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致命一击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萧逸心里的怒焰已经烧到了极致,此时已经是忍无可忍,长腿三步并作两步的冲过去,大掌一把揪住白利华胸口的衣服,不费吹灰之力一般拎起来,咬牙切齿间,双目已经染成学色,紧握的拳头高高举起。

    白利华吓的全身发抖,顾不得面部传来的疼痛,哆嗦着嘴皮子,“你你你,你敢打人,我要去告你。”

    自从楚骥寒说要告她,白利华就意识到,现在不管什么事情都可以去警察局告。

    萧逸嘴角一扯,“呵,坐等警察上门。”

    话音刚落,重重的一拳砸过去。

    白利华哀嚎一声摔在地上。

    周悦跟初晓都有些蒙住,看着白利华满脸的血顿时傻眼。

    初晓捂住肚子,被白利华那脚上的高跟鞋踹的不轻。

    萧逸狠厉的撇白利华一眼,回身疾步朝初晓走去,他紧紧的抱住初晓。

    紧紧的,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画风转的太快,周悦站在一边手足无措,眼底闪过一丝难过。

    她们这是怎么回事?

    就算是为她的好朋友出头,他这抱住初晓似乎过了些头,周悦的心里不知何时泛起一丝酸味。

    难道是这阵子他们见面的次数多,萧逸已经移情初晓?

    周悦心头一震,不看眼前的两人别开眼去。

    萧逸紧抱着初晓,也不言语。

    初晓都快被他抱的喘不过气来。

    “唔,萧……萧总,我快……喘不过气了。”初晓都有些翻白眼。

    她这辈子没被打死,别被他被抱死。

    萧逸怔一下将她松开,双手扶住初晓得肩膀,眼中都是担心,“你没事吧。”

    初晓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本来没事,差点就被你抱的出事儿。

    气顺了,初晓咽一口唾沫,“没事,就是肚子有点疼。”初晓伸手揉了揉被白利华踹的地方。

    萧逸眼神移开,将她扶起。

    白利华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他捂住已经被打的跟猪头似的脸,本想指着萧逸骂,可是接收到他凌厉的眼神,硬是把话给咽了下去。

    “我要报警,告你们打人。”白利华哆嗦着拿着手机还真报警。

    初晓轻皱眉头,“好,你报警,地上的小提琴是你砸的,正好把钱赔给我。”

    这些都是进口的乐器,价值不菲,被她砸碎一把,初晓的心都在滴血。

    现在学生多,乐器非常紧张。

    白利华怕萧逸又过来揍她,缓缓的往门口挪去,还嘴硬,“你那只眼睛看见是我砸的,别血口喷人。”

    初晓讥讽的笑笑,纤细的手指着墙上,“有监控,从你进来就被录起来。”

    乐器坊本没有装监控,是楚骥寒叫人装上的,本是怕有小偷。

    白利华心虚的缩缩脖子,然后撒腿就跑。

    “萧总,今天谢谢你。”初晓有些不好意思。

    “她暂时不敢来了。”

    周悦别开眼不看萧逸,转身去继续检查乐器,可是心里却无法平静。

    初晓知道文长庆已经没再给白利华支持,所以她这是狗急跳墙。

    初晓站起来肚子上扯的有些疼,她想继续做事,弯腰之间疼的厉害。

    周悦见她脸色不好,过去扶住她,“晓晓,上楼休息一下,我去帮你买点药。”

    那鞋跟子很厉害,白利华也是发狠用尽全力踹的。

    “我抱你上去。”萧逸说着就要抱她。

    初晓双手挡在前面,“萧总,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在这里坐会就好。”

    这要是让楚骥寒知道那醋缸子翻了,她又有的苦头吃。

    周悦讶异的看一眼萧逸,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那么冷情的人。

    可转念一想,他要如何关她什么事情。

    去搬来凳子给初晓坐下,周悦继续干活。

    萧逸站在那里看着初晓。

    初晓被他看的耳根子发烫,呵呵的对着他傻笑两声,又不好意思赶人。

    无奈之下她假装玩手机,然后给楚骥寒发条短信:骥寒,你来店里接我一下。

    楚骥寒正在开会,收到信息眉头紧蹙,抬腕看手表,现在还没到饭点,怎么会叫他去接?

    他这一蹙眉,可把下面正在汇报的高管给吓得腿软。

    不会是对业绩不满意吧?

    楚骥寒跟Alina耳语几句然后就起身出去。

    会议室的人都面面相觑。

    出会议室,楚骥寒给初晓打去电话,“晓晓怎么了?”

    他的声音里透着担心,初晓心头却是一甜,“你有空吗?我摔了一下,你送我去医院。”

    初晓眼神悄悄的撇一眼萧逸,我有男朋友的,你就别做出那些让人误会的事情。

    萧逸眸色黯然,对于她的小心思轻挑眉。

    “你等着,我马上来。”楚骥寒挂掉电话就去,心急如焚的赶到乐器坊。

    好好的怎么会摔了,摔倒哪里?眼中不?

    一路上楚骥寒满脑子都是想的这些。

    看到他出现在乐器坊门口的时候,初晓就像看到观世音菩萨出现一样,感觉楚骥寒头顶上都有一个光圈。

    这萧逸就一直站在她的跟前,也不说话,她真的要被这种感觉折磨死。

    而且她看着周悦一直在检查乐器,可是同一把吉他,她都检查了五遍。

    她明明感觉的出来周悦跟萧逸之间有事,现在怎么转变成这样?

    楚骥寒看着她坐在凳子上,脸色不好,三步并作两步的冲过去打横将她抱起,“晓,哪里疼。”

    “肚子疼。”其实是头疼,她就想快些脱离现在这种气氛。

    这时楚骥寒看到她身后的墙上有血迹,眉头紧皱,他扫一眼初晓好像没哪里流血,又看一眼周悦,这时才看到萧逸站在旁边。

    萧逸看着楚骥寒的眸色深谙,紧抿着唇两人都没说话。

    楚骥寒心底暗忖这里刚刚肯定发生过什么事情。

    “我们去医院。”

    “不了,骥寒,你送我到楼上的办公室休息一下就好。”初晓双手圈住他的脖子。

    “嗯。”

    同时也松了一口气,等等,摔跤是怎么摔倒肚子的?

    楚骥寒抱着她稳步上楼,轻柔的放在沙发上,掀开她的衣服,只见她白希的肚皮上紫掉一块。

    初晓也是心头一惊,没想到这么严重。

    “你躺着,我去买点药,嗯。”楚骥寒眼底的心疼泛起,眸色深谙。

    想到他在这里装过摄像头,下去买药时,在车上他便链接起来。

    快进的往后倒,然后画面上看到白利华出现,砸小提琴,然后萧逸出现,揍了白利华,再然后紧紧的抱着初晓。

    楚骥寒心头的一口气差点提不上来,这个萧逸对初晓得意图现在已经太过明显。

    他就是喜欢初晓。

    上次明明才回去,结果第二天又来京都,现在干脆不回去。

    听说他暂时都在这边办公,还有将总部搬来京都的打算。

    醉翁之意不在酒。

    楚骥寒握着手机的力道紧了几分。

    买药回去,楚骥寒细心的给初晓擦上,“再多请那几个员工,你就不用自己做事,在家做做老板娘,去晴姐那里拍拍广告……”

    楚骥寒顿一下,晴姐那里也有个崔泽。

    初晓就知道他会吃醋,“等我当上CEO,我就坐办公室,不用下来干活。”

    楚骥寒撇她一眼,当CEO还不容易,只要她说句话,立刻就给她做个公司。

    “初总,今晚有个饭局,赏脸吗?”楚骥寒一秒入戏。

    初晓干咳一声,傲娇的抬抬下巴,“楚总,合同上我公司利润必须要六个百分点,否则不必谈。”

    “初总,你表现好给你八个。”楚骥寒嘴角抿着笑,难得的跟她开玩笑。

    “十个百分点,我考虑一下。”

    “再送一个我,这个利润可是百年难遇,初总你赚大发了。”他颜值搞,身材好,能赚钱。

    “勉强接受吧。”初晓上上下下的打量几番楚骥寒。

    楚骥寒嘴角抽抽,还开起染坊了。

    初晓咯咯的笑的好不开心。

    ……

    虽然初晓及时的开发布会,挽回公司的形象,但骆氏里的股东还是有很多强烈要求换掉初晓。

    始终觉得她对公司的名誉还是造成很多损失。

    骆晴皮笑肉不笑的看下面的股东分成两派争的面红耳赤。

    有的股东被家里的老婆在耳边吹枕边风,说初晓得身世可怜,这些又不是她选择的。

    现在都是知道初晓跟楚骥寒的事情,有很多都想巴结骆晴。

    但有的是另外一派,早就希望骆晴下台,现在恨不得闹的很凶。

    初晓是楚骥寒的女人,骆晴要是辞退她,必然要得罪楚骥寒。

    骆晴嘴角扯过一抹无所谓,吵的她头疼,从桌面上拿过一份文件,“虽然初晓出现过负面新闻,但是她及时澄清,公司的销售业绩不但没有下滑,这几天还比往常增长五个百分点。

    顾客都对初晓坚强,勇敢的生活态度很欣赏。

    给了不少人正面的冲击。

    所以初晓是不会辞退,以后所有的广告都由她代言。”

    顿时会议室里鸦雀无声,一直反对的股东面面相觑。

    有些不可思议,形象受损,一般业绩都会下滑的不忍直视,怎么不跌反涨了呢?

    这有些不科学。

    “我只看业绩,员工的家务事我管不着,所有都别争了,这几天销售数据比往常最好的时候涨五个百分点,试问谁能做到?

    如果谁能做到我就把初晓换掉。”

    骆晴站起来,双手撑在桌子上,身体微微的往前倾。

    那些股东顿时都闭嘴,这个数据很难达到,他们谁也没有把握做到。

    见他们都无话可说,骆晴嘴角扯过一抹笑意,“没有异议的话,那这件事情就翻篇。”

    骆晴站起来率先出办公室。

    前几天她给初晓打过电话,让她在家休息一阵子。

    当时她也担心过业绩会下滑,现在公司股东对她虎视眈眈的。

    还好初晓没有让她失望。

    骆晴一边回办公室一边给初晓打电话。

    “喂,初晓有空喝杯咖啡吗?”

    初晓此时正在做乐器坊分店的企划,接到电话还是去约定的咖啡厅。

    骆晴看到她的时候笑笑,待初晓坐下便问,“最近好些没?”

    “谢谢晴姐,现在已经好多了。”心里不在意了,也就没什么好难过的。

    “好吧,我也不拐弯抹角了,最近堆积许多事情都等着你,有信心开工吗?”骆晴眼底都是笑意。

    初晓跟楚家人吃饭的事情她自然是知道。

    没想到初晓跟楚骥寒能修成正果。

    初晓怔怔的看着她,一时不知做何反应,脑子里就一个想法,骆晴这是还让她做模特?

    见她疑惑,骆晴轻啜一口咖啡,“你不用有心里压力,这次的事情对公司的影响不大反而让业绩还上升,所以你放心的工作。”

    初晓讶异的张着嘴,她本来只求业绩别掉的爹妈都不认识,没想到还上升。

    “嗯,我会好好工作的。”初晓眉笑颜开。

    初晓第二天就开始拍摄。

    看到送来的样服,有十几套。

    累,但是初晓做的很开心。

    拍摄的时候,崔泽沉默许久还是开口,“最近还好吗?”

    娱乐圈里最忌讳的就是丑闻。

    “谢谢崔先生,我最近挺好的。”在那里伤痕晒在阳光下被所有人熟知时,初晓在面对他们的时候还是有些不自在。

    “嗯。”崔泽黑瞳看着她,眼里有复杂的情绪,脑子里是楚骥寒跟她求婚的画面。

    还有她在发布会时那种纯净,即便母亲如此不公平的对待,她依旧没有妒恨的心里。

    她坚强,她勇敢。

    崔泽低眸看着她,纷嫩的唇只要他微微的低头就能啜住。

    喉结上下滚动,咽一口唾沫,崔泽的手鬼使神差的就扶上初晓的腰。

    初晓背脊僵住,疑惑的抬眸看着崔泽。

    摄影师也微愣住,他们没有设计这个拍摄动作啊。

    崔泽心头怦怦的跳的剧烈,“这个姿势试试。”他声音有些沙哑。

    初晓眨一下眼睛,“哦。”一声。

    以前他们也有临时换姿势的经历,倒也没有多想。

    拍摄完,中午崔泽请大家吃饭。

    拍摄组的工作人员永远都是十三个人,其他是个人一组,初晓跟崔泽还有助理一桌。

    崔泽的话不多,平时都是让助理代劳说。

    “初晓,我有个朋友很看好你的乐器坊,有意想投资,你要不要跟他谈谈。”崔泽说完夹一块牛肉送进嘴里,阖着嘴慢慢的嚼。

    “好啊。”初晓欣喜若狂。

    再有投资商,她可以再将乐器坊做大。

    现在她正在策划开连锁店的事儿。

    “嗯。”

    “崔先生,什么时候可以跟他谈。”

    “你安排。”

    “好。”初晓眸色低敛,“崔先生可以帮我约他吗,约到,我这边好安排。”

    “可以,明天给你电话。”崔泽虽然愿意跟她说话,但还是惜字如金。

    助理看着崔泽,心中腹诽,他对初晓得事情可真上心。

    自己合约的事情都没见他这么上心过。

    助理的眼神跟X光似的来来回回在两人之间扫。

    崔泽不会对初晓是有意思吧?

    联想到最近发生的种种事情,助理的心中一惊。

    特别是楚什么跟初晓求婚的报道出来。

    崔泽当晚本来是要参加一个节目,突然就临时说不去了。

    助理更坚定崔泽喜欢初晓得事情。

    初晓的心情非常好,现在看着崔泽的时候他就是一个金光闪闪的大元宝。

    而且这个大元宝还往她口袋里飞。

    晚上回家的时候初晓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周悦。

    初晓坐在周悦的*上,双眼放着光。

    周悦翻阅的书籍,情绪好像不高。

    初晓也发现她的不对劲,“悦悦,你这两天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周悦翻书的手顿一下,“没有不舒服。”她抬起头勉强的扯过一抹笑。

    “笑的太假了,我们是不是好姐妹,有什么事情你得跟我说。”

    周悦白她一眼,“被你跟楚骥寒虐的太狠了,在寻思要不要也找一个。”

    她本是随口说的,但初晓却放在了心上。

    现在他们身边的人都很优秀,要是有合适的给她寻一个也不错。

    ……

    那天被萧逸打过之后白利华就不敢再去闹事。

    眼看着明天就要开庭,她身上的钱也所剩无几。

    但现在也不敢去找初晓,她真的有一种无路可走的感觉。

    她现在虽然没有被拘留,但实际是出不了京都的,她被限制乘车,住旅馆也只有那一家敢收她。

    她心里知道这是姓楚的干的,但也无奈。

    晚上白利华辗转难眠。

    第二天开庭的时候,她连个辩护的律师都没有。

    她站在被告席上,原告席上是楚骥寒的十二名律师团代表。

    初晓甚至没有去旁观,要跟自己的母亲对簿公堂,她还是有些伤感。

    开庭的时候白利华还在为自己狡辩,她说初晓跟文长庆的婚约是有理。

    还举出家乡的习俗。

    当今21世纪,习俗是可以有,但必须是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

    律师团一共起诉白利华三条:

    第一,包办婚姻。

    第二,对我当事人下药,伙同文长庆侵犯未遂。

    第三,毁坏当世人名誉,进行人身攻击。

    正在白利华狡辩的时候,有人给了白利华致命的一击。

    题外话:

    求月票 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月如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月如歌并收藏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