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 > 060:一直不知道我哪里做错了

060:一直不知道我哪里做错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60

    顷刻之间,丰宁小区里涌进大批的记者。

    周悦跟初晓现在都不能出去,Alina在初晓家里什么也做不了,只能不停的指挥人去找白利华。

    听说找到白利华,初晓挺直了背,有些人不想见,但却一定要见,她不知道她做错了什么,白利华要这么对她。

    记者一直在外面敲门,Alina从猫眼里往外看,走廊上挤满了记者,她让周悦现在不管谁敲门都不能开 。

    找到白利华的时候,楚骥寒直接让人把她送去派出所,揍她,简直脏了自己的手。

    楚骥寒同时也赶到派出所,以楚骥寒为首,他身后还跟着楚氏的律师团十二人。

    这阵仗,把派出所的民警都惊讶的下巴都要掉地上,公安局长亲自过来审问这件案子。

    白利华也请了一名律师,可是看到楚骥寒的律师团,她缩缩脖子看看旁边的律师,竟显得如此势单力薄。

    白利华心里有些惧意,但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楚骥寒一行十三人站在办案大厅里,顿时本来算宽阔的大厅显得有些狭窄。

    楚骥寒本身就散发着矜贵的气质,修长的手指指着白利华,“我要告她,提供不实消息,对我的未婚妻人身攻击,损害她名誉。”

    白利华心尖颤抖,咽一口唾沫,梗着脖子嘲讽道,“现在的第三者都这么嚣张?插足别人的婚姻还如此理直气壮的要告我?”

    楚骥寒冷着脸,寒着声,“别人的婚姻?结婚?你拿结婚证出来?”

    白利华被他如刀似箭的眼神看的有些害怕,她哪里有结婚证,便辩解道,“我们那里下过聘礼,摆过酒席就算结婚的。”

    楚骥寒睐一眼旁边的余律师,懒的再与白利华辩驳。

    “据了解你说摆酒的日期,初小姐当时在京都上班,并未回去参加所谓的婚宴,现在你这样的情况属于包办婚姻,我国《婚姻法》规定:禁止包办、买卖婚姻和其他干涉婚姻自由的行为。”余律师一脸严肃的看着白利华。

    白利华认定家乡的习俗就是结婚,她死咬着这点不放。

    派出所内已经有不少记者存在,听到包办婚姻的时候,都有些吃惊。

    包办婚姻的消息立刻传到网上,舆论有不少往初晓这边倒,觉得她真可怜,都什么年代了还被父母包办婚姻。

    楚骥寒不愿再与白利华费口舌,直接让律师起诉她。

    出去的时候,楚骥寒带着黑超。

    “楚先生,请你谈一谈对初晓已婚的想法。”一个记者提问。

    楚骥寒紧抿着唇不语,民警已经过来为他开道,车子开出好远记者还在身后追着。

    ……

    骆晴看到新闻的时候眉头蹙紧,现在初晓是公司产品的代言人,她这新闻一出会对公司造成很大的伤害。

    公司高层立即召开紧急会议,大家都提议让初晓开发布会为这件事情道歉。

    骆晴沉着脸,唇抿着一条线,她见识过白利华撒泼的样子。

    没想到做为母亲,尽对女儿这般赶尽杀绝。

    会议室里高层争论不休,骆晴突然抬手,下面立刻鸦雀无声,都疑惑的看着她,“公司已经紧急公关,发布会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同意开。”

    这件事情不是道歉就能解决,而且楚骥寒已经在走法律程序,她先等等。

    ……

    楚骥寒还在回医院的路上,就立刻出现新的新闻,浪漫求婚男主角是楚氏当家人楚骥寒。

    此时Alina打来电话。

    “总裁,新闻现在报道出你来,已经惊动公司股东,怕是对股市有影响,他们要召开紧急会议。”Alina没想到事态会发展到这般的严重。

    楚氏的股票肯定会因为这则新闻而大跌。

    “嗯。”清冷的嗯了一声,楚骥寒顿了一下问,“她现在还好吗?”

    Alina怔住,而后说,“在家里很安全,门口都是记者,不过她情绪似乎太平静。”

    楚骥寒喉结上下滚动,她就是这样,他说分手的那次,她也是很平静,平静的好像他楚骥寒这个人从来没在她生命里出现过。

    他们的感情她似乎一点也不在意。

    可是此刻他知道,她心里有多么难过,这时他倒是希望初晓能跟别的女人一样,大声的哭,大声的骂人,至少将她心中的情绪宣泄出来。

    白利华的这样的人不该对她这么仁慈,上次就该让她进监狱,有些人都不值得可怜。

    楚骥寒本想去看初晓,但是却因为公司股东都聚集在会议室,他先回去公司处理。

    ……

    初晓不看新闻,她只是坐着,低敛着眼帘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周悦始终低头看着ipad上的新闻更新。

    突然她眉头紧蹙,已经有人扒出初晓是广告模特的事情,连楚骥寒也已经被报出来。

    周悦明白代言人的形象对品牌的影响力跟创伤力有多大。

    可是她不敢告诉初晓。

    周悦手搂住初晓得肩膀,“晓晓,想哭就哭出来吧。”将她的头按在肩膀上。

    初晓面无表情,亦没有哭。

    Alina看着这样的画面有些心酸。

    从新闻爆出来到现在只有两个小时,而初晓就开始的时候说过话,到现在依旧一言不发。

    此时初晓得电话响了,是个陌生的电话。

    初晓对铃声置若罔闻,后来是周悦帮她接的。

    “喂,您好!”

    “您好,是初小姐吗?我是xx节目的记者,想邀请您做一个专访。”

    周悦蹙眉,捂住手机轻声的跟初晓说,“晓晓,有个记者想找你做个此次事件的专访。”

    初晓抬眸看她,随即摇摇头。

    周悦立刻就明白,干咳一声,“抱歉,现在不方便做专访。”

    专访肯定会问很多私密的事情,周悦也不赞同。

    记者不死心,继续游说,“初小姐,这次事件现在已经牵扯出您代言的品牌形象受损,还有楚氏因为这件事情股市已经有所动荡,所以……”

    记者的话没有说完,但周悦的心已经提到嗓子眼。

    这些都不是小事!

    初晓将那些话都听的一清二楚。

    可是将这样的伤口揭开在阳光底下让所有人看,她还是做不到。

    但心里又矛盾着,骆晴公司的品牌形象会因她这件事情大打折扣,而楚家的股市跟形象也会跟着受损。

    初晓阖目,她现在不能让骆晴的公司受牵连,更不能害了楚骥寒。

    Alina赶紧的将这件事情告诉楚骥寒。

    楚骥寒立刻让初晓听电话。

    Alina把电话给初晓的时候,初晓疑惑的看着她。

    “初晓,总裁的电话。”

    初晓有些木讷的接过手机,贴在耳边,“喂。”因为长时间未说话,初晓得嗓子有些哑。

    “晓晓,专访你不能去。”楚骥寒的态度很坚定,他不想让初晓独自面对镜头。

    其实初晓本不愿意去,当她听到楚骥寒的声音时,便决定要去。

    他这么爱她,她又如何能害了他。

    没听见她的回答,楚骥寒喊,“晓晓,你听见我的话没有,不能去,如果要去就我们两个人一起去。”

    白利华在亿万网民眼前将她说的那么不堪,初晓都没有落泪。

    可此时听到楚骥寒的维护,眼泪不由自主的落下,能遇见楚骥寒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幸福。

    “骥寒,我不去。”初晓哽咽着回答他,可心里已经做好去的打算。

    楚骥寒松一口气,“晓晓,你不要担心,这件事情很快会处理好的,嗯,你要乖乖的在家里呆着,听话。”

    他的声音很温柔,初晓听着却无声的哭的更凶。

    初晓紧紧的抿唇,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比较正常,“好。”他说什么都答应。

    此时楚骥寒正在公司的会议室面对数位股东的责问,可是他站在落地窗前打电话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向前去打断。

    会议室里静的掉根针都能听见声音。

    直到他的电话挂断,会议室里又沸腾起来。

    将电话还给Alina,初晓用手背胡乱的抹了一把眼睛,“Alina能麻烦你出去一下,我跟悦悦有些话要说。”

    Alina点点头出去。

    房间里就剩下两个人,周悦抽了张纸给她擦眼泪,“你想去做专访?”

    初晓点点头,“悦悦,我不能这么自私,我不能让爱我的人受到伤害,专访我必须要去,骥寒肯定不会让我去,你帮我把Alina支开,我一个人去。”

    如果她不出面,因为这件事情受牵连的人太多。

    周悦轻叹一口气,“我陪你去。”

    初晓摇摇头,“悦悦,现在乐器坊还未受到牵连,你去照顾着。”

    周悦陪在她身边也没有用,这件事情还得靠她自己,初晓已经想到在专访中说些什么。

    初晓联系刚才的记者,说愿意做专访,但专访开始之前都要保密。

    记者想了一个办法,说初晓出现在某个商城,那些记者全部一下就赶往那个商城。

    初晓让记者给她一个小时做准备。

    那个记者派专车来接的她,初晓坐在车上沉默不语,手紧紧的捏着手中的包。

    “初小姐,专访马上开始,你准备好了吗?”记者问她。

    初晓点头,可心尖还是忍不住的颤抖,专访两分钟前发出消息,她的电话就一直在响,不用猜都知道是楚骥寒的电弧。

    初晓将手机调成静音,看着屏幕上的名字心如刀绞。

    那些不堪的回忆就要晒在众目睽睽之下,她总归还是难过的。

    记者跟工作人员打好招呼,便说可以开始。

    初晓挺直背缓缓的走进访问现场,“今天关于我的新闻为公司带来影响,我很抱歉!”

    说完初晓对着镜头鞠躬。

    此时李沁儿跟楚家人都看着电视,全家面色沉重的看着里面的初晓。

    楚骥寒一拳砸在墙壁上,让她一个人面对着镜头,他的心似被人捏住,生疼的难受。

    这个傻瓜,不是不让她去。

    几乎所有人都打开电视专注着这个专访。

    周悦在乐器房的办公室里看着直播。

    此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萧逸挺拔的身姿走了进来,“周悦,中午去吃饭。”

    周悦眼角都没抬起看他,眼光一直盯着ipad上的画面。

    萧逸皱眉,走近看到初晓得专访。

    早上的新闻闹的那么沸沸扬扬,他也有看新闻,便抢过周悦的ipad说,“别看了。”

    这种专访注定是伤心的。

    周悦抬眸怒瞪他。

    萧逸赫然发现周悦已经红了眼眶。

    “你给我。”周悦哽着声音,初晓一个道歉她已经受不了,她本不需要道歉的。

    萧逸怔怔的看着她,突然就在她身边坐下,陪着她一起看。

    初晓坐下,主持人问,“初小姐,听说你已经结婚?可以谈谈吗?”

    初晓拿起话筒,张口的时候便已经哽咽,她将头侧一边,然后再回头看着镜头,“关于结婚的事情,其实没有,就连订婚我也不知道。

    后来听说文家给了我家不少钱,但是我有赚钱让母亲去还。”

    初晓从包包里拿出一叠给白利华的银行汇款凭证跟银行流水账。

    “这些是我这几年来在外面打工赚的钱,我都寄回家给我的父母。”

    主持人从她手中拿过银行凭证,厚厚的一叠,都是汇给同一个账户。

    初晓垂眸,有些话到了嘴边还是有些说不出来。

    眼眶慢慢的热起来,初晓咽一口唾沫,“我从高中的时候就自己赚生活费。”

    初晓得声音有些沙哑,她闭了一下眼眸努力的将眼泪憋回去。

    此时电视机前的观众都有些诧异,对初晓有些同情,高中就自己赚生活费。

    “其实小的时候妈妈也对我好过,那时候我还有些记忆,可是后来有了妹妹以后,妈妈的爱就全部给了妹妹。

    每年妹妹都会买很多的新衣衫,可是我只能穿着邻居不要的衣衫。

    每当看着妹妹穿的像个小公主似的,我就很羡慕,也想有一身那样漂亮的衣服。”此时初晓的眼中充满了羡慕,她似乎看到那时候的自己。

    那时候站在一边羡慕的看着妹妹兴奋的穿着各式各样漂亮的衣服。

    “妹妹几岁的时候说想学钢琴,妈妈花了几千元给她买一架钢琴,那时候的我常趴在窗口看着妹妹弹得五音不全,我也想学,可妈妈说我会把钢琴碰坏的,不许我靠近,每天我就远远的看上钢琴一眼。

    上学以后,我每次每科都得一百分,妈妈看却不看一眼我的分数,而妹妹考了九十分,她会向所有人炫耀,夸奖妹妹多么的能干,成绩多么的好。

    我……也很想妈妈能夸奖我一下!”

    初晓得眼眶有泪水在打转,可是就是不掉落下来。

    “后来妹妹上小学考试得了第十名,妈妈给妹妹买了很多好吃的,还有漂亮的芭比娃娃,夸她能干,说以后肯定能考上一个重点大学。

    那次我考的第一名,村里的乡亲遇见妈妈夸我能干,妈妈却说肯定是我作弊。

    我读高中的时候,妹妹读初中,妹妹说想上好的私立学校,妈妈就到处的求人托关系,花高额的学费送妹妹去私立学校。

    那时候我读高中妈妈叫我不要读,出去打工赚钱以后供妹妹读大学。

    因为妈妈不给我缴学费,后来我初中的班主任跟学校领导到高中去帮我申请免费教育,从高中起我就自己赚生活费。

    那时母亲为了我不能上学,出去打工赚钱,便跟学校的领导说我跟街上的小混混勾三搭四,要学校开除我,回家管教。”

    初晓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始终没有落下来,却让人看的心疼,她说这些的时候眼神里都是羡慕跟向往,期盼着能跟妹妹一样得到*爱。

    讲到这里的时候,初晓已经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在新闻里一直骂初晓的人,现在都已经同情起她来。

    一个母亲怎么能做的如此偏心,手心手背都是肉。

    为了不准孩子读书,居然诋毁女儿。

    网友们此时都觉得是初晓的母亲在诽谤她了,那么小的时候就能造谣毁她清誉,现在也可以。

    此时初晓从包包里拿出一张照片,照片过了塑胶,尽管过去了十几年,但还是很清晰。

    “我小的时候,妈妈也这样抱过我。现在也好希望……”初晓哽了一下,“妈妈能再这样的抱抱我。”说完初晓得眼泪再也止不住的落了下来。

    主持人接过她手中的照片,上面是一个年轻的女子笑魇如花的抱着一个很小的小女孩。

    电视前的李沁儿感觉有湿润滑过脸颊,有些记忆似乎又出现在眼前。

    楚峻北用指腹为爱妻擦干眼泪,将她揽进怀里,手轻轻的抚着她的发。

    而周悦在初晓开始说的时候就已经哭的泣不成声,这个傻瓜,为什么要将这些事情说出来,为什么要去揭自己的伤口。

    萧逸搂着她,顾不得她满脸的眼泪,直接用袖子帮她擦。

    “别哭了。”萧逸出声安慰,这种事情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其实没什么。

    周悦继续看着电视,她现在好想去抱抱初晓。

    萧逸只能陪着她看,如果小时候也那么*爱过,后来是如何变成这样的呢?

    初晓沉默了一下哽着声音,“我一直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一直都小心翼翼的害怕自己又做错。”

    此时主持人将照片展示在镜头前给观众们看。

    题外话:

    亲亲们,求月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月如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月如歌并收藏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