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 > 71:你动了我的女人

71:你动了我的女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靳永钟被楚峻北要挟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上次只是言语上。

    这次却是行动上。

    楚峻北看到靳永钟跟着Joe一起走进来,并未起身相迎,用竹摄夹着紫砂薄杯,在滚烫的沸水中轻转,好不悠闲。

    眸子洇着琉璃之光,浅带笑意,笑意不触眸底,手中动作不停。

    仿似笑才陪衬,而他主要的事情则是洗杯子。

    “靳二爷,来了,Joe,让人给二爷备个椅子。”

    楚峻北的话,在靳永钟耳中已经生出了别的味道。

    靳永钟也是岁数一大把的人,在这个一话顶千金的社会中摸爬滚打几十年,已经暗暗知道楚峻北这是在给他下马威。

    机场一出栽赃戏码是开头,楚峻北要他明白,在京都,是他楚峻北说了算,这个地方,纵使天子脚下,那也不是想走就能走的地方。

    想走,要看他楚峻北乐不乐意。

    如今这一出,是想让他知道,在北方,就算你在南方声名伟赫,也不配我起身相迎,当然也不配由我的助手给你备椅子。

    语气看似热情,话里却处处给人下马威!

    靳永钟并没有表现出来,在侍应生搬来矮椅后,在楚峻北对面坐下,“楚少真是闲情逸致,京都节奏这么快,却还有时间亲自煮茶。”

    楚峻北手中的竹摄转动,夹着的杯子,内杯白釉外杯赭石色,在那正煮得极沸的小碗盆中似乎要洗出一朵花来。

    “京都节奏再快,我也是有时间喝杯茶的,更何况得知二爷今天在京都,便想露一手,让二爷也尝尝我这个北方人泡的南方茶,看看手艺如何。”楚峻北神色,身躯看起来都极度散漫。

    偏偏每句话都让人不敢不去听清,不去分析。

    那般散漫,却又那般硬朗。

    靳永钟不得不应声笑道,“那是我的荣幸,有劳楚少了。”

    楚峻北淡笑,“靳二爷知道G城裴家?”

    “当然。南方第一豪门。”靳永钟当然知道,靳斯翰和裴锦程当年还是发小,好在后来闹翻了,不然靳家的局势,现在可难说。

    楚峻北点了点头,声线缓慢,悠悠说道,“我和裴家家主裴锦程交好,这泡茶的功夫,是他教我的,南方人生活过得精致,不像我们北方,粗犷,不拘小节,泡这种小盏功夫茶,没这耐性。南方人过得精致,也细致,这茶具得用刚沸的水洗了又洗,怕不干净,毕竟是进嘴的东西。

    这点倒真合我的心意,可是刚煮沸的水里转一下就能干净吗?

    我觉得不能。

    南方人精致,细致。

    可我这个北方人,却是个极致的人。

    既然怕不干净,那就得洗得彻底,我加了个煮水的小碗盆,放在里面煮,煮到我认为干净为止,一点残留细菌都不可以留,永!决!后!患!”

    楚峻北说出最后四个字,虽然依然缓慢,却是一字一顿,语音亦是抑扬顿挫,仿似念出一阙金戈铁马,杀伐决断的诗歌!

    这四个字一出,靳永钟后背一凉!

    楚峻北在警告他!

    “楚少这是何必,物极必反,凡事太极致了,反而生态不平衡了。细菌也是可以制衡的。”

    “可我就喜欢唯我独尊。”楚峻北懒懒笑道。

    这下子靳永钟笑不出来了,他的嘴角僵扯了很久,都扯不出来一个笑容,而后只能给自己找了台阶,“既然楚少今天请我吃了茶,那么下次到南方,靳某人一定盛情款待。”

    “那倒不用,我去南方,锦程自会接待我,就不叨扰二爷了。”

    靳永钟嘴角再次抽动,这楚峻北分明是不给他面子,连言语上的客套都是不屑!

    他今天是非要把他踩下去不可?

    还真是作威作福了!

    “楚少,其实说到底,今天这顿茶我是吃不吃都会被你请来。”靳永钟将“请”字咬得很重。

    这当然不是请,这是栽赃加胁迫加踩踏!

    “是想让二爷不虚此行。”

    “呵......”冷笑都笑不出来,“的确不虚此行,楚少让靳某人知道了强龙压不过地头蛇。”

    楚峻北已经开始沏茶,茶壶中清黄淡绿的茶液倒进靳永钟的杯中,“二爷,地头蛇三个字真是太不好听了,我受过高等教育,参军入伍,是一个有文化,有抱负,有理想的年轻人,地头蛇三个字,听起来有点像......混混?”

    靳永钟气得眉抖,这个楚峻北要不要这样,北方人不是耿直吗?不是胸怀家国天下了不得吗?讲起话来拐弯抹角,他这是故意拖着时间不让他走,是不是!

    “呵,楚少怎么可能是混混。”

    “那二爷的意思是你是龙,我是蛇?”声音转凉,有了刃感。

    “........”靳永钟脸白了,因为他看到楚峻北第一次正眼看他,对方的眼瞳中精光熠熠,凝赖成箭,那里面有只无形的手,正在拉紧弓弦,箭在弦上,就要弹发!

    靳永钟很是尴尬,终于被楚峻北逼得沉不住气了,态度明显硬了些,“楚少何必这么计较一些字面上的无意之意!”

    楚峻北浅浅牵了唇,凉薄中溢中笑,看着就危险,他等的就是对方先撕破脸,他是如此有素质有涵养的人,怎么可能做恃强凌弱的事?

    一直都遵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戒律,对方先凶,可怪不得他这么斯文内敛的人也发脾气,“那二爷一个南方人,何必到北方来做些无意之意的事?!”

    “楚少,我想有些事,你还是不该插手,不管南方还是北方,靳某人做的事,只关乎靳家,并未触到他人利益,说到底,是楚少不小心僭越了。”

    不小心僭越,这几个字用得妙。

    既说了楚峻北多管闲事,又说他是无心之失。

    既说了中心思想,又逼不得已要保全楚峻北的面子。

    “怎么能说是僭越,我明明管的就是我的事。”楚峻北端起面前的圆眼小杯,杯子抬到鼻前,嗅着茶香,缓缓道,“我想二爷已经忘了上次我们碰面的地方。

    我记得当时二爷也是有事,约了南心。我还好心问过二爷需要不需要相送。”

    靳永钟看着楚峻北悠哉品茶的样子,他对面前的茶,半分兴趣也没有!

    “二爷不是不明事理的人,我想当时,你一定看出来了,靳南心是我的人。”

    话音一落,手中的茶杯扔置在茶案上,杯里的清茶未进楚峻北的喉,却漾洒了一桌,差一点,泼到靳永钟的衣服上!

    条件反射的,靳永钟站起来一退!

    那动作令人万分尴尬。

    见楚峻北眉眼森冷,抬眸凝绞着他,靳永钟硬了硬背,再次坐下来,“楚少这话说得可就见笑了,南心跟楚少什么关系,我并不关心,我要让人带走的,不过是闯闯。”

    楚峻北淡“嗯”一声,凝眸扬眉时,已有凌人之势,强硬而不可捍动!“既然二爷明说了,我也不仿明说,的确,闯闯不关我的事,我可以不管。但是靳南心是我的人。

    靳南心带着闯闯才能稳固在靳家的地方,这个大家都明白,二爷不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想把闯闯带在身边?所以既然你可以,她靳南心为什么不可以?!

    而且她带着闯闯,已经两岁了,吃住都在一起,有很深的感情,你突然从她身边抢走了人,这么做不会影响到她的情绪?她情感上就能接受?这还能单纯说只是闯闯在谁身边养活的问题?

    二爷千里迢迢到京都来,动了我的女人,你跟我说,是我僭越?嗯?!”

    **********************************************************************************************

    【【一更结束,二更看看情况,昨天因为系统抽风,好多亲点不了,昨天没点的亲,快去把前面的点一遍,看看有没有漏订,昨天晚上你们的正房9被数据虐残了,加更都白加了,好虐啊,求月票。】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月如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月如歌并收藏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