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 > 003:心里都是楚骥寒光辉高大帅气逼人的样子

003:心里都是楚骥寒光辉高大帅气逼人的样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言情小说里说的坠入冰窖,是不是这种感觉。

    初晓觉得脚尖都凉透了。

    她是拥护抗拆党的,结果现在叫她去做拆迁的疏导工作。

    不是把她架到火上烤吗?

    可这似乎容不得她反对吧?

    她也不能反对吧?除非不想干了。

    Alina送走了楚骥寒,又折回来。

    初晓得手里的工作很快分摊下去,有人接手,她进入了一个更加黑暗,更加恐怖的工作团队。

    拆迁小分队!

    明明开始是造-反小分队的。

    虽然没有做文职工作的加班,但是在拆迁小分队,初晓一样加了班。

    一共五个人,三男两女,组长是女人,叫刘丽。

    初晓是加入这个团队年龄最小,文凭最恶心的一个人。

    但是她是夜大本科在读的这个消息公司里除了人事部都不清楚,倒给她保留了几分颜面。

    一进小会议室,初晓就学着电视剧里一样给前辈鞠躬,希望多多关照。

    大概是这几天拆迁工作弄得大家都已经内分泌失调了,所以没人友好热情的搭理 她。

    如果这些人知道丰台小区的拆迁工作那么难做有她的原因的话,会不会想集体动手撕了她?

    初晓明显的感觉脖子后面有人吹了凉气。

    .....

    楚骥寒自己开着车回湘园,自从他进入公司开始,就不准家里再派保镖跟着他。

    连司机也不要。

    车子开上平安街,双向十六车道延绵无尽,让生在京都的每个人都有一种油然而生的优越感。

    莫名而来的优越感。

    楚骥寒单手握着方向盘,修长的手指触上液晶板,音乐响了起来。

    最喜欢一个人开车的感觉,周围没有人,不会打探他身边是否有可疑的人跟踪他。

    车子拐进湘园,刘湘老远迎了过来,“闯闯!!”

    刘湘老了就瘦了许多,楚骥寒一低腰抱着她,就觉得这衣料薄得可以摸到奶奶的骨头。

    骨头一片片的,又细又薄。

    “奶奶。”

    “今天 晚了点啊。”刘湘翘了嘴巴装作生气。

    楚骥寒攀着她的肩往主楼走,“路上看见一个漂亮的姑娘,本来想骗回来给您当孙媳妇儿的,我跟了好一路才发现她居然有男朋友,真是扫兴。”

    刘湘一巴掌拍在楚骥寒的屁股上,“叫你给我找些野丫头片子回来!我可不要!门当户对是必须的!”

    楚骥寒仰着下巴得瑟,“那当然!我起先看着那姑娘穿的都是奢侈品,开好车,气质也高贵才跟的。

    你以为我会去跟个灰姑娘啊?本公子可看不上。”

    “你要是给奶奶带个门当户对的孙媳妇回来,奶奶可就高兴了,要是有曾孙了,奶奶可要抱出去炫耀的,对了,多生几个,奶奶养得起!”

    “是是是,生一打!一次做个六胞胎,*上躺两年就生下来,省事儿。嘿嘿。”

    楚骥寒又挨了一巴掌,“你当你媳妇儿是猪啊,一打!!”

    刘湘也明白,每次楚骥寒都是搪塞她,要勾搭一个凭她孙儿的姿色早就勾搭一打回来了。

    不上心!

    楚骥寒一路哄着老太太回到主楼吃晚饭。

    楚峻北和李沁儿这段时间去骑行了,隔两年两口子要跑一趟,家里人不多,吃饭的时候楚建勋和刘湘两个人不停的给楚骥寒夹菜。

    “闯闯,爷爷跟你讲,这处园子你二爷他们搬出去另外辟园过后就特别冷清,你得赶紧的多给咱们湘园添点人口,一个曾孙住一幢,这个任务很艰巨啊。”

    “我一定努力。”

    楚骥寒对谁都爱理不理,对楚峻北也差不多,但对爷爷奶奶完全是说什么应什么。

    一来觉得二老年纪大了,不能生气。

    二来二老从小到大也是最*他的人,父亲最爱的人是母亲,陪他的时间并不多。

    所以他跟爷爷奶奶的感情更亲一些。

    吃了晚饭,楚骥寒就回了自己楼。

    Alina电话打来,将明天早上会议厅的安排通知他,并发了信息。

    初晓也是在这个时候才下了班。

    回到家,初晓便拿手卡住自己的脖子,“天哪!我掐死自己算了,掐死算了!!”

    周悦刚用卸妆油洗了脸,她平时就算回来得晚了,可今天晚上初晓比她还晚,“怎么了?”

    “自作孽,不可活!不可活啊!!”初晓抽着鼻子假哭,可心里真是难受。

    初晓甩开自己的手,坐在“嘎吱”响的沙发上,仰头痛呼 一声,“你知道吗?这个小区是我们公司要拆的。

    现在我要来小区做拆迁疏导工作,可我前两天还跟那些奶奶说不要搬。这可怎么办啊?”

    周悦拍着脸上的水,“你是担心明天没办法面对那些老太太?”

    “当然啦!”

    “要不然这样吧,我白天没工作光准备考试,晚上在夜场唱歌,时间比你多。

    你跟哪些老太太说过别拆迁的话,你告诉我,那些人的工作,我去做。剩下的,你自己搞定,怎么样?

    小区又不是所有人都认识你,了不起就是我们这幢的老太太见你多。”

    “真的??????”

    “真的!!”周悦义气的拍拍心口,“为了你,两肋插八刀,眼都不眨。”

    “行!我的好悦悦。”

    其实周悦和初晓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坑蒙哄骗都用上了,没句正经的。

    什么新迁小区那边建A级甲等幼儿园,还有很有名的民办九年学校啊,还有什么商圈啊,全部是极度隐密的内部消息啦。

    就没有以拆迁工作人员的名义去疏导过,干的全是三八做的八卦事。

    她们就负责天天跟老太太三八,说些有的没的。

    你跟她们说不要同别人讲,她们转头就告诉别人了。

    而且人家也不会怀疑初晓和周悦,她们在这里没房,不存在动员谁的居心。

    后来初晓和周悦还散布谣言说,丰台没有地产公司派人过来劝过拆迁的事儿,有内部消息说是因为这边老人多,不想招惹。

    就等着这边成危房,政aa府可能会说加固不行,来个危房安置,赔钱的事儿,可就真的难说了。

    这些开发商,心黑着呢。

    这是想坐收鱼翁之利。

    这两家伙天天站在一堆 老太太立场骂地产公司心黑不要脸,生个儿子没辟掩。

    官商勾结,绝对不会承认等着你们成危房,闹大了,肯定辟谣。就像当初某城市车牌的事儿一样,对吧?头天还辟谣,你一放松,第二天就限牌了。

    越说越真。

    大家都人心惶惶,觉得地产商真的有可能想等这小区变危房,的确太久了。

    不肯搬的人慢慢也揪不到跟自己一路的人了。

    大家合计着干脆早点搬,真成了危房,就没现在值钱了,本来这房子旧得好多地方都裂了。

    初晓一直在组里天天递报表,汇报工作进度,让公司不要派人去,就说拆迁这事儿没影儿。

    一个月后,搬迁疏导工作进行得不错。

    小区里七七八八的横幅撤得差不多了,剩两个钉子户就好拔得多了,这是原计划三个月才有可能达到的效果。

    初晓负责丰台小区的拆迁疏导工作,成绩斐然,可是组长抢了功。

    初晓第一次感受到职场黑暗并非楚骥寒安排她去做拆迁疏导,那顶多是觉得自己运气不好。

    可这次,工建部开会,组长刘丽直接把功全抢在她一个人头上,气得初晓红了眼睛。

    一个多月,她一个人拉着自己的闺蜜跟一堆老太太拉家常,编故事,找一些沾边的类似新闻吓那些老头老太。

    嗓子都说粗了,苦劳全是自己和周悦的,功劳成了刘丽的。

    是个人都得火吧。

    关键是工建部还向财务部给刘丽申请了一万块的奖金!项目若能提前开始,这一万块就归刘丽了。

    一想到钱,初晓直接想把刘丽给剁了!

    心脏病都要气翻了,真想学姓楚的跟刘丽碰个瓷儿!!

    组里其他人都劝初晓,“晓晓,你是新人,新人有时候难免受点委屈,时间久点就好了。她就不能欺负你 了。

    这事儿你又不能跟她闹,闹难看了,她给你小鞋穿。”

    初晓嘴上没说会,心里很难做到不计较。

    开小组会的时候,刘丽说话的腔调更是完全没有感谢初晓的意思,“初晓,丰台的收尾工作你来跟进,到时候跟我汇报一下。”

    收尾工作?敢情前期中前期发我一点儿关系也没有?初晓站起来,脸色并不好看,“刘组长,前期和中期不是我做的?”

    孙洋拉了拉初晓工作裙摆,示意她别争了。

    刘丽微变了脸色,“初晓,新人有时候还是虚心点儿好。你还没过试用期呢。”

    去你妈的!

    初晓气得嘴唇都抖了起来,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行!我去做收尾工作!”

    小组会一结束,刘丽就去了HR攀关系。

    孙洋给初晓倒了杯水,“别气了,等你过了试用期,翅膀硬了,她就没办法拿试用期评分这事儿威胁你了。当兵当新兵还要被欺负呢。”

    “谢谢,我知道的,我就是舍不得那个奖金。”

    “以后还有的,咱们组挺肥的,以后你就知道了,动点脑筋,到处都是钱。”

    初晓感谢孙洋这样开导她,点了点头,“谢谢。”

    “不谢,以后赚钱了,请我吃顿饭就成。”

    初晓如此扣门,怎可能随便请人吃饭,真当自己是周悦啊?

    拆迁的收尾工作又是初晓一个人做。

    按理这份工作,她一个人做不下来。

    虽然这个小区不大,但其他同事都是两三个人一组,她拉上了周悦一个劳动力,忙活一个多月,一分奖金也没有挣到。

    拆迁工作收尾不同于前期,是最难完成的部分。

    这个时候遇到真正的钉子就要和对方接暗盘,这件事情如果棘手了,组里根本解决不了。

    组长的权利也不大,不可能应允暗盘的价格。

    刘丽没想到初晓的业务能力这么强,一个新人一个多月就能把一个旧小区那么多人搞定。

    她当然不知道初晓还有搭档。

    所以刘丽心想初晓一定可以把剩下的两户搞定。

    没有想到一个多月过去,小区里的人都陆续开始往外搬,那两户依旧不搬。

    工程动不了,日期一天天逼近,一万块钱的奖金是要在工程提前动工的情况下才会发。

    眼看着这钱要打了水漂,刘丽开小组会指着初晓的鼻子就骂了,“你到底什么意思!怎么做的工作?想要报复是吧?你别忘了,你还没过试用期!”

    初晓也挺无力的,她要报复刘丽,也用不着拿自己还未稳定的工作开玩笑。

    这是她自己的前途,和旁人有何干系?

    实在是太难弄了,对方狮子大开口,每平方的价格要得比对面商品房的价钱还要高,而且还要补平方。

    这不是乱来嘛。

    她还想努力一把,磨一磨,可刘丽已经把她骂上了。

    “你是不是想拖到工程后!!让上头怪下来!”

    初晓道,“如果我这么阴险,早就当组长了。”

    “你!!”

    “组长,我没你想的阴险,但是你也不要把我当软蛋捏,上次你说丰台小区是你的功劳,我没跟你抢,你让我去收尾,我也没说什么。

    钉子户楚氏也不止遇到一个吧?那是我百分之百打包票能控制的问题吗?”

    刘丽脸色被说得涨红,“你这是在为你工作不得力找借口!!”

    “我怎么不得力?我就差把那两户祖宗三代都查清楚了!”

    初晓原不想同刘丽争,胳膊拧不过大腿。

    可如果不争,是不是刘丽就以为我是故意 拖进度不让她拿一万块奖金?

    这样一来,只要工作没有提前完成,我就坐实了报复她的罪名?

    到时候实习期间的表现 ,一定是低分,我早晚被公司踢出去。

    初晓这样想着,真是恨死了刘丽。

    拆迁工作没做好,工建部的工作无法进行。

    如此一来,势必会惊动高层。

    楚骥寒坐在上百平的会议室里,大班椅转了起来,转得下面一帮人头晕。

    “上次就说拆迁疏导工作很顺利,只余两户。现在过了四十五天了,还是两户,丰台小区谁负责?”

    楚骥寒怎么可能记得住初晓,上次有印象是因为见面相隔时间比较短,而这次好久都没有见过了。

    楚骥寒早已忘了扔了一个丰台小区的员工去搞疏通工作。那天他纯粹起了玩心。

    工建部的负责人说是小组长刘丽,

    楚骥寒长“哦”了一声,“去把刘丽叫到会议室来。”

    刘丽刚骂完了初晓,就被行政叫去高层会议室,心里慌得不行。

    这次工作邀功太早,哪知道会被初晓使了绊子。

    一进高层办公室,刘丽整个人皮肤都是崩紧的,一一鞠躬。

    “说说进展,哪儿出了问题,之前怎么做的工作,现在怎么做的工作。”

    楚骥寒不苟言笑,长得再英俊打扮得再时尚的男人一眼霜剑都会叫要骇怕,更何况刘丽做了亏心事。

    楚骥寒淡淡睨着刘丽,刘丽抠着手指,“总裁,之前的工作好做一些,这两户......”

    “说说这两户的情况。”楚骥寒依旧口吻很淡,指了指工建部王部长旁边的位置。

    王部长立即站起来,让人加座位。

    刘丽心里慌张得不行,方才她骂了初晓一通,之前的工作进度初晓每天都有写报表。

    叫她说一点问题也没有。

    但是近一个月工作慢得要命,初晓也没有细则报表递上来。

    让她此时哑口无言。

    “还,还,还。”她想说还在查,坐也不敢坐。

    楚骥寒的眸子又沉凉几分,这种撒谎的语态真是叫人心恶,他睐了一眼Alina一眼,厌烦开口的样子。

    Alina坐在楚骥寒旁边,口吻一如楚骥寒的冰凉,“刘组长,你不会说,上面把这个工作安排到你组里,你却连钉子户的资料都没有掌握吧?”

    刘丽心里早已打鼓。

    虽然在这个公司里不短时间,但以她的身份到高层会议室来开会还是第一次,而且还有批-斗大会的征兆。

    “其实,其实这个工作的收尾是我们组的一个新人在做,我原本以为前期工作已经进行得差不多了,不需要再花多少心思,所以......”

    楚骥寒才懒得听这些没营养的话,“把新人叫过来。”

    初晓方才被骂得红了眼睛,红眼睛的原因并不是怕刘丽捏她。

    而是她还没有过试用期,可能就要面临试用期分数太低,失去这份难得的高薪工作。

    以她的学历,根本不可能再找一个像楚氏这样的公司。

    所以她才难过。

    初晓站在门口,朝着楚骥寒鞠了一躬,“总裁。”

    楚骥寒朝着初晓轻抬了一下下巴,肃色道,“说说那两个钉子户的情况。”

    初晓进来的时候就瞄到了刘丽低着头,她相当于是越过地方贪官,见到了皇帝,此时是进谏还是逃避,前程似乎就摆在面前。

    初晓眨了眨眼睛,希望自己可以精神好一些,“这两户都在七幢一个单元户里面,一个住601,一个住602,是商量好一起不搬的。

    我查了一下他们的亲属关系,602从女方表三家,到男方堂两家,没有政aa府背景,也没有从商。

    但是601住户有个儿子是个混子,手上应该有一票兄弟。

    所以601这户不怕事,说话的口气很横,动不动就要跟人干的那种类型,满口都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602应该是跟着601这户走的。”

    楚骥寒看着初晓,这时候他算真有点印象了,601的住户是混子?

    她查得这么清楚?

    连对方的口头禅都知道?

    她和混子打了交道?

    “你怎么知道他动不动就要跟人干?”

    初晓想起这一个多月的拔钉子都心有余悸,“上次就差点跟我干起来啊!”

    楚骥寒嘴角一挑,终是带了点笑意,“只可智取。”

    初晓轻轻嘟了嘴,有些气馁的说道,“我就算气得想干有勇无谋的事,站在那混子面前,也没那个体魄啊。”

    “哈哈哈!”会议室突然笑了起来。

    楚骥寒没有大笑,问,“有没有什么方案。”

    会议室在听到楚骥寒问话后,即刻收了笑声。

    初晓完全不管刘丽偶尔投过来的目光,直直看着楚骥寒,“现在这两户摆明了联合起来漫天要价,不但要高于楼盘价的赔偿,还要平方数的配房,肯定不能答应。

    对方是混子,短期看,强拆不可取,怕建工程的时候闹事。

    要么就恐吓好了,但恐吓万一闹大,会影响公司形象。

    我原本打算跟我朋友去淘-宝上买两身电力公司的工作服,叫公司两个人扮成工作人员故意拿些装模作样的仪器过去看,反正没人知道仪器是干什么的。

    就说那儿要建巨型变电箱,不建商品房。

    他们如果闹,就叫他们去抗义,拉横幅,并告诉他们,你们就两户,拉横幅,连个区头条都上不了。别想引起注意,以后这儿建了巨型变电箱,别说卖了,租都租不出去。”

    要说楚氏真没想过干这种容易被拆穿举报的事儿,不是给自己找瞎么?

    楚骥寒摸摸额头,这女人都是些什么野路子?

    这时候他如果还不看不出来刘丽根本没做疏导工作就不是楚骥寒了,端起咖啡,“之前的工作你怎么做的?”

    这话明显是在问初晓。

    刘丽心头咯噔一跳,知道自己完蛋了。

    初晓不想错失保住自己的机会。

    如果这次不保自己,以刘丽那种 肚量,必然整死她。

    “之前的工作我一直没以楚氏员工的身份去,就小区租户。

    我跟我朋友两个人天天在小区里跟老头老头聊天,散布小道消息和极密内部消息的谣言骂地产商心黑。

    除了说新搬小区有高档幼儿园小学还有商区外,就说别的小区都有人去谈拆迁了,但丰台没有,因为丰台太旧,政aa府阴险的在等着那儿变成危房,估摸着想要官-商勾结等成了危房后弄成危房安置,省一大笔钱分-赃。”

    刘丽脸都青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初晓真是拆了她的台。

    “噗!!”楚骥寒一口咖啡喷出来,喷了右侧两个高管一脸!

    结果他和Alina都极不要脸的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一个递纸巾,一个擦自己嘴巴,简直是处变不惊。

    两个高管也没作声,自己把脸给擦了,就像没被人喷过一样。

    初晓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总裁。

    怪不得干得出来碰瓷的事儿。

    这个高层会议在初晓交待完后散了。

    Alina跟着楚骥寒一同进了总裁办公室。

    楚骥寒待门一关上,就把身上的西装,小马甲解开,脱掉,领带都脱了下来。

    肯定沾了咖啡汁,他不要穿。

    “那个初什么。”楚骥寒点了一下自己的太阳穴,一回头认真的看着Alina.

    “初晓。”

    “对,初晓的工作,后面进行下去可能比较困难,你跟一下。全是野路子怎么行?这要是以后传出去,楚氏还真是官0商勾结了?”楚骥寒说着也笑了起来,“这么偏的路子,她居然说得如此理所应当。”

    “咱们伟大的领导人说过,黑猫白猫,抓着耗子就是好猫。”Alina是只狡猾的狐狸,她记得初晓,但总裁已经没了印象 。

    以前的猜测都是YY,再也不用忌讳,“总裁,我觉得这事儿,初晓说的方法可行。

    但是不能让公司的人扮电工。初晓还在试用期,这件事她办得成,就转正,办不成,那也是楚氏的临时工,跟咱们关系不大。”

    “那你去点拨点拨她,暗示就好,我看她的鬼点子多,应该搞得定,不过也要保障她的安全。”

    “我明白,混子那家,我会派人盯紧。”

    楚骥寒开车回家的时候,脑子里突然出现初晓说话时的样子,“我就算气得想干有勇无谋的事,站在那混子面前,也没那个体魄啊。”

    一个这么年轻的女孩子,面对混子的时候,如果出了事,她怎么应对?

    楚骥寒一直对那些社会败类恨之入骨,他摁开车窗锁,让风吹进来,梦里才会飘出来的血腥味此时似乎被勾了出来。

    让他蹙了眉头。

    九月底的京都夜里有些凉了,风吹进领口,他拿起手机打给Alina,“Alina,初晓那里的事情,我来跟进。”

    “总裁!”

    “我来跟进,你不用管了。”

    “可是太危险了。”

    “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丫头片子都不怕,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总裁,您再考虑考虑,行么?”

    “不再说第三遍了。”楚骥寒冷了声。

    “好。”

    楚骥寒挂了电话。

    ...............

    由于一直在做拆迁疏导工作,如今又只剩下两个钉子户,那两家人起得晚,并不像其他老头老太一样晨练。

    所以初晓也睡起了懒觉。

    门被拍响的时候,初晓还在跟周公腻歪。

    周悦因为参加乐器 考级早早就出门了。

    初晓穿着睡衣拉开门,看到楚骥寒和Alina的时候,用力的摔上门,巨大的一声“呯!”

    不会吧?

    不是说拆迁疏导很自由的吗?

    怎么能查岗查到家里来了呢?

    真是疯了。

    门又被拍响了,初晓急得剁脚。

    这会不会在考核范围内?

    这会不会影响试用期分数?

    这算不算迟到,扣不扣钱?

    “等一下等一下,我穿上衣服。”

    初晓硬着头皮去换衣服,干脆刷了个牙,洗了脸,才去开门,速度堪比火箭。

    拉开门,让总裁和总裁助理走了进来。

    “总裁好,总秘好。”初晓很懂礼貌的点头行礼。

    楚骥寒心说这狗窝也真够寒碜的,嘴上却虚伪的说道,“收拾得挺干净。”

    这就是皇帝对爱将的态度。

    要是换了之前,楚骥寒铁定说,你这么蠢也就配住在这种狗窝里。

    如今要靠初晓跟钉子户周旋,话自然不能说得太难听。

    初晓还没吃早饭,有点低血糖,却还是忙着给两位上司端茶送水。

    楚骥寒走到房间里的沙发上一坐下去,差点没跳起来,这沙发响得简直跟A-片一样。

    Alina明显镇定得多,她是住过这种房子的,不奇怪。

    那时候只要收拾得干净,就很满足了。

    “601的住户你今天什么时候过去?”

    “要午饭过后,那两户现在都是晚上不睡,中午才起。”

    初晓想吃早饭,饿。

    周悦给她买了包子和豆浆在冰箱里,让她热了吃。

    现在她能不能提个要求,让皇帝陛下赐个膳什么的。

    为了让楚骥寒有个好印象,初晓一直忍到头晕靠墙往下滑。

    Alina吓了一大跳,跑过去就扶了起来,“初晓!怎么了?”

    “没吃早饭,低血糖。”初晓呼吸有些弱。

    楚骥寒从桌上拈了颗现成的糖剥出来,走到初晓面前蹲下,把那颗糖喂进她嘴里。

    “先吃颗糖。”楚骥寒站了起来,“Alina,你去给初晓买份早餐。”

    “好。”Alina并没有半点不情愿 ,速度很快就出去了。

    初晓坐在地上起不来,楚骥寒真不想伸手去拉,可是皇帝脸再大不也要体恤一下臣子嘛。

    不然怎么骗臣子 对自己忠心耿耿?

    楚骥寒托着初晓的手臂提起来,扶到沙发上坐下来,“你休息一下,等会吃了东西就有力气。”

    有力气了才能好好干活!

    楚骥寒就是有点好奇,女孩子不怕混子的吗?

    他就想看看这个女孩儿怎么应付601的人。

    Alina只负责把楚骥寒送过来,给初晓买好早餐,任务 其实就完成了。

    中午楚骥寒请客,让初晓吃了顿好的,*的人生简直不需要解释。

    其实以初晓出来混的性子,她并不愿意跟小区里的住房说自己是楚氏拆迁疏导小组的人。

    就像搞推销的,你非要说你是什么公司的推销员,人家不一定买。

    你要是朋友,拿着某某产品跟朋友吹牛,我用这个,你看看,皮肤跟剥了壳的鸡蛋似的。

    保管能卖出些东西去。

    熟人就是好下手。

    下午初晓又去小区的活动中心玩,还有些人没有签 了合同没有搬,都在那儿打麻将。

    那里的消息散得快,她就想去点几句要建巨型变电箱的事儿。

    初晓原本是让楚骥寒在外面等着,他天天的收拾打扮得跟个韩国明星似的,也不像住这小区的人。

    后来楚骥寒把小马甲一脱,稍稍不那么引起注意后,跟着初晓进了活动中心,坐在了角落里。

    大家都盯着牌呢,谁会管是不是进来了一个黄色的卷毛。

    刘丽是有点急了,在高层会议室那个场面,眼看组长的位置不保,她再不能在公司里呆着了。

    她也找到了活动中心,想做做工作,立功。一看初晓在就一脸不爽,几句不阴不阳,完蛋了,全都知道初晓是楚氏地产拆迁疏导小组的人。

    这下子激起了民愤,这丫头片子刚刚儿还来说这儿要建大的变电箱,居然是地产公司的人。

    初晓就觉得拳头跟雨点似的砸过来,脸疼,脑袋疼,胸口疼,全身都疼。

    楚骥寒也没料到就刘丽出口两句话,风头马上就转了。

    初晓挨打的样子,给了他巨大的震撼,就像小的时候,他被绑架的时候......

    这时候他又没带人过来,一念之间便冲了过去,一手拉开一个人,踢在地上,把打蹲在地上的初晓抱起来就往外冲。

    刘丽也懵了,她过来没想到会碰到初晓,更根本不知道总裁在这儿。

    初晓不是说没跟小区的人说是地产公司的吗?

    她今天被弄死这个小践人不可。

    结果总裁在这里,她一进来就没往角落里看过。

    完蛋了完蛋了!!!

    。。。。

    初晓脸上流出血线来,楚骥寒腿长体力好,抱着人不一阵跑到自己车位上,把人塞进去就坐进驾驶室。

    “你蠢啊,那种地方你跟她说什么,看见她就走啊!猪一样!!!”车子一发动,楚骥寒用力一脚油门下去。

    初晓捂着头,一股热流涌出来,想着这个小区这下子拿不下来了,工作一定是完蛋了,头已经晕晕沉沉,眼皮重的撑不开,嘴里说出来的话都糊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会搞砸,会不会炒了我啊.......”

    炒了你,让你喝西北风去!饿死你这个蠢货!蠢猪!

    楚骥寒拿 着沾了鲜血的手打电话,“Alina,你到艾维医院,初晓受伤了,那个刘丽,马上开掉,让她在京都找不到任何工作!”

    初晓的头顶缝了五针,右臂打了石膏。

    医生说,好在送医院即时,不然可能会造成轻微的脑震荡。

    初晓感激楚骥寒没让自己变成傻子,这就是救命之恩,心里都是楚骥寒光辉高大帅气逼人的样子。

    楚骥寒回到公司开高层会议,“马上联系电力局的人,我想跟他们局长合个影。

    还有,晚上加班,明天丰台小区那边要对着七幢的位置建一个变电箱的事,造谣上报。

    就说整个小区会围起来,不影响周边,变成箱只建一个,不集中,辐射的强度和范围都不会超过丰台。可以接爱测试。”

    翌日,楚骥寒和电力局局长一张合影上报,上面只是*的说有项目要谈。

    接着楚骥寒这个千年僵尸又在自己的微博发了一条信息,“单个变电箱的辐射范围和强度有限。”

    这分明就坐实了初晓散布的谣言。

    那天在丰台小区打了初晓的人,都挺内疚的,多好的一姑娘,好心好意的来跟咱们说内部消息。

    咱们却把她给打了。

    都把水果送到了初晓家里,周悦开门都赶不急。

    楚骥寒坐在初晓的*边,上司慰问下属,这是该走的程序,而后他多嘴了一句,“以后还敢用那些野路子吗?以为有捷径呢?”

    “......”初晓眼睛微闪,里面有些水光,“总裁,你会炒了我吧?”

    “以后你跟着Alina,当她助理,好好学学怎么做事。”

    女人家家的,尽学些不三不四的坑蒙拐骗,活该被揍成屎,还要爷来给你擦屁股!

    要不看你是北大的可能留着培养,谁要你这种赔钱货!

    初晓觉得天下掉下一块巨大的馅儿饼,砸晕了她。

    跟了Alina后的初晓,变得不同了,穿上秘书部的套装,小西装更紧,裙子更加窄,走路要小步,腰板要挺得笔直。不然这衣服得崩掉。

    初晓一直吸着气收腹,躲着人就大喘几口,看得楚骥寒几次没忍住都想笑。

    这天Alina去了城建,楚骥寒让初晓开车送他去美领馆见一个人。

    初晓上次没驾照开了楚骥寒的车,以为天子脚下,就是这些有钱人的天下,没驾照也没事,哄着好自家老板开心就好。

    结果车子太好了,路一宽,脚下没个轻重,飙超速了。

    被拦下来要出示驾照的时候,初晓无辜的望着车窗外的警察蜀黍,“蜀黍,我,我,没......驾照。”

    “无照驾驶,罚两千,扣12分.......”

    “可,可我没考过驾照......”初晓蔫了.....

    警察吐血。

    警察还没来得及说话,楚骥寒已经恨不得掐死她,说话已经咬牙切齿,“姓初的,那天怎么不让人打死你!!!”

    初晓要被拘留,她拉着楚骥寒的手,“老板,你救救我,我不想坐牢啊,我以为开你的车就没事的。”

    楚骥寒真差没气死,驾照没考过她也敢在京都开车的,这是什么女流-氓!“滚蛋,关死你!!!别放出来了!!”

    “老板,我都是为了你才开的车,你怎么可以不管我!!”初晓死活不肯松开楚骥寒的手,可怜巴巴的望着他。

    楚骥寒嫌恶的用力摆手,看也不看初晓,“带走带走带走!!”

    北大怎么会有这种学生!什么第一学府!

    *********************************************************

    【【亲们明天见...欧耶.一万一千字,求月票.求月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月如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月如歌并收藏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