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 > 009:我们去开个*吧

009:我们去开个*吧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楚骥寒这个人,大致是从小生活太过优越,即便很小的时候,母亲也是一直给他提供优渥的生活条件和环境。

    所以他并不觉得突如其来的冒个想法有多么不妥。

    就像他现在主管楚氏地产的业务,如果路过一个包子铺,不小心尝了一个觉得合自己心意,他要买下来做成楚氏包子,也会认为心安理得。

    当然他不会随意冒这样的想法。

    所以他想睡初晓的时候,便觉得这个想法应该不是凭空捏造的。

    一定有所依据。

    只是他没有找这个依据的经验。

    所以现在他就自信的凭直觉。

    楚骥寒人生中做了第一次特别特别猥琐的事情,猥琐到他自己都鄙视自己。

    趁着初晓睡着了,他小心的牵了一下初晓的领口,快速扫了一眼。

    把初晓带着一点点的*边的肤色文胸记住了。

    文胸里面装着的两个白团子大概这么大,这么大。

    楚骥寒用拳头比了比,好象大一点,他把拳头打开,做了个屈指握球的动作,蹙着眉头看,这么大?

    初晓头沉得厉害。

    感冒药吃了就想睡,她有些发烧,怕冷。

    所以楚骥寒抱着她有体温暖着,她便挨着没逃。

    电影院里空气不好,尤其是情侣座,初晓睡得并不舒服,头重眼沉,扭来扭去又睁不开眼睛。

    楚骥寒想把初晓抱在腿上放着,可又觉得这样会不会表现得直接?

    Alina都说开始的时候就是看看电影,送送礼物。

    抱?

    太不好了吧?

    楚骥寒克制不住的想把手往她衣服里面伸上一伸。

    只是摸一下,应该不打紧吧?

    楚骥寒一摸进去就发现在这女从皮肤烫得有些不正常。

    “初晓?”楚骥寒这次拍初晓脸的时候,也发现了烫,刚才拍得太快,居然没有发现。

    “嗯?”

    “你发烧了?”

    “嗯,感冒。”

    “我送你回去。”

    “嗯。”

    初晓撑着眼睛站起来,也没什么大碍,就是困,不是走不了。

    楚骥寒却像挽着病患一样扶着初晓往外走。

    初晓不适应,手臂从楚骥寒的手臂里抽出来,“没事,我自己能走的,刚刚就是有点困。”

    初晓的手臂一抽走,楚骥寒的眼里又阴了一下。

    谁稀罕搀你似的,不是看你可怜,我会扶你?

    想法真多。

    初晓又不是没感冒过,哪次不是吃药睡觉多喝水就解决了。

    弄得跟断了腿似的于她这样的人来说实在是太柔弱了。

    柔弱哪儿适合她。

    初晓大步大步的往电梯走。

    楚骥寒觉得这牌路不对啊,我这么英俊高大*倜傥的男人跟你走在一起,你是嫌丢人还是怎么的?

    走那么快,你后面有鬼吗?

    呃.......

    你后面只有我.......

    初晓心里多少有点明白,今天楚骥寒真的有点不对劲。

    一个上司,没事请下属看什么电影?

    当时她是有点怕他,动不动就是一句“你不想干了?”,谁不怕呢。

    可现在心里慌慌的。

    这些豪门里长大的大少爷全城都有名,换女人跟换发型似的,她哪里沾得起。

    “初晓!”

    初晓摁了电梯就进去,因为脑子里在想事情,忘了后面还跟着一个人。

    看在楚骥寒的眼里,初晓就是在甩他。

    气得他斯文善良的少东家都忍不住要暴粗口了!

    我还真成了要吃人的鬼了!反了你了!

    楚骥寒一把拍住要合上的电梯-门,走了进去,瞪了初晓一眼。

    别惹我!小心我今天晚上有你好看!

    你以为装绅士很爽是不是!

    初晓躲在电梯角落里,“总,总,总......”

    “总什么总啊!!!”楚骥寒不耐冷声。

    “总裁,我等会自己打车回去,不麻烦您送我了。”

    “你会舍得打车?别以为我不知道上次你黑了我200块。”

    “这次肯定舍得,太晚了,没地铁了。”

    “我送你。”

    “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了。”初晓拳头都攥紧了。

    “我送你。”偏要送,偏要送,偏要送,重要的事默念三遍!

    初晓被楚骥寒拖出电梯,往外面的停车位走。

    一走出影剧院一楼的玻璃大门,寒 风呼 的一下吹过来。

    初晓本来感冒,冷得一抖。

    楚骥寒一把将把拉来,包在自己大衣里。

    他觉得自己这个动作特别帅,酷毙了。

    初晓都要被闷死了。

    楚骥寒的动机太过明显,初晓想装傻都装不了。

    坐在副驾驶里,初晓话也不敢说,突然男人靠过来,她吓得往门边一躲。

    安全带被拉出来,卡好,是楚骥寒的动作。

    “你今天在想什么,安全带也不系?”楚骥寒语气倒算平缓。

    是在想我?

    想得心慌意乱连安全带也忘了扣了。

    一定是这样。

    楚骥寒向来自信,绝不可能往初晓对他毫无感觉上面想。

    当然,初晓也不是没感觉,就是觉得不可能。

    富人玩得起的东西,穷人玩不起。

    所以她必须得把往自己身上烧的火扑灭。

    “总裁,我,我那个,感冒,我睡一会儿。”

    “你睡吧,到了我叫你。”

    楚骥寒开车,初晓别开脸,稍稍侧身朝向窗外。

    楚骥寒心里其实知道初晓在躲他,今天晚上看电影醒了之后特别特别明显。

    但是他本能的排斥这种心理。

    那心理很快被自信吞噬。

    人有了自信,胆子就会大。

    楚骥寒把看上初晓的这种心理归结为迟到的青春期,现在初中生谈个恋爱还牵手呢,我一个大老爷们有什么好怕的。

    他伸手抓住初晓的手,摇了摇,“你要不要吃点粥,会不会饿?”

    哎,我真是一点就通,自学成材,太棒了。

    初晓本是吓得要跳起来了,但还是装睡,一动不动的靠着。

    只求快一点到家。

    到家就醒。

    楚骥寒觉得无趣,这么快就睡着了。

    其实楚骥寒摸到初晓的时候就有点激动,但他警告自己。

    我这么大一个花样美男子,不怕等不到你自己往我身上跳。

    男人太主动的表现得那什么,有点丢分。

    第一次睡女人,风度还是要有的。

    但后来,楚骥寒发现不是那么回事。

    初晓有意回避,而且很讲技巧的回避,他私下短信约初晓吃饭,看电影,初晓都说要加班,没有时间。

    如果到了这时候,楚骥寒还没明白,他就真的自负了。

    楚骥寒破天荒的第一次加班,是要逮住初晓。

    初晓本来就是个勤奋的人,她喜欢自己将楚氏一些地匹拿出来设计成自己想象中的样子,画给自己看,纯玩。

    楚骥寒一直不走,发短信给初晓,说等她下班。

    初晓吃定了楚骥寒是个从不加班的主,所以才会死磨硬磨的耗。

    初晓在加班,易斐然也在加班,两个人在一个办公室里讨论楼盘区位分化的问题。

    楚骥寒进过一次易斐然的办公室,正巧看见初晓和易斐然坐在一起看图纸。

    看得他肺都要炸了!

    敢情他这是给别人做嫁衣?

    都说近水楼台先得月,他没捞到的月,让易斐然这家伙捞了?

    但这只是心理活动,绝不可以摊出来给人看。

    毕竟不光鲜。

    楚骥寒看向易斐然,“斐然,你什么时候下班?”

    “哦,我还有会儿,跟初晓讨论天阳的方案,企划部给出的案子,我们还要反推一下弊端。”

    楚骥寒笑容宁澈,掺着赞赏,“辛苦了。”

    辛苦个屁,辛苦你一个人就好了,把初晓拖在这里几个意思!

    可真让人纠结。

    我总不能跟易斐然说,初晓我看上了,你别打她主意。

    人家也没说对初晓有意思啊。

    再说了,我比易斐然帅那么多,初晓怎么可能看上易斐然没看上我,太没天理了。

    初晓看到楚骥寒进房间起,她就低着头画图。

    楚骥寒一直站在初晓边上,想等初晓抬头。

    敢不理我,再不看我,我就把你炒了,看你画了这么些东西有什么用。

    “初晓还挺全才的,图画得不错,有学过建筑设计?”

    “有自学。”初晓手中的铅笔还在画着立体楼盘粗略线条。

    原本和易斐然讨论得好好的,来了楚骥寒后,她真是画不下去了。

    楚骥寒抬腕拨开衬衣袖口,看了看表,“时间不早了,要不然我们一起去吃宵夜?”

    “不用了吧,外面好冷,工作还没做完,刚刚易总叫了点外卖,我们打算吃了讨论完就回去了,省得来回跑。”

    楚骥寒长“哦”一声,淡睐易斐然一眼。

    你真是为了工作?

    看你样子清心寡欲的,也不像是为了女人啊。

    再说,你跟菲琳.....

    对,你丫有菲琳,是不会乱勾搭初晓的。

    我还是相信你这的人品的。

    “不错,那斐然帮我也叫一份。”楚骥寒潇洒转身,走了出去。

    相信你的人品,今天也得把初晓堵了说清楚不可。

    楚骥寒回到自己办公室,看着衣帽架上挂着的毛衫,西装,大衣,看了很久,然后坐在自己的办公桌上。

    越看那些东西越是心理不平衡。

    为什么父亲的衣服都是母亲买的?

    父亲从来都不自己买衣服。

    为什么我的东西都是母亲买的?

    为什么我都这么大了,还是母亲给我买衣服?

    为什么初晓不给我买衣服?

    我给她发工资,她为什么不给我买衣服?

    她不给我买衣服,凭什么领我发的工资?

    楚骥寒被自己的逻辑绕进去了,然后他决定必须要让初晓给他买衣服。

    这是应该的!

    晚上的宵夜一点也不好吃,因为他一个人吃。

    那边两个人吃。

    哎,我脸皮好薄,怎么可以做到挤过去一起吃?

    楚骥寒最终总结出来,自己可能是青春期来得太晚,所以是因为书读多了,道理知道多了,就有点畏首畏尾了。

    其实他心里也挺纠结的,他想要初晓,并不是想要初晓做他的女朋友。

    他只是觉得自己心思在萌动。

    女朋友一定是要门当户对才行。

    但这分萌动他要是不解决了,真会天天躁动。

    一想到初晓做女朋友不能过关,楚骥寒也有些烦闷。

    知道这是过不了的线,要么冷冷就算了。

    过段时间,或许心思就不在这上面了。

    可是一到了初晓五号发工资的时候,楚骥寒的内心又开始艰难的萌动了。

    真是无法压制的青春期啊。

    初晓有钱了,又可以请我吃饭了。

    她领我那么多工资,感谢一下我这个老板,请我吃一下饭,应该的啊。

    我又没有别的意思,让她请顿饭能怎么的?

    我又不会再去拉她手,看她胸,舔她嘴皮子了。这事儿已经翻篇了。

    我是资本家嘛,就是压榨员工的资本家。

    让她领到手的钱回吐一点出来,也是我邪恶的资本家本性使然。

    所以,楚骥寒早早打了电话给初晓,让她请吃饭。

    初晓到了五号最怕接到的电话,不是任何工作任务。

    而是楚骥寒的约饭。

    真是没办法在这个公司生活下去了。

    太艰辛。

    表面光鲜,为了维持虚假繁荣,过得比谁都苦。

    “喂。”有气无力,想装病。

    “晚上请我吃南方菜。”

    你特么说得可真顺口,我是你家老妈子啊,叫请就请?“哪个地方的南方菜啊?”你要是敢吃南方官府菜,我立马提刀过去杀了你!

    “我到时候带你去。”

    好想装病,“好呀,你定就好。”

    脸打得好肿,好痛。

    初晓是想着楚骥寒这一个月都没怎么跟她说过话,平时也没什么交集,大概是没什么兴趣了。

    冬天的京都,白雪已经做了钢金混凝土的外衣,初晓嘴里呵出几朵白云,坐进楚骥寒的车里。

    楚骥寒没让她开车。车里的暖气升上来,初晓把外套脱下来抱在怀里。

    楚骥寒快速看了一眼初晓,车子平稳向前行驶,路边的白雪被铲成堆,等着车子来装。

    “空调开高了吗?”楚骥寒看着初晓手里抱着的羽绒服问。

    还热就再脱一件吧,也不知道这段时间身材有没有变化。

    哎,我也是为了你的形象操碎了心。

    “刚刚好。”初晓笑了笑,“老板,我今天没多少钱,您别挑那么贵的地方好么?”

    “今天才发了工资。”你拒绝我试试!

    “我发了工资,也不能只吃饭啊,我还要交房租,还有妹妹要上学,还有父母生活费要给,真的不能高消费的。”

    初晓深思熟虑后,终于决定再不打肿脸了。

    脸再肿,丑的是自己,疼的是自己。

    她的情况,必须要让他明白。

    如果他不能做到体恤,这样的老板到底有什么值得她为之努力工作的。

    初晓一通话,说得楚骥寒心生了些许尴尬。

    我,我还能白吃你的饭不成!

    我不是会请更贵的回馈你吗?

    哼!再说了,我想给你钱,你要么?

    哎,钱多好啊,我就是说不出口,这个问题,真是青春期综合症。

    楚骥寒握着方向盘,大方从容,“骗你的,今天我请你。”

    “啊?”

    “当然,我请你。”

    “那怎么好意思啊,你上次才请了我,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你请我了,我们找个环境干净的地方吃南方菜不可以吗?”

    楚骥寒摸摸发顶曲黄的发,可以啊,如果你让我高兴了的话。

    “去哪儿都是我请你,怎么可以让你花钱。”

    初晓好不容易没怎么跳了的心,突然又开始乱跳了,总裁大人,拜托你说话的时候腔调捏好,别讲得这么*,我会乱想的!

    你不好好开车,没事乱往副驾驶瞟什么瞟。

    瞟 就瞟 了,你飞什么眼风!

    你笑什么笑!

    赶紧的哭一个!!!

    笑起来太勾人了,受不了的!!

    初晓别开头去,逃避那边过来的视线。

    饭店还没到,车子“吱!”的一声刹车在冻了的路面上停了下来,稳稳的。

    初晓吓晕了,拉着面前的安全带,大有抱住之意。

    楚骥寒觉得自己热脸贴了冷屁股,心中大为光火!

    爷都做成这样了!你那副样子给谁看呢!

    你以为你是谁!!!

    爷还看不上你呢!呸!

    “初晓,你是不是不舒服?”

    听着楚骥寒温柔的关切,初晓受*若惊,“啊?”

    “我看你脸色不太好。”

    初晓摸摸脸,“好像没有啊。”

    能好吗?能好吗?不知道当总裁的不可以跟小职员走近吗?

    你不知道小职员都童话故事看多了,会走火入魔的吗?

    一点也不关爱下属!

    混蛋!不准再给我飞眼风了!!

    请你做个正经的总裁!

    “初晓.......”楚骥寒看着初晓,车外正好高挂着一盏路灯,灯光丢下来,丢了初晓一脸。

    灯光将初晓的脸照得格外清楚,密睫轻翘似扇,瑶鼻秀挺,唇片粉柔诱人,眼珠子啊,黑玛瑙里钉了粒水晶石似的。

    楚骥寒觉得好久没认真看过初晓。

    这个没良心的小东西居然又长漂亮了来*我!

    本来我就意志不够坚定的不想打你主意了!

    可是面对一个青春期迟到的少年,你突然间长漂亮,不是赤=裸 裸 的*是什么 !

    楚骥寒很想说,“初晓,等会吃了饭,我们去开个房吧。”

    可是他已经马上想到了接下来对面铁定飞来一巴掌,以后开-房的事儿 可能想都不用想了。

    “初晓,有时候年轻人在一起,有没有感觉很特别?”

    还是说得文艺点吧,女人都很虚伪,目的都一样,非要喜欢文艺的,编这句话把爷都累死了。

    只是,是不是有点不通顺?咦!我是拿了文凭的啊........

    ************************************

    【【有亲亲各种地方来问什么时候有肉,这里统一回复一下,等渣渣宣布开群的时候就差不多了,加群的要求依旧不变,只加全本VIP正版读者,当然了,前提是渣渣愿意细写。么么,来点月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月如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月如歌并收藏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