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 > 043:把你署上的我名

043:把你署上的我名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43

    白利华见保镖已经背过身去,便附耳在文长庆耳边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文长庆眸色暗沉,眉宇紧蹙,听完白利华的计划心里打起退堂鼓,这会不会太狠了些!

    抿唇沉默片刻,“除去这个办法,你还能有别的办法吗?”

    他只怕到时候就算得到初晓,可是……

    白利华拉过一张椅子坐下翘起二郎腿,睐白文长庆一眼:“办法不是都试过这么多,没有效果,这次我们要做就一次成功,不狠,初晓是不会跟你回去,你也是看见的,那个姓楚的可是有钱人,就算不嫌弃门第之差,总是会在意名誉。

    别说这种名门望族,就是我们乡下对女人的名声也是在意。

    长庆,你若是不愿意那就不做,我可告诉你,你给的钱我们是还不上的,厂子你岳父已经赌博全部输掉。

    你也可以拉我们去坐牢,到时候你可就人财两空。”

    在看守所的时候,她想的清清楚楚,初晓只是那个姓楚的在外面养的小的。

    女人的年华就那么几年,过个十年八年的初晓岁数一大,姿色稍减,或者姓楚的对她烦腻,,就会把她丢掉。

    她也不是没想过要推掉文长庆,可是姓楚的一句话就能让她一直蹲在看守所,问他要钱,那简直难于登天。

    上次见识过他的狠劲,现在都不敢跟他打照面。

    家里的死鬼爱赌博,给再多的钱*之间都能输个精光。

    就算以后初晓跟楚骥寒分手能得一大笔分手费,也不够那个死鬼输的。

    而文长庆不同,他肯定也是意识到自己斗不过楚骥寒,也知道初晓不愿意跟他回去。

    如果在这个时候能帮他把初晓弄回去结婚,那她这功劳就大了去。

    就算当初说了两百万加个厂子买断初晓跟他们之间的关系。

    她帮这么大个忙,而且这件事情文长庆还参与其中,她手中握着把柄,以后问他要点小钱,文长庆还能不给?

    白利华不傻,家里有个赌鬼老公分分钟可以揭不开锅。

    但是若有了文长庆这张长期饭票,吃穿就不必再愁。

    白利华心中的如意算盘打的啪啪响。

    文长庆震惊的瞠大着眼睛,“什么,厂子已经输掉了?”

    天啊,厂子里的设备就值几十万,还有一些家具存货,一百多万的价值。

    文长庆微微的摇摇头,简直不可置信。

    白利华也心虚,可是事到如今她已经无路可退,现在回去不仅要赔钱,而且她以后的吃穿生活都得不到保障。

    初凌还没有嫁人,如果家境落魄成那样,以后肯定找不到好人家。

    白利华把脸上厚出来的脸皮用刀刮掉一层把心中的心虚填满。

    挺直腰杆,“所以,现在没有别的路可以走,要么抓我们去坐牢,要么跟我合作,让初晓跟你回去。”

    白利华在看守所也有那么一刹那的想过实在还不上钱就让初凌嫁过去。

    文家家境也好,初凌嫁过去日子也过的好。

    可是不到最后她绝对不用这招,文家虽然不错,可是还没有达到初凌找对象的标准。

    文长庆暗咬着牙,一用力全身都疼,只能松开牙关。

    他怒恨楚骥寒,自己能躺在这里也是拜他所赐。

    初晓是自己正经下过聘的未婚妻。

    就算两个人发生关系也是合情合理。

    这几天住院,开始的时候文长庆的心里是很内疚的。

    可是一个人钻在牛角尖里面,慢慢的就钻的再也没出来。

    他是一个男人,男人心里都有征服欲。

    他不甘心。

    他也是真心喜欢初晓,可是却被楚骥寒半路截胡。

    心中的那个恨不能言语就说的清楚。

    如果就这么回去真真就是一无所有。

    “这件事情要计划周详,现在楚骥寒的人看的紧,我们先按兵不动,等时机。”文长庆说完闭上眼眸,不愿再与白利华交谈。

    白利华眼中闪过狡黠,知道他已经同意。

    这几天看守所她是不能白蹲。

    跟他也没话说,白利华起身准备回小旅馆住着,天天看看电视,然后等机会便是。

    这里不是有护工,想让她伺候人,呸!

    白利华拉开门要出去,突然两条手臂就横在眼前。

    “你们做什么,我要出去。”白利华瞪着眼睛,两个保镖都带着墨镜根本看不到他们的神情。

    “老板说过,你以后只能在这个病房,吃住都在里面。”保镖面无表情,连说话的语调都平稳没有起伏。

    “什么?”白利华惊讶的张大嘴巴,让她跟一个男人住在病房里,而且吃喝拉撒都在这个小小的病房。

    这些人有没有搞错!

    保镖似乎都不愿意跟她说过多的话,“老板说,你如果不愿意住这里,就继续回去住看守所,还有护工今天开始不上班,以后文长庆就由你来照顾,吃喝穿会送进去。”

    听到看守所三个字,白利华压住心中的火气,心中衡量着住这里总比看守所强。

    现在她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自己被圈禁起来,没有自由可言。

    保镖的话文长庆自然是全部听见,也表示无奈,跟白利华在一个屋子简直要被烦死,就跟赶不走的苍蝇一样嗡嗡嗡。

    勾践尚卧薪尝胆,他也可以,来日必定一雪前耻!

    *  * *

    这几天楚骥寒每天下班就去乐器房接初晓。

    吃完饭就在外面走走,初晓不花他的钱,又不能去逛商场,走着走着便走到了人民公园。

    夜幕下昏暗的路灯下坐着三三两两的人,有朋友,也有情侣。

    也不少老人在乘凉,一边下着象棋一边讨论。

    楚骥寒牵着初晓缓步的走着,两人言语很少,可是都不觉得尴尬,倒是别样的宁静舒心。

    突然两人看到前面围着不少人,不知道又在看什么热闹。

    楚骥寒对这种事情不感兴趣,也不喜欢人太多的地方,怕趁乱出事。

    这时旁边有两个女孩子跑过,一边跑着,一边笑着说:“听说那边有人求婚,好浪漫哦,我们快去看看。”

    初晓怔了一下,然后眼中流露出羡慕的神色,眼神不由自主的朝那边看去。

    求婚的地点被看热闹的人围的水泄不通,初晓并没有看到里面的场景。

    楚骥寒本想拉着她远离这种扎堆的地方,可是扑捉到她眼中的那一丝羡慕之色。

    又看见她很想去看看的渴望,楚骥寒喉结滚动几下牵着她也往那边去。

    人群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者求婚者,初晓个子高一眼就看到了摆在地上的拉住,男孩的手中抱着一束火红的玫瑰,单膝跪在地上,手捧着钻戒。

    那颗钻石在夜色里闪亮耀眼。

    每个女孩都有一个梦,嫁给一个心爱的男子,有一个浪漫的求婚惊喜,还有一个幸福的婚礼。

    而初晓只是一个凡人,她也有着这样的梦想。

    可是……

    兴奋之色从她眼中暗淡下去,换上淡淡的悲戚之色。

    她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表情都被楚骥寒收进眼底,放在心上。

    楚骥寒知道她是羡慕,她也想要。

    这时楚骥寒的衣角感觉被人扯了一下,低眸看去。

    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天真的睁着眼睛看着他,脸上是纯真的笑容:“哥哥,给姐姐买朵花吧!”

    初晓怔了一下,她好像还从来没收到过楚骥寒送的花,眼中有些期待!

    脸颊突然有些滚烫起来,后面求婚的小情侣周围的人一起喊着在一起,在一起。

    楚骥寒其实不太想买花,他要送肯定要送贵的,包装精致的。

    眼前这个小女孩手上的只有一个普通的塑料袋子,丑死了!

    侧头看着初晓,她眼中流露出来的那种羞怯,楚骥寒毫不犹豫的就问:“这些多少钱我都要。”

    初晓愣住。

    小女孩眉开眼笑,“哥哥,这种红玫瑰一朵九十九元,祝愿哥哥姐姐长长久久,这种小熊公仔跟蓝玫瑰一朵一百元,祝愿哥哥姐姐百年好合,白头到老。”

    小女孩那小嘴跟抹上蜂蜜似的,说的楚骥寒心里倍儿舒服。

    初晓一下红了脸,低眉不敢看楚骥寒。

    心里也觉得这孩子这么小怎么这么坑啊,好想说不要。

    这玫瑰花也就五块一朵,这蓝玫瑰跟公仔不超过二十块。

    初晓心疼钱,但是这次却莫名的觉得花钱也挺好的。

    “一共多少钱。”楚骥寒眼中的愉悦溢于言表。

    小女孩天天在这里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也看的出来楚骥寒是有钱人。

    装模作样的点了点花,然后歪着小脑袋假装在算数,“哥哥,一共1314元,哇,祝愿哥哥跟姐姐一生一世都在一起哦。”

    初晓微微的张张嘴,想说不要了。

    但是楚骥寒已经将花都拿过来塞在她手上:“送给你。”

    初晓心头一热,喉间像被什么哽住一样,发不出声音来。

    楚骥寒从钱包里拿出一千四百元,若是平时他肯定说不用找,但是今天却等着小女孩找钱。

    小女孩坑她这么多钱,倒也不在意这几十元,很快就找钱给楚骥寒。

    然后说一声祝愿哥哥姐姐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就跑开。

    初晓闻了闻花真香,羞红着脸在楚骥寒脸上亲了一个。

    楚骥寒诧异的张张嘴,嘴角上扬,愉快的搂住初晓小蛮腰,继续散步。

    初晓有些不敢相信,他们两个居然是走回家的。

    回到家,初晓就找来花瓶将花插起来。

    楚骥寒坐在沙发上看着她,眼中的*溺不言而喻。

    原来女人送个花就能这么开心,那以后天天给她买。

    衣服珠宝她不收,原来收花呀。

    初晓用剪刀摆弄着花,楚骥寒看着她白葱似的手指,无名指上缺点什么。

    嗯,缺个刻着楚骥寒名字的钻戒。

    看着她,看着看着楚骥寒感觉身体有些不对劲。

    低头一看面前支起了小帐篷。

    天时地利人和,楚骥寒站起来疾步走到初晓身后抱住她,“晓晓,我们回房去。”

    初晓脸轰的一下热起来,自然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悦悦一会就回来。”

    “我轻点。”楚骥寒打横将她抱起。

    最后初晓心中大骂,这个大骗子,不是说轻点吗?

    *都快散掉,这就是他说的轻点吗!

    这天楚骥寒少有的没有回家,直接住在初晓这里,晚上打个电话给奶奶报平安,说有应酬,今晚住酒店。

    初晓已经累的浑身酸痛,楚骥寒捏着她的手一直在把玩,她已经累的不想说话。

    楚骥寒捏着她右手的无名指,用手指量出一个大概的尺寸。

    初晓睡过去的时候看到楚骥寒眼中闪着光,很耀眼。

    *  *

    楚骥寒回到公司的第一件事就给做珠宝的朋友打去电话。

    “喂,老秦,给我做一枚十克拉的钻戒,要闪啊。”楚骥寒的声音里带着愉悦。

    “嗯,怎么了?有喜事?”

    “你别管,给我做就是,一周可以做出来吗?”

    “你楚大少爷吩咐的,一天我也得加班给你做出来啊。”电话那头打趣的说。

    “好吧,给你个表现的机会,一天就做出来。”

    “楚骥寒你还给不给人活路?一周后来拿。”

    嘟嘟,电话被那边掐断,楚骥寒也不恼,将戒指的尺寸用短信发给他。

    点个破蜡烛有什么好浪漫的,他再想想还有没有别的方法更浪漫一些。

    叩叩,Alina进来,“总裁,两天后出差海城,这些是准备好的资料,你看看。”

    “嗯。”楚骥寒眼睛始终盯在电脑上没有抬头。

    楚骥寒去出差的时候是初晓去机场送的行。

    “晓晓,我就去三天,嗯。”楚骥寒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两人浓情脉脉,Alina转过身去不忍看。

    爱之一个字,惟当局者方知其浓,旁观之人,只能笑其痴愚!

    “嗯,你在那边小心点。”初晓叮嘱道。

    广播里播着楚骥寒那班航班时,初晓目送着他进去。

    初晓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站在那里,看着他的飞机起飞。

    楚骥寒坐的那架飞机飞过头顶的时候,初晓莫名的失落。

    或许这次他是真心待她!

    初晓目光看着他离开的方向念念不舍。

    这时手机铃声唱着歌,“爱本就是泡沫,如果能够看破,有什么难过,再美的花朵,盛开过就凋谢,再亮眼的心,一闪过就*,爱本是泡沫,如果能够看破,有什么难过,为什么难过,有什么难过,为什么不难过。”

    这首歌是他们分手的时候换的,初晓想也许到该换一首的时候。

    电话是骆晴打来的,说约好明晚跟投资商见面谈合作。

    挂了电话,初晓就立刻回去准备。

    晚上周悦排练回家,初晓跟她一起准备了很多台词。

    就为明天能够谈成功。

    初晓精致的打扮一番,周悦一如既往的清雅,她穿的一直也很淡雅。

    两人打滴滴快车到五洲饭店门口。

    下车两人相视一笑,“悦悦,紧张吗?”

    周悦看着她轻笑一下,“不紧张,就是心脏跳的频率快了点。”

    “呵呵,加油。”两人甜甜的笑了一下。

    突然周悦看到远处的一个人影走过,她愣了一下,眼中闪过慌色。

    突然捂住肚子:“晓晓,我突然肚子好疼,我……我想回家。”周悦拧着柳眉,一脸痛苦的样子。

    “我先送你去医院。”初晓吓一跳。

    “不用,我回家休息一下就好,应该是吃坏了肚子,我一个人回去就可以,你先进去,投资是大事,快去。”周悦忙摆手,然后用手推着初晓走。

    初晓看着她难受便说:“那你一个人小心点,我先进去。”

    “你去吧。”周悦赶紧的拦住一辆出租车就上车,好似身后有才狼虎豹在追赶她。

    初晓担心她,但是合作也挺重要,稳稳神就先进酒店。

    她到的时候骆晴已经先到包间,进去发现崔泽也在。

    初晓一一跟他们打了招呼。

    初晓心里想,难道今天的投资商就是崔泽。

    “初晓,萧总还没来你先坐一会。”今天不止要谈乐器房投资的事情,还有萧逸也想崔泽能加入化妆品的拍摄。

    初晓恍然大悟,不是崔泽,她刚坐下,包间又进来人。

    骆晴热情的站起来:“萧总这边请坐。”

    然后给他们介绍,“初晓,就是萧逸萧总上次你们见过的,这次萧总对你乐器房很感兴趣。”

    初晓跟萧逸打招呼。

    大家坐下来,骆晴突然说:“咦,初晓你不是说要带个在音乐方面有才华的朋友来,叫什么悦来着,人呢?”

    初晓有些歉意,“叫周悦,刚刚都已经到楼下,突然肚子疼就回家了。”

    听到这个名字,萧逸捏着酒杯的手顿了一下,眼眸黯然,意味不明的看一眼初晓。

    “这样啊,那下次有机会再带过来一起聚聚。”

    初晓点头。

    席间谈的还挺好,萧逸已经有了明显的投资意向。

    崔泽也跟萧逸签好化妆品模特合同。

    散席的时候,崔泽说送初晓回去。

    此时后面有人突然喊她:“初小姐,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吧。”

    崔泽眸色暗沉,他觉得该自己送初晓回去,“不必麻烦萧先生,我送初晓回去。”

    萧逸嘴角上挑,“我跟初小姐还有一些合同细节要谈,这些比较隐秘,还是我送初小姐回去吧。”

    关于合同的,初晓很紧张,“崔先生,您先回去,我跟萧总再谈谈合同的事。”

    他们谈合作,崔泽也不好多加阻拦崔,点点头就上车离开。

    初晓上了萧逸的车,一路上一直在谈合作的细节。

    车子开到丰宁小区,初晓跟他道谢,说已经到家。

    萧逸轻笑一下,“我送初小姐上去吧。”

    “啊?”初晓愣了一下便摆手说:“不麻烦萧先生,我自己上去就可以,您请回。”

    “我还是送你上去,楼道那么黑一个女孩子不放心。”萧逸坚持着要送上楼。

    题外话:

    求月票了,推荐票也来点哦,明日有加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月如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月如歌并收藏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