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总角之宴 > 第4章 大了

第4章 大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孔泽瞿没否认孔伯的说法,孔伯老两口也就知道家里要多出个女娃娃了,且还要给好好儿养。得了这么个信儿,两老人更是坐不住,到饭点儿了饭也做不好了,两个人轮流往门口跑,真是担心跑出门去的孩子。

    孔泽瞿坐在窗户底下也不知拿着什么书边晒着太阳边看着书,对于跑出去个人还是个物他是一点念想也无的,只急的孔伯来来回回在门边儿上盘旋。

    中饭过去很长时间,家里照旧是三个人,太阳西斜了点儿的时候屋子的主人早就上楼了,孔家两老人急急跑出四处寻找。

    孩子跑出去是出不了事儿的,可北风吹会儿大人都受不了,两老人四处找找,可他们哪里能找到,有人早就授了意,孔伯老两口寻了大半日自然不见人。

    北地秋日天黑的早,天麻麻的时候孩子被抱回来了,那个时候孔泽瞿正要吃晚饭。

    来人一身戎装抱着孩子进来,对坐在餐桌上正吃饭的人行了礼就出去了,孔家妈妈早就围过去看孩子。

    这一看,简直就惊叫出声儿了,叫谁看都知道孩子病了,脸蛋通红浑身发烫,惊惧加上北地的烈风,身子骨都还未长开的小孩儿,怎么可能不生病。

    孔泽瞿是在餐桌那头坐的稳稳正吃着饭呢,听闻老人嚷嚷孩子病了也仍是将夹着的菜放进嘴里这才起身,踱过去一看,沙发上躺着的孩子是那个情形,这人皱了眉转身打了电话叫医生来。

    孩子正躺在沙发上,凑得近了也看的更清楚了些,孔泽瞿蹲下探手试了试孩子的额头,收回手便俯身将孩子抱起,真是有点烧的厉害,怕是得些时日要缓过来。

    这人是要将孩子抱进屋的,走动的时候他的影子落在女孩儿脸上,隐隐绰绰的那么晃着,孔泽瞿垂眼看落在他胸膛上的手,几根手指半撒半握,细小的可怜。

    电话挂了不多时,医生就来了,连同医生一起来的还有另个年轻人,年轻人高大英气,看着约莫将将二十岁出头。

    “怎么来了?”孔泽瞿给医生让了位置,问了一句。

    “你打电话给老王的时候我也在,就过来了。”穆梁丘回话,带着探究的眼神瞧瞧床上正躺着的女孩儿。

    瞧了半天,没瞧出个啥,医生正给女孩儿量体温降体温的忙活着,时不时的还要孔泽瞿搭把手。穆梁丘站了半天,看孔泽瞿坐在床边儿上拿了酒精棉球儿擦人女孩儿的额前耳后,悄悄瞄了几眼那人的脸色,见还是个惯常的板板脸就出声儿了,问“哥,谁啊?”

    “没谁。”

    “哦。”穆梁丘闷闷应了,也不再追问,看得出来这个时候孔泽瞿没什么说话的*,遂也不再多问,只是多打量了躺床上的女孩儿几眼,一会儿没什么意思也就走了。

    孔穆两家渊源颇深,所以穆梁丘才能进得家里来。

    医生是老医生,水平也高的很,给个小孩儿看病自然是不成问题的,不大会儿烧就退了泰半,谁成想等医生前脚刚出门,孩子又烧了起来,这回还带了乱语和大喘,半夜,小孩儿惊风,两个肩膀都快缩到一起了,一家人大急,收拾东西带孩子去医院。

    几日后,孩子病情好转,医生通知可以带回家好好休养了,玉玦被带到市中心一个高档小区里,开门进去后赫然是之前在山上见过的孔家老两口。

    孔泽瞿将伺候他的人拨给了许玉玦,同时他也把女孩儿从他家撵出来了。

    玉玦初初到北地就得了大病,这场大病没有完结,最后留给女孩儿的是终身备着哮喘药。

    孔泽瞿是个不怕麻烦的人,有时候这人的耐性好的吓人,可对南边儿送来的孩子这事儿上,他知道自己有些急进了。南边儿从他手里要的是个合格的继承人,不是个病秧子,对此他对人家的父母是有些歉意的,不过对于孩子本身,他并未有多少歉意,将来要继承一个家族的人,真的是过于弱了些。

    以防他再做出些什么事情,他将人送了出去,该教导的时候教导就是了,他不很习惯将人养在身边。

    也就是说,这个人,强迫一个将将八岁的孩子当了连同孩子在内的四个人的家长,这个家里有孔家老两口,还有个跟了孔泽瞿好多年的司机,还有就是家长,那刚过了八岁生日的小孩儿了。

    可奇怪的是,这人做的这一切竟然没人提出反对,好像孔伯说了点啥,孔泽瞿跟老人说他就是这么过来的,南边儿要的人也是他的复制品。

    不是么,从小放在谁身边儿教导,那自然是像谁,南边儿放心把孩子交给他孔泽瞿,那定然是希望他教出个小孔泽瞿来,对此,孔泽瞿是知道的。

    于是,再也没人对这人的作法有什么质疑了,山下的人也没有,于是小孩儿就开始要对自己的生活负责了,家里的其余三个人都等着她指派,吃饭穿衣出行都听她的。

    孔泽瞿还把从来没进过学校的孩子送进了学校,在这之前,孩子一直都是家庭教师在上课。

    就这么的,玉玦早早的做了家长。

    八年后。

    穆梁丘看一眼他对面的人,见对方无心听他说话,于是就打住了话头,想了半天,最后还是说了一句“上不上大学是大事情,你还是回去商量商量。”

    “和谁商量?”对面之人自语似地说了一句,那样子看着有些落寞,穆梁丘是知道情况的,遂也有些失语,只是伸手抚了抚对面姑娘的头顶,看过了这么多年,他终究觉得坐他对面的是个小姑娘,远不到事事都要操心的那个年龄。

    许玉玦枕着自己胳膊,让从窗户外面透过来的阳光尽可能多的晒到自己身上,旁边的人说了什么她听了个大概,短时间内脑袋里一片空白,想要立马睡过去。

    就那么趴了好长时间,等到太阳光再也照不到她的时候她才坐起来,办公室主人早就不在,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就只有她一个人坐在窗户前,本是要起身的,想了半天又重新坐进椅子里,今天是回山上的日子。

    一个月回山上一次,家里的人都要回去,爷爷奶奶们都要回去,一年十二次,一次都没有少过,就跟那季节性迁移的角马羚羊之类的一样,她每一个月都要举家迁移一次,已经有七八个十二次了吧,玉玦想。

    孔家老两口伺候许玉玦吃穿这么多年,她自小就叫两老人爷爷奶奶,往后长大了些知道自己身份后也未改口,家里统共就这么几口人,还要分出什么身份阶级么?在玉玦看来硬要分出这些来简直可笑的很,遂家里人就是家里人,让家里人每一个月跟着她受累一次,这件事本身让玉玦非常烦躁,甚至到了不耐烦和愤怒的地步。

    她甚至忘了她的家里人原本就是伺候了几十年山上那人的人,若是说起来,她的家里人怕是要和山上的那人更要亲近些的。

    将自己的手指互相扭在一起,过了好一会才压下那股烦躁,玉玦知道不管怎么样,自己今晚还是要回山上去的。

    只是她不想那么快回去,于是尽管以往的这个点儿她早就到山上了她也没急着走,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办公室里瞪着漫天的星子坐着。

    玉玦并不是那么愿意去反抗什么东西,她总是相信任何事情都有任何事情发生和存在的理由,即便这个理由她从来都不知道有些可能永远不想知道,可反抗一些东西所花的精力和代价真是太大了。

    怔怔盯着外面出神,安静办公室里蓦地就有了“嗡嗡”的声音,玉玦转头看了看放在圆桌上的手机,该是家里人等急了来的电话,探手拿过电话才看清上面显示的号码,浑身一激灵,深吸了口气摁了接听。

    “在哪里?”电话放在耳朵边儿上,劈头就听见这么一句。

    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叫许玉玦一阵恍惚,穆梁丘的办公室很大,这会儿很安静,可这三个字就像能瞬间将这偌大的空间填满一样来回飘荡,耳朵里都有了回声儿。

    “中府路。”玉玦这样道,攥手机的手不自觉的多用了些力,一个月没有听见这个声音,她竟然没有觉得陌生。

    穆梁丘的公司在中府路。

    “……”

    那边儿的人就没有说话了,玉玦等了有几秒钟没听见什么声音还以为电话被挂断了,可拿到眼前一看电话显示还是连接状态。

    “我让南生去接你。”

    许玉玦没来得及说什么,耳畔就只余下“滴滴”的声音。

    即便已经做好准备了,可接到那人亲自打来的电话的次数还是有限的,玉玦抿着嘴将晃在眼前的头发别在耳后,然后起身往出走。

    走的时候掏出已经合上的手机,低头摁了几下方又合上手机。

    并不明亮的灯光下,往出走的姑娘一头乌发带了些自然卷被打理的极好,发梢扫过之处不盈一握,正是花鬘斗薮龙蛇动的年龄。

    夏天的夜晚星子亮的很,下得楼来的人依旧穿着学校的校服,北地的夏日很热,可这里大多数学校即便是夏日校服也依旧是长袖长裤,运动服也似的,玉玦穿了校服长裤,外衣捏在手里,上身儿就是个蓝边儿白t,斜跨了书包站在路边儿上等着孔南生过来。

    过不多久,从路的尽头驶过来一辆黑车,悄没声儿的停在了穆梁丘公司底下。

    那车里没有开灯,车窗户也是黑漆漆的看不清里面。玉玦起先是没有看见这车的,她站的旁边恰好有几棵有些年份的老松树,她正侧了头看那松树上的松塔呢,看了半晌觉得那些个松塔有些可爱,踮起脚尖打算摘下一个,结果手够了半天没够着那最低的,鼓了鼓脸,这是打算怎么着也要折腾一个下来了。

    既然打算折腾一个下来,“啪嗒”玉玦就将那书包连同校服上衣扔脚底下,低头挽裤腿儿的时候眼角猛的就瞟见了那黑车。就跟那电影儿慢镜头一样,姑娘鼓着的脸蛋也瘪了,一点点将弯下去的腰挺直,挲揶的头发漫到脸上也只是胡乱的抹到后面,然后侧头看着那辆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总角之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舍念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舍念念并收藏总角之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