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绯闻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周悦几乎是在一瞬间知道初晓说的是什么。

    “是她不知道你的好。”

    “嗯,我也觉得。”初晓努力想用笑的声音来掩饰自己的悲凉。

    可如此讲话真是难听。

    难听到周悦皱眉红眼。

    “晓晓,晚上回去吗?”

    “不回去我妈……”初晓没有说完,但是周悦已经完全明白了。

    周悦拉着初晓的手,她没有看,没有惊慌,只是把有着泥沙的手窝在自己的掌心里。

    “晓晓,这次疼了,以后就不会疼了,真的。”

    初晓点点头,“嗯,我知道,你说的都不会骗我。”

    “悦悦。”初晓又喊了周悦。

    “嗯?”

    “你为什么不像电视里的那些闺蜜,我被甩了,你不去找负心汉拼命吗?”

    “你想我去吗?”

    初晓的眼睛还被周悦的手蒙着。

    周悦的手心里又湿又热,她脸上的笑容的路灯下开始温暖,“你想我去,我就去。可是我去了做什么呢?”

    “嗯,你不要去。”

    “我不去,他兴许还不会看轻你,可是我要是去了,他回觉得你好烦。”

    “悦悦,你怎么知道?”

    “有钱人家的少爷,都这样吧。”

    周悦像是在和初晓聊天。

    她不劝初晓不哭了,也不再劝她不要哭。

    “你去哪儿我都陪你,如果阿姨找你麻烦要打你,我就扑在你身上,不让你受伤。”

    初晓静静的哭。

    “悦悦,我们去医院吧,我刚刚想掏个蚂蚁窝,把手指掏受伤了,去包扎一下。可是我身上没有钱付诊费。”

    “好,我陪你去。”

    有周悦陪着,初晓觉得身边有人,不那么狼狈。

    回去后,也没有让白利华看见她的手指,早早进屋睡觉。

    初晓等周悦睡找了又起*。

    她身份证因为给周悦拿去办执照,所以还在,她找到身份证放在*头柜上,让自己记得明天去挂失。

    初晓觉得自己似乎有些长大了。

    她居然第一次丢了包没有大呼小叫,而是理智的想要把遗失的卡和证补办齐全。

    周悦一直没有睡着,就听着初晓不停的小心的找东西,做笔记。

    似乎怕影响她的休息。

    周悦没有睁眼,一直装睡。

    就是有些心疼,这女孩要忙到什么时候?

    忙到累得动不了吗?

    初晓周一一早去了楚氏,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同。

    易斐然跟她说早上好,她也笑着应。

    晨会的时候认真记录。

    明明全部都记在电脑里的内容,她打开纠错的时候却已经不记得晨会的时候是否讲过这些。

    还怕出错,初晓又去找了会议记录要底稿。

    原来自己是记对了,可是脑子里却没有,

    这时候初晓意识到了自己问题的严重性。

    她如果再在这个环境里听见楚骥寒的声音,看见他做事情,不用多久,她会被他掏空。

    她想要坚持下来。

    因为这份工作真的很好。

    收入高,还有提成。

    模特的事情本来就不能确定,也不稳定。

    乐器房也未必能做得多好。

    楚氏这份工作能给她带来安全感。

    就算什么都失败了,但是稳定的收入还有,不会饿死。

    可是这么下去,她回拖整个部门的后腿。

    初晓想要坚持几天。

    她觉得自己能够熬过去。

    楚骥寒没有叫她走,她还可以在这里上班。

    可是每天都要看到楚骥寒,他不再像以前一样偶尔递个眼神给她。

    他的眼里没有她了。

    想刚认识他的时候一样了。

    Alina感受到了奇怪的气氛。

    总裁不再随意找初晓到办公室。

    而且也不再加班。

    两个人几乎没有交流。

    Alina敏感的察觉到,总裁腻味了。

    周四,初晓整理文稿,她现在注意力无法集中,只能话更多的时间来做事情。

    午饭是易斐然给她带上的。

    办公室的门打开,易斐然没有关门,把饭盒放在初晓的办公桌上。

    “吃了饭再做事。”

    “马上就好。”

    “快吃吧,最近公司的事情也没有那么多,你怎么弄得比以前还要累。”

    初晓也知道,是自己有问题。

    易斐然就差没说她耽误了部门的工作进度了。

    易斐然一定要她先吃饭,初晓没有办法,便掰开筷子吃了起来。

    易斐然便坐在初晓的桌边,“初晓,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没有啊。”

    “我怎么感觉你不太开心?”

    初晓马上咧开嘴夸张的笑,“哪有,我明明天天很开心。”

    初晓怕易斐然不相信,“你我有没有时间啊,我们一起去唱歌啊!我请客。”

    “不会吧!有喜事?”

    “当然!”初晓夸张明媚的仰着脸,“有大好事,所以请你。我还有个朋友,一起!”

    “好,晚上我安排一下,初晓请客,怎么也要去的。”

    易斐然往门外瞄了一眼,某人这是偷听成癖了吧。

    “初晓,你朋友是男的女的?”

    “女的,我们一起住的。现在搞乐器坊。”

    “那我再带个朋友,这样好玩点。你朋友做乐器的,我那个朋友是好几个进口乐器品牌的国内总代。”

    “真的?”

    “真的!”

    “那以后如果她要买乐器给学生,岂不是可以找你朋友拿到更低的折扣?”

    “这个的话要她们自己去谈,我不敢保证。”

    初晓赶紧吃饭,准备吃了饭给周悦打电话,让她晚上一定抽时间安排一下,酒吧的事情让老板通融通融。

    两个人趁着初晓吃饭,边吃边聊。

    楚骥寒在外面听了好一阵,听得烦死了。

    他本来觉得自己再也不用为了一个女人烦,家里安排什么亲生都可以不麻烦少折腾的时候,看到初晓开心成这样他就怎么也爽不起来。

    这女人倒是逍遥。

    一点也没有失恋的苦相。

    下午三点,市场部被通知加班。

    初晓和易斐然的约会泡汤。

    加班也好,初晓正想有些事情没有做完好好补补。

    初晓的电话卡没有去补,因为她没有时间去选手机。

    而且她也跟易斐然说过要星期天才能去买手机,买电话卡。

    易斐然也不会在工作之外的时间大电话给初晓。

    初晓的手机打不通,骆晴便打到楚骥寒这里来了。

    “骥寒,你家晓晓手机怎么回事,总是打不通的?”

    楚骥寒一懵。

    他好几天忍着不理初晓,也不发消息给她,怎么可能知道她的手机打不通?

    “哦,这个我没有注意啊。”

    “下班时间关机我可以理解,白天上班的时候也关机,你们是在公司里搞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怕别人影响你们性质不成?”

    说到这里,楚骥寒脸色一红。

    大白天干什么勾当那是上一周好不好!

    好几天没有抱过初晓了。

    “估计忙吧。”

    “那你让她回个电话给我,我找人都找疯了,姐年纪大了,心脏不好,别折腾老年人行不行!”

    “大我那么两岁,矫情个什么劲。”

    “你也老啊,对于初晓来说,你就是个老头子,装什么小鲜肉。”

    “喂!骆晴!”

    “本来就是,30岁的女人面前你是小鲜肉,初晓面前你就是快云南风干火腿好么!”

    “骆晴!有完没完!”

    “啧啧啧啧,急了啊!云南深山里农家自己做的陈年好的火腿很贵的啊,可以切来直接吃的,你还嫌弃。”

    楚骥寒烦死骆晴总那他和初晓的事情来损他,一副打抱不平的样子,“我上班,挂了。”

    “行行行!就你吧初晓掖得紧,我告诉你,她跟我是签了模特合同的,我找她不犯法吧?”

    “什么合同?”

    “一百万,五年模特的品牌合作合同。”

    “什么时候的事情。”

    “让她打电话给我,我告诉你!”

    “我们分手了。”

    “啊?”骆晴不可置信的大叫一声,楚骥寒甚至听清了她拍桌子的声音。

    “太好了!我明天去你公司找她,挂了啊!”

    骆晴立时挂了电话。

    还有什么比楚骥寒和初晓分手了的事情更来得振奋人心呢?

    那她现在要炒作初晓,根本不用忌讳楚骥寒了。

    翌日

    初晓才到公司就被早早等她的骆晴堵住了。

    骆晴撅嘴问,“电话怎么打不通?”

    初晓嘿嘿傻笑,“我手机掉了,周六去买,顺便补卡。”

    骆晴心情好,挽着初晓的手臂跟她一起进公司。

    初晓知道骆晴和楚骥寒好,也应该不会有人对骆晴到公司来有什么意见。

    “晓晓,等会我就让人给你送个手机过来。”

    “不用了,我自己去买。”自己买个小米的就好了。

    骆晴买的一定不便宜,她还钱会肉痛。

    “公司给模特配的,连我们公司的摄影师的手机都是公司出的钱,你确定不要?”

    “真的?”

    “真的,福利,你不信问问摄影师,我们公司以前的模特,苹果新款一出就会给她买一个,如果她自己有了,就拿去送人。”

    初晓虽说是难为情,开始心底是高兴的。

    “可我又不是专业模特。”

    “慢慢就专业了啊。”

    初晓不能带骆晴进自己的办公室,因为有易斐然的办公室。

    涉及公司机密的问题,她不能乱来。

    所以初晓带着骆晴去的是茶水间。

    骆晴看着初晓的举动,其实特别欣赏。

    初晓知道她和楚骥寒的关系,换个角度她还是初晓的老板。

    初晓完全可以为了拉近关系表现得亲昵些,带她去秘书办公室。

    可初晓没有,公私分得很分明。

    这样的人,是值得老板信任的。

    “晓晓,崔泽的助理给我打了五次电话了,让你回个电话给她。”

    初晓真想给自己一巴掌。

    前些天还说自己理智,知道补证办卡,手机这么重要的联系工具居然没有办。

    崔泽的助理联系她,很有可能会提及少儿频道的事情。

    真糊涂!

    “我,我号码存在丢了的那个手机里,能不能从你那里抄一个?”

    “可以。”

    骆晴大方的从包里把本子拿出来,电话号码抄好了撕下来递给初晓。

    晨会时间到,初晓匆匆和骆晴告别,然后去参加会议。

    还不到中午,前台便找初晓,说骆小姐那边送来一个手机。

    初晓趁着中午的时候出去营业厅补卡。

    有了手机,才一开机,短信提醒便爆了。

    短信也爆了。

    唯独没有楚骥寒的。

    当时没有立刻要补手机,就是怕收不到一个楚骥寒的消息会难受。

    果然没有。

    初晓就着未接来电提醒一一回过去。

    给崔泽的助理也去了电话,连说不好意思,手机掉了好几天。

    崔泽助理声音都快哭了,“你要是再不给我会电话,我都想登报寻人了!”

    初晓一直说谢谢关心,谢谢关心。

    两人说了几句,崔泽助理一直问她近来几天怎么样,初晓说挺好,助理才挂了电话。

    楚骥寒下午打了电话给骆晴,“骆晴!你什么意思!”

    “怎么了,我的大少爷?”

    “你送初晓手机什么意思!”

    “我给我的模特送个手机有什么不对?而且我说了,不是送,我的摄影师模特的手机都是公司买,不要的可以送人,不要白不要。”

    楚骥寒讨厌初晓接受别人的礼物,就算骆晴是个女人也不行!

    “你们什么时候分手的,为什么分手,说给我听听,让我八卦一下,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嘛!”

    楚骥寒被骆晴这一盆冷水泼下来,整个人都清醒了。

    他们已经分手了。

    分手了他似乎没有立场了。

    那头的骆晴得意的摇头晃脑,小样,初晓现在是我的人,我想怎么炒作就怎么炒作,你给我死一边去。

    骆晴打定主意,就算楚骥寒或者初晓还想和好,她也不想他们再在一起。

    楚骥寒太麻烦了。

    会阻碍她收回本钱,更会阻碍她获得最大利润。

    初晓昨天没能喝易斐然一起吃饭,也没有见到那个做进口乐器全国总代的人。

    所以今天想约。

    巧的是初晓刚和易斐然约好,崔泽的助理电话打了过来。

    说约着晚上一起吃饭。

    初晓头疼死了。

    怎么全部都撞倒一起了?

    “小玫,晚上我约了别人,能不能改天啊?”

    崔泽助理拿着开着免提手机一脸为难的看着旁边的老大,苦着的眉梢都要掉下来了。

    崔泽在纸上写道,“大家一起,少儿频道。”

    助理对着电话用愉悦的声音笑着说,“晓晓,没事啊,大家一起好了,今天老大好不容易越了少儿频道的总监,那人时间很紧的。我本来说你肯定有时间的。

    你知道我老大平时不喜欢跟别人接触,这次你不抽时间,我怕他下次不乐意再约了。

    我是跟你关系好才跟你说的,不然我也不想提醒你的啊。”

    初晓拍着心口,可怎么办?

    她总不能再爽易斐然的约。

    人家那边也是大腕啊。

    “小玫,你等我一会,我跟朋友商量一下,五分钟后打给你。”

    “好。”崔泽助理挂了电话,看见老大正在挑衬衣。

    初晓进到里间找易斐然,说了情况,哪知道易斐然根本不在乎,当即答应下来。

    “说不定大家都可以相互认识一下,有什么不好的?”

    初晓松了一口气,跟易斐然道了谢便出去外间给崔泽助理打电话。

    “小玫,我们晚上一起吃饭,崔先生有特别喜欢吃的菜系吗?我去订包间。”

    助理看向向来刁钻的老大。

    崔泽做了个口型,“随便。”

    助理对着电话说,“我们老大很好养活的,吃什么都行。”

    “真的?各地的口味都能适应?”

    “没问题,你照着你们喜好来就行了。”

    初晓觉得自己真是遇到了贵人,大家都这么好说话。

    易斐然的朋友是湖南人,既然大家都说能习惯,他便提议说去湘菜馆。

    京都有家湘菜馆做的很高端,包间古色古香,环境亦是保护*。

    易斐然觉得那里吃湘菜对于明星来说是个好去处。

    崔泽习惯性卡着时间刚刚好到。

    看着一桌子辣椒还没有入口舌头就像一件被辣出了清口水。

    这都是些什么*啊!

    怎么补泡进辣椒坛子里面去!

    可是晚上是他这里说的随便,又不能现在手吃不了辣。

    急死个祖宗!

    崔泽施施然坐下。

    初晓跟易斐然坐在一起,一一给他们做着介绍。

    “这是我的好姐妹,周悦,学音乐的。这是崔泽崔先生,这是我的上司易斐然易总,这是易总的朋友翁先生,做进口乐器生意的,这是小玫。”

    大家客套的说着久仰和荣幸。

    等到少儿频道的总监到了,崔泽便给初晓介绍,“京都卫视少儿频道的总监华文先生。”

    初晓伸出双手和华文握手,又把周悦介绍了出去。

    因为关系都是很近的朋友,聊起来也很快。

    初晓很快发现大家吃辣都厉害,都是崔泽根本不行。

    初晓便去看菜单,点了一人一例的松茸汤。

    汤一上,崔泽便盯着汤喝。

    初晓又道,“好像我们刚刚没有点什么蔬菜,我再加几个蔬菜吧?”

    “初小姐喜欢吃什么就加,等会我来买单。”

    初晓就是怕出现别人抢着买单的事情,她的银行卡又要在挂失一周后才能补办。

    所以早早的吧周悦的卡预刷了餐费,把之前点的钱全付过了。

    她加菜的时候问了崔泽,“崔先生吃吃这个吗?省得我一个人吃有点浪费。”

    崔泽:“随便吧。”

    等新加的不辣的菜一上来,崔泽才开始吃。

    初晓觉得客户真是比较难伺候,下次直接给崔泽上蒙牛随便冰激凌吧。

    周日,有小道消息溜上热搜榜,传言名模崔泽有了新女友,双方还见了各自关系友好的朋友,还有大料,未完待续,各种猜测开始疯狂深扒。

    照片是停车场一行人上车前的背影,崔泽的脸看得清,女方的只有背影。

    但是楚骥寒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初晓和易斐然的背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月如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月如歌并收藏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