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 > 【顾展唯02】展眸回望,你是唯一

【顾展唯02】展眸回望,你是唯一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后来沁儿改名靳南心。

    开始喊不习惯,靳老爷子盯得严,一定不准喊错名,为了证明女儿姓靳,他也是操碎了心。

    老爷子跟我说,“展唯,虽然名字只是个代号,但是南心这个名字,我还是想了很久的。

    ‘沁’字是一个三点水,一个心,北旱南水,三点水代表南方的水,因为南心出生的时候下雨。

    当初阿潇说沁字是她遗落在南方的一颗心。

    我当初挺恨阿潇不给女儿姓靳的,所以挖空心思想给孩子改名,挫挫她的锐气。

    如今她人是死了,孩子名字也改了.....但是......

    鬼使神差的,孩子的名字还是一个意思。”

    那个时候听见老爷子的叹声,我觉得这个花心的老男人,应该是真的爱过南心的妈妈吧?

    靳家非常特殊,有时候会觉得很累。

    他们的家庭成员组合很冷漠,父亲玩父亲的,儿子做儿子,女儿管女儿的。

    好象除了在一起吃饭,就没有别的交流,在一起吃饭有时候气氛也不见得和睦。

    靳老爷子管教南心的唯一方式就是钱。

    乖的时候就给钱,不乖的时候就断口粮。

    我有次去印尼呆的时间长,南心存了很久的钱才买了机票。

    而我为了不让结婚发生变故,还必须听从靳老爷子的不准给南心私下汇款。

    南心是个很热心的姑娘,可能从小亲情不足,她对朋友很好,甚至她哥哥对她冷冰冰,大呼 小喝,她也不太在意。

    帮云烨策划结婚的那件事,我对她简直另眼相看,那鬼心思,别提有多灵。

    我们那时候的感情一直很好,好到我一听她说话的声音就知道她是不是想我了。

    当然,她没有不想我的时候。

    那几年,我一直把心思放在靳氏上,没有多少时间陪她,总是她来安排他们的约会。

    其实我是很内疚的。

    可我的性子又不是说空话的人,答应了靳老爷子会帮他打理好靳氏,在我不熟悉的领域我要花更多的精力去研究。

    南心有时候会生气,这一堆摊子,我其实也不想管,可我不管靳老爷子就不会把南心嫁给我。

    我私下联系过靳家大哥,希望他可以管管靳氏。

    对方表示没兴趣。

    还能说什么呢。

    靳老爷子一副“万事掌在我手中”的姿态,他是有女在手,横行畅走。

    我当时想,以后我也要和南心生个女儿,就像靳老爷子这么凶着,女婿要是敢不听话,我就不把我宝贝儿女儿嫁给他,看他给不给我磕头。

    南心跟她哥哥一样,不想管靳家的祖业,为了让她过得无忧无虑一些,我每天的日子跟疯狂转动的陀螺似的,最初我还有学业,本来是要继续深造的。

    后来实在是抽不出来时间,我想着先毕业,深造的事情等以后靳氏的业务熟了再说。

    父母没有多说什么,他们也知道靳家的情况,而且我的身世被我知道后,父亲总是怕我顶他的嘴,不多说什么,我却知道他心里为我着急。

    靳氏的事务太多,自从有了我,靳老爷子慢慢就开始做起了甩手掌柜。和小妈满世界跑,我是真的觉得有必要把这种氛围打破。

    我在靳家的身份很尴尬,毕竟我姓顾,顾家条件好,旁的人都以为我想吃掉靳家,闲言碎语满天飞,那时候年轻,心高气傲,听久了这些也烦,难免会受影响。

    而我看着靳老爷子精力不错,就建议他再生一个孩子。

    如果是个儿子,只要从小培养,十几岁就可以往家族生意上伸手......

    我是因为想摆脱束缚,靳老爷子却从这方面看到了我别无二心,更加信任我,直接把公司的重要的章印都交给我了。

    这真是让我哭笑不得。

    后来靳老爷子真的着手准备再生一个孩子的事,小妈年轻受*,说怕生孩子影响身材,老爷子也依着她,找了一个代孕妈妈,为了不让南心说什么,他就说是因为医生说小妈的身体不太好,不适合受孕,所以代孕。

    顾家有很多事,我都没有精力去管,包括父母和楚建勋之间的事,他们瞒着我,我自己也没有兴趣知道,从不打听。

    甚至没有去关心过生父属于哪号人物。

    我和南心扯结婚证,两个人碰面不到一个小时又分开。

    靳老爷子把印尼所有的事务交给我,甚至不肯留一天时间给我新婚的妻子。

    俨然一副“你去不去?你不去我立马把结婚证给你们撕了。”

    遇上这样的岳父大人,我也是无计可施了。

    我们之间的变故出现在办婚礼前,只有我一个人在印尼,南心在国内。

    她安排了一次旅游。

    其实我一直知道她想讨好我的父母,总是去扮演孝顺儿媳。

    展翔喜欢她,她说什么便是什么。

    我们家就以展翔为代表。

    旅游的线路是南心定的,而那天,那辆车子却发生了意外,转弯路的地方翻下了崖。

    我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大脑一片空白。

    父母*间鬓角染上白霜,眼神黯淡无光,似乎天塌了一般。

    母亲哭的时候,一点声音也没有,只能看见她的眼泪一滴滴的往下掉,她压抑的掐着自己的手,冒了血珠。

    我没有过孩子,不知道失去自己亲生骨肉时应该是什么心情。

    但我有弟弟,血浓于水的弟弟,有任何好东西都愿意与我分享的弟弟。

    我失去弟弟的时候,就感觉好象血液里有一半东西被抽走了,特别空。

    父亲被完全打倒了,他靠在椅子上坐着,一天时间,滴水不进,一直以一个姿势坐在书房的沙发上,抬眼望着墙壁 。

    墙壁 上挂着一墙的照片,中间是最大的一张全家福。

    里面有弟弟的身影。

    我站在他的旁边,看着他如此平静无声,又看着他的白发一点点漫开,像北方的寒冬眼睁睁看着雪末子一点点累及起来,沾在窗棂上。

    我还记得上次见他时的样子,他很精神,还语重心长的跟我说,“展唯,靳家的事情既然在管了,就全心全意的,不该咱们沾的就不沾,慢慢把南心培养出来,别人就没什么闲话说了。”

    我懂他的意思,他也不喜欢别人说闲话。

    我应他说好。

    此时他什么也不跟我说,只是平静的看着照片墙。

    我并不是父亲的亲生儿子,他从未将我像外人一般对待,展翔有的,我一定有,展翔没有的,因为我是大哥,也一定是我先有。

    可是血缘上,展翔才是父亲的亲儿子。

    我连喊一声“爸爸”都不敢,怕惊了他的平静,怕他突然会受不了刺激。

    可我又怕他把一切都压在心里。

    我离开书房,去了展翔的房间,看了他的日记 。

    其实我一直知道他喜欢南心,却因为兄弟情谊,他从未说过半个字,他一直放在心里,没有对南心诉说过。

    他喜欢画漫画,画过一页婚礼,主角是他和南心。

    那是他梦想的婚礼。

    南心来顾家找我,我看着她在我面前泪流满面,不停的跟我说对不起,对不起。

    我抱了她,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那些天,南心忙于靳家丧事,我也有双亲要安抚,我们没有再碰面。

    婚礼跟部分宾客致歉取消,别人也能理解。

    但是参加婚礼的宾客都是靳顾两家的人。

    可能全G城只有这样一个婚礼,黑色的布局。

    那天,我让南心跟展翔举行仪式。

    后来,我也后悔那天所做的事情,可当时并不觉得有错,我脑子里全部是展翔的遗愿。

    我以为只是一个形式上的婚礼,并不会有什么。

    可南心那天脸如死灰,冷若冰霜的瞪着我,“展唯,你说过,你会照顾我一辈子,如今我连爸爸和哥哥都没有了,你非要这样对我?”

    我用轻声冷语来坚定自己的决心 。“他因你而死,你不该赎这个罪?”

    我看着她点头,流了满脸的泪,而后再不看我。

    那时候我并不知道楚峻北,因为对楚家的事,我都没有想过去了解。

    南心要跟我离婚,我自然不会同意。

    但那时候顾家靳家太乱,楚峻北替南心请了金牌大状,我没有精力应付,同意了离婚。

    其实那时候我心里也压抑难受,觉得这样的婚姻走下去,我和她以后都不会好过。

    我也想试着放手,从此陌路。

    南心去了北方,南方由靳二爷掌管,他本想吃下所有股份,变成绝对控股。

    我明明想和南心永无瓜葛,可却死死守着手里的股份,没有卖给靳永钟。

    只要我手里的大股不在靳永钟手上,他想要绝对控股将南心赶尽杀绝便不可能。

    我一直试着把南心忘了,父母不会再接受她。

    因为我弟弟的死,将是父母心中永远不可解开的结。

    靳永钟几次想把京都分部取缔掉,让南心无路可走,董事会每次为了件事,都是血雨腥风。

    我把靳老爷子那一票人紧紧的捏在手上,一旦投票表决,便坚决不同意靳永钟这样做。

    靳永钟也是恨惨了我。

    我从不去打听南心的近况和消息,我以为这样心就会封起来,再也想不起她来。

    直到父母开始帮我张罗着介绍女朋友。

    我才知道,原来我心里再也装不下另外一个人。

    我去了京都,见到了南心。

    她已经不是我印象中的样子,眼神再不清澈。

    我见到了楚峻北。

    当我知道楚峻北已经和南心结过婚的时候,心中一直都封冻的冰面全裂了。

    后来,我越来越发现楚峻北并非真心喜欢南心,而是利用南心来报复楚建勋的私生子。

    南心是私生女,我第一次知道的时候,就很心疼她,觉得她没有得到正常家庭该有的爱,父母的错,给孩子带来了灾难。

    可我也是个私生子,还有什么资格去心疼她。

    好在我的父亲一直疼我,我并没有因为私生子的身份而感到自卑,我也从不承认我是楚建勋的儿子。

    我的父亲只有一个,姓顾。

    我越是追南心追得紧,楚峻北想刺激我,他越是不放手。

    我试着放开,退远。

    以为一切会回到原点,却越退越远。

    其实我已经打算放弃了,南心最需要我的时候,我没有扶她一把,已经不配站在她的身边。

    楚峻北既然有那个能力让她过得好,我就此作罢算了。

    我欠她年少时所有关于爱情梦想的猜测,是我毁了那些。

    南心去J省的时候,我查了天气,劝她不要去,她一意孤行,我拿她没有办法。

    因为她动不动就说,“关你什么事?你是我什么人?”

    每每那个时候,我就轻轻抽一口气,疼痛的感觉漫上来,我无言以对。

    只能偷偷跟她去了J省。

    她进了山之后便大风雪,电话打不通,我真想有小说里那种 飞檐走壁的能力,然后冲进去把她拎出来。

    进这种大山,南心是没有任何经验的。

    我找当地的村民买了些进山打猎的装备,因为价钱高,我把那户村民家里私藏着的手枪也弄了过来。

    谁知道大山里有什么,我不敢怠慢。

    找到南心的时候,我背上都是汗,因为周围是狼群。

    雪地里的狼为了生存,残暴与凶狠可想而知。

    那天就像是在鬼门关里走了一遭,可我一点也不后悔,我看到了南心眼里的泪水。

    真是觉得什么都值了。

    我还爱她,而她并没有想要我真的去死,虽然她那么恨我,在这样的时候,她还紧张我的生命安危。

    我让她先走,我有枪,可以应付一阵。

    她不肯,一定要等我。

    我怎么骂都没有用。

    我没有凶狠的骂过她,舍不得的,以前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是听她的。

    即便后来那场婚礼,我说的话也很少,语气没有重过。

    但那天,我骂得很大声,连名带姓的吼她。

    她还是跟在我的身后。

    我感觉到她躲在我身后,子弹打出去的时候,我的眼泪出了眼眶。

    后来我想明白了,如果南心没有闯闯,她也许是会回头的。

    她缺失家庭的爱,她想给闯闯一个完整的家,不让孩子成为私生子。

    我没有问过她,但我猜想,我大概是想对了。

    原本我打算离开京都,可是沈玥昔给我的看过的照片和视频让我动摇了。

    也不知道她是动用了什么关系,找到了海景园里面的视频。

    南心和楚峻北并不是表面 上那么和睦,恩爱不过表面做给旁人看。

    我想,我是可以给南心 幸福的人,我不想她强颜欢笑的去讨好一个人。

    如果她成了我的人,便不会再有那么多的纠结。

    一步错,步步错。

    南心死了,靳家大哥给我看了很多照片还有报道,那时候我感觉到我的血液在一点点的凉,要凉透了,一个人,身体凉透了,就活不成,我当也感觉自己活不成了。

    她是自杀的。

    她自杀前来找过我,我每次回想着她说的那些话,就觉得心口疼得止痛药也压不住。

    南心死了,顾展唯也死了。

    她却要我好好的活着,活着记住我带给她的伤害。要我保护闯闯,如果闯闯遇到危险,要我不惜以命相拼,我欠她的,要还。

    她说,她爱过曾经那样的我。

    我至今记得。

    我只求这一生闯闯都平安无事,不是不想为他拼命,只是觉得不想南心的孩子再遭遇苦难。

    闯闯在京都,有楚峻北的照料,是不需要我的。

    我回到南方,云若也回了南方,她执意跟随我到任何地方。

    而我却让她离我远一些,我不会再爱上任何人,因为我的心脏,似乎是个假的,它只有在碰到南心这个名字的时候会跳动。

    有属于“李沁儿”的消息传出来,虽然不太广,但一个圈子里有人议论。

    我马上找了私家侦探,去了T市,看到了楚峻北还有南心和闯闯的照片。

    我知道,沁儿就是南心。

    我没有去问,我再也不能出现在她的生命中,应该让她永远不要记起曾经有个男人叫顾展唯,那样的伤害过她。

    闯闯出事的时候,我在G城,楚建勋打电话给了母亲。

    母亲向来是个善良的人,她跟我说,名声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命。

    其实不用她说,我也会那么做,闯闯的安危是我的命运,南心给我安排的命运。

    我承认是楚建勋的私生子,只怕伤害到父亲,我答应父亲,处理好这件事,我就结婚过日子,生多几个孩子,都姓顾。

    父亲没有责备我。

    新闻澄清后,我马上赶往京都,靳斯翰在机场碰到我。

    我原本猜想我对南心做了那么残忍的事,他会恨不得见我就杀了我,但他没有,他问我,“展唯,这几年你过得怎么样?”

    “我还好,大哥,你呢?”

    “都是我以前不好,靳家的事情不管,让你受累,沁儿的事情你应该知道了,过去的事,我们都不要想了。”

    听他这样讲,我愈发内疚,也许是南心没事,他才会这样说。

    我庆幸南心没事,不仅仅是因为我自己不想受到惩罚,而是真的希望她没有事。

    我连看他也不敢,“对不起,大哥。”

    我跟靳斯翰一起去的京都。

    我们到的时候,闯闯已经被救了出来,找到那家医院,闯闯情况很危险,肝严重损裂。

    我知道南心和楚峻北都去做了配型,我让楚建勋帮我安排配型,多一手准备,用得上就用,用不上就算了。

    命运让我偿还我的罪,只有我的配型是成功的,我那时候如释重负。

    楚建勋握着我的手,眼睫湿着说不出来话。

    刘湘哭着不敢看我,一直说,“展唯,谢谢你,谢谢你!”

    手术也很成功。

    刘湘给我熬了营养汤,想要照顾我,我想着她和母亲那层关系,便让护工来照顾。

    否则我对父母那辈的恩怨从不放在心上,难受的人只能是她。

    南心和楚峻北想要见我,我让楚峻北安排人去应付,我不会再见他们,我这个名字,应该永远消失在南心的世界里。

    我在离开京都的时候,楚峻北来了,他还是知道了,也许是楚建勋的情绪让楚峻北察觉到了什么。

    他站在我面前,看不出情绪,声音很是清冷,“我不会告诉沁儿。”

    “嗯,永远不要。”我这样说,转身走进安检口。

    ..................................................

    七年前的车祸。

    那日,我找到靳斯翰,跟他说车祸有可能是人为。

    我并非认这个死理,一切发现都是偶然。

    云若一直是很懂分寸的女人,她跟在我的身边,进退得度。

    父母也觉得她是个可以做人妻子的上佳人选。

    我得让父母看到希望,结婚生子,我并不想找云若。

    我们是同学,她喜欢我我是知道的,我不能明知道还把人家往火坑里推。

    可当她发现我随便找个人结婚,也不会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她的情绪就有些不对了。

    是怎么样可怕的人,才可以蛰伏这么多年,一点破绽都不让人看出来。

    有次云若请我吃饭,她的礼服被卧室的门锁住了,让我上楼拿着门垫下的钥匙开门上去,帮她把客厅里的卧室钥匙拿过去开门。

    那天云若一个人折腾得满头大汗,开了门就要去洗澡。我在房间里等她。

    无意中我拿着书架上的书翻。

    满满当当的书,还有一格放在报纸。

    报纸都是单张的,剪过的。

    大概是重要的都留了下来。

    我无聊偷翻了翻,却发现了七年前的车祸报道。

    我明明记得云若曾经一眼茫然的跟我说,“当时忙着考试,一直闭关,那么重要的事情,我居然是后来才知道,也没有打个电话去关心一下,有些失礼。”

    报纸后来是可以再找,可以云若和南心并不相熟的关系,会对一起车祸如此上心吗?

    车祸发生过后好久了,才去把第一天的新闻剪下来,收藏好?

    连那场黑色婚礼的照片都叠在一起,我便觉得这件事情并不简单。

    云若对南心上心的程度,简直不是一般的关系。

    就算那时候我让云若帮南心打离婚官司,她答应得很爽快,一定尽力帮忙,可是并没有做多少律师该做的事情。

    也没有很积极的帮助南心。

    南心不想离了,云若也从不跟进,好象这起离婚官司可以赚到的钱,她根本不在意似的。

    我当时想着想着,就觉得脚板底迅速发凉,一直往上窜!

    ************

    【【加了一大更,我本来想这一章把顾展唯的写完,可能还不行,明天吧,还有一章,争取写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月如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月如歌并收藏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