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 > 02:他抱起我,就亲了下来

02:他抱起我,就亲了下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懵得不知方向,电梯门打开,他却大方走了出去。

    给我郁结得难受。

    早餐是丰盛的自助餐。

    我每次同他一道出差,早餐都是我安排,还真成了他的营养师,也不知道他平时怎么吃的饭。

    他照例拿着杯子去装牛奶,每次都装两杯,有一杯是我的。

    而我就一趟又一趟的去拿其他主食。

    他自己是个美食家,对吃的东西很挑剔,最不会犯错的就是白粥,沙拉,水果。

    每次我都会给他拿这三样。

    因为这些吃饱了,其他的小点心味道不合他的意也无所谓了。

    我不一样,我没他挑剔。

    虽然我也挑食,那也只是对部分食物挑,对于喜欢的东西,偶尔换个做法我也能接受。

    今天这家五星的酒店里有牛仔骨,我拣了一些。

    他看见我吃牛仔骨,“好吃吗?”

    “嗯,味道不错。”我喜欢牛仔骨的那种嚼劲。

    他的银叉伸进了我的盘子里,我的眼珠子差点掉出来,见他叉走一块我盘里的肉,心脏噗嗵噗嗵的直跳。

    吓着我了,因为他吃饭从来不这样。

    “味道很一般。”他有些嫌弃。

    我噘了一下嘴,他今天是有意挑我的刺,还吼了我。

    虽然我是给他打工,但他从来不吼我。

    我低头兀自吃盘中食物,“我觉得挺好。”

    “还不及你自己的手艺。”

    他说完我便偏头过去,只觑见他的侧颜。

    他倒是悠哉,连拿着牛奶杯喝牛奶的样子都是一派仙气。

    有时候静静瞧见他的样子,心里会暗想,这种男人怕是不用吃饭的,用仙气或者真气就可以存活的。

    他以前刚醒的时候,我还做过牛排,但没给他吃过。

    那些都让我自己吃了。

    总觉得拿不出手。

    他行动方便了,想吃的东西他会自己做。

    不过他做的东西也没给我吃过。

    我一个给他打工的,哪有什么资格吃他做的东西。

    我今天情绪不太好,他说什么我都有点抵触。

    或者是近来我父母在G城,天天在我耳边念叨“剩女”这个词,让我有些烦躁。

    我真的有了看他身体好转,就辞职的打算。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我的青春有限,现在不趁血是流动着的时候去找个伴侣,难不成等到五十岁,什么都看穿了再去找?

    对另一半也是不公平的,我得花时间和未来的男朋友培养感情。

    这样想着,觉得自己也是一个妄谈爱情的人。

    我对爱情并不坚贞,我也会害怕困难。

    喝自己的牛奶,吃自己的沙拉,我有心事,对他说的话没有即时回应。

    好半晌我才感觉到自己的脸边有火在烧,他似乎正在看我。

    此时我的手机来了一条微信,我拿起手机点了绿条播放,贴在耳边听。

    是魏哲的语音信息。

    “魏学晚上回来了,还说要给你一个惊喜,不让我告诉你,可是你在外地,惊喜不上了,所以你能不能早点回来,到时候一起吃饭。”

    魏学是我的同学,当初跟我一个导师,全靠我帮着疏通,为了感谢 我,他总是请我吃饭,帮我处理一些麻烦的事情。

    当然,我比魏学大,老逼着他喊我姐姐,他从来不喊,连名带姓的喊我许妙。

    还惊喜呢。

    我若是不回去,他那小嘴巴得翘到天上去了。

    一想到他那孩子气的样子,我就忍不住笑了起来,摁着屏幕上的小话筒,用不影响周围 人用餐的音量说,“那你拖住他,让他晚点好了,我回到G城应该很晚了。

    对了,我得给他买份礼物吧。领带,西装,鞋子,或者其他什么,你觉得送什么好?”

    我这几年一心扑在靳斯翰和学业上,真的非常老土。

    连自己都不怎么打扮,哪知道该送男人什么东西。

    魏哲发来的消息前面一段都是大笑,“拜托,他就喜欢穿得休闲,你给他买什么西装领带。

    送件T恤得了。”

    我都笑了,“那可真是帮我省钱了,呆会路边看见哪儿有美特斯邦威的有打折的买件给他穿。”

    “我看成!”魏哲依然大笑着,应得很爽快。

    没再回信息,我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今天上午其实没什么事情,吃完早饭,刘县安排我们去岛上转转,算是实地深入考察一下。

    县里想再谈条件,但是靳斯翰就是表现得不太积极。

    以靳斯翰的性子,让步是不可能的。

    结果是差不多的,我担心魏学很早到, 我回到G城没有时间再去逛街,不如趁着上午事情不多去逛逛。

    毕竟我只是医生,并不是真的秘书。

    靳斯翰现在身体好了,不需要我如影随形。

    “靳先生,上午我请个假。”我看着他并不转过来的侧颜说。

    他优雅的吃着水果,“你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有事?”

    “我同学从美国回来,晚上可能一起吃饭,我去给他买个礼物。”

    他转头看我了,“哪个同学?”

    “你应该认识的,冷老师我那届就带了两个学生,我和魏学。你好象见过。”

    他虽轻却稍长的“哦”了一声,似在想着什么。

    “哦”是什么意思。

    他顿了一阵,我看不到他的眼神,“你去吧。”

    我松了口气,反正我也不想去什么岛上。

    和靳斯翰在酒店门口分开,他跟张文涛还有刘县一起上岛。

    而我,由刘县安排的人送去了商场。

    嘴上说着给魏学买美特斯邦威,实则不会那么干。

    魏家两兄弟虽然跟我一样,都是从医,但我们两家的家境完全不同。

    魏家从商,在南方也是有名的豪门。

    医疗器械的生意魏家做得很大,魏氏是上司公司。

    这种家庭出身,他们哪会穿什么美特斯邦威。

    就算我再土,再不懂人情世故,牌子还是知道几个的。

    魏学是个特别阳光的男孩子,这两年出去,也不知道晒黑了没有了。

    他比我小两岁,但现在这个年纪也是不会再长高了。

    所以我记得身高就行,身材好的男人,只要报身高买的衣服都不会错码。

    我是一个买东西特别没有规划的人。

    原计划打算买一只口红,可能最后会因为禁不住导购的莲花舌而买上四五种色。

    原计划打算买一瓶香水,也会因为左闻右闻买上四五种味道。

    我总是买的时候控制不住,拿回家就后悔。

    但是后悔没用,下次还会继续犯同样的错误,哪怕在家里叮嘱自己无数次。

    我原计划 给魏学买一件T恤,这是他哥哥的看法。

    浅灰色的T恤拿在手上,骗死人不偿命的导购又过来宰杀我了,“小姐,请问您是给男朋友挑选吗?”

    “不是,我弟弟。”我如实说。

    导购的眼睛微亮,“弟弟多高呢?多重呢?”

    “182还是83吧。身材很好,不胖。出国前感觉就没有长个子了,现在已经没长了吧。”

    我听说女人生完孩子有长高的,男人会不会也有这样的特殊时期?

    导购的眼睛更亮了,“这件T恤是非常漂亮的,上身特别酷,再配一条我们新出的这款牛仔中裤,上身很帅的,版型特别好,是立体剪裁的,超有型。

    这种个子高高的男孩,穿上身的话会显得特别有阳光。你看,那是我们的模特照,你弟弟怕是比我们模特上身效果还好。”

    导购就知道说特别,特别。

    还说我这个当姐姐的有眼光。

    我有什么眼光啊,我本来看着很普通的一件T恤,被她说得就像拿了件龙袍在手上似的。

    我自己都看不起自己了。

    哎,我也知道魏学穿什么都好看,身材身高在那里摆着,喜欢篮球的男孩子,这样搭起来是不错,运动又不夸张。

    魏学在我心里的位置还是蛮重要的,他跟我一个导师,很听我话,对我也非常好。

    最开始总是担心我的导师不要他,天天拍我马屁,讨好我。

    后来又怕导师偏心,老是央着我跟导师说他的好话。

    搞得后来导师更喜欢他。

    不过他也不是不知恩图报的人,对我也很照顾。

    我是独生子女,家里就我一个,从小就羡慕那些有兄弟姐妹的同学。

    所以多给弟弟买点我还是舍得的。

    最后的结局是,我给魏学买了整整一身有多。

    衣服裤子两套,棒球帽买了,还有鞋子,袜子。

    记得有次我在雨天脚崴了,他背着我去学校医务室,他还要参加篮球赛,我上好药就去陪他买鞋子赔他。

    不然里面全是水的鞋怎么打球。

    试了好多家的鞋,他喜欢什么款式我都忘了,但是不停的重复那个码数,我就给记住了。

    导购让我买鞋,我就给他买了。

    手中一大堆袋子,导购笑盈盈的跟我说,“欢迎下次光临。”

    买出来我又开始后悔,我买这么多干什么啊?说好的一件T恤呢。

    真是恨死了我自己,没有一点自控力。

    ........

    快中午的时候,靳斯翰打电话给我,“许医生,你逛完了吗?”

    “嗯,正准备打车回去。”

    “中午一起吃饭,我让刘县派人过去接你。”

    “好,不要等我,你们先吃。”对于吃饭这样的事,我是没必要扭捏的。

    中午我到了吃饭的饭店,一进包间,他们已经开吃了,张文涛最先跟我打招呼,“许小姐战利品丰富得很啊!”

    我不好意思的笑笑,朝着靳斯翰所坐地方的空位走过去。

    张文涛看着我,调侃道,“你们女人逛起街来真是凶猛,我最怕我太太要我跟她去逛街,我都累成狗了,她还意犹未尽。”

    桌上的男人都笑了起来。

    靳斯翰坐在我旁边,帮我说话,“她是太忙了,我难得放她半天假,肯定得狠着心买了,以后又没时间了。”

    刘县今天比昨天说话的语气友好多了,也学着张文涛的口气开玩笑。

    “靳总啊,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就算是秘书,那也得怜香惜玉才行。要是在你这里太辛苦,外面有人让许小姐轻松了,指不定就跟人跑了。”

    我被拿来开涮,有些不自在。

    也许这桌子上的都是男人,一点小酒喝下去就有些口无遮拦。

    靳斯翰嘴角微微扯动,没应刘县的话,很快被张文涛接了话题。

    一桌子人在哄笑,我给靳斯翰倒了茶。

    他端着杯子喝。

    中午吃好饭,我们就准备回酒店午休。

    下午还要去土地规划和城建部门,有刘县亲自陪同,会很顺利。

    我拎着大包小包的袋子,跟在靳斯翰身边进电梯,他伸手帮我拎。

    因为是送人,还特地包装过了。

    他低头看了看,“容县这地方的商场能比G城东西多?还买这么多回去。”

    我伸手摁了电梯里的数字,“我买东西有时候会没什么数,脑子不好用。”

    “女人估计就这点爱好,以前南心也是这样,就喜欢买买买。”

    “我现在收敛很多了。”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耳背。

    他笑笑。

    我们一同走出电梯,他的房间在我隔壁 ,先在我的房间停下,我伸手从他手里去拿袋子,“谢谢。”

    他递给我,“中午好好睡一觉,下午不用跟我去了。”

    “好。”

    他转身的时候,又看了一眼我手中那一大堆的袋子,才走向他的房门。

    下午靳斯翰没来敲我的门,我午睡到了四点,骨头都睡酥了,把这两日的疲惫全睡到了九霄云外。

    靳斯翰打电话给我说来接我吃晚饭,晚上六点四十的航线回G城。

    我赶紧起*收拾自己和行李。

    上飞机了,靳斯翰还在调侃我,说容县虽然离省会城市近,有大商场,但那也没有G城多。

    我印象中的靳斯翰不会将这样的话说两次。

    其实他跟我聊天我很开心,不要像来的时候一样不理我就好。

    “如果不是因为魏学刚到,很匆忙,我也不想在容县买,在G城买东西选择多,价钱还没容县贵,挺不划算的,但又没有办法。”

    我扣好安全带。听见他问我,“你这些东西全是给魏学买的?”

    “嗯啊。”

    “买了些什么?”

    我回了他的话,“买了两件T恤,两条裤子,还有一双鞋,袜子,还有棒球帽。”

    半天没应我,我整理好后转头去看他,他已经阖上双眼,睡了。

    哎,真是一个阴晴不定,瞌睡说来就来的男人。

    不过多休息身体好,我随他了。

    .........

    出了机场,程东已经站在出口等我了。

    好家伙,他还带了束火红的玫瑰。

    我似乎是有嘴都说不清了。

    靳斯翰跟我并肩走出来,他突然说她小腿有点疼,吓得因为玫瑰不知所措的我立时就慌了。

    “马上上车,我带了医药箱!!”

    我是真的慌了啊。

    除了父母,我最怕的就是他身体某个部件出问题。

    最近又频繁起来,我不知道是哪儿出了问题。

    北方现在也值夏季,不可能因为寒气的原因。

    我连程东的玫瑰都没有来得及接就和他告别,管靳斯翰去了。

    上了车,我就给靳斯翰施针。

    来机场接我们的只是轿车,我给他施针的时候把他的腿放在我的腿上。

    我问他,“现在好点没有。”

    他头靠在玻璃窗上,阖着眼睛,半天才应我,“没有。”

    在我看来,他半天不说话,是因为忍着痛苦。

    我开始怀疑自己因为施针少了,医技退步了。

    虽然我在他身上做的许多事都没有执照,可我非常用心的学。

    我急得眼泪珠子都快掉了下来,一直忍着。

    不一阵,他说他的膝盖骨也有些不舒服。

    我这心,就这么跳着停不下来,跟在躲地震似的。

    回到翡翠园,我让他趴在*上,仔细给他按摩,又将掌心搓热了帮他捂 说痛的地方。

    程东打电话来说一起吃饭,我推了。

    魏哲打电话来说魏学已经到了,我本来说晚一个小时。

    结果一个半小时后魏学亲自打电话给我,我走到靳斯翰卧室外的客厅接了起来,对方声音不小,“好你个许妙!你知道我回来了还不出来!”

    他不高兴了。

    真是个小祖宗,脾气一如继往的大,“我有个病人,身体不舒服,我现在走不开,你别生气啊。”

    哎,他就仗着为了打过几次架,背过几次狼狈的我,照顾过我几次,所以总是对我大呼小叫。

    他是量我不敢对他这个小祖宗恩人恩将仇报才会这么嚣张的。

    “病人?很严重吗?要我过去帮忙吗?”

    “不用了,就是要施针灸,你知道的,针灸没那么快。我给你买了礼物......”我怕这个小祖宗等会又开口叫嚣,赶紧恭敬的奉上狗腿。

    “好吧,明天,明天我们见吧,我要看看你给我买了什么!”

    靳斯翰趴在*上,半天哼一声。

    我一直伺候他到凌晨一点,一年前都没这么折腾过,害我都不敢离开翡翠园。

    “靳先生,要不然我今天晚上住这边吧,要是你晚上不舒服,也好有个照应。”

    以前他总是说,“不麻烦许医生了,不会有问题。”

    今天他眼睛都没有睁一下,顺口就应了,“我让林妈给你收拾一下客房。”

    “好。”

    我也真是累了,进了客房,我就想睡觉,可想着靳斯翰,我又睡不着。

    随时随地的怕手机醒,怕有人敲门说他不舒服了。

    后来实在熬不住,困得无有精力胡思乱想。

    周二我有闹钟,因为要上班。

    闹钟响的时候,太阳穴的位置 就像有钻子在打一样,疼得要命。

    我顶着一双黑眼圈出去,楼下餐厅里靳斯翰已经坐在了那里。

    他朝我微笑,“许医生,先吃饭,我让人送你去医院。”

    “我来不及了,等会到医院随便买个面包吃。”

    这里离市区太远,我的闹钟时间是我住海东新城的时间。

    翡翠园这边过去,哪还有时间吃饭。

    我手里拎着属于魏学的衣服,裤子,鞋子,准备就这样走。

    靳斯翰的目光在我的纸袋上微作停留,“那现在我让人送你吧,家里的面包牛奶带点在车上吃。不用去外面买了。”

    他的细致撩动我的心,以前无数次都是这样。

    他对身边的人都很好。

    这些年我跟在他身边,从没听他斥责过下人。

    或许是斥责的时候我不在。

    不过我也能感受到他是个脾气特别好的人。

    跟靳斯翰相处过,就会觉得其他的男人多多少少的缺乏绅士风度。

    一个男人有绅士风度是很迷人的。

    他有时候根本不像我的老板,会替我拉开车门。

    出差会把好的房间让给我。

    他也许对谁都一样,我并不是特例。

    我曾经看到过他的钱包里,有申璇的照片,有些旧。

    申璇真的很漂亮,我看过照片,也看过真人。

    南心跟我说,申璇的美,是让男人有征服*那种类型,很有挑战性。

    她说我的美是属于让人一看着就能安下心那种,特别舒心,能沉进心里那种。

    我看过镜子很多次,不知道南心说的这是什么意思。

    大概就是说,我是脸不怎么样,但属于心灵美?

    看过靳斯翰钱包里属于申璇的照片后,我再也不敢去觑看他的私人物品。

    那感觉好象有尖尖的刀,在割 着自己的心脏,特别疼。

    有时候我连申璇的名字都不敢想。

    偶尔听别人说起几句,我都不知道该用什么的表情去回应。

    会让人很绝望,一点希望也看不到。

    我喜欢他,他心里装一个有夫之妇,埋在特别深的位置,从不提及,却暗自收藏。

    如果他是个花心的人尚好,起码我还能奢望着他或许会忘记。

    偏偏他是个洁身自好的人。

    可如果他不是这样的人,我还会喜欢他吗?

    人总是矛盾的,矛盾的时候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想要什么。

    ......

    司机开车,我和靳斯翰坐在后排,我问他今天有没有舒服一些,他点了点头,“回到G城就好多了。”

    我舒了口气。

    路上我的手机响了,魏学狂嚣的呼叫又在轰炸了,“许妙!你烦不烦啊!裹了小脚是吧!我都到了你们医院门口了,你还没来!!!”

    “我就到了,就到了!”我忙忙应着。

    车子在医院门口停下来,我连着给魏学买的东西一并拎下车。

    还没来得及跟靳斯翰说再见,魏学那混球,一冲出来就把我抱了起来转圈,学着美国鬼子的那些玩意,捧着我的脸就狠狠的亲了下来!!!!还得意的挖苦我,“许妙!你又长丑了!怎么会丑成这样!!天哪!你以后叫许国宝好不好?”

    ************

    【【今天七千字更新完毕,有小小的加更。月票呢月票呢,真的要月票,不开玩笑呢!再不给我,我明天可能只拉得出来三千字了!嘤嘤嘤~~~】】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月如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月如歌并收藏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