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心乱如麻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再次小心翼翼的回了房间,南心关上了门。

    脚还是冷,身上也很冷。

    回来之前她还在做梦,希望某一天......

    现在知道梦该醒了,一直做那样的梦,人会受不了。

    明明不想再继续想下去,可是身体还是忍不住的发抖。

    冷得有些站不稳。

    南心扶着墙往卫生间走,伸手摸在墙面的开关上,“得”一声摁亮了灯。

    把身上的衣服都脱了个干净,打开热水,让自己被热气包围。

    等身上暖了,南心便擦干水渍,穿上衣服从卫间里出来。

    犹豫了很久,她最终还是在闯闯身边睡了下来。

    现在抱着闯闯下楼,不是正好证明她偷听到了什么吗?

    也许是她心虚想多了,但她不想自己被沈玥昔抓到一点把柄。

    沈玥昔没走,后来她上了楼,也进了主卧。

    没有点破南心和楚峻北的关系,但她在南心的身边坐了下来,“靳小姐。”

    南心听见了,把呼吸调得很匀,没有应。

    “靳小姐?”沈玥昔再次喊了一声,见南心没动,便起身下了楼。

    南心逼着自己睡,却*没睡着。

    所以楚峻北没有上楼来睡这件事,她特别清楚。

    心里乱七八糟的有了丝瓜网,看起来密密麻麻的交织,却一点用也没有,漏风漏水。

    一吸气便是风都冷飕飕的往心壁上吹。

    脑子中出现了好多画面,楚峻北一到夜里就那么狼的一个男人,他昨天晚上会不会跟沈玥昔......

    紧捏着被子用力摇头,警告自己不要乱想,有什么资格去乱想?

    可是越是警告自己,越是觉得楼下昨天晚上了发生了不可见人的勾当。

    心里是窝火,又窝囊。

    她不过是在楼下跟顾展唯说了几句,他便下去打了人,还冷嘲热讽一番。

    还说什么楚太太。

    如今呢,楚太太就在楼上睡着,而楚先生呢?

    再吸一口气,心壁上被凉风吹得一缩,难受又干又紧,好象再被风吹一阵,便要起裂破开一般。

    意识到自己的心态不对,这样下去很危险的时候,南心已经慌乱了。

    闯闯醒了便过来找南心的胸部,想要喝奶。

    闭着眼睛像只小奶狗。

    “麻麻,喝奶。”

    南心吻着闯闯的小脑门,“宝贝儿,醒醒。”

    闯闯还是迷糊着,“麻麻,闯闯饿。”

    “闯闯,以后不可以在这里找奶喝。”南心揉着闯闯的脸,一定要让他清醒。

    闯闯原本还在梦里饿得找奶喝,可是脸都被揉得呼吸困难了,蹙着小眉头睁开眼睛,眨巴眨巴的,眼前的影像变得越来越清楚。

    “麻麻。”孩子就是孩子,一看到自己喜欢的人,马上咧开嘴笑了。

    南心坐起来,把闯闯放在腿上,让他向着自己,“闯闯,你乖不乖啦?”

    “乖啦。”闯闯早上起*软乎乎的,声音也是软乎乎的。

    “以后不可以拉妈妈衣服找奶喝,知道不知道?”

    “为醒么?”

    “如果有别人,他们会笑话妈妈的,说妈妈的宝宝两岁了还拉衣服找奶喝,是妈妈没有教好,你想妈妈被别人笑话吗?”

    闯闯盯着南心的胸脯看了好一阵,很不愿意的皱着眉头,小脑袋摇了摇,“麻麻,闯闯偷偷的,好么?”

    “不可以,你得戒得彻底些,在哪里都不可以再拉妈妈衣服找奶喝,不然妈妈被人笑话,妈妈会很难过。”

    闯闯一想到以后再也不能摸妈妈的奶库了,心里纠结得想哭,眼睛都红了起来,“麻麻,不要!”

    “那好吧,就让妈妈被人笑话吧。”

    “麻麻,不要!”

    “不要什么?”

    闯闯低下头,抠扯着肉肉的小手指,“不要找麻麻的奶喝。”

    “闯闯乖。”

    “不想乖。”

    “乖啦。”

    “不乖。”

    “不乖妈妈伤心。”

    “好吧,乖。”

    闯闯妥协了,南心也稍稍放心。

    她太害怕等会闯闯在沈玥昔的面前去拉她的衣领。

    孩子奶瘾犯了真是一件没法控制的事情,如果拉衣领这个动作被沈玥昔看见,怀疑了怎么办?

    让闯闯自己去解小便,南心下*收拾*铺,等孩子从卫生间出来,南心又走进去给闯闯洗脸。

    收拾好,南心站在卫生间的洗面镜前照了照,打开水龙头,低头掬了一捧冷水在脸上,好好的拍了几次,让自己可以看起来精神些。

    拉着闯闯下楼,南心想大大方方的走。

    结果一到楼下,就发现饭厅里的餐具都摆好了。

    楚峻北是个不下厨的主,当然,他可以免为其难烧点开水,泡个方便面。

    虽然没看见楚峻北吃方便面,但在南心印象中的楚峻北绝对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威武京都大老爷们儿。

    南心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厨房里有了响动,沈玥昔一手端着一大盆东西从厨房走出来。

    明明做着主妇的活儿,但她却走出了公主的姿态。

    南心望尘莫及,她顶多算个小家碧玉,从小就不是真正的公主,没办法从内心真正的高贵起来。

    小日子过得优越,她就很开心。

    哪能像沈玥昔这样,举手投足间都是贵族范。

    哥哥以前说她是扶不上墙的阿斗,果然是。

    “靳小姐,闯闯,你们都醒啦?”沈玥昔笑容真是高贵,若是个男人看着她这样的笑容,怕是要晕了。

    热情的打着招呼,像是在套近乎,南心有些排斥。

    “闯闯,我给你煎了鸡蛋哦。”沈玥昔把椅子拉开,示意让闯闯过去坐着吃。

    闯闯没动,手在南心手里没有半点挣扎。

    他记得沈玥昔,是楚峻北的女朋友。

    没有好感。

    他不会吃她的东西。

    沈玥昔看闯闯不为所动,又看向南心,微笑着展示她的贤惠,“一起吃早餐吧,我热了牛奶,烤了些蛋糕,早上去外面的超市买了鸡蛋,香肠,还拌了水果沙拉,峻北这里不怎么开火,好多材料都没有,不然给你们做得丰盛些。”

    南心的三餐一直都是周姐在负责,她就会煮个面。

    煮的面还被楚峻北嫌弃了,她看得出来。

    “不用了,早上就不在这里吃了。”

    南心还没说完,闯闯耸耸肩,“谢谢阿姨,我都习惯早上喝鸠(粥),还有小菜。”

    南心没有想到闯闯这时候讲话这么有原则,居然没被漂亮阿姨做的早餐吸引去。

    楚峻北从客房那里走出来,看样了已经洗漱好了,换了衬衣西裤,一身去上班的行头已经收拾妥贴了。

    他走到餐桌边,拉到座椅坐下来,拿了牛奶便喝了一口,问南心,“昨晚睡得好吗?”

    “挺好的。”

    “那还不过来吃早餐。”

    沈玥昔和南心均是一震。

    原以为南心会离开,请吃饭不过是客套,但楚峻北一邀请,沈玥昔觉得自己成了保姆,给这几个人一起做了早餐。

    南心可不敢在这里逗留。

    和沈玥昔多相处一分钟,她的心肝就打颤,紧张到不行。

    她在这里吃饭,万一等会拿着勺子的手抖得在餐具上碰得叮当作响可如何是好。

    南心心里再是万鼓齐擂,明面也有浅笑温婉的礼仪。

    这是她独闯京都这些年锻炼出来的表里不一。

    “谢谢,闯闯肠胃不好,吃惯了家里的早餐,现在还来得及,我正好要回家收拾一下,昨天晚上打扰了。”南心淡淡颌首,不卑不亢。

    睨一眼正拿着牛奶杯的楚峻北,“楚先生,再见。”

    “楚先生”三个字一出口,楚峻北的眸色便倏地一沉!

    握着杯子的手指一紧!

    南心敛眉侧首,不去看楚峻北已经发寒的眸,拉着闯闯朝着沈玥昔勾了一下唇角,“打扰了。”

    至始至终都没有问过沈玥的姓名。

    南心走到门口,将行李箱拉出去,到了外面便去摁上行电梯。

    沈玥昔看着那个亮着红色光源的上行键,秀眉轻蹙,马上展开。

    “靳小姐,你还没有问过我的名字,我都知道你叫靳南心,是峻北告诉我的。”沈玥昔眸光柔和,看着闯闯,一眼喜爱的样子。

    南心从来不知道遇到沈玥昔会变成这样的局面。

    以为她会吵会闹会逼楚峻北,至少逼问他们之间的关系。

    没想到一晚上过去,楼下安静得如同无人。

    还以为沈玥昔跟出来是给她脸色看,倒不想竟是这样一副好面孔。

    是不是自己的功力太弱,才会在面对沈玥昔的时候如此无措。

    她哪是不知道沈玥昔的名字,而是紧张到忘问,拉着闯闯的手,仿佛很放松,“哦,这样啊,小姐贵姓。”

    沈玥昔优雅大度,似并不计较南心的不懂礼貌,“我姓沈,玥昔,玥是一个王字旁,一个月亮的月,我妈妈姓王,生我那晚正好十五,月亮很圆,便取了这个字。昔是感今思昔的昔。”

    电梯很快到了17楼,沈玥昔却一直看着南心,微笑的望着她,仿似她们之间的话还没有结束。

    南心没有礼貌在先,这时候却不想再失了颜面。

    “沈小姐的名字真好,倒是我的名字没什么意义,我爸爸起的,南心,爸爸说我出生在南方,是他的心肝宝贝。所以叫南心。”

    说到心肝宝贝,南心心里一涩,虽然老头子是个老色胚,见一个爱一个,但对她的好,是真的没话说。

    靳家大房明明就靳斯翰一个儿子,老头子却总是为了她去教育靳斯翰。

    心肝宝贝,再也没有人把他当成心肝宝贝了。

    沈玥昔自然不会猜到南心的心事,“越是普通,越是透着爱呢。”

    “嗯,我也这么认为。”这一点,南心不想自谦。

    “靳小姐,我们是否见过?”

    电梯停在17楼,门已经合上,门上数字显示屏上的红色数字一动不动。

    现在时间还早,上班出动的时间还没到。

    南心听到心房里数着秒表的声音,“嘀嗒,嘀嗒,嘀嗒!”

    沈玥昔在她面前的容貌实在太美,这种美感让人自卑。

    有些女人,她可娴静淑美,亦可高贵大方。

    发至半背的懒卷让沈玥昔更显优雅。

    南心不竟退缩,却又在握着闯闯的小手时有了一些力量,“怎么可能?”

    她尽力让自己大大方方。

    突然恨自己超过一米七的个子,在沈玥昔跟前一比,居然是个小家碧玉。

    “是吗?我还说跟靳小姐有些熟,似乎在哪里见过,记忆点很模糊,有些想不起来。”沈玥昔一直盯着南心的脸看。

    南心虽是样子做得大方,但是还是温柔的低头抚摸闯闯的头,用一种母爱泛滥的方式去躲避沈玥昔的视线。

    南心微笑比不上沈玥的高贵,但胜在温婉沁人,人畜无害。

    她自认为扯犊子的能力并不比北方人差,曾经靳斯翰不知道吃了她多少亏。“沈小姐一定是见过太多的人,可能我正好和你记忆中的某人有点像。或许我今天身上穿的这件浅绿色T恤,正好是沈小姐某个朋友穿过的颜色。更或许我头上扎的马尾也是你某个有印象的朋友扎过的发式。”

    插科打诨,扰乱对方的判断力。

    沈玥昔果然隐入回忆里,想要从南心的穿着发式上去寻找记忆点。

    可无论她怎么努力回想,都无济于事,反而将脑海中原本有的印象模糊了。

    “大概是我认错了。”沈玥昔道,“不过靳小姐长得这么漂亮,很难记错。”

    “沈小姐过奖了。”

    闯闯踮着脚尖去摁电梯,上行键摸不到,便拉着南心的手去,“麻麻,我要回家吃饭饭。”

    南心眸间淌着歉意,“那么告辞了。”

    “再见。”

    电梯0门打开,南心心下紧张,步子从容,进了电梯后,脸上的微笑一直挂到电梯0门合上那一刻才垮下来。

    背上和手心里突然冒出冷汗来!

    那股子汗方才竟是生生憋在体内,这时候才释放了出来。

    “麻麻,那系北北的女盆友。”

    “你怎么知道?”

    “我向次(上次)见到过。”闯闯情绪也不高。

    电梯一到18楼,南心便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拉着闯闯出门。

    才摁了门铃,便听到了狗吠声,群狗乱吠的感觉。

    门一拉开,二郎神便冲了出来,跟南心亲热了一下便蹲在闯闯跟前,又舔又拱的。

    Gucci只在门口站了一下,看到南心身后不再有人后,一趟射出去,转弯跑进安全通道,下了楼。

    二郎神恨不得把闯闯扛到背上驮进去,只恨自己不能抱小主人。

    闯闯抱着二郎神的头,在它的脸上亲了亲,“将金,我都想死你了,下次我出门,一定带你去。”

    二郎神咬着闯闯的水壶带子就往厅里走,闯闯抖着肉肉的小屁股,甩着小短腿就去追。

    方才在楼下的不愉快,一瞬间就没影了。

    南心昨天晚上没有跟周姐说回来了,早晚没做她的,所以她才一进屋,周姐就进厨房忙活起来。

    “哎呀,你们回来也不给我说一声,看看,小少爷的粥我都没有煲,小少爷最喜欢我煲的粥了。”

    “哎呀,要是包点虾饺也好啊,小少爷最喜欢的做的虾饺了。”

    “现在只能弄点速冻饺子,也不知道小少爷吃了会不会不舒服,真是的,也不提前说一声。”

    嘴里虽是埋怨,心里却是欢喜的,动作也快了起来。

    南心一身疲惫,趁着周姐煮早餐的空当便上楼去换衣服,免得等会上班去迟到。

    因为沈玥昔电梯门口的问话,南心不安得发慌。

    衣服纽扣扣错,裙子颜色也配错。

    楼下没有刷牙,在自己卫生间的时候,洗面奶挤到牙刷上,刷到嘴里才知道搞错了。

    想要坐在化妆镜前好好化个镜,但是隔离BB霜还没有涂,就把粉饼压在了皮肤上。

    害得她又重新去洗脸,重新涂脸。

    那种表面镇定,内心暴躁的感觉让南心抓狂。

    她想搬家,可是她能搬到哪里去,她还得靠着楚峻北在楼下住着,让她狐假虎威。

    不然靳永钟分分钟捏死她。

    但是不搬怎么办?

    沈玥昔要是突然想起什么来,跟她发难了怎么办?

    以后再也不能让闯闯跟楚峻北走得近了。

    后果她承担不起。

    靳家的事情已经一团糟,如果某天会失去闯闯,她真的活不下去了。

    南心整理好妆容便下楼,吃早餐时也是心不在焉。

    周姐一心都扑在闯闯身上,生怕早餐做得不好,闯闯会吃得少。

    南心只吃了两个饺子,没有粥,便喝了半杯牛奶,吃完饭后,她认真的跟周姐说,“周姐,以后能不叫楚先生上楼吃饭,就不要叫了。”

    “怎么了?”周姐被南心的提义震到了,才一起出去旅游了回来,就闹事了?

    “周姨,北北有女盆友耶,就在他家。”闯闯嘟着嘴。

    周姐脸色瞬间就不好了,腾地站了起来,筷子“啪”一声拍在桌子上。

    解开绑在腰上的围裙,看向南心的眼神,很不服气,“这还了得了,前两天还陪着小姐小少爷去玩,一回来就搞个女朋友!是哪个狐狸精,我倒要去看看!!”

    南心对周姐说话的方式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以前靳家那种环境,女人间的争斗很强,下人间也是斗也来斗去。

    张嘴闭嘴的狐狸精。

    “周姐!”南心喊了一声之后便没了力气,“是我对楚先生没那种心思,我现在心里只有我哥,还有闯闯,你别让我想太多事,我累。”

    周姐刚要推开椅子下楼找人算帐,脚步一下子就滞住了,看到南心眼里疲惫的眸光,也忍不住有些红了眼睛,“小姐,我没想逼你,我以为有了楚先生,你可以不用那么辛苦......”

    南心哪会不知道周姐的心思,周姐在靳家当了那么多年佣人,一直都觉得男人才是天,女人有了男人就会有一切,南方G城,那是一个男权社会。

    她只能安慰周姐,然后准备去上班。

    车子停在地下停车库,车库里高跟鞋有很重的回声,连时而响起的油门声也无法压住它的清脆。

    南心对着自己的车子摁了遥控,车灯闪烁,她走过去拉开车门,却“嘭!”的一声被人关上!

    “我让你在楼下吃早餐,为什么走!”

    ********

    【【合并两更结束,99的更新时间固定,每天零点。如有特殊情况,少更,断更,或者加更会置顶通知,亲们以后可以养成习惯刷留言板。

    月票亲们不用留到月底了哒,现在就扔,月票多了,今天再来个加更,肿么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月如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月如歌并收藏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