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发疯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白利华的话赫然止住,咬牙切齿的指着初晓,然后冷哼一声转过身去不看初晓。

    怎么会?初晓感觉出她话里的蹊跷便追问,“你怎么会怎样?”

    白利华回头瞪她,“你就是个扫把星。”

    她眼中有些心虚,刚刚是气急,差点儿就说漏嘴。

    对于她话到一半,初晓总觉得有什么事情,但白利华不说,她也没办法。

    “如果你没有话可说,门在那里,慢走不送。”初晓嘴皮子有些颤抖,手指着门。

    “初晓,你要是还有良心,就让姓楚的不要告我。”白利华转念一想,又嘴硬,“你告,我也不怕,是你们两个苟且在前,我们那里的风俗你也是知道的,我占理。”

    白利华不肯服软,文长庆有钱给她撑腰,她更不怕。

    良心?

    呵,初晓真不知道这两个字白利华是如何能说出口。

    “再见。”撤诉,是不可能的。

    初晓的绝然让白利华心中的怒火腾的更高。

    今天虽然确定她是这儿的老板,也不打算问她要钱。

    现在她正处在风口浪尖上,白利华知道自己不能在外人面前撒泼。

    等这阵风声过了,她再来要钱,不给,哼,就别想做生意。

    白利华瞪初晓一眼甩袖离去。

    初晓眯着眼眸,“悦悦,你有没有听出来她刚刚的话,她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周悦将视频保存着,皱眉,“我也感觉出来了,不过想不透是什么事情,好了,不过现在我倒是觉得该提防着她来乐器坊闹事。”

    初晓也没想到她会找到这里来,眉宇间有些愁云。

    周悦看着初晓,贝齿轻咬下唇,“晓晓,起诉她的事情你是如何打算的。”

    毕竟白利华是她的母亲,她不信初晓心里不纠结。

    她问到点子上了,初晓有些泄气的靠在沙发上,“文长庆父母去家里说的话你都听见了吧?”

    “嗯。”

    “悦悦,其实如果这次他们不弄出新闻这个事,小旅馆的事情我本不打算追究的,但这次他们伤害的人不仅仅是我。

    我代言的广告模特公司都会受到名誉上的损害,还有楚氏的股票名声都有所影响。

    所以这次我不能再心软。

    你今天看见她的态度了吗?

    即便要上法庭,她都没有任何悔改的意思。

    悦悦,这次我不能再纵容她。”初晓得眼眸中有水光泛起。

    “我支持你,我看你别回家住,这几天在外面住吧,免得文家的人找上门你为难。”周悦是怕初晓心软,毕竟文长庆妈妈都要给她跪下。

    初晓摇摇头,“躲是无用的,也不能躲一辈子,他们找来我就坦然面对。”

    ……

    看着突然出现在病房里的父母,文长庆有些惊讶。

    “爸妈。”诧异的喊了一声。

    “你这个没出息的东西。”文兵怒声骂道,要不是儿子现在躺着,他还要动手揍。

    “长庆……”才喊一声,洛美琪已经泣不成声。

    儿子现在全身骨头都断掉,她能不伤心,想抱抱儿子,又怕碰到他的伤口。

    “妈。”文长庆声音有些哽。

    他们定然是看到新闻才过来的。

    文长庆的眼中闪过悲戚,以后他跟初晓再无可能。

    那天在电视上看到楚骥寒跟初晓求婚的报道,他当时就迷失了心智。

    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姓楚的得逞,初晓是他的媳妇。

    他下过聘礼,摆过酒席。

    当看到她在电视上做的专访时犹如当头喝棒。

    他做的一切都是将初晓往绝路上逼,如果那天他得逞,初晓现在也许已经不在人世。

    “你说你,家乡那么多好姑娘你一个不要,非要初晓,看把你害成什么样子。”

    “爸,不怪晓,是我自己做错事。”用他在医院躺几个月换初晓一命,他现在也没有什么可不甘心的。

    “长庆,我跟你爸爸去求初晓撤诉,我们跟她私了,她答应考虑。”洛美琪一边抽泣一边说。

    文长庆惊讶的看着母亲,“妈,我罪有应得,你不要为难晓,我接二连三的犯错,一切都是我该。”他已经做好去坐牢的准备。

    “你胡说什么,我不会让你坐牢的。”洛美琪的态度很坚决。

    文长庆咽一口唾沫,本不愿多说什么,看母亲情绪激动,他便将最近发生的事情。

    可是洛美琪的心里还是不愿让儿子去坐牢,她想再继续争取。

    ……

    跟楚家人约定晚上一起吃饭,初晓一整天都有些兴奋。

    第一次去见家长,初晓给自己精心打扮一番,化一个精致的妆,穿一身白色的连衣裙,踩一双十公分的恨天高,右手无名指上带着十克拉的钻戒。

    楚骥寒来接她的时候眼前一亮。

    “媳妇,你别紧张,他们不会吃人的。”楚骥寒打趣她,手搂在她的肩膀上。

    “谁说我紧张,才没有。”初晓梗着脖子狡辩。

    楚骥寒眼神落在她的手上,“是是,你没紧张,就是手有点抖。”

    “你还说。”初晓娇嗔的垂在他的胸膛上。

    长长的吐一口气,他们两个走到今天不容易。

    她也曾想到这一刻不会这么快到来,所以没做好心理准备。

    也不是因为楚家是豪门才有些畏惧紧张,只是因为要去见楚骥寒的家人,她很在意。

    五洲饭店,跟约定的时间,初晓跟楚骥寒先五分钟到。

    李沁儿一行四人到的时候,初晓是到酒店门口去迎接的。

    李沁儿还是第一次见到初晓其人,目光在她身上来回打量。

    “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初晓简单的打招呼。

    懂礼貌嘴巴甜,长辈们都喜欢。

    “这是初晓。”在大门口楚骥寒就简单的介绍,一回到包间再慢慢的介绍。

    李沁儿突然握住初晓的手,“我们进去吧。”

    初晓的心脏突然停止跳动,有些受*若惊,这未来婆婆拉她手的意思是默认她了?

    初晓心头不禁有些胡思乱想。

    楚峻北看着妻子牵别人的手,心里有些不舒服,就算是女的他也不高兴。

    吃饭的时候,楚骥寒找话题说了一些,其余时间大家阖嘴吃东西。

    席间,李沁儿看着初晓得目光里渐渐有了些许笑意。

    其实除了楚峻北,其他三个,初晓感觉毫无压力,就只有这个未来公公,她觉得还需要努力一番才能搞定。

    快结束的时候刘湘在孙子耳边悄悄的说了几句话,然后眉笑颜开的叮嘱,“记住了。”

    全家人都纳闷的看着他两。

    饭后楚骥寒送初晓回家,“媳妇,你的生辰八字是多少?”

    初晓愣住,“要这个干嘛?”

    “合八字,选黄道吉日。”

    初晓微张着嘴,顿时失去语言功能,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骥寒,我有个事情能不能说?”

    “只要不是说我暂时还不想结婚,别的都能说。”

    初晓一头黑线,她做梦都期待着能跟他结婚,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想法。

    “你感觉的出叔叔好像不是特别同意我们之间的事情。”

    “嗨,我妈出马,同意那是分分钟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楚骥寒将她搂进怀里,含住她的耳垂。

    初晓脸轰的一下就变得滚烫。

    “我也不知道我的生辰八字,这个要问我妈妈。”初晓有些黯然伤神。

    楚骥寒的眸色一沉,“那我们国庆结婚,那天日子好。”

    白利华那嘴里也吐不出象牙来,不如不问。

    初晓贝齿咬着下唇,结婚是大事,既然楚家兴这个,她还是依着好。

    合八字这种事情,也是有利而无害的。

    “别,我找机会问她。”

    “嗯。”楚骥寒随她去。

    白利华抵死不认罪,坚持初晓跟文长庆的婚事是合法的,现在还不承认在小旅馆下药一事。

    称没有证据,不能凭他们的一面之词。

    楚骥寒眸光寒冷似冰,既然她要垂死挣扎,那就等法庭上让她输的心服口服。

    洛美琪再次找上门来,是三天后,因为这三天初晓都没有给她答复。

    清晨初晓还在被窝里就被敲门声吵醒。

    周悦开的门,她记得洛美琪,但那天她在房间里,洛美琪并不认识她。

    “你好,请问初晓在吗?”洛美琪不知道还有人跟初晓合租,问的有些不确定。

    “你找她什么事?”周悦装作不认识她。

    “哦,我有些事要跟她说,她在吗?”洛美琪的眼神穿过周悦的眼神往里看。

    “你进来吧,我去叫她。”

    洛美琪今天是一个人来的,她走进去,一只手一直放在一边的裤兜里。

    周悦关上门去叫初晓,她还没醒,周悦跪在*上摇了摇她的肩膀压低声音,“晓晓,快起来,文长庆的妈妈又来了。”

    初晓似被噩梦惊醒一般,一下就弹跳的坐起来。

    “晓,你怎么了?”

    初晓眨眨眼眸,“没事,本来做美梦,被你说这么一句给吓醒的。”

    “你快起来吧,在客厅等着,这次就他妈妈一个人来的。”

    初晓换了一身衣服,跟周悦一起出去的。

    周悦先回自己房间。

    她一走,洛美琪就问,“初晓,你考虑的怎么样?眼看没几天就要开庭了,我……”

    如果文长庆看到现在母亲低声下气求人的模样,会不会后悔自己做的一切。

    初晓垂眸,“阿姨,其实这件事情不是我说撤诉就可以撤诉,这他跟我……她一起策划这么一场新闻,已经严重损害到我代言的公司,还有楚家的名誉。

    并不是我说原谅就能原谅。

    阿姨,我知道这一切你很难接受。

    其实我也很难过,只是做错了事情,就该承担。

    何况长庆哥是那么大一个男人,他要有自己的担当。”

    初晓低敛着眼眸,洛美琪看不清楚她眼里的情绪。

    洛美琪心尖都在发颤,这是无回旋之地,“初晓,大道理我都懂,可是做父母的怎么舍得孩子的人生中有如此大的一笔污点。

    那种痛苦也只有做父母的才懂。

    初晓,我只求你放过长庆这一次,他不能去坐牢,不然这辈子都毁了。”

    洛美琪泪眼婆娑的看着她,声声悲恸。

    初晓别过脸,紧咬着下唇。

    “阿姨,这件事情我……”

    突然洛美琪站起来,“初晓,你要是不答应,我就死在这里,长庆毁了,我这辈子活着也没什么盼头。’

    眨眼之间,初晓见洛美琪从裤兜里拿出一把匕首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初晓甚至看见从她白希的脖子上有一条鲜红的血迹。

    “阿姨,你这是做什么,你快把刀放下。”初晓站在原地手足无措。

    她靠近,洛美琪就后退一步,“初晓你就放过长庆吧。”

    周悦此时从房间里出来,看到洛美琪的脖子上已经流血。

    “悦悦,快报警。”

    周悦立刻报警。

    警察三分钟就到现场,洛美琪此时已经退到阳台上,“你们别过来,求你了,初晓。”

    洛美琪别的话不说,来来回回的就一句话。

    初晓看着她,心里矛盾,现在人命关天,她……

    “你先把刀放下,有什么事情可以慢慢谈。”初晓站在最前面,经过几分钟,她镇定一些。

    让周悦给文长庆打电话。

    文兵在医院守着儿子,见他电话响就给他接起,不曾想那边着急的喊道,“文长庆,你妈妈逼初晓撤诉现在要闹自杀,你快劝劝她。”

    手机差点从文兵的手中滑落,老婆说是出去给儿子买点东西,没想到是去找初晓。

    文长庆见父亲脸色不对,便问发生什么事情。

    文兵将电话给他,“快叫你妈妈别做傻事。”

    周悦的手机开着免提,电话那头的话洛美琪听的一清二楚。

    “妈,你听到我说话吗?我是长庆,你别做傻事,从小你就教我,男子汉,要顶天立地,如今我做错事。

    就该得到应有的惩罚。

    妈,你如果出事,爸,怎么办,你让我如何还有脸面苟延残喘的活在这个世上。

    妈,把刀放下,儿子求你了。

    这辈子就求过你这么一次。

    妈!”

    文长庆失声痛哭起来。

    洛美琪手中的到铛的掉落在地板上。

    警察立刻向前将她控制住,这次的事件被邻居发到网上,又掀起一层浪。

    很多人觉得文长庆很可怜,希望初晓不要追究他的责任。

    也有的人觉得他做了这样的事情就不该被原谅。

    楚骥寒在半个小时后赶到,家里的血迹已经被清理掉。

    他简直要气疯了,“晓晓,你没事吧?”

    初晓有些木讷的摇摇头。

    楚骥寒的眸色突然沉下来,“你不会真想撤诉吧?”

    她如果选择撤诉,那白利华的也就一同会被撤掉。

    初晓抬眸看着他,洛美琪拿到架在脖子上的那一刹那,她是有想过。

    难道一切都比不过一条人命吗?

    但是后又转念,如果一个罪犯的家属都用洛美琪这样的办法逼着受害人撤诉。

    那这个世界还有公平可言吗?

    你家的孩子就是宝,犯错了可以原谅。

    那受伤害的人就是草么,活该被伤害?

    见她沉默不语,楚骥寒胸口闷着一口气,双手掐在她的肩膀上,“初晓,你要气死我吗?”

    初晓看着他暴躁的样子眨眨水灵的眸子。

    “楚先生,你就这么不信任我?人与人之间还能有信任吗?”她像是那种分不清楚善恶是非的人?

    楚骥寒进蹙的眉头缓缓的松开,嘴角渐渐扬起笑意,“我家晓晓有一颗普度众生的菩萨心肠,我担心啊。”

    “你确定你是在夸我吗?”她可没有那么高大上。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这是她一直以来的座右铭。

    “你猜。”楚骥寒挑眉。

    “说,你再夸我。”初晓突然揪住他的衣领,“不说我就亲你。”

    “铁骨铮铮男子汉,宁死不违心的夸,你来吧。”楚骥寒一脸英雄就义的模样。

    初晓噗的笑出声,“成全你。”

    柔软的唇瓣贴上他的,辗转*。

    眼看着开庭的日子就在下周,白利华却在这个时候迎来了一个噩耗。

    文长庆不再给钱为她请律师,也不再为他自己辩护。

    白利华这下坐不住了,直接奔到医院去找文长庆,但直接让文兵给轰了出来。

    白利华这下心慌意乱,没有文长庆给钱,她寸步难行,就连现在住的小旅馆都付不起钱。

    她如今也不敢撒泼,想挽回文长庆,便趴在病房门口说好坏。

    但文长庆充耳不闻,直接叫父亲轰人。

    白利华在医院求了两天,文长庆始终不愿再帮她。

    气急败坏的她又去乐器坊堵初晓。

    当时新到的一批乐器,初晓跟周悦正在检查,白利华冲过去二话不说,就随手抄起一把小提琴猛的砸在地上。

    众人还在发愣之间,白利华指着初晓得鼻子,“你撤诉吗?不撤我就把你这里砸光,你不让我好过,我也让你开不成。”

    她现在也是无路可走,白利华准备破釜沉舟一次,反正不拼也要去坐牢,还不如堵一把。

    她拿起另外一把吉他就要砸,初晓伸手接住,两人争夺起来。

    白利华发疯似的,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脚踹在初晓肚子上。

    初晓吃痛的松手跌坐在地上双手捂住绞痛的肚子紧皱着眉头,这一幕正好被天天找机会来看周悦的萧逸看见。

    萧逸眸色深谙,眼中闪过一丝狠厉,撸起袖子疾步走过去扯住白利华的头发一巴掌就给她扇过去。

    以牙还牙的一脚就把白利华踹的后退好几步撞在墙上,满口都是血。

    题外话:

    七夕快乐,求月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月如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月如歌并收藏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