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 > 001周悦篇:你两在房里做什么

001周悦篇:你两在房里做什么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慕先生,泽谦的音乐天分很高,学习很快。”周悦揉了揉慕泽谦的头发。

    “这要多谢周老师。”慕东延吩咐保姆备一盘水果。

    周悦也正有些饿,就叉一块西瓜送进嘴里。

    母亲的病情已经稳定,现在于家中休养,此时又值暑假期间,弟弟可以在家中照料,不过还是怕忙不过来,她请了一个保姆。

    周悦阖着嘴咽下西瓜,心中想着过几日少儿频道有表演,想让慕泽谦去参加演出。

    但想想随即打消此念头,慕泽谦的自闭症很严重,即便她已经教他一个月,两人说话的次数也是寥寥。

    此时虽跟慕东延挺熟,周悦还是不好意思多吃。

    “泽谦,明天老师有事情,晚上不能来上课,你自己练习今天的曲子,后来我来检查。”周悦眼角有淡淡的笑意。

    “好。”慕泽谦难得的居然嘴角扯出一抹笑。

    周悦有些讶异,这段时间还是第一次见他笑,虽然笑的不是很明显。

    “那我先回去,你早些休息。”周悦拿上包包,慕东延送她回家的。

    慕东延话不是很多,每次送她回家,最多的时候就是沉默。

    到丰宁小区楼下,周悦下车淡笑,“谢谢,慕先生路上小心点。”

    慕东延将车停稳,开门下车,挺拔伟岸的身姿走到他跟前,“我送你上去。”眼神撇见不远处停着的一辆车。

    “不用了,我自己上去就好。”周悦有些尴尬。

    她心里是很感谢慕东延的,如果没有他请的医生及时赶到,妈妈这次可能就过不去这个坎。

    “我送你。”慕东延眸光深邃,态度有不容置疑的坚持。

    周悦似乎也感觉出不对劲,他每天都会礼貌性的说送她上去,但是却不似这次这般坚持。

    点点头,周悦轻声说,“那麻烦慕先生。”

    两人上楼,周悦走在前面,慕东延走在后面。

    萧逸坐在车里,指尖夹着一根烟,一脸阴沉的看着楼梯口,胸口郁结着一股闷气。

    烟蒂从指点掉落在地上,这是第十根。

    他的眼神变成X光穿透墙,要用眼神把周悦杀死掉。

    这个该死的女人。

    跟别的男人约会到深更半夜。

    两人沉默着走上楼,周悦拿钥匙开门,心下一狠便说,“慕先生喝杯水再走吧。”

    慕东延挺意外,但面不露色的跟着进去。

    两人坐在沙发上,慕东延端着杯子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开水。

    “慕先生,我觉得可以带着泽谦去教室试试看,毕竟跟小朋友接触多了,或许就会开朗一些。”现在乐器坊的事情多,她经常要带着孩子们排练,这么长期晚上抽两个小时去慕家她身体有些吃不消。

    每次回家都已经十一点多。

    慕东延眸色黯然,泽谦的自闭并不是来自朋友之间,小朋友是解不开他的心结的。

    “试过,泽谦很排斥。”

    周悦垂眸,她也感觉出来慕泽谦对她算是例外,还算和颜悦色。

    她本不是爱管闲事之人,但她也算欠慕东延一份人情,累些就累些吧。

    “我有个想法,能不能让我带着泽谦到乐器坊,我在那里教他?”

    慕东延眉头轻皱,“这恐怕不行,泽谦不愿意去。”

    他去乐器坊了,你不就不到家里去!

    周悦感觉太阳穴有些突突的跳。

    治自闭症是需要找到源头的,她本想问,但就觉得不好开口。

    两人一坐就是半个小时。

    周悦估摸着那人的脾气,半个小时的时间应该甩袖离去。

    她以为,他会上来的。

    “慕先生,很晚了,你早些回去休息吧。”她逐客令下的这么明显,慕东延还有不走的理由?

    慕东延站起来,“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

    “好。”

    慕东延离开,周悦就把门反锁住,还搬了个桌子抵在门板上。

    刚刚慕东延坚持要送她上来,她就想到他一定是看到萧逸也在这里。

    想着上次两人在医院里的事情,那暗里藏刀的话语就扶额。

    吐一口气,也不知道他会不会上来。

    自从萧晓结婚以后,她一个人住在这个屋里总觉得太空旷,有时候倍感落寞,她是不是该换个小点的房子。

    周悦嘲讽的笑了一下,不知道男人的脑子里装的是什么,明明当初是他狠心要分手,此时却搞得她好像是薄*。

    叩叩!

    周悦惊得跳了起来,瞠着眼睛看着门板,他真上来了?

    跑到门口从猫眼看去,果真见到萧逸一脸阴沉的站在门口,那眉宇之间大有下一秒就有杀人的冲动迹象。

    不开。

    周悦的脑子里就这个想法。

    她干脆转身去卧室拿了睡衣去洗澡。

    花洒的水哗啦哗啦的从头上淋下来,掩盖住敲门的声音。

    凉水浇在身上,周悦冷静不少。

    慌什么。

    怕什么。

    跟他已经没有关系,见到他又如何,无需害怕。

    他们之间本就不可能。

    傻过一次,她绝不会再让自己傻第二次。

    也不知洗了多久,周悦出去的时候已经没有敲门声。

    茶几上的手机一直在响,是他的号码,即便没有存名字,一眼就能看出来。

    被电话吵的烦,周悦干脆接起电话,那边立刻传来萧逸刻意压低过声音的咆哮声,“开门。”

    他说的咬牙切齿,但周悦突然就开心起来,一扫先前的阴霾。

    对哦,门关着呢,他进不来,还能拿她怎么办,哼。

    “好困,我要睡了,萧先生请自便。”周悦说完就按掉关机键。

    她还不信他就真能一直在外面敲门,现在都快十二点,她不介意,邻居都要出来撵他。

    周悦嘴角噙着笑意,慢慢的进入梦乡。

    她做了一个梦,梦里她很难过。

    萧逸再打电话已经是关机,他的脸色越发的冷。

    她现在的胆子越来越大了,居然敢将他拒之门外,明天就找人把这扇门拆掉。

    萧逸气愤难当的转身离去。

    ……

    因为在墨淮的演唱会上演出出色,她现在跟墨淮都成为朋友。

    墨淮很幽默,也没有大牌的架子,他最近要开巡回演唱会,一共七场,首先邀请的就是周悦。

    周悦受*若惊,这种机会自然是要把握,而且现在他们是好朋友。

    她思量着以后万一她也能开演唱会,还需要墨淮去做嘉宾呢,自然一口就答应下来。

    因为要去演唱会,周悦把行程又做了计划。

    她正在办公室里画着计划,突然门被推开。

    周悦以为是初晓回来,所以没抬头,只道一句,“晓晓,墨淮刚刚打电话给我,他开巡回演唱会,让我去做嘉宾,嘻嘻。”

    萧逸本就黑着一张脸进来的,这下都带着冰霜。

    周悦突然打个激灵,怎么突然有种凉飕飕的感觉。

    “很厉害啊。”萧逸冷着声音说。

    周悦的握着的笔在本子上重重的划了一笔,抬头眉头微皱的看着他。

    眼前突然一闪,周悦感觉下巴吃痛,萧逸一脸怒火燃烧的瞪着她,“昨晚跟他在屋里做什么?”

    孤男寡女深更半夜在屋里子独处四十五分钟,肯定没干好事。

    周悦眉头紧蹙,用力掰他的手,她越掰,萧逸就捏的越紧,大有要将她捏碎的势头。

    “我门什么也没做。”好汉不吃眼前亏,萧逸吃软不吃硬,周悦就先给服给软,先把下巴解救出来。

    “还不说实话。”什么都没做,这话鬼才相信。

    “就聊他儿子的问题。”周悦闻着他身上的味道有些迷晕,心里抵触着。

    儿子。

    萧逸冷笑一下甩开她的下巴,眸光冷冽的看着她,眼中的怒火烧的更旺。

    “儿子,嗯?”

    “对啊,慕泽谦。”周悦揉着发疼的下巴。

    “周悦,现在学会说谎都不打草稿了,嗯。”萧逸弯下身子,双手撑在周悦的两侧,两人鼻尖碰鼻尖。

    大眼瞪着大眼,周悦的心扑通扑通的就剧烈跳动起来,感觉要从心口跳出来一样,想伸手去按住,但还是只双拳紧握着。

    “我没说谎。”周悦别开眼。

    萧逸都要气炸了,来京都开会,这几天忙的不可开交,今天又要回去,昨晚抽点时间去看她,结果就看到她跟别的男人一起回家。

    能随便带男人回家的?

    咔嚓,门被推开,萧晓嘴角抽抽,她来的真不是时候。

    咦,哥不是早上八点的飞机,现在都十点怎么还在?

    “哥。”

    哎呀,果真是好姐妹,救星来了。

    妹妹在,萧逸也不好再有什么动作,自然的站起来。

    “晓晓,妈说过几天要上来。”

    “好。”初晓喜上眉梢。

    “嗯,我还有事,先走了。”萧逸若无其事的离开。

    周悦却耳根子都是红的,这画面就算傻子都能看出些问题来。

    “晓晓,我去教室看一下他们,账目你对一下。”周悦逃似的走。

    可初晓偏偏不如她愿,拽住她的胳膊。

    周悦的心咚的一下提到嗓子眼上。

    “悦悦,我妈妈过几天来,你跟我一起陪陪她好吗?”萧晓看她那样,就不吓她了,换了一个话题。

    “好。”周悦出去之后松一口气。

    萧晓站在原地若有所思,看样子,哥哥好像吃瘪了,呵呵,有好戏。

    ……

    知道萧逸回Z城之后,周悦的一颗心落在地上。

    小酒吧的工作她已经辞掉。

    现在也能接不少演出,不过她想在大剧院唱歌,这也是她的梦想。

    晚上依旧去教慕泽谦弹钢琴。

    这里是慕东延的私宅,并未在慕家的老宅,所以她压力还是比较小。

    每天她到的时候,慕东延也都会到场。

    此时周悦正在认真的弹着钢琴,慕东延手握着红酒杯轻轻的摇晃,眼神落在周悦身上。

    这样安静的女人真是少见,每次跟她在一起感觉很舒服,看见她一天工作的疲惫似乎都散去。

    就想每天回家都能看见她。

    周悦感觉耳根发烫,转头看慕东延,但后者眼神并未看她。

    送周悦到楼下的时候,慕东延踌躇良久还是开口,“周悦,过两天有个重要宴会,能邀请你做我女伴吗?”

    周悦怔怔的看着他。

    “帮个忙!”

    人家都说到这份上,她也不好拒绝,“好。”

    “行,后天我过来接你。”慕东延眼中有兴奋的火苗在跳跃。

    “嗯。”

    回到家,周悦突然就后悔起来,逞能做什么,他参加的肯定都是名流,怕去了给他丢脸。

    可是都答应人家,也不好推脱。

    第二天慕东延就派人送来一件晚礼服,里面鞋子首饰样样都准备齐全。

    待到宴会的时候,周悦穿上晚礼服,踩上十公分的高跟鞋,头发依旧披散着,脖子上的海洋之心闪闪发亮。

    慕东延见到她的时候眼前一亮,深邃的眸中闪过惊艳。

    她即便穿上这么奢华的衣服,依旧一副与世无争的模样。

    “怎么了,是不是很奇怪?”周悦看他呆愣的看着自己,疑惑的问。

    她第一次穿成这样,感觉有些别扭。

    慕东延回过神来,“没,很漂亮。”

    “谢谢。”

    慕东延绅士的为她打开车门。

    宴会是在一所别墅举行,需要邀请函才能进入。

    慕东延挽着周悦走进去的时候吸引了所有的目光。

    看到慕东延身边的女人时,大家下巴都要惊得掉地上。

    “哇,东延是不是中邪了,还是我眼花,他居然带女伴来。”慕东延的好友凌褚惊讶的说,他是不是在做梦啊。

    这个全世界人民都知道参加都会都是孜然一身的慕东延居然带女伴了。

    凌褚端着酒杯走到两人跟前,“东延,这位是?”

    “周悦,周小姐。”慕东延从容的回答。

    “你好,周小姐,凌褚。”凌褚狗腿的伸出手,他怎么看这个周悦都是以后要喊嫂子的人。

    “你好。”周悦礼貌的跟他握手。

    慕东延轻抿着唇,带着周悦走进大厅,一路上都是打招呼。

    打了一圈招呼,慕东延说,“我给你介绍两个人。”

    “嗯。”周悦疑惑的看他点头。

    慕东延带着她到一个角落,有两个男人在交谈。

    两个男人似乎看到慕东延过来,立刻迎过来,“慕总,好久不见。”

    “孙先生,李先生好久不见。”

    周悦打量着眼前的两个男人,都三十多岁的样子。

    “这位?”其中姓李的一位问。

    “周悦,来我给你介绍,这位是知名作曲家,李仁先生,这位是知名作词家孙园先生。”

    “你好,你好。”三人相互打招呼,周悦眼中都是欣喜,没想到今天会见到两位知名的作词曲家。

    她感激的看了一眼慕东延。

    “哦,我想起来了,你就是墨淮上次演唱会那位女嘉宾?”李仁惊喜的问。

    周悦有些不好意思,“是的,我是在墨淮先生的演唱会上唱过歌。”

    李仁跟孙园同时很赞许的看着她。

    “周小姐,唱的很棒。”

    “哪里,缪赞了。”周悦谦虚的道。

    “不不,是真的很棒,那种安静的跟世界无关,纵观歌坛,目前还没有人能唱出这种灵气。”李仁豪不吝啬的夸奖。

    “谢谢。”

    两人都是有眼色的人,这慕东延出名的不带女伴,这次带来就找他们两个。

    他们心底都有数,回家就准备给周悦量身定做曲子。

    一直有唱片公司来找周悦签约。

    但周悦都很犹豫,因为她现在还没有经纪人,只是自己接一些活。

    当然经纪人这可是个很重要的决定,跟的好经纪人以后就少很多事情,若是跟的不好,那要走多少弯路。

    周悦想这个有些出神,萧晓推她一下,“想什么呢?”

    周悦转头看她,“想经纪人的事情。”

    “你有着落了?”

    “没,就是没才烦。”她现在的演出多了,没有经纪人是不行的。

    萧晓沉默一下,“悦悦,要不然问问晴姐吧,晴姐公司背景强大,而且还是熟人,潜规则什么的不必担心。”

    萧晓是很担心潜规则这一块,娱乐圈这事儿太稀松平常,她可不想悦悦去受这份罪。

    周悦思量一下,觉得这个主意也行。

    便跟骆晴联系,骆晴求之不得呢 ,立刻就答应。

    她是生意人,合同必须是要签的,不过还是很合理,毕竟是萧晓得好朋友。

    自此,周悦就正式踏进娱乐圈。

    李孙两位作词曲人,为她量身定做一首歌,一经唱响,立刻上了金曲榜,传遍大街小巷。

    周悦也频频登上娱乐头上,还荣获金曲奖。

    现在周悦走哪里都有粉丝拥簇着。

    不过如果没有特别的事情,周悦每天还是会去教慕泽谦学钢琴。

    “老师,你吃。”慕泽谦拿一块糕点递到周悦跟前。

    “谢谢。”周悦接过。

    “老师,明天可不可以陪我去游乐场玩。”慕泽谦期待并一脸向往的看着她。

    周悦心里挺高兴的,他虽然对别人还是那样子,但对她开始说话多起来。

    有时候邀请她在家里吃饭,有时候也会去乐器坊。

    向往!

    周悦从慕泽谦眼中读出一些信息来,他似乎从来没去过游乐场一样。

    周悦本不是爱管闲事的人,可看着他期待的眼神心中某处柔软下来。

    鬼使神差的便答应下来。

    “明天你也去。”慕泽谦看着慕东延,不过嘴角的那一丝笑意已经收起,眼底却闪过一丝狡黠。

    慕东延点头。

    周悦还是住在丰宁小区,现在她每次出门都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目前倒也没被狗仔发现过。

    她从包里拿出钥匙开门,门一推开,她就皱眉,感觉家里有些不对劲。

    周悦手握着门把,是要进去,还是退出去?

    题外话:

    亲亲们,求月票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月如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月如歌并收藏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