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总角之宴 > 第14章 情妇?

第14章 情妇?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柳胭脂看着坐在她身旁的男人,这个男人正侧着脸看着车窗外,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车里也统共就三个人,可这个男人的眼神还是和刀子一样,即便她跟着他已经十多年了,可他们坐在同一个车的后座上中间还有一尺来宽的距离。

    二十岁的时候遇见他,彼时她还是整个队里最年轻的翻译官,虽然辛苦,可没有任何烦恼,那个时候有点点风觉得自己都可以飞起来。那个时候他也才二十四五,跟着他兄长这个地方呆两年那个地方呆几年然后那一年终于回到了这城里,她是他兄长的翻译,初初见他,就觉得这个男人漂亮的让女人都自行惭愧,那个时候他的话就很少,很年轻,神仙都不可攀附的模样。

    她长的不难看,可也不是一眼就让人惊艳的女人,她不知道自己怎样被选中的,就那么有一天,他忽然问她要不要跟着他,在她见过他一面之后,她怀疑他有看清过她的脸么,也自己偷偷疑惑过,可最终还是跟着他了,起先不知道是为什么,只是后来才知道是因为她的名字,他恰巧在那个时候需要个女人,而她恰巧因为名字被选中了,不是因为她这个人,拥有合他心意的任何一个名字的任何一个女人都可以跟了他。

    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年轻的时候也偷偷的奢望过有一天她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他身边,或者在任何时候都能拥有他,也曾挣扎离开过,可这个男人不知什么时候给她下了毒,不至于死,可离不开。

    时间真的很快,十几年一晃就过去了,跟了他之后就没有再当翻译了,她每天可以无所事事的闲晃也会衣食无忧,甚至远远超出了衣食无忧的层面,可是这个男人仍然在和她坐在一起的时候离了这么远,仍然除非必要也不会开口跟她多说一个字。今年她已经三十二了,就算任何足以让寻常人欣喜异常的事情也不会让她开心了,跟了这个男人整整十二年,柳胭脂渴望有个家庭,有个孩子,跟孔泽瞿生的孩子。

    “你今天晚上还有事儿么?”柳胭脂尝试开口,她希望孔泽瞿能跟她多说几句话。

    “……没有。”孔泽瞿转头,自己不知道自己正皱着眉头。

    “……”孔泽瞿的语气谈不上冰冷,可没有多少情绪,柳胭脂就再也没有什么话了,见这人眉头皱着,伸手想摸摸这人的脸,可手伸过去被躲开了。

    孔泽瞿不喜欢别人碰自己,年轻时候每天都是个防备状态,和别人距离一近他都会暗自防备,这个习惯现在虽然淡了些,可还是不喜欢别人碰自己。在看见柳胭脂有些受伤的眼神之后孔泽瞿别眼,然后转头又看着窗外。

    如此,车内就一直是个安静的状况,两个人都沉默着,愿意不愿意的没人说话。孔泽瞿是接柳胭脂出去吃饭的,他已经很久没有来她这了,今天却是来了,近一个月他甚至忘了有这么个人,只是昨天晚上突然就想起了,兴许最近他真是没有过女人,于是下午刻意下班提早了些接了她。

    只是见了人之后烦躁的心情丝毫没有缓解,反而有股焦灼的烦乱,孔泽瞿强自压下自己的心情,应该今晚过了会好一些。

    两个人一路沉默,直到吃完饭还依旧没说几句话。

    “今晚去你那里可以么?”已经一个月没有见过孔泽瞿了,虽然在车上有些受伤,可柳胭脂还是小心翼翼的试探的说了一句。

    跟了孔泽瞿这么些年,她从来没有去过他那里,去他那里的话她之前稍微提过几次,每次都是没有结果的,可是今年之后每次见面她都会问一句,不管他高兴不高兴,她都三十二了。

    孔泽瞿看正坐在自己对面的女人,想起车上她受伤的眼神,到底跟了他十二年了,于是犹豫了几秒钟,答应了。

    柳胭脂狂喜,能去他家这是不是说明他愿意离她更近一点?

    车子开的很快,市内的喧嚣越来越快的离他们越远,柳胭脂看着上山的路,这条路曾经是她的梦,现在她正在这条路上飞快的往前走,欣喜已经让她顾不上管别的,即便这么一路孔泽瞿还是无话。

    上山的路再长,终究还是到家了,跟着孔泽瞿下车,然后再进去,柳胭脂一直处于一个小心翼翼的状态,这山上不是谁想上来就能上来的,这个城里甚至这个国家最最有权势的人集中在这个山上的这些个不起眼的二层小楼里。

    “去洗洗吧。”一进门孔泽瞿就指着一楼的一间房让柳胭脂进去洗澡,说罢自己就上了二楼。

    柳胭脂进去的是一间客房,等她洗完出来的时候边走边打量这屋子,恰巧走过的时候有间没关门的房就侧头看了看,那屋子里面的摆设让她瞬间就感觉身体有些冷.刚换下的睡衣,空气里飘着的淡香,还有一个精巧的小包,不受控制的往这屋里走,还未叠起的被子,衣柜里挂着的长裙,还有浴室里各种女式护肤品,这明显是个女人住的屋子。

    孔泽瞿有了新的女人?还将这个女人接到这里来住?所有这会儿能想到的想法都在脑子里打转,即便怎么告诉自己孔泽瞿在这十几年里一直只有她一个,可这屋里的一切都在跟她说孔泽瞿确确实实有了新的女人。

    心神恍惚的走出这屋子,如果她再有勇气一点,就应该去问孔泽瞿的,只是她知道这个男人喜欢乖的女人,于是问的勇气也没有了。

    “上来吧。”

    柳胭脂抬头,孔泽瞿站在二楼,已经洗过澡了,从上往下看她的瞬间至少是很专注的,于是无话往二楼去,跟着孔泽瞿往他的卧室走。

    刚一走到房门口就被扯进了屋里,然后瞬间被抛到了床上,来不及打量这间屋子,也来不及收拾自己的心情这个男人就覆了上来。

    孔泽瞿管不着柳胭脂的心情,也看不见这个女人为什么突然失魂落魄了,他只是急切的想摆脱掉自己的烦躁。

    孔泽瞿今晚沉默而持久,他只专注干自己的事,直到柳胭脂感觉自己有些发疼这人才罢了。

    玉玦照旧每天在上学和回家中度过自己的日子,很单纯的生活,适合她这个年龄,只是家里老人明显感觉这孩子这几天话尤其少,饭也吃的不很多,要是问起来,也只是摇头说自己没事儿。

    这几天她也不去找穆梁丘了,也不去找孔南生了,孔南生去外地要带她去她也不想去了,孔泽瞿之前交给她的额外的事情她也不想干了,就只是上学放学。

    已经有好几天没看见唐尧了,玉玦在熟悉这人之后这几天有点想唐尧,有人陪伴之后再一个人的时候时间就会变得很长,玉玦这几天甚至连学校的晚自习都参加了,她做的这些,山上的人没有再来打她的手心。

    事实上,玉玦又快有两周没看见孔泽瞿了,如果他不让她看见他,那她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

    今天又到了周五,玉玦放学之后就从学校出来了,刚一出校门就看见那胡同口站着的人。

    唐尧靠着墙正痞痞的站着,看见玉玦出来招手“嗨,小妞儿。”

    玉玦失笑,快步走到唐尧跟前儿才看见唐尧手臂上又缠着厚厚的纱布。

    “这又是怎么了?”玉玦第一天看见唐尧的时候那会儿他伤的应该挺重的,浑身几乎都有伤口,后来几次这人找她的时候也会带点小伤,没有哪次是全须全尾的过来过,今天又带了伤,从肩膀上到胳膊肘一直缠了绷带,如果是小伤,依唐尧的性子肯定不会缠这么夸张。

    “没事儿,被狮子挠了一爪子。”唐尧说的挺轻松,玉玦听见狮子眼睛一亮。

    玉玦能模糊的猜到唐尧正在受什么训练,唐尧不说,她也不问,只是每次都会听唐尧稍稍提起今天受伤又是为什么,明天又要干什么。因为她身体的原因,听南生叔和穆梁丘曾经提起过若是她没有哮喘,她肯定会被孔泽瞿放出去接受各种训练,类似唐尧现在的生活一样。

    “我可以跟你一起去玩儿么?”

    “玩儿啥?”

    “你带我去看看狮子呗。”

    唐尧看玉玦半天“妞儿,你这小身板子看狮子去会被嚼的渣滓都不剩的。”

    “不是有你呢么。”

    这话出来,唐尧啥话都没有了,带着玉玦往出走。

    “我可跟你说好了,要是去了你不听我的话,被狮子挠了我会没命的。”

    唐尧反反复复跟玉玦说去了之后她啥事儿都不要干就看着就行了,玉玦一一都应了。

    可是半夜的时候孔泽瞿都收拾要睡了,突然听见楼下电话在响,本来不想接的,可电话一直响,柴毅然下楼接了电话,电话是柴毅然打来的,孔泽瞿一言不发听完电话,然后穿着睡衣往出走。

    孔南生今晚不在,孔泽瞿自己开车下山去医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总角之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舍念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舍念念并收藏总角之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