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 > 222:有名无实的后妈,哎,好沮丧

222:有名无实的后妈,哎,好沮丧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楚峻北和沁儿闯闯一起聊完视频,关了电脑这才去洗头洗澡。

    只有在这时候,他才觉得一天是愉快的,并不压抑心烦。

    这段时间,他不急着公司的事情,不仅仅是沁儿带着闯闯他放心。

    更多的是想借着这段时间,让闯闯做媒介,让他和沁儿可以多说说话。

    等他一忙过,再想单独跟她聊天估计又得找时间了。

    闯闯表现好,沁儿表现也好。

    特别是聊天时候沁儿有时候行为上的羞涩,让他隐隐感受到了沁儿不一样的情绪。

    沁儿侍候好闯闯洗澡,又催着他*睡觉。

    闯闯在*上玩脚,翻筋斗。

    和沁儿越熟,他越不需要装样子了,只需要好好的玩,只要不闯祸,沁儿都不会责怪他。

    闯闯愈发的胆子大起来。

    沁儿也觉得闯闯更加可爱起来。

    毕竟是小孩子,怎么可能那么乖,这样翻来动去的小孩才有小孩的样子嘛。

    特别是男孩。

    闯闯得意忘形,翻筋斗的时候突然翻到*下。

    沁儿正从卫生间里出来,一见着吓得没了魂儿,冲过去时尖叫声已经冲破了外厅的房门。

    沁儿跪在地上抱起已经跌在地上的闯闯,孩子没有大碍,可沁儿已经吓得泪眼婆娑。

    把闯闯抱在怀里的时候,用手掌去摸他的脑袋,不停的急声问,“闯闯,闯闯,你跟阿姨说,哪里疼吗?”

    这时候不知道哪来的劲,就是紧张得不行。

    活像这孩子就是自己的一般,哪里磕了碰了,她都受不了。

    闯闯虎虎一笑,“嘿嘿,没事呢,一点儿也不疼。”

    闯闯习惯了,不觉得疼,其实本能的也觉得这没什么。

    看见沁儿眼睛里已然有了泪水,闯闯笑容僵住,站直了去摸沁儿的脸,“麻麻!没事!”他双脚用力的跺了跺,“这是地毯,根本不疼。”

    沁儿揉着闯闯的屁股,腰,腿,“你别骗阿姨啊,要是哪儿疼,我们得上医院的啊。”

    闯闯站得直直的抱着沁儿的脑袋,这时候他一低头,把脸贴在妈妈的发顶,“麻麻,没事的啊。你哭起来,闯闯才疼呢。”

    沁儿轻叹一声,这臭小子,你是在说情话吗?比你爸爸嘴还油呢!见着孩子果真没事,沁儿哭笑不得的从地上爬起来。

    两人睡在*上的时候,闯闯几乎骑在沁儿身上,“麻麻,你喜欢紫色吗?”

    “一般般吧。”沁儿想了想,的确一般,她喜欢明快一点的颜色。

    “为什么呢?爸爸说你喜欢紫色的,我们家里的花都是紫色的,房间颜色也是紫色的,连*单被套都是紫色的,爸爸说麻麻喜欢的啊。”

    “呃......”沁儿可有点不高兴了,这小家伙一直把她当替身就算了,好歹父亲是个明事理的人,从来不乱说话。

    可是这小家伙就不一样了,非要说话说得让人这么不舒服。

    怎么就让她不舒服了呢。

    人家死去的爱妻喜欢紫色跟她有什么关系。

    人家喜欢就喜欢呗。

    烦死了。

    一屋子紫色!还是前妻喜欢的颜色。

    如果以后有机会去京都,她才不要去他家里。

    去干什么,去看闯闯的爸爸如何怀念死去妻子的吗?

    哼!

    她才不要!

    沁儿傲娇的想着,一翻身把闯闯放在身边睡好,“闯闯乖,睡觉啦,阿姨不喜欢紫色,阿姨喜欢五颜六色,像这个世界一样,五彩缤纷,什么颜色都有。”

    闯闯机灵的眼睛转啊转啊的,马上拍了拍手,“哇!麻麻!我也喜欢五彩缤纷的颜色耶,我们两个好有共同语言耶。”

    “哈哈!是是是,我和闯闯最有共同语言了。”沁儿伸手替闯闯压好被子,盖好。

    “麻麻,以后你和爸爸结婚,我给你做一个五彩缤纷的婚纱,不要紫色的。”

    “.........”谁要和你爸爸结婚!

    本姑娘不要带着拖油瓶的男人好么!

    “睡吧睡吧,乖闯闯,咱们做个好梦。”

    .......................................................................

    翌日清晨

    马赛

    刘湘和楚建勋来敲门,沁儿已经收拾招好了闯闯,正准备带他去吃早餐。

    这时候靳斯翰打来了电话,让他下楼,去外面吃点别的。

    本想带闯闯一起去,刘湘和楚建勋却执意要带走闯闯。

    闯闯不肯和沁儿分开,刘湘说如果不听话,不让沁儿阿姨带你了。

    闯闯只能妥协。

    沁儿想想也算了,哥哥这人也未必喜欢小孩子。

    沁儿到楼下上了靳斯翰的车,车里没有别人,哥哥总是这样,他到哪儿都是一个人。

    其实沁儿很想有个人可以走进哥哥的心里,但想必也是难的。

    “哥。你要带我去哪儿吃,咱们酒店里的东西在全马赛都是最好的。”

    “去吃点不怎么好的,忆一下苦,思一下甜。”

    “少来!”沁儿才不要忆苦思甜,烦死了,什么年代了,别搞那些老作派了。

    “真的,我们去自己打点渔,自己弄点吃的。”

    沁儿这才有了兴趣,哥哥要亲自动手,她是很愿意打下手的。“这个建议一级棒!”

    靳斯翰车子往海边开,“沁儿,有喜欢的人了吗?”

    沁儿一听靳斯翰说这话就吓了一跳,天哪!“哥!今天早上你有什么不舒服吗?”吃错药了吧?

    “我这两天要回国了,这边的气候我不太适应,你要记得,喜欢了才行,不要有什么同情,怜悯。”

    沁儿有点紧张了,“你不会在说楚大哥吧?”

    “你知道就好。”靳斯翰表情鲜有这样严肃。

    沁儿看着哥哥一脸正色,哪还敢开玩笑,“放心吧,他虽然一个人带个孩子是挺可怜的,孩子也挺可怜的,可是天下可怜的人多了去了。我哪喜欢得过来。”

    靳斯翰笑了笑,“嗯,这样我就放心了。感情总归才是主要的。”

    “哥,你见过楚峻北的儿子了吗?超可爱的一个小子,就是可惜了,那么小就没了妈妈。”

    靳斯翰眉心收了收,“你说的闯闯吧,我见过。挺可爱的一个孩子。”

    “那中午我们别去打渔了,一起吃饭吧?”

    “算了,我不喜欢人太多一起吃饭。下午我还有别的事。”靳斯翰会尽量避免跟闯闯沁儿一起相处。

    孩子天真无邪,童言无忌,祸从口出这样的后果,他也承担不起。

    现在没什么比让沁儿平静重要。

    靳斯翰在马赛有游艇,带着沁儿出了海。

    两兄妹忙活一上午,一条好家伙也没弄到,倒是在海上的时候碰到一艘渔船,从人家船上买了一条三文鱼。

    中午在游艇上,靳斯翰弄了三文鱼全餐给沁儿吃,从寿司到煎烤,沁儿吃得扶墙难动。

    “哥,你怎么没有我能吃?”

    “因为你是猪啊。”靳斯翰坐在沁儿的对面,还在慢嚼着。

    实则是他的肠胃如今不大好,吃东西要很慢,而且不能多。

    沁儿早已把靳斯翰曾经有一年多深度昏迷的过程给忘了,又哪里知道哥哥的身体并不如表面看得这么好。

    海上没有信号,沁儿在游艇上睡了一觉,下午钓了钓鱼,到了酒店,已经过了晚饭时间。。

    沁儿房间的房卡给过一张给刘湘,方便让她拿闯闯的衣服。

    这时候房门一刷开,闯闯坐在地上哭成了泪人儿。

    闯闯看见沁儿回来,一撑地爬起来就扑进沁儿怀里,“麻麻!你紧么可以又不见了!”

    孩子害怕得不行,他害怕妈妈再次消失。

    吃了早餐,他就一直等,等到快吃午饭还不回来。

    打手机又打不通,他便开始发脾气。

    只要闯闯一发狂躁症的脾气,刘湘就毫地办法,只能急得哭。

    因为这孩子平时也不闹,只有找妈妈才闹。

    这么懂事的一个孩子难道要骂吗?

    疼还来不及呢。

    楚建勋这个暴脾气抱着闯闯怎么哄都没用,他也是急得快拆门了。

    心里怨沁儿出门,手机怎么打不通了!

    靳斯翰的手机也打不通了!

    给孩子一点念想,又突然消失。楚建勋真怕靳斯翰就这样把沁儿带走,谁也不告诉。

    谢天谢地总算回来了。

    不然家里这个小祖宗真的要翻天了。

    沁儿跪在地毯上,抱着闯闯连忙认错,“闯闯,闯闯 ,对不起,对不起,阿姨不是有意的,是出 海了,手机没有信号。”

    闯闯仰着脖子还在哭,强势道,“以后再也不准离开我了,不准了!”

    沁儿慌不择言的应道,“好好好,以后不离开你了,不哭了。”

    小家伙的手伸出来,举在半空,弯曲着小指,“来,拉勾盖章!”

    沁儿又没带过孩子,哪知道小孩子这么难缠,拉勾就拉勾吧。

    “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赖,谁赖谁是小混蛋!”

    沁儿听着闯闯 念得神气,也学着他念。

    等一大一小的两个拇指抵在一起盖好了章,闯闯才算是收了哭声,破涕为笑。

    沁儿真感觉带孩子就是唐僧取经,完完全全的九九八十一难。

    好不容易把孩子哄好,沁儿又要带着从中午到现在还没有吃饭的地-下党精神的小家伙去吃东西。

    整个人被闯闯折腾掉一层皮。

    闯闯肯吃饭,刘湘和楚建勋就差跪下来给沁儿磕头谢恩了。

    老来得孙的老人怎么受得住亲孙子用绝食的方式来对抗妈妈的消失。

    为了不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刘湘和楚建勋晚上做了一个决定,并且马上下定了决心。

    睡了一觉起来,沁儿刚刚刷好牙,门铃便响了,沁儿去开门,看见刘湘和楚建勋。

    沁儿觉得楚家人的修养真好。

    她给了他们房卡,但他们还是摁门铃等在门外。

    沁儿让了门,让二老进屋来。

    刘湘和楚建勋是来跟沁儿告辞的,并且还是跟楚峻北一样不要脸的希望沁儿帮着带一下孩子。

    沁儿觉得这一家子叫人办事完全一个路数。

    更要命的事,闯闯居然只是默默的点头,一副很懂事的样子,不哭不闹的,还伸手给爷爷奶奶再见,让他们注意安全。

    哎哟,我嘞个去!

    沁儿真真是想把这家子一人跺一脚,做人怎么可以因为熟识而无耻到这种地步。

    一个个道貌岸然,看起来也不是请不起佣人保姆啊。

    怎么就盯上她这个免费的了。

    可是有什么办法,别人无耻,自己不能无耻。

    别人不开口谈钱,她也不好意思谈钱。

    当然了,别人开口谈钱,她也不好意思要啊,多丢哥哥的人。

    沁儿心不甘,情不愿的接受了桩根本就没有利润可赚的买卖。

    哥哥这时候又雪上加霜的离开。

    完全就是个没节操的哥哥。

    哥哥!你的朋友不要脸!去打他!

    沁儿欲哭无泪,只能拉着闯闯,继续当个有名无实的后妈。

    有名无实啊!!!

    真是一点花头都没有!

    .........................................................................

    楚峻北同收购案的乙方公司负责人吃饭,陈帆陪同。

    陈帆安排的地方不高不低,一个三星的饭店。

    上菜后,楚峻北点了米饭,没有点酒,“刘总,我开了车,酒就不喝了。”

    “没事没事。”刘总有些尴尬,谈事不喝酒,显得自己特别没面子,可还不能说什么。

    今天吃饭这个地方,虽说不差。但是绝不是楚峻北平时待客的档次。

    都说京城权少楚峻北的根据地是在五洲饭店,就算不入他那个私人包间 ,怎么也有个普通包间。

    今儿个就一个三星的饭店,该是对乙方有多么不满啊。

    “本来案子提上来之前就应该两个公司一起吃个饭,但我们一直太忙了,我后天还要飞一趟法国,在出行前,一起吃个饭。”

    楚峻北夹菜送着饭,便不再说话。

    乙方刘总心中鼓擂得厉害,价钱已经谈好,只差签合同了,突然跳个公司出来要说出高价。

    怎么也想多卖点钱,哪知道这下子好了,一贪心,两头都没落着。

    眼看着再不被收购,就屁钱不值了。刘总急得如热锅 上的蚂蚁。

    这阵子楚峻北一门心思的吃饭,助理更是个不吭声的主儿。

    刘总急得拿筷子的心思也没有了,更何况楚峻北方才说后天要去法国!

    天哪!

    后天去法国,这事情还没敲下来怎么办?

    只有明天一天时间了!

    刘总握着筷子想装作没事,试探一下楚峻北是不是跟他打心理战。

    大家都是混商界的,这些权谋耍得多了。

    可是还没吃下去一口,只听见楚峻北淡声问陈帆,“贺氏那边的合作案起草好了吗?”

    陈帆有条不紊的回答,“还不完全,明天我可能赶不出来,赶出来效果怕是不好。”

    刘总看见原本眉眼慵散的楚峻北脸色一沉,“那怎么行!”

    陈帆吸了口气,“我今天明天都通宵加班,一定在您去法国前赶出来。”

    刘总这才发现楚峻北松了眉色,淡应了一声,“嗯。”

    天,真是没人性的资本-家,怎么舍得让一个貌美如花的年轻助理连加两个通宵的班!

    可这正不说明了楚峻北的脾气不好么!

    原想端端架子,可想想自己跟贺氏之间的差距,也不打算比了。

    楚峻北嘴里所说的贺氏,是那个C裔石油大亨吧?贺氏涉足好几十个产业,钱多到天天开着点钞机数都数不完。

    他一个快破产的乙方,拿什么资本在这里耽误楚峻北的时间。

    “那个,楚少啊!”

    “嗯?”楚峻北抬眼过去,目光极淡,筷子上夹了一小粒无核醉枣,小枣丢进嘴里,吸了果肉,枣皮低头吐进骨碟。

    “楚少,明天您能不能抽个时间,咱们把合同签了吧?”刘总问得有些忐忑。

    谁也没提中间有人横插一脚的事情。

    楚峻北抬腕看了看表,目光幽淡,连他的声音亦是悠淡,“明天的话,我只有早上开晨会之前有十五分钟。”

    这高傲的劲头,压得刘总没法抬头。

    可是不作不死,之前若不是他想整个更高的价格,怎么可能弄得自己下不了台。

    楚峻北非但不加钱,现在估计连机会也没了。

    “行!我明天一早去楚氏找您。”

    “那辛苦刘总了。”楚峻北笑了笑,若此时他手中有清酒一杯,举盏时的风华一定亮瞎人眼。

    ......................................................................

    楚峻北刚刚签下合同,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已经定了明日的航线飞马赛,哪知道闯闯打来电话,哭着说麻麻生病了,楚峻北马上打电话给楚建勋,让他去找孟有良帮忙申请一个航线!

    楚建勋脑子都被楚峻北的话给堵了!

    “你没疯吧!”

    楚峻北深吸了一口气,“疯了,你不打电话给孟先生,我就打了,你知道我现在火烧眉毛,急火攻心,要是不小心说错了什么话,孟先生动了怒,可不能怪我。毕竟上次他整我们楚家的事,我还一肚子火没朝他发呢!”

    楚建勋听得眉头直跳,这混帐又威胁他!“不准胡闹!我马上去打电话。”

    说完楚建勋啪的一声挂 了电话!

    *********************************************************************

    【【亲亲们,今天的更新结束啰,明天下午三点见,要月票哦。

    骆落邱铭俊003微博已经更新了,喜欢的亲记得看了过后转发留言点赞。

    微博置顶找到一家天猫卖《一念情起》上部两册的很便宜,买书可以换申凯番外,赶紧去试看几章,99自己都觉得好赞,下部书出来,申凯的活动就不会再做了,所有关于申凯的私信到时候都不会回复,亲亲们要抓紧哦。新浪微博【九月如歌-】。】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妖孽动物园特种兵王在山村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龙王传说凰妻倾世霸道帝少请节制总裁爹地惹不起怪医圣手叶皓轩

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月如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月如歌并收藏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