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吻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沁儿气哭了!

    当着楚峻北和闯闯的面,眼泪刷的就流了出来!

    楚峻北愁蹙着眉心,本来他被打了,震惊的是他,结果沁儿一哭,他就把被打这事儿翻过去了。

    “沁儿,你别听小孩子乱说。我没......”

    “你们都给我走!都走!拎上你们的东西!都走!”沁儿头还昏沉,回身到衣柜边拉开柜门,就要把楚峻北的衣服往外扯。

    楚峻北一身尿味儿还没弄干净,又面临被驱逐的危险。

    闯闯也吓着了,妈妈这是要赶他们走啊!

    他没想真的离家出走!

    他就是想让爸爸妈妈来哄哄他,怎么就成了真走了呢?

    “麻麻!”

    楚峻北俯睨着闯闯,都怪你这个小祸害!

    闯闯手中的衣服也丢了,委屈的去抱沁儿的腿,“麻麻!不要赶我和爸爸走!我们没有钱,会饿死的!会被别人打的!”

    沁儿算是明白了,闯闯这小东西就是个小骗子,怎么骗人怎么来!

    楚峻北会没钱?

    笑话!

    没钱飞国外跟坐公交车似的,还穿上万块的皮鞋?还戴几十万的手表?

    会被打?

    楚峻北那手劲会是被人打的相?

    呵呵哒!

    沁儿拉开闯闯,把衣柜里挂着的衣服都收了下来,“你们别烦我!都走!”

    闯闯懵的有点傻了,瘪着嘴,想哭不敢哭。

    楚峻北不敢大力制止沁儿这样做,“沁儿,真没有!”

    “走走走!谁要你们住我这儿的,两爷子想在马赛玩,自己玩去,自己开个房间住!”

    沁儿把楚峻北的 衣服塞进他怀里,把他的行李箱拉出来,弯腰把拉链拉开。

    楚峻北不紧不慢的把衣服重新挂回衣柜里。

    沁儿起身的时候,他已经挂了一半。

    沁儿头一晕,扶着额头差点摔倒。

    楚峻北快速伸臂堪堪搂住沁儿的腰肢,把手中的衣服往打开的行李箱里一扔,将沁儿打横一抱,往地上地张*垫走过去,“发烧感冒还没好透,又闹什么。”

    他讲话慢慢的,根本不跟她一般急。

    沁儿刚刚一口气提上来全用完了,一点力气也没了,只是伤心的哭。

    楚峻北把沁儿放在地*垫上,叹了一声,“昨天晚上我是睡你旁边,是为了方便试你温度,中途给你换了退热贴。

    我从国内赶过来,又送你去医院,实在太累了,就在你旁边睡着了。真没轻薄过你。

    闯闯 是生气我陪你,没陪他,吃醋。小孩子表达事情,跟大人理解的不一样。”

    沁儿脸别向一边,楚峻北替她掩被,“里面那张*先别睡了,我去叫客房服务过来换一下,闯闯尿了尿在上面,要清理才行。”

    楚峻北没再劝沁儿,去打电话。

    闯闯被这一闹,胆子也小了,不敢再去开门要走,爬上地上的*,就耍赖往沁儿身边钻。

    “麻麻!闯闯要跟你在一起的哦。”

    沁儿背过身去,“你跟你爸爸去!别挨着我,我生病!会传染!”

    楚峻北在里面喊,“闯闯,你等会等着给人开门,我去洗个澡。”

    “哦!”闯闯委屈的坐起来应道。

    楚峻北怎么可能不洗澡,小孩子的晨尿,臭死了!

    沁儿这阵子劲头一过,心里又开始后悔了,楚峻北再怎么人渣,也不会当着孩子的面对她做什么的。

    而且一个男人有没有对她做什么自己还会没感觉吗?

    打了他一巴掌,他也没说什么。

    他还那么远跑过来,也没歇一下的送她去医院,照顾她,昨天晚上还帮她换退热贴。

    想着想着,便内疚了起来。

    沁儿有些懊悔。

    可是懊悔有什么用呢,打也打了,怎么办呢?

    想道歉,又觉得丢脸。

    不一阵有人送*垫和*单过来,都是沁儿认识的同事,她没脸见人,便捂着头睡觉。

    闯闯指挥着他们搬*垫,并叮嘱他们不要碰到台灯,检查*上是不是有手机和手表。

    可就是鸡同鸭讲,他不能全英文对话,只能一半一半的说,怪怪的,谁也听不懂。

    不过人家还是听懂了闯闯 说谢谢。

    客房的人问沁儿怎么了,沁儿不好意思的说自己生病了,朋友的孩子在这里儿,*尿湿了。

    同事让沁儿好好休息之类的话说了之后便离开。

    楚峻北洗好澡出来便跟闯闯道,“你去洗脸刷牙,爸爸带你去吃早餐。”

    “麻麻呢?”闯闯老实的站在地上的*垫边。

    “我已经打过电话让餐厅送早餐下来,你不用担心。”

    “不可以都送下来,和麻麻一起吃吗?麻麻一个人,好可怜。”

    沁儿被闯闯那张小嘴说出来的话感动得眼泪花都要出来了,真是个贴心的好孩子。

    自己方才是哪根神经搭错了才要赶这么可爱的小肉包子走呢?

    楚峻北道,“沁儿阿姨吃得清淡,不需要吃太多,但餐厅的早餐丰富,你可以选多一些喜欢吃的,你还在长身体。你一个人在餐厅,我又不放心,我带你去。”

    楚峻北说着便去衣柜里拿给闯闯拿衣服。

    闯闯看着沁儿背对着他的后脑勺,总觉得把她一个人扔在楼下,不太好。

    “爸爸,我今天不吃那么多种类不行吗?我陪麻麻吧,我明天再多吃一点。”

    沁儿用被子蒙着嘴,竟是呜 呜的再次哭出了声。

    楚峻北听着闯闯的话,心里也是一涩。

    沁儿叫他们走的时候,他最怕的,就是伤到闯闯。

    孩子还小,他已经认定了沁儿就是他的妈妈,被妈妈赶走,是难以接受的。

    所以他不跟沁儿争什么,只要她情绪稳定下来,不朝着闯闯发火就行。

    把闯闯带去吃早餐,是想让沁儿静一静,他自己也静一静。

    大人之间的事情伤害到孩子了,是不是过于自私。

    在沁儿重新出现的时候,楚峻北就想到自己的私心很重,他甚至有了许多许多会与家人利益相悖的想法。

    只要能和沁儿重新在一起,一个办法不行,他再换一个。

    直到可以为止。

    可闯闯今天被吓到了。

    其实楚峻北很清楚闯闯的性格,他吼闯闯两句,闯闯就是怔一怔,知道他不会动手,也不会太过害怕。

    这是因为闯闯懂事,会改。

    但沁儿赶闯闯走,闯闯害怕了。

    是害怕得小心 翼翼那种,生怕自己真的被赶出去了,所以开始骗人。

    楚峻北吐了口气,原想带着闯闯上楼,背着沁儿安慰一下孩子。

    哪知道闯闯不去,要在这里陪沁儿。

    他没说话,只是拿着衣服走到离闯闯不到两米的位置停下来,看着孩子,也看了看沁儿。

    沁儿还在哭。

    闯闯想要过去抱抱她。

    楚峻北声音淡淡,“闯闯,沁儿阿姨生病了,你不要过去,如果你被传染了,爸爸照顾两个人,会很累。”

    原以为沁儿会说出“谁要你来照顾!”的话。

    可是没有。

    她抽泣着。

    闯闯走过去拉住楚峻北的手,“爸爸,你抱抱麻麻!她伤心了,闯闯不该闹大人的。”

    沁儿听着闯闯毫无怨怼的声音,哭得愈发伤心了。

    楚峻北让闯闯到内卧去坐着等他,别靠太近,闯闯看着沁儿哭泣的样子,难受着进了卧室,坐在*上,等爸爸喊他。

    楚峻北提了一盒纸巾走过去,蹲在沁儿跟前。

    男人抽着纸巾替女人擦眼泪,他轻声问,“怎么这么伤心呢?”

    “......”她不说话。

    他声音很轻,低得似乎不愿意让内卧的小孩听见,“闯闯还是个孩子,以后能不能看在他四岁不到的份上,别对他太凶了。

    你有什么火,冲我怎么来都可以,他很小,又太喜欢你,你说什么,他都在意。”

    “对不起,我......”沁儿想着自己方才的举动,真是悔得肠子发青,眼睛都不敢看楚峻北,“我当时一定被鬼上了身,才会对闯闯发脾气,我不是有意的。”

    楚峻北一直替沁儿换着纸巾,他笑着她此时的孩子气,无心之过,她也难受。

    定是因为闯闯的懂事,触到了她的伤心,他本想侧面稍作提醒,却又成了哄她,“闯闯不会介意的,他情绪来得快去得快,你只要对他好点,过会他就忘了,你也不要再放在心上了。”

    “嗯,你带闯闯去吃早餐。”

    “算了,闯闯不会去的,我打电话让送餐吧。”

    “可是......”

    “你们酒店的服务应该很好,我可以点一些闯闯爱吃的,如果不给送,你去走后门。可我想想你们这星级挂在这里,后门这种事,怕是用不上你了。”

    沁儿破涕为笑,“哦。”

    等早餐的餐车送来,  餐食摆好,楚峻北给服务生付了小费,道了谢,便回身坐上餐桌,伺候一大一小吃早餐。

    “闯闯,有你爱的芒果酱。要不要自己涂着面包片吃?”楚峻北递出一小片三角面包,顿在半空,询问闯闯的意见。

    “好!”闯闯急切的伸手,他巴不得可以自己来涂,最喜欢涂果酱了。

    闯闯将涂满果酱的第一片面包递给沁儿,“麻麻,给你吃!”

    “闯闯,你吃吧。”

    “麻麻,我以后不会惹你生气啰。你吃了就原谅我吧。”

    不吃就是不原谅吗?

    沁儿接过涂得跟一片屎一样的面包片,闻了闻,全是芒果香,咬了一大口,“好吃。”

    闯闯笑得摇头晃脑。

    楚峻北给自己的面包片里夹了更丰富的蔬菜,培根,酱汁,合着面包片递给闯闯,“要不要尝尝爸爸弄的?”

    “好!”

    闯闯拿着爱心早餐大口咬,听见楚峻北说,“喝点牛奶。”他便喝点牛奶。

    闯闯开心得忘了早上他搞了一大堆事。

    沁儿吃完早餐,又吃了药。

    等睡醒后,整个人的精神面貌都好了。

    病好了,便不再需要人照顾,楚峻北也没有理由再住在这个房间。

    但沁儿不提,楚峻北也不说,闯闯更是钻进沁儿怀里就说爸爸没钱了,这里的房间好贵。再也不提爸爸钱很多的事情。

    楚峻北听见闯闯这样讲便拿着手机发短信。

    沁儿哼哼几声,没钱度什么假。

    嘴上这样说说,又带着父子俩去逛马赛,当免费导游。

    带着闯闯和楚峻北穿过卡奴比埃尔大街,去看拿破仑三世的行宫——隆尚宫。

    闯闯对里面的博物馆兴趣深厚,沁儿和楚峻北就在这个地方对着群雕不停的回答“为什么”。

    出来的时候,闯闯站在喷泉池边,望着阶梯而上的半弧型的巍峨宫殿,“爸爸,好想有个这样的房子。”

    “呃......家里的房子不够住吗?”

    闯闯觉得湘园房子虽然多,但感觉没这个气派,“我们家的房子,没这么高啊。”

    闯闯指的高,是指单层高。

    “因为这是宫。”

    “什么是宫?”

    “就是.......”楚峻北想踹闯闯一脚,等会他给闯闯解释了宫是什么样的人住的之后,那个臭小子是不是还要问为什么像拿破伦三世这样的人可以住这样的宫?

    那到时他又要跟他说,其实很多贵族的房子也超级大。闯闯又会问,为什么贵族的房子也会有这么大?

    楚峻北深思熟虑之后决定先不说,改天回去翻书给他读吧,教会了认字,他可以自己看书了,自己去想。

    不想被缠,只能反客为主了,“好吧,我问你,你要这样的房子给谁住啊,你住得下吗?爸爸习惯了住华顶,不会搬的。”

    楚峻北不会搬,因为那个房子是南心的,他要等着她以后回去一起住。

    沁儿也不会喜欢这样的环境,一定会很寂寞。

    有着至高统治能力的人,都是寂寞的吧。

    “我给我媳妇儿住啊。”

    “那你长大了,自己买地,自己建去,你估计要从十五岁开始买地,打地基,结婚的时候才能够住得上,因为这里面的雕塑不是那么容易完成的。”

    “......”闯闯转身走,哼哼哧哧的不高兴,傲娇着说道,“自己买就自己买,有什么了不起的。”

    “哟嗬!”楚峻北嗤笑,还有什么了不起呢,你当是买蛋糕啊?

    沁儿心想着闯闯以后要是真盖这么大的一座行宫,等娶多少个老婆才住得完啊。

    太奢侈,太*了。

    跟在楚峻北身边,沁儿小声的跟他开玩笑,“闯闯要这么大的宫殿,以后要娶很多老婆才够住,不如把他送到G城去,那里民风心照不宣的可以娶妾的。这房子就有人住了。”

    楚峻北停身一侧,目光如剑直直刺着沁儿。

    沁儿吓得一怔,立时停了脚步。

    “???”一脸茫然的女人被吓得不轻。

    “沁儿,你们G城那种风气,本来就是不对的,你!你别教坏了闯闯!”

    “......”

    “他要是敢那样,我打断他的腿!!”楚峻北这种有洁癖的人,怎么忍受得了那种乱七八糟的夫妻关系。

    想着闯闯以后带着好几个老婆回家来吃饭,他就暴走,更别说什么为了娶妾弄到G城去!

    闯闯想着幼儿园的小朋友,哪个适合跟他一起住这样的房子呢,班上谁最漂亮呢?

    嗯!一定要漂亮的才可以和他住的!

    不漂亮的不要!

    没有他这么好看,也不能差太多吧。

    闯闯这样想着,完全没听到身后爸爸妈妈的谈话。

    沁儿被楚峻北训得灰头土脸,像佣人跟班一样低头跟在身后。

    天空下起了雨,沁儿感受到雨点沾在脸上就跑到前面,抱起闯闯就往外跑,“楚大哥,你快点,我们去取车。”

    楚峻北看着沁儿一路跑的时候都手掌包着孩子的后脑勺,压着,不让他的脸淋到雨。

    这是一种习惯性的保护方式吧?

    她想起来,该怎么办?

    一种情感,到了破釜沉舟的时候,还不想回头。

    如果她想起来,还是接受不了,他就再次给她催眠。

    楚峻北吐了口气,觉得他已经怎么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为了一已私欲,不肯放她快乐自由。

    雨还在下,直到夜里,沁儿带着闯闯睡觉,楚峻北睡在地上的*垫上。

    他睁着眼睛未睡。

    后来又起*去了内卧,看着这对母子,闯闯的手,放在沁儿的胸脯上。

    这是小孩子惯爱的动作吧?

    看到她翻身,楚峻北微微退了一步。

    她没醒,他又定住脚步。

    小夜灯的光很暗,暗到她的皮肤都蒙上了一层淡薄的暗黄。

    她又翻了身,似睡得不安稳。

    他倾身弯腰把闯闯的手移开了些,又把闯闯往边上抱了点,担心她等会翻来翻去的压到孩子,毕竟现在她不是南心 ,对闯闯没有那么深的感情,也不会闯闯一点点动静就会醒。

    听见她抽了抽鼻子,他脚步快了些绕到她那一侧,低腰俯首去看。

    她眉毛蹙跳,似在梦里轻泣。

    他阖上眼睛,开心好几日,突然有疼痛袭上来。

    她的嘴角,一点点的抽瘪,想哭,可是哭不出来的样子。

    做梦大概就是这样,有微微的哼呜声,可就是哭不出来,样子却极是伤心。

    他手放在她的脸上,轻轻往后抚压,以舒缓她的压力。

    “沁儿,乖啦,有人在的。”

    她呼了口气。

    他蹲在*前,脸贴在她的枕头上,用额头去挨她的额头,鼻尖去碰她的鼻尖,手抚压着她的太阳穴,嘴里轻柔淡缓的语调像在给她唱催眠曲,“有我有的,我永远都是爱你的。”

    他的手背上,多了一只手,是她的掌心贴了过来。

    没见她睁开眼睛,但情绪似乎放松了些。

    是谁主动吻了谁,他也没有反应过来,只知道刚刚感知到她的唇-片有些干的时候,他已经替她湿润了。

    她并没有抵抗他唇片的触碰。

    更没有分毫抗拒,就像曾经一下,他吻她,她便回应,伸手圈住他的脖颈,微微仰 头送吻。

    心智被情感淹没,他都没想过这是不是趁人之危,只当是她愿意的。

    *************

    【【呃呃,其实快虐了......明天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妖孽动物园特种兵王在山村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龙王传说凰妻倾世霸道帝少请节制总裁爹地惹不起怪医圣手叶皓轩

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月如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月如歌并收藏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