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 > 109:简单粗暴的南心,HOLD不住啊

109:简单粗暴的南心,HOLD不住啊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南心有点懵!

    楚峻北是不是药吃错了!

    “喂,我这么温柔!”

    楚峻北开车的时候,快速瞪了南心一眼,“你不是说,你追男人只喜欢用简单粗暴的方式吗?”

    南心无力垂肩,他居然拿这话来堵她,那时候她被骆落架在火上烤,有什么办法啊。

    因为她怕给骆落出错了主意,万一做得不好,把上帝给得罪了可怎么办?

    若不是因为后来骆落承诺不管成败,她哪敢应?

    南心身上绑上安全带,偏侧着头,噘着嘴,皱着秀眉的样子好不可怜,她觉得楚峻北应该是吃撒娇这套的。

    虽然经常没用,但偶尔还是有用的,“峻北,人家那只是为了衬托骆落高贵大方嘛,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现在是我的上帝!”

    此时的楚峻北无比讨厌南心撒娇。

    “少来!”楚峻北根本不相信南心说的话。

    如果她是一个感情上一点过去都没有的女人,他信!

    可是她曾经有过顾展唯 ,要他信,做她的青天白日大美梦去!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这性格,怎么可能简单粗暴得起来!”南心也是有点急了。

    若说她外向,她是承认的。

    但是粗暴,她绝不承认!

    最多是别人把她欺过头了,她还个手。

    更何况以她在靳家的身份,多数时候都小心翼翼的,真的要是简单粗暴起来,怕是唯一向着她的爸爸都不会喜欢她!

    粗暴的人是像楚峻北这样的人,动不动欺负人!

    “靳南心!别跟我废话!你今天要不简单粗暴一个给我看看,看我怎么弄死你!”

    楚峻北真没开玩笑,心里翻江倒海的极不舒服。

    他自己也没发觉,有一种叫做嫉妒的种子正在他的心上生根发芽!

    那种她和顾展唯的过去,总让他时时泛起恶心!

    有一种恨意完全得不到施展!

    此时的南心正好撞在他的火山口上。

    楚峻北双眸凝视着前方,车速不慢,已经夜里十一点半的道路,就算不是平安街,也依然通畅!

    车子一路往效区开。

    南心发现方向不对!

    “你干什么?我们不回海景园吗?我告诉你,今天晚上我必须回去!”

    楚峻北冷冷一笑,“你以前怎么追的顾展唯,从今天起就怎么追我!如果你不好好表现你是怎么简单粗暴的,我今天要把你沉到永定河去!”

    “楚峻北!你有病吗!”

    男人阴丝丝的眼风飞到副座,连声音里那股子凉气都挥不去,“你才知道?”

    南心记得,几年前楚峻北他们开车出去,差点把璇姐姐沉河了!

    这事情她是知道的!

    这个畜生 !

    他们玩在一起这一帮子男人都是畜生!

    没一个好东西!

    南心想跳车,又不敢,这车太快了。

    坐在副座一句话都不敢乱讲,南心决定当个软杮子,“峻北,人家胆子小的,你不要吓人家,我们回家吧,今天晚上我在18楼跟你一起睡。”

    南心在心里狠狠的呼给自己一个大耳瓜子!这简直就是不要脸透了!

    出卖柔体色相!无耻!

    可是她真的怕,这男人疯起来又不是没见识过。

    真被他扔进河里,多冤。

    “呸!”

    楚峻北胸腔里的妒火熄不了,这感觉让他太过膈应。

    他认为初恋能够在一起走到最好是最完美的。

    如果出现了第二个人,这人生一定不会完美。

    就好比现在。

    南心有爱过八年的初恋*,八年!

    他想想这女人在顾展唯身边呆了八年,而且还简单粗暴的呆了八年,就恨不得伸手过去把这女人掐死算了!

    眼不见为净就好了!

    最近的情绪不受控制的暴-动。

    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有时候想着能和南心吃顿饭,可是一见面,他就觉得膈应。

    膈应得恨不得一脚踢开。

    “靳南心,我再说一次,你以前怎么简单粗暴追的顾展唯,从今天起,就怎么简单粗暴的追我!不然我会弄死你,你可千万别挑战我!”

    男人的声音发着狠,像是弦已经崩到最后一刻。

    下一刻便会将手中的箭射出去!

    “谁TM要追你!”南心火气也窜了上来!

    她觉得像她这么斯文内秀的女人不该说脏话,这些北方人张口闭口的骂人话,她才不要讲。

    今天被楚峻北逼得骂了人!

    而且是脱口而出!

    顾展唯在她心里是不可以拿出来被别人翻看的人!

    特别是当着她自己的面!

    她凭什么要去回忆那些画面!

    她凭什么要去追忆曾经幼稚无知的人生!

    她凭什么把自己的过去拿来和现在的任何一个人做比较!

    那种比较会让她无法从过去的伤痛中走出来!

    会让她将过去已经在渐淡的画面又变得历历在目!

    “你再说一遍!”楚峻北突然从方向盘上抽出一只手,伸过去就卡住了南心的脖子,车子一路往永定河源头的方向开!

    南心的脖子被卡得咳都咳不出来!

    “我才不要追你!你这个人渣!”死鸭子嘴硬!

    南心被惹毛了才会这样。

    平时她是一个很懂得审时度势的人,今天是楚峻北逼她!

    顾展唯从来没对她动过手!更别说要把她弄死,丢进河里这种话!

    他这是有多恨她啊!

    是不是他觉得私生女就犯贱得什么都可以做!

    做梦去吧!

    一天一个花样!心比海深,鬼知道他心里想什么鬼东西!

    “好好好!靳南心,你想死慌了,我不成全你太对不起你!”楚峻北脑子里一阵阵的泛着空白!

    空白的那段一过,就是简单粗暴几个字。

    心里是又酸又怒!

    他就恨不得马上钻进南心的脑子里和心里去看看顾展唯在她心里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更恨不得马上把顾展唯这个人这个名字从南心脑子里和心里剜掉!

    南心里听着楚峻北说话,听得毛孔直竖!

    有一种惹到了鬼差的错觉。

    车窗打开,有河面的风吹进来。

    那年第一次到京都的时候,楚峻北就和裴锦程、云烨一起把璇姐姐拉到过河边。

    这事情璇姐姐后来说过。

    说是绳子都拿出来了,还有袋子,还说楚峻北还做好了抹掉路口监控的准备。

    制造他们三个不在场的证据。

    璇姐姐说当时也不知道真假,但是真的吓软了腿。

    南心现在也不知道真假,但是楚峻北要是脑子缺筋敢这么做,她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他!!!

    可是,变成鬼有什么好。

    她还有闯闯.....

    南心想着想着就要哭了,也不骂了。

    脖子还被捏着,她用手去抠都抠不开他的手指,这不是要把她沉河,而是要把她掐死啊!

    车子开往沙石地,靠近一处河边,这是到了哪一段也不知道了,路灯都少了。

    南心一沉气,低头就去咬楚峻北的手!

    男人一吃痛只能松开!

    南心快速伸手去解开安全带!

    楚峻北一见马上踩了刹车!想跑?休想!

    他今天要是不把她拎下车在水里好好洗一番心里就退不了这些火气。

    南心是真的要跑,但是手腕被楚峻北用力擒住了!

    逃跑失败!

    估计跑下车也没办法,她的腿又没长四个轮子!

    回眸时看到楚峻北想要弄死她的眼神,一咬牙,朝着主驾驶室扑过去!

    楚峻北是想把南心拉住,可没想到一下子撞过来。

    她的前额撞到他的眉骨,疼得他倒抽一声气!“咝!”眼珠子里登时便烧起了火!

    南心自己也撞疼了,可一看楚峻北更怒了。

    粗暴,粗暴,粗暴你妹!

    南心伸嘴过去就咬了男人的嘴,手臂绕过他的脖子,借着力道爬到主架驶室,骑坐在男人身上!

    “咬死你!人渣!”南心低头要去咬楚峻北的脸!

    他一躲,她又撞在他的椅枕上!

    南心分不清是在亲他,还是在咬他,总之她故意把口水涂了他一脸!

    因为她知道他有些洁癖。

    他恶心得去推她。

    她偏不!

    “靳南心,滚开!”楚峻北炸了毛!埋头把口水擦在南心胸前的衣服上!

    南心低头又要去,楚峻北开始一直没用多大的力气,这时候一伸手抱住南心的屁股就要把她重新扔回到副座!

    这恶心的脏女人!

    “啪!”一个耳光扇下来!

    车厢里一秒就静了下来,静得可怕。

    能听见窗外的夏季里舒适的风声。

    楚峻北的眸子像一道凝聚着杀伤力极强的光束,他的胸膛起伏得越来越大。

    南心看到他英俊面庞上映出了他咬着牙根的印子,让他的棱角更加冷肃分明起来。

    心脏呯呯呯的跳,死期将近的感觉。

    “不是要简单粗暴吗!瞪着我干什么!”南心硬着头皮啐了楚峻北一口!

    接着又骂一句,眼睛里也学着警匪片里的戏骨一样露着凶光,“你他妈再反抗!再打你!老实点!”

    这混蛋!

    这个*!

    居然要简单粗暴!难道要她去看吸血鬼吗!

    她一低头用力吻咬住他的嘴,因为也再不这样,估计今天死定了,双手扯进他的松了两粒扣子的衬衣领口!

    一边瞪着眼睛吻他,一边扯解着他的衣扣!

    那粗暴得像是一个*在强-暴良家妇女!

    楚峻北被南心打了一巴掌的时候,已经只有一个念头,今天杀了她,回去把证据慢慢处理掉!

    必须死!

    可她接着一句又一句的,把他给骂懵了!

    她简单粗暴的方式要打人?不该是直接推倒?

    脸上还火辣辣的疼,嘴却被堵了个牢实,胸口突如其来的酥痒让他低了头。

    那女人的脑袋伏在他的胸口,敏感的小米粒被她的舌尖撩得变硬,神经有些抖了起来!

    她突然一咬,不轻,咬得他一颤!脚趾忍不住抓紧了起来!

    她还坐在他的身上,他的手用力的捏着她的腰,因为方才那一巴掌的时候,他想提着她的腰把她扔出去。

    可直到现在,他还没有动手。

    而他的下腹,已经无法控制的膨胀了起来。

    呼吸粗沉起来。

    南心又是一巴掌打在楚峻北的手背上,咬着牙再次硬着头皮道,“他妈的,会不会吻我!吻我!”

    “叫你吻我!你聋了!”

    南心恶狠狠的瞪着咬磨着牙的楚峻北,左手抬起捏着他的下巴,让他看着她!

    心里怕得要命,明面上却是一个女悍匪!

    南心的后颈被兜住用力一拉,整个人压了下去,下颌被男人捏住,她的下颌要被捏碎了,还有后脑勺,完蛋了,脖子一拧就断!

    南心觉得自己下巴承受的痛苦肯定比挨一耳光还厉害。

    她的鼻尖就碰着他的鼻尖。

    “靳南心,你敢打我!”

    “是你自己犯贱!要我对你粗暴!”

    “你敢诓我!是不是!”

    “我的简单粗暴,就是这样!”南心甩开楚峻北的手紧紧抱住他的脖子,缠着就狠命的吻!

    死定了死定了!

    这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要发疯了!

    楚峻北正要做的事,和次要做的事已经分不清明了。

    是打南心两个耳光先,还是等她吻完先?

    结果不等楚峻北考虑清楚,他的身体已经替他考虑清楚了,肾上腺数高到无法控制。

    皮带扣解开的声音在车厢里响起来,拉链拉开的声音,她的裙子被推高,小*被拨开......

    “我要是今天不满意,你就知道等会有多惨!”

    后面的一切已经由不得南心,腰被控制得死死的。

    越野车像楚峻北一样强壮,车内明明是欲生欲死的糜情纠缠,车子晃动的姿态却骄傲的带着一股子霸气。

    楚峻北拉开了南心的发髻,让她的头发散了一肩,他推着她的腰晃动,解开她的衬衣扣,乌亮的发流淌在她雪白莹润的皮肤上。

    车厢里飘着情糜意乱的味道,*还穿在她的身上,挺胸细腰,美不胜收。

    *遮住的地方露出饱满,那粒红痣没被挡住。

    肌肤似雪,更衬得她胸前的红色小痣有一绽成梅的夺目之色。

    血色的红痣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力。

    可无论楚峻北多认真,南心都没有办法投入,她一直惦记着那一巴掌楚峻北什么时候还她。

    万一做完了他打她一巴掌怎么办?

    是他自己犯贱要她粗暴。

    如果他敢打她!她就跟他撕!

    撕不赢以后也老死不相往来了!

    在做着和谐事情的时候,楚峻北敏感的察觉到南心的敷衍。

    对于男人来说,女人的应付太伤自尊,用力的顶她一次!“你在想什么!”

    “没,没什么。”

    “你敢撒谎?”楚峻北衬衣半敞,露出宽厚结实的胸膛,淡古铜色胸膛上沁出的汗珠缓缓下滑,再配上这张阳刚又精致的容颜,这男人便性感得勾魂摄魄!

    南心皱着眉,“不喜欢粗暴的男人,你要是打我怎么办?”

    “哼!”

    “我可告诉你,我不喜欢粗暴的男人!”

    “我要是打了你,你要怎么办?”

    “老死不相往来!”

    “那也要做完这次才不相往来!”

    “你!”随之而来的剧烈冲撞逼得南心大叫,“楚峻北!啊!”

    ...........................................................

    楚峻北开车回城,他不相信南心所说的简单粗暴会是这样子,因为他看过她的朋友圈。

    南心不敢再装柔弱,跩得二五八万似的偏着头看向窗外,根本不看楚峻北。

    好象刚刚两个人把车停在河边什么事也没有做过。

    这种下*不认帐的态度让一向把自尊看得极重的楚峻北有了挫折感。

    车子的方向是海景园,楚峻北开着窗,让外面的风吹进来,把车里的味道吹散,“明天晚上我接你去挑件礼服。”

    南心虽然并不明白为什么要给她挑礼服,但是楚峻北有计划的事,她反驳不了,等会一个不高兴,又说要弄死她!

    即便如此,她还是想要有一点点自己的控制权,被人完全掌握的感觉非常不好。

    这三年她虽然辛苦,但万事自己拿主意的感觉非常好,“我自己去买吧。”

    楚峻北讲话的声音不急不徐,没有半点怒冷之意,他只是用闲适的口吻说出来,却已经有了命令的姿态,并且不容置喙!

    “五点半在你公司楼下等你。”

    南心坚决要捍卫自己做为一个新时代女性的权利!“我不喜欢有人陪着逛街,会干扰我的审美。”

    楚峻北似乎一直没听见南心说话,他只安排自己的行程,“接到你,我们先去吃饭,再去做礼服的地方量尺寸。”

    南心又想打楚峻北了!考虑到没有刚才的时机,只能忍着扒了他皮的冲动,“真的,我不要和你逛街,你主见太强,会干扰我。”

    她最怕的就是楚峻北一进那店里就会抬手一指,“那件,那件,那件,那件,那件全部让她试一遍。”

    然后对她说,“换!”

    “换!”

    “换!”

    “换!”

    南心绝对可以想象得出楚峻北这闷货坐在贵宾侯客区等人时的样子,一定是跷着二郎腿,手里翻着杂志,她若穿了礼服出来,最多瞄一眼就只会说一个字,“换!”

    她绝不要上这种刑场!

    楚峻北的性子在这时候充分显现出来,专断独行!

    “那里款式很多,你可以先挑一遍。”

    南心嘴角抽了抽,“然后第二遍你挑?”

    “我帮你把把关!”

    “不需要!”

    “你需要!”

    “我不要!”

    “你要。”

    “不要!”

    他淡淡开口,可他波澜不惊的眉宇间总让人觉得隐着一道揶揄之意,“刚刚你坐在我身上的时候还说,你要。”

    南心败下来阵来,南极和北极的事,他也要扯到一起吗?

    有那个时间被他折腾,还不如多陪陪闯闯,“不可以换个人陪你去逛吗?”

    楚峻北已经有些不悦,“你要再帮我找个楚太太?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不是白被我睡了?”

    “.......”  南心轻哼一声,“我白睡了你还差不多,你人帅多金功夫好,我可没吃亏。”

    楚峻北的眼刀立时朝着南心砍去!脚下油门一踩!车子的马力“轰”一声巨响,男人的声音冷凝而坚决!“五点半,晚一分钟,后天就让靳氏从京都滚蛋!”

    *****

    【【99冲新书月票榜,散户亲用客户端投双倍月票,这个月只有28天,所以容易忘记的亲,先用客户端把票投了,不用留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月如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月如歌并收藏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