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 > 147:你这样说南心,我不高兴

147:你这样说南心,我不高兴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好象都是我的错似的。

    这句话让沈玥昔心生内疚,她一直都觉得自己没有错,因为她也是为了楚峻北好。

    可楚峻北这样说出来的时候,她才知道楚峻北没有错。

    她凝了凝气。

    “我想把过去的三年补回来。”

    楚峻北连连“啧”声,摇头时,无奈一笑。

    “你总是在最不合时宜的时候做最不合时宜的决定。”楚峻北叹了一声,“三年前我让你不要离开,你要离开,用了所谓的家人不同意这个理由。

    你刚回来的时候,我爸还没有任何动向的时候,你连去找我都要背着你父亲。

    我说你要么跟我结婚,要么消失。

    你选择了不出现。

    而那时候,南心还没有真正走到我身边来。

    可当她真正意义上来到我身边的时候,你们全都跳出来了,我爸,堂兄,表妹,姑姑,阿姨,你们全都出来了。

    你们唯楚家大老爷马首是瞻,哈哈。”

    楚峻北笑得有些冷。

    他从钢质的烟盒中取出一只烟来,往后一靠,将烟叼在嘴上,微偏着头,打火机盖掀开时,清脆的一声“叮得”,打火石“刷”的响起时,火苗舔上烟丝。

    打火机扔在办公桌上,楚峻吸了一口烟,烟雾在他面前袅升,香烟夹在指尖的样子,感觉他的距离突然远去。

    “玥昔,我现在对你愤怒不起来,我只是希望你在对的时间做对的事情。

    你已经错了两次了。

    不要再用自认为对我好的方式来做一些事情。

    你可能一直在意的,是楚家这座门阀,所以当初你选择听从长辈的威胁,而放弃我。

    如今,也是一样。”

    沈玥昔感觉到耳后一阵火烫,一路烧到脖子。

    那是一种无法言表的羞愧。

    “我难道不是为了你好?”

    “可我并不会感激你。”

    “......,峻北,如果......”沈玥昔阖了双目,她知道楚峻北 说的都对,但于她来说,家族难道不重要吗?

    当初他只考虑她不站在他那一边,他可曾考虑过她?

    楚建勋平时不指使谁,可如果他下定决定要结果的时候,谁也不能忤逆。

    楚峻北就不曾想一想,如果她跟楚建勋作对,下场并不会好吗?

    “如果什么?”楚峻北好整以暇的等着沈玥昔说出下句话。

    香烟夹在指间,烟雾袅袅薄绕,楚峻北再吸一口,将烟雾悠悠吐出,没有出声。

    “如果你不答应我,我不仅会将这些东西抛给靳家,还会把这些事让楚伯伯知道。

    你明白的,楚伯伯如果真要插手,你在京都的日子不会好过。

    靳南心是顾展唯的前妻,楚伯伯本来就希望你们不要为了一个女人闹得不痛快。

    如今这种情况,楚伯伯下起手来,怕是快得很,可你真的希望楚伯伯对靳南心动手?

    我能为你守住这个秘密,但我有条件。”

    这是楚峻北听到沈玥昔第二次威胁。

    先是靳家与G城大门阀之间的链条。

    再是楚家的强硬势力。

    “我离婚了,你要跟我结婚 ?”楚峻北失笑。

    “嗯!”

    “可我和南心已经有名有实的夫妻,你不在意?”

    “不在意。”

    “为什么?”

    “因为我爱你。”

    “哦.....”楚峻北恍然大悟一般,“你的意思是因为爱,所以包容了我有过事实婚姻这样一段过往?”

    “是。”

    男人拧眉而蹙,“就算你心里膈应,不舒服,你也觉得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超过那些不适感?”

    “是!”

    楚峻北又是一笑,倒比之前轻松了,“玥昔,我不能答应你。”

    “为什么?”

    “我也感觉自己能包容南心过去的那段婚姻,就算她跟别的男人生过孩子。我觉得我们之后的婚姻也不会过得差,我会尽可能让我和她的婚姻走上正轨,把过去的慢慢抛下。”

    “你疯了!”沈玥昔简直不相信这样一段话是从楚峻北的口中说出来的!

    他曾经对婚姻的理念有多苛刻有多追求完美她不是不清楚的。

    沈玥昔腾地站起来!“楚峻北!你一个堂堂京城大门阀当家少爷,为了那样的一个二手货女人!居然不嫌弃她脏!她还是个私生女!那身份!”

    楚峻北伸手把烟摁熄在烟灰缸里,继续往后一靠,他没有沈玥昔的激动。

    嘴角的扬起的笑容有几分不可思议的讥诮,“按你这个命题,我离了婚,不也成了二手货男人?

    可你为什么说你能忍受,能包容?”

    沈玥昔噎得气得喘不出来,哪里不对?

    楚峻北凉身笑道,“是因为你觉得比我低两等,自己感觉配不上我?所以你一手,我二手,我们才是配的?

    总之,男人怎么烂都可以,依然需要某些方面冰清玉洁的女人才能与这个烂人相配?

    而女人不管她有多善良,多能干,但如果她有过感情史,她根本就配不上再进入一段感情?

    玥昔,你是这个意思吗?

    你怎么会有这么强烈的女奴意识?

    这样的理论如果存在,你们女人应该自发的组织起来,让政aa府重新制定法律,不准女人提出离婚。

    女人有什么资格提出离婚?

    因为一旦离婚了,就脏了,就下贱了。

    而且还应该让政aa府恢复曾经对女人浸猪笼的处罚,古时候的婚姻父母之命,媒灼之言,没见过现在这么多离婚的。

    不听话的就往死里打就行了,慢慢就乖了,离婚率也下降了。

    反正这些东西由男人提出来,到时候你们又要说男人伤害了你们。

    可若女人自己骨子里的奴性愿意回到那种状态,我倒也是觉得可行,毕竟男权社会,作为男人我也是蛮开心的,省得一天到晚瞎闹腾什么平等,多烦人。”

    楚峻北说完,“咝”的抽了声长气,“啧啧”声疑,“按理你是崇尚女权的。

    还是说你对我的感情是感情,我对南心的,不是?

    可我觉得我对她,是有感情的啊。你能包容的东西,我也可以包容......”

    沈玥昔被楚峻北问得脑子直发嗡。

    这是扯的哪儿跟哪儿!

    她说的是事实,而且说的是靳南心。

    可楚峻北怎么把矛头全部指向了她?而且还在温和的语气中夹杂了攻击!

    那绝对是攻击!

    什么浸猪笼,什么骨子里的奴性!

    他这是在讽刺她!

    她什么时候比他低两等!

    他们之间是平等的!

    “峻北,你现在跟我说的不是一个层面的东西!我不想和你争女权或者女奴。”

    楚峻北“嗯”声点头,“我并没有想和你争女权或者女奴,这个社会给了男人和女人太多自由。

    是你把话题引到了南心头上,说真的,你那样说她,我是不高兴的,可你是沈玥昔,跟我一起长大的沈玥昔,所以我没有冲你发火。

    我只是拿你做了个类比,你就不高兴了。你再换位思考一下我的心情?

    我并不是不知道她之前是什么人。

    我跟她结婚的时候就知道她有过一段婚姻,也知道她曾经有过一段长达八年的恋爱长跑。

    但是她和顾展唯在一起的时间还不如我和你长。

    玥昔,如果你心里觉得男女是平等的,那么在我和南心这段感情中,我并不算亏的那个。

    你所谓的她配不上我的东西,现在在我眼里,并不算太重要,就像你现在觉得只要能和我在一起,我有没有过婚姻都无所谓是一样的道理。

    其实我也不太明白为什么我现在可以这么平静的和你聊这些。

    或许我所有的情绪都被南心占了,没办法跟你嘶声力竭的争辩,我觉得那样有些累。”

    累。

    楚峻北的感受就是这样。

    他应付沈玥昔,要顾及曾经的情面,但是对她现在的做法很不满意。

    他不愿意花时间跟她吵架,那是件累人的事。

    每次和南心吵架的时候,至少吵了之后能有点意义,如果南心赢了,她会来哄他。

    如果他赢了,看到南心委屈得不想吃饭了,他也会去哄她。

    最起码结果是两个人静下来后都能反思一下。

    可是和沈玥昔吵了之后,有什么意义?

    没有任何意义。

    沈玥昔一直都觉得楚峻北会停在原地。

    他们有从小到大的感情,谁有那种本事可以撼动青梅竹马?

    楚峻北对她的感情不会淡,以前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从未传过花边边的新闻。

    他本身是个自律性极强的男人。

    而且当初离开是为了他好,她一直觉得他可以明白她的苦心。

    再回来,他不也提出过要么结婚,要么消失的选择题吗?

    即便分开三年,他也是动过和她重新在一起的念头的。

    如此她怎么会不放心?

    可是婚讯突然传出来,她根本没有一点准备。

    在沈玥昔看来,楚峻北是在报复她的游疑不定。

    如今她受了惩罚,向他提出只要他肯离,她就不介意的想法,他却拒绝!

    她是做不来像靳南心那般娇弱依附的样子。

    难道他要让她以那样的姿态来面对他?

    “峻北,你不要跟我说,你跟一个才相处几个月的女人有了很深的感情!”

    沈玥昔自己都觉得可笑。

    楚峻北那般沉稳内敛的男人,绝不可能做出这样傻的决定。

    “感情我不清楚有多深,也许是新鲜期吧,我觉得她样样都是好的,所以就觉得特别喜欢。嗯。”楚峻北点点头,他对沈玥昔说话的时候,像是在和一个相识多年的老朋友叙旧。

    有着无话不谈的默契,他只需要把心中的感觉说出来让她知道一般。

    他却不知道自己说出来的那想感受,于沈玥昔来说,是多么致命的打击。

    他接着道,“特别喜欢吧,感觉每天都是新奇的,没有墨守成规,有的都是未知。

    我觉得自己挺紧张她的。

    之前老楚找过南心,我知道他找南心是什么目的。

    当时真的冲动的,我硬是把她从老楚的车里拉下来,起先我也不明白是为什么。

    直到峻南也找了南心,南心整个人受了很大的打击。

    过后我才明白,我挺怕他们说出我的目的和想法的,能多哄一天也行。

    玥昔,我可曾哄骗过你?”

    楚峻北一问出口,又是无奈一笑,“可我骗了南心很多次,不知道为什么要骗,就是担心她知道后会不高兴。

    都说要做个诚实的人。

    有时候跟她相处,我又觉得谎言是种非常好的东西。

    在生意 上用点心机倒是得意,在她身上用了心机,还是有些愧疚的。

    我以前是真的没有骗过你,可能 你和我都做得太好了。没有什么好值 得欺骗的。

    而南心太不完美。

    南心骗了我,我也骗了她。

    你说说,呵。”

    楚峻北一声苦笑,“我现在都不知道骗自己的枕边人算不算是不道德了。我猜想,南心也是不愿意骗我的,可她有什么办法?

    你都说了,她选了一条最难走的路,她有什么办法?

    无路可走的困境你是没有体会过,我想当时她也是艰难的。”

    沈玥昔唇片轻颤,她从楚峻北的神情和谈吐里听出了感情。

    无可奈何的感情。

    他把她当成旧朋友一样跟她说着新恋情。

    大概也是没处说了吧,所以才会说这么多。

    楚峻北的确是苦恼,他没跟Joe说过这些。

    沈玥昔今天若不是想要这么彻底的威胁他,他也懒得说。

    他以为自己将心中所想倒出来,沈玥昔会理解,会退让,他低估了一个高傲女人拥有的嫉妒心。

    沈玥昔拧紧的心口无法舒张,如果她输给一个清清白白的大家闺秀,她也认了。

    可靳南心有什么?

    那个私生女的身份就够楚峻北厌恶了,更别提离过婚,还跟别的男人生过孩子。

    她居然输给了这样一个女人!

    凭什么?

    她咬了咬唇,“我哪点不如靳南心?”

    “你比她好太多,你家世比她好,学历比她高,身世比她高贵。

    把你和她放在一起,明眼人都会说你比她优雅惊艳。

    她甚至连脾气都不如你好,你是不会发火的大家闺秀,可她呢?生起气来的时候,就跟小孩子没有分别。”

    楚峻北自己都说糊涂了,这么看来,南心真是一点优点也没有。

    全都不如沈玥昔。

    那他到底看上了她哪点?

    “她没有一样有我好!”沈玥昔气得发抖!心中更是不甘!

    楚峻北努力回想,想讲给沈玥昔听,也想讲给他自己听,“嗯,也许是,可是她出现在我身边的时候,时间刚刚好。

    我刚刚就说了,你总是在不合时宜的时间做不合时宜的决定。

    可她刚刚在合时宜的时间做了合时宜的决定 。

    你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离开我。

    她在我刚刚走出心情阴霾的时候来到我身边,那个时候我刚好可以为她开一小个缺口接纳她。

    可我也没想到千里堤坝溃于蚁穴这样的道理居然会发生在我和她身上。

    如果她早一个月用同样的方式在我身边出现,我看也不会看她一眼。

    玥昔,这是缘份,讲不清的。”

    沈玥昔站起来,她没有再提出任何疑问。

    她转身要走,楚峻北喊住了她,“玥昔,我说这么多,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沈玥昔转了一半身子,楚峻北看着她的侧面。

    沈玥昔眸子冰冷,只是看着正对的墙壁,没有与楚峻北对视,“你觉得我明白吗?”

    “我觉得你是明白的。”

    “为什么?”

    “因为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了解我。”

    沈玥昔冷然一笑,“我了解的楚峻北是有生活洁癖和感情洁癖的男人,而你,不是他。

    也许你还是楚峻北,只是你变了。

    你变了,我怎么会了解你?”

    “是真的一点也不了解?”

    “不了解。”

    “那么我就直接告诉你,你现在应该明白南心在我心里的位置,即便她有过去 ,我也不计较,我不会和她离婚。

    但你,别妄图用你认为对的方式去伤害她。

    我会不高兴。”

    “你不高兴,会对我做什么?”沈玥昔终于回过头去,嘴角挑起诮意。

    沈玥昔吸上一口气,眼中泪渍翻涌,却一直忍着,“峻北,我没有负过你,当初和你分开,我也是逼不得已。我也希望你理解我。

    可你不愿意,难道我们之间分手,你没有责任吗?

    为什么只能我牺牲?

    你为什么不能为我牺牲?

    你口口声声说我是为了楚家的门阀,所以才听从长辈的话。

    可如果你不是为了楚家的门阀,为什么要和楚伯伯作对!你为什么不能把家产那些看得淡一些!

    你为什么不能放弃一些?

    那些都是身外之物,为什么你计较就理所应当,而我计较就要被判死刑?

    你不公平!

    在你眼里,楚家这座门阀只能是你的,你叫我不要在意,可你去拼死的在意那个东西!

    你不公平!”

    沈玥昔颤颤呼气。

    楚峻北音色冷了下来,“因为我母亲的东西,哪怕一针一线,我也不会拱手他人!!!”

    ....

    “啊!”Joe趴在门上虽然没听清,可听得太过于投入,导致里面门一拉开,玉树临风的美男子摔了个狗啃屎。

    沈玥昔红着眼睛从Joe身边走过,一句招呼也没有。

    楚峻北只是冷睨着没关上的门。

    Joe很优雅的从铺着地毯的地上爬起来,优雅的拍拍身上的灰。

    优雅范儿十足的顺手关上了门。

    “喂,你们聊这么久,旧情复燃了吗?”

    “我跟你们贺家一样,石油不要钱,烧着玩?”

    Joe“呃”了一声,“你看看你,动不动就拿石油说事,我说的是心火。”

    “我现在只有肝火,你要不要?”

    “呃......”Joe心道,楚峻北,你这样可不好玩了啊。

    “Joe,我最近可能要遇到一些麻烦,你跟贺疏朗能不闹腾了吗?”

    Joe警惕道,“你想干什么?利用我?”

    ......

    临近下班时间,楚家老宅派了人过来,八个彪形大汉进了楚峻北的办公室,“少爷,老爷请您回去一趟。”

    *********

    【【月票月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月如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月如歌并收藏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