃,他还是忍住了。岂料对面那个白衣人愣了愣,居然真的笑了起来!

    事已至此,齐尔弗里格也有些囧。他咳了一声,道:“严肃点。”

    蛇影在心里又给他接了一句:“在打劫呢。”

    不说还好。话音刚落,对面的轻笑变成了大笑,最后居然给人以要笑岔气了的感觉。虽然场景略囧,但是真的没有搞笑到让人捧腹大笑的地步,是以蛇影和齐尔弗里格有些奇怪地看着对面,实在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异世之毒哥,拯救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Attire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ttire并收藏异世之毒哥,拯救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