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 > 113:对外公布结婚

113:对外公布结婚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南心凛着气息。

    身世不是她选择的,但是从小她就被歧视。

    婚姻是她选择的,但是爱情她不能从一开始就保证它的结局。

    她并不想楚家人真的相信她和楚峻北结婚了,更不想事情就此闹大,“楚伯伯,我虽然离过婚,但是我和峻北......”

    “你闭嘴!”楚建勋怒喝!

    只是一眼,已经用眼神已经如一柄利剑将南心刺穿了!

    南心对抗着楚建勋投射而来的压力,双拳紧握。

    她的胸膛起伏着,不能跟长辈对骂,这是礼仪。

    这个男人不是她的父亲,他不会给她宽容,只会对她苛刻。

    在这个地方,她只能忍。

    “她可以说!”楚峻北冷声道。

    “女朋友也不行!”楚建勋的气势同楚峻北如出一辙!

    南心被这两个剑拔弩张的男人的气压逼得想要离开这里!

    “楚峻北!事情做得太过份了!你最后收不到场!你搬回楚家来!尽快和玥昔把婚结了!”

    这是三年来楚建勋第一次松开楚峻北和沈玥昔结婚的事。

    而且是在如此匆忙的情况下,这算是楚建勋的让步。

    沈玥昔的眼睛都泛了红,终于不会再被反对了。

    南心阖目深吸了一口气,蓦地发现自己在顷刻间被逼到了悬崖边,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可能会推她一把。

    而她为了不让自己被推下去,大气也不敢出,怕引起他们任何一个人的敌意。

    南心不禁淡睨一眼身旁的男人,清冷的月光,冰凉的白色路灯,将男人的神铸的俊容映得清晰可辨。

    她能看清他嘴角凝结的凉薄。

    那凉薄中有恨意。

    楚峻北爱沈玥昔有多深,南心是知道的。

    深得不想放手。

    是沈玥昔不要楚峻北的。

    楚峻北恨她?

    所以他今天带她这个离过婚的女人来到楚家,就是为了报复沈玥昔,或者刺激楚建勋松口?

    身旁的男人沉默着,时间被天上的月华镀染,如水般流动。

    “我再说一次,南心是我的太太,不是什么普通朋友,更不是女朋友。”

    楚峻北淡然从容的说完这段话的时候,整个石板路上的人都能听到飘起的呼吸声。

    虫鸣声都觉得嘈杂了起来。

    太安静。

    南心心里升起一段未来镜中的剪影,那影像里显示着以后无论她和楚峻北发展成什么样,楚家这门,她是别想进了。

    被楚峻北拉走的时候,后面的楚建勋说的话,她都听清了。

    “靳小姐!你留下!我有话同你谈!”

    楚峻北拉着南心走得更快,他的长腿一步,她要一步半才能赶上趟。

    “峻北,我们什么时候回来?”

    这男人却一反常态的说道,“晚上我们不住在这边了,回海景园。”

    这下倒是有些不解了,明明是他想在这边住的,现在是怎么回事?“为什么?”

    楚峻北的声音冷如这天空洒下来的月光,再明亮也没有温度,“不想跟他们在一起,等我把这湘园拿回来的时候,再回来住。”

    南心没再问,她感觉楚峻北的脚步快得过份,她得拎着裙摆跟他跑。

    为什么要让她穿得如此隆重,却根本只是来走个过场?

    既然是来给楚建勋脸色看的,又为何让她这样跟着来?

    车子开出湘园,南心捏着安全带,“你妈妈呢,为什么不在那里?”

    “她......”楚峻北念了这一个字后,顿了好半晌,那时间慢如蚁虫懒懒爬行,南心等得有些发毛。

    三年的时间,她学会了倾听,学会了等待,学会了压住自己骄纵急躁的性子,学会了万事不强求,学会了说话给人留有余地,学会了尊重他人。

    所以当她以委婉的方式相问,楚峻北还是犹豫不答的时候,她便不再追问。

    一来,是所谓的尊重。

    二来,他若不说,她现在在他心中的那个地位,也不合适再问。

    等气氛已经静得尴尬的时候,楚峻北突然问了一句,“我们去吃点什么?”

    “你想吃什么?”南心轻声问,想听听他的喜好。

    “我想吃你做的。”

    “那我们回去?”

    “我想去18楼吃饭。”

    “好。”

    “南心,明天开始,我们住在一起,我对外宣称我们结婚。”

    “不!”南心不可能同意,一直都不会同意!

    楚峻北并不意外南心的反应,他今天晚上的耐心好到极致,便细细解释,“之前和靳永钟说过,我只是借和你结婚的名义推掉我父亲安排的婚事,他不敢乱来,相信我吗?”

    “.......”

    “18楼是你租的,我们公开结婚后,把18楼也买下来,就不要打通了,我喜欢有私人的空间。”

    “.......”

    “闯闯可以跟着你,但你得和我住在一起。”

    “......”

    “我不要孩子。因为不喜欢,所以,你也不要动生孩子的念头,也不要跟我提这个问题。”

    “......”

    南心坐在副驾驶室里,偏着头,看着车外的后视镜。

    那面镜子里,她可以看见自己的脸。

    她的脸上没有激动,没有落寞,没有哀伤,只是一味的没有表情。

    像他说出这段话时的声音一样,没有一点情绪。

    明明是很好的事,明明是两头都可以兼顾的事,明明闯闯和她还有楚峻北可以正大光明的生活在一起了,明明是高兴的事。

    可她听着他说话的声音,高兴不起来。

    她没有看他的脸,没有看他的眼睛。

    但她依然能感受他面庞的棱角一定是冰铸过的冷硬与深沉。

    他的眼睛一定没有看她,而是悠远的看着前方。

    他不像是在说一件好事。

    她不像是在听一件好事。

    所以她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她想,在他面前她现在没有能力拒绝。

    因为她承受不起他说出来的任何一个威胁,她的七寸稳稳的捏在他的手里。

    他想要,便没有得不到。

    她想了想,应该如何来表达她此时的心情,不想说得太卑微,组织语言很久,说出来的话,还是显得无奈了,“你如果计划好的事,你就按照你的想法去做,毕竟我现在没有能力干涉你。

    只是,若是你要利用我,你一定告诉我,我怕我.....”

    我怕我陷进去。

    他没有回答她,两个人沉默如彼此都是空气。

    她呼吸这沉默的空气,像吸进了细细密密的钉子,疼。

    一个月没有见过他,她脑子里他的轮廓很清晰。

    她总是会想起他抱起闯闯时的帅气,他那么好看,不像南方男人的身材那么精瘦。

    他的身材要魁壮一些,可是衬衣套在他的身上,只要他肯温柔一笑,看到的只有挺拔隽秀。

    他的眼角若是在微笑时有一丝浅眯,便可以勾得人移不开视线,他的眼珠子好象会放光,很奇怪的光,那束光会转成漩涡,会吸着人。

    南心叹了一声,被楚峻北的情绪感染得有些颓废。

    两个人有一个月没有见面了,也没有通过电话,他今天没有像以前一样热情的亲吻她,隔她有点远,特别是情感上的距离。

    南心感觉她那个距离她抓不住,也碰不到,那是一种令人心焦又无奈的距离。

    吃饭时候,他跟周姐说话的时候要多一些,对她给他夹菜送汤的动作,他会说谢谢。

    晚上睡觉,他没有像以前一样想尽办法和她一起睡,而是回了17楼。

    南心晚上抱着闯闯,难以入眠。

    闯闯的眉型还好不像她,她的眉太柔,女气。

    闯闯的眉眼生得好,长大了,一定会像楚峻北的眉眼一样,浓墨点过一般的俊俏。

    南心抱着闯闯,心里是说不出来的疼,疼得很。

    三年来,她的心都平静,平静到犹如止住的水,冰冻住过的水,任谁都惊不起波澜。

    可是这几个月,她被楚峻北搅得开始乱,乱得不知道如何,乱得老是想些不可能有的未来。

    心里又怕,又贪。

    怕自己若是贪了便会让所有人都一无所有。

    她再也不是那个李沁儿,再也不敢像曾经一样,拿着自己所有的一切去赌。

    去赌一个未知的未来。

    闯闯的小手肉肉的,软软的在她的掌心里,被她反复的揉了揉,她动作很轻,很轻。

    南心起*上楼,去敲了周姐的门,“周姐,醒了吗?别开灯。”

    周姐听到南心的声音,便赶紧起*,也没有开灯,打开门便模糊的看到已经穿好外出衣服的南心,“小姐?发生什么事了?”

    “周姐,你帮我看着闯闯,我想我哥哥了,我想去看看他。”

    周姐担心道,“这么晚!”

    南心紧张的搓着手,整个上下两层的复式都没有开灯,只能凭着外面浅薄的光线看到,“嗯,现在这么晚了,靳永钟的人应该都睡了,我也没开灯。应该不会被注意到。

    我悄悄的用个打车软件叫车,不开自己的车,我不会被发现的。”

    “要不然让楚先生送你吧,我不放心。”

    “不要。那样被发现的可能性更大。我叫车叫到小区外面,从地下停车库走出去,不会被发现的。”

    周姐也没有办法说太多,只能同意,“那你自己小心些。”

    南心叫了出租车,从电梯直接下到地下停车库,又一直到沿着边道走出去,马上上了车。

    南心戴着口罩和鸭舌帽还有墨镜。

    进了医院的时候,便一直低着头,护工是南心专门请的,认得她,跟护士说了情况,南心这个生面孔才得以进入靳斯翰的病房。

    进了房间后,南心把帽子口罩和墨镜都摘掉了,她轻声跟护工说让她先出去。

    等房间里只剩下南心和病*上的哥哥的时候,南心终于趴在病*边,握着哥哥的手,压抑的抽泣起来。

    空悠的病房里,只有女人不敢哭出声泣声。

    安静的走道里都能听见一些细碎的声音,若是没个人,听着都叫人感到害怕。

    护士经常轮班,今天值班这个护士一次都没见过南心,觉得怪怪的。

    护工钱拿得多,不会乱说话,听着那间病房里有细弱的泣声传出来,都担心是不是心电图停跳了。

    南心包裹着的手枯瘦如柴,硌得她的掌心一路疼到心上,她坐直身后,看着靳斯翰的睡颜,上天给了这个男人嫡仙般的容貌,却没给他仙人般的生活。

    看着哥哥,她的眼泪一行行落下,凄楚的落下,她伏在哥哥的身上,唇 贴在哥哥的耳边,空着的手紧紧攥着哥哥身上的被角。

    轻着声,颤着音,“哥!你就算可怜可怜南心,醒醒吧,南心撑不下去了,真的,好难啊.....”

    *******

    【【求月票啦!客户端投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月如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月如歌并收藏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