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不可测 > VIP071-谁是周七七【求月票~】

VIP071-谁是周七七【求月票~】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婚不可测,VIP071-谁是周七七【求月票~】

    已经过去的事情谁也没有办法去改变。舒悫鹉琻

    乔煜森不能,夏初也不能。

    夏初从乔煜森的眼眸中已经看出了他的决定,自己的疑惑也渐渐的隐下去,只留下嘴角一抹淡的看不见的笑意:

    “不能告诉我吗?”

    乔煜森直起了身体,坐在了大床的边缘处,眼睛盯着某一处,没有说话,其实在这个时刻,沉默已经代替了回答,只是夏初的心里仍有一丝丝的不甘,她不是不能站在乔煜森的角度去看待这个问题,也明白有些事情是不愿与人知的。

    可夏初应该是不一样的,不是吗?

    她是乔煜森的妻子,陪在他身边一辈子的人,不管他经历过什么,自己都有权知道,不管好的坏的,她都想要和他分享,如果是快乐的,自己也会变得快乐,如果是痛苦的,她希望乔煜森的开口可以带走他心中的一些郁结,从而放下一些什么。

    只是现在看来,乔煜森是真的没有告诉自己的必要。

    夏初从床上起身,坐了起来,两人在针落可闻的环境中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乔煜森轻声开口:

    “我只能告诉你,乔明宇欠了我一条人命,我一定会让他还回来的,不管用什么代价!”

    虽然乔煜森还是没有告诉自己具体的事情,但是他已经愿意开口,只是这样的开口并没有让夏初感觉到其他的情绪,她从来没有想过在乔煜森和乔明宇之间还横着人命这样严重的问题。

    夏初甚至能感觉到乔煜森整个人都开始变的紧绷,紧握的拳头泛着青筋,似乎蕴含着击碎一切的能量,只是无可发泄,只能压抑在心底。

    她凑过去,将自己微凉的手覆在他的大手之上,这样的清清凉凉的温度仿佛在乔煜森的心里注入了一股释放愤怒的能量,渐渐的,他缓和了下来,转过头看向夏初,认认真真,深深的看着,这还是夏初第一次看到乔煜森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

    她无法说什么,也明白在这个时候不管说什么都是多余的,自己可以给他的,只有陪伴。

    夏初对他笑了笑,温柔的,淡淡的,犹如初雪之后的太阳。

    乔煜森看着这样的夏初,也微微扯开了嘴角,虽然很淡,但终归还是笑了。

    夏初的心放下来,拉着他的手在自己的脸颊轻轻抚摸:“既然你不想说,我就不勉强你,以前我没有在你身边陪你,现在你有我,无论如何我都会在你身边,长长久久的陪着你。”

    “我可以把这句话当作你永远都不会离开我的承诺吗?”

    夏初微微一笑,点头:

    “乔煜森,我不会离开你的!”

    乔煜森倾身抱住了夏初,夏初对他突如其来的动作稍稍愣了一下,却很快消化了他的想要表达,微微一笑,回抱住了他。

    他们很少拥抱,大多时候他们更喜欢用另外一种肢体语言或某种运动来表达自己的心情,只是这样暖洋洋的一个午后,在这间装修很后现代风格的休息室里,他们有了这样一个无关风月的拥抱。

    晚上的时候,夏初进到浴室去洗澡,乔煜森倚靠在床头翻阅杂志,突然摆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发出了悦耳的铃声,乔煜森侧脸看了一眼,是夏初的手机,屏幕上没有显示名字,但是那串号码却很是熟悉。

    乔煜森看了一眼浴室的方向,里面还传来哗哗流水的声音,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出来,但他仍然没有要偷偷接听这个电话的意思,拿起手机向浴室走去,敲了敲门:

    “夏初,你的电话。”

    “我在洗澡,你帮我接一下吧。”

    乔煜森看一眼屏幕:“是白向然打来的。”

    夏初依然没有任何的犹豫:

    “谁打来的我现在也没有办法接,你帮我接吧。”

    乔煜森没有再说什么,走到阳台之后按下了接听键:

    “你好。”

    白向然对于再度在夏初手机中听到白向然的声音有点无法接受,在电话那段懊恼的发出一个怪怪的声音:“怎么又是你啊,你和她该不会换电话号码了吧?”

    “她在洗澡。”

    “那等她洗完澡请她回电给我。”他的声音有些生涩,应该是喝了酒的原因。

    “你觉得我会这么做吗?”

    “你不会这么没风度吧?”白向然笑着调侃他。

    乔煜森微微一笑:

    “这要看我的心情。”

    “乔总搞错了吧?心情不好的明明应该是我才对,你今天在饭店里那么摆我一道,让我没面子的很啊。”

    想起今天在君悦饭店的事情,白向然的心中就有满满的不爽,乔煜森本来是第一个离开饭局的,甚至在饭局的最开始,白向然还告诉他今天是自己做东,可是到最后结账的时候,却被通知帐已经被乔煜森付完了,更让人气愤的还不是这一句,而是酒店经理接下来的一句话:

    “乔先生临走的时候有吩咐。”说着便递上一张卡片:“这是我们酒店的会员卡,还请白先生笑纳,下次您再来本酒店消费的话,我们会给你打9。8折的,欢迎您的再次光临。”

    白向然瞬间就有骂娘的冲动了,他会缺这个钱吗?9。8折?开什么国际玩笑!分明就是在给他难堪,不过白向然却也看出来了,乔煜森和这家君悦酒店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

    “乔煜森是这家酒店的……?”

    酒店经理微微一笑:

    “乔先生是我们的老板。”

    这一次,白向然是真的骂出声了,他是真的不知道,乔煜森居然还涉足了餐饮业,而且还经营的这么有声有色。

    白向然这一次是在Mike的面前彻底没了面子,是自己要来的,也是自己说好要为他接风洗尘的,甚至还和他约好了要给乔煜森一点小小的难堪,却不想将事情闹成了这个样子,虽然Mike尽力保持若无其事的样子,但是白向然又怎么能看不见他眼中想要极力隐藏的嘲讽,或许这是一件很小的事情,甚至微不足道,但是这有关了男人的面子和尊严。

    当这两样东西都被人无视的时候,你会懊恼的想要找人海扁一顿!

    乔煜森让他在朋友的面前丢了这两样东西,自己却不能扁他一顿,这让白向然更加的郁闷,现在不过是打个电话找夏初说几句话,听听她的声音,却不想还能碰到他,这让白向然有种去翻开黄历的冲动,他会不会今年要犯小人,而这个小人刚好就是乔煜森呢?

    “是吗?”乔煜森不以为意的反问:“你来我的饭店,我怎么也要尽地主之谊,如果给你带来了困扰,那我只能说,我是故意的!”

    白向然没有想到乔煜森会这么毫不隐藏的承认他给自己的难堪,只是听到这句话除了让他更生气之外没有别的感受,他现在一点也不想听到这个男人的声音了,再多听一句就会让他呕死!

    “七七洗好澡了没,让她接电话。”

    乔煜森微微蹙了眉头,上一次他打电话给夏初的时候好像也这么称呼她,可是夏初究竟是在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一个名字呢?离开夏家之前是叫夏初,进入孤儿院之后叫许可可,被邵家收养之后也并没有改名字,直到找回自己的亲生母亲,才重新换回夏初的名字,她所有的资料自己都掌握的很清楚,却从来不知道她还有这样的一个名字。

    “我不认识你口中所说的七七。”

    白向然似乎到这一刻才终于找到一个可以在乔煜森面前耀武扬威的东西,在电话那端哼笑一声:

    “你自然不认识七七,你又没有和她一起在孤儿院里生活过,怎么可能知道她叫七七的那段故事?”

    “夏初在孤儿院的时候叫七七?”

    “对,就是叫七七,周七七,是不是觉得很好听,是不是觉得自己错过了很多,我告诉你,乔煜森……”

    乔煜森根本不想听他说那些无关痛痒的话,直直的打断他的话:

    “阳光孤儿院?”

    “你是怎么知道的?”

    乔煜森不再说什么,更不想继续再听白向然在电话那段说什么,有些失神的将电话挂掉,走到阳台的最边缘,夜风徐徐的吹过来,已经有了温热的感觉,夏天真的快要来到了,可是为什么,就是这样一个似乎永远都会艳阳高照的季节,他却感觉到一场暴风雨的来临。

    周七七?夏初在阳光孤儿院为什么会叫周七七?他的记忆没有出现任何的错乱,所以他清楚的记得那个虽然不爱笑却依然像个阳光一样感染自己的女孩斩钉截铁的告诉过自己:

    “你记住,我叫许可可,许诺的许,可以的可,如果可能的话,你一定要来找我。”

    他很听话的记住了,这近20年来都没有忘记过这个名字,上次在医院和夏初说起小时候事情的时候自己不是没有提及过这个名字,她虽然没有口头承认,但是她的反应已经说明了一切,不是吗?她就是许可可,可是如果真的是这样,周七七又是怎么回事?

    【9000字更新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婚不可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若缄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若缄默并收藏婚不可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