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总角之宴 > 第15章 受伤啦

第15章 受伤啦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孔泽瞿很多年没有开车了,在很多年前他就发觉自己开不了了车了,所以他可以没有做饭的人,但一定要有个司机。下山那道儿两旁的路灯一个个从这人脸上滑过,忽隐忽现里这人咬着后槽牙,额上的汗一点点往出蹦,细看这人握方向盘的手青筋暴起。

    得亏现在是夜里,路上的车不多,要不然该有连环大车祸发生了。

    孔泽瞿车开的不快,好在没有熄火,一路也是到了该到的地方。

    孔泽瞿到的地方是个私立医院,电话里柴毅然只说了个那天跟你一起走的女孩子受了点伤,然后说了地址,旁的就没有多说了。孔泽瞿不知道到底怎么受了伤,伤的如何,怎么给他打电话的是柴毅然,大约是和唐家那小子有关。只要一想到唐尧的身份,总脱不了那些危险的东西,生擒猛兽,高山大河,枪击子弹,等等等等。

    若是这次叫自家孩子伤的重了些,他一定要把唐家那小子的皮扒了。

    就这么边想边进了医院大门,刚一进去,大约是孔泽瞿长相过于醒目,门口坐着的一个小兵仔立马站起来,他是柴毅然安排在这儿等孔泽瞿的。

    “请跟我来。”那小兵仔子看进来的人穿着睡衣也气势隐隐的人,心里暗暗咂舌。

    孔泽瞿进了医院悄悄吸了口气稳了稳自己,让身上的热气散了散才跟着那小兵仔往前走,他不是遇事慌张的人,前些年有多少事儿要他想招儿都没有今儿这么热,这才多大的事儿?!

    想是这么想,可还是步子比往常迈的大了些,这私立医院不大,统共就四层,玉玦就在最顶层,孔泽瞿从电梯刚出来,老远就看见最靠里的那窗户前唐家那小子垂头蹲着。

    “你去吧。”让领路的那小兵离开,孔泽瞿往唐尧那里走,边走边看见唐尧胳膊上缠着的绷带还有脖子上的抓痕,心里瞬时间一沉,看唐尧的样子,这两个小的怕是去了东边儿那基地。

    也不见柴毅然,也不见护士医生,就一个唐尧蹲在病房外面,这时候埋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难不成是睡觉?孔泽瞿嘴抿的紧紧的,也不看唐尧就眼睛半垂看着地上走自己的路,这是这人怒极的时候了。

    柴毅然和孔泽瞿是前后脚从楼下上来,接了唐尧电话的时候他就在心里哆嗦了一下,然后打给孔泽瞿,这会儿看孔泽瞿穿着睡衣在前面走,立马跑了几步赶在孔泽瞿前面一脚将唐尧踢歪了去。

    柴毅然知道孔泽瞿的,这人在人前向来是要个样子,这会儿还穿着睡衣出来,怕是唐尧这回把事情闹大了。

    “哥……”唐尧被柴毅然蹬了一脚,还哼哼唧唧叫了一声,待看见孔泽瞿看了他一眼时立马就熄了声儿,悄悄缩起来被柴毅然又蹬了一脚。

    “还不滚开?”柴毅然看唐尧还歪在地上,悄悄喝了一声。

    孔泽瞿急着要进病房,横了柴毅然一眼,把正在起身的唐尧一脚蹬出去好远然后进了病房。

    病房里玉玦趴在床上,以一个不舒服极了的姿势侧脸带着氧气,正昏睡着。孔泽瞿一进门首先看玉玦身上全了么,有手和脚被叼走了一块儿么,大致看了一下,乍一看伤的不严重,他知道带氧气不是因为外伤的缘故。走近了一看,趴在床上的孩子身上虽然盖着被子,可被子被支起来腾空着。柴毅然看了孔泽瞿一眼,孔泽瞿脸色已经不很好了,等揭开被子,看见后背上的抓痕时孔泽瞿转身就要出门,柴毅然连忙扑上去死命抱住孔泽瞿,拖着孔泽瞿的后腰没让人出去,这一出去唐尧估计能废掉半条命。

    “放开!”

    “哥,收拾唐尧不在这会儿啊。”

    “放开!”

    柴毅然哪敢放,孔泽瞿的脾气他清楚的不得了,谁要是让他家的孩子吃了亏,那真是连本带利都要讨回来的,先前穆梁丘因为什么事儿伤了点心,孔泽瞿可是直接让那人滚出了国。

    孔泽瞿被柴毅然拖着,一时半会儿真是气极,连柴毅然都气上了,用肘子砸了好几下柴毅然不放开,于是看在柴毅然这个样儿的份上,暂且先放着他以后收拾。

    “放开吧。”

    柴毅然听出了孔泽瞿语气里的松动,就放开了手。孔泽瞿转身复又看玉玦的伤口,真是,真是有点触目惊心。

    玉玦上身的衣服已经被脱掉了,一道长长的爪痕从左肩的肩胛骨下到右后臀上缘儿,后背上的爪印大约有近一厘米的深度,医生即便稍稍处理了一下,可爪痕周围的血和血痂又冒出来了。玉玦的皮肤细白,那么长且深的口子,加上那些血印子,于是就看着让人疼。

    “医生死了吗?”孔泽瞿眉头皱的紧紧的看着这些伤口,这明显是没做过处理的,送到医院来还让伤口裸着是几个意思。

    “这孩子有哮喘,对现有的非甾体类抗炎药过敏,医院正在商量用药呢。”

    “这么大个医院,连一两种药都找不出来吗?”

    柴毅然知道孔泽瞿这会儿在迁怒,于是没搭话,只是看了看床上的女孩儿,真心好奇这女孩儿到底是孔泽瞿的谁。

    走近了床,孔泽瞿探手摸了摸玉玦的额头,感觉稍稍有点发热,火瞬间就上来了,转眼正要骂柴毅然医生终于进来了。

    疼痛和紧张的情况下,哮喘会持续发作,气管诱发性痉挛会让人昏厥或者窒息,玉玦刚一进医院就已经有哮喘发作的前兆了,医生紧急处理之后给打了一管镇静剂,所以这会儿玉玦才昏睡着。清理伤口的时候镇静剂已经有些不管用了,她的末梢神经那么发达,对疼痛的忍耐度真的很低,医生刚用盐水冲洗原本昏睡着的人就有些呓语和躲避了。

    若是玉玦被疼醒,又会因为疼痛和紧张让哮喘发作,若是不清理伤口,伤口感染也会引起哮喘发作,这种恶性循环让医生有些难办,加之孔泽瞿,柴毅然还有蹲在门口的唐尧,有一个放在这里就够让人紧张的,这三个正一瞬不瞬的都盯着他,医生手都有点抖了。

    这么短的时间内又不能再打镇静剂,等到清理血痂的时候拿棉签一擦,玉玦已经有过度呼吸的症状了。

    “你们谁是病人家属安抚下病人,让她不要这么紧张。”医生终于挤出了这么一句话。

    孔泽瞿绕到床另一侧,有些不知所措,安抚人的行为真是和他离得很远,只是孩子这么趴着真是,真是让人,有些心疼。孔泽瞿半蹲着执起了玉玦的手,玉玦的手放进他的手心里,细小细小。孩子的脸是侧对着他这面儿的,这会儿脸蛋看起来也格外小,被氧气罩遮了大半,孔泽瞿真是觉得自己年龄大了,心也不像年轻的时候那么硬了。

    这人抬手抚了抚玉玦的头发,慢慢儿摩挲着,从头都到后脖颈一直柔柔的摩挲,动作自然。

    医生加紧了手上的动作,虽然玉玦挣扎的动作小了些,可一直有呓语和呻、吟的声儿,显是还难受的不行。

    “玉玦啊,很快就完事儿了……”孔泽瞿也不管旁人的眼神儿了,终于压低声音这么说,一遍遍。

    孔泽瞿叫玉玦的声音和玉玦想象的一点儿都不一样,低低的,像是能把人催眠了,玉玦终于慢慢儿的平复了些,孔泽瞿看玉玦皱着的小眉头有些消散,抬眼示意医生赶紧完事儿。

    医生到底是干这一行的,赶紧清创上药包扎,一溜儿干完叮嘱了些注意事项连忙就出去了。

    医生收拾完出去的时候,孔泽瞿准备起身的,可是手竟然是被攥紧了,他稍稍用了点劲儿本来是要抽出来的,可躺着的孩子又开始有声儿了,孔泽瞿低头看躺着的孩子,他都以为这孩子敏感成这样是清醒的了,柴毅然以为他就这么要站起来了,可谁知这人又蹲下去了,还是个半蹲的姿势,将自己的手原放着让这女孩儿攥着。

    柴毅然有些担心唐尧了,看这个样子他还真怕这老大哥要把唐尧给打死。

    “进来。”孔泽瞿挺高的,和唐尧差不多,只是唐尧到底年轻,年轻人不显个子,这人看着比唐尧还要高些,这会儿是个半蹲的姿势,可看着气势一丁点都没有弱了。

    唐尧在门口期期艾艾的不进来,孔泽瞿对于他们这个年龄的人跟偶然听说的传说一样,现在的人已经不说孔家的事儿了,可他跟着柴毅然和穆梁丘,无意间就听说了孔泽瞿。

    这会儿孔泽瞿这样,唐尧哪敢进去。

    “进来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唐尧在门口看了看,实在不敢进去,“你问我哥。”然后站起来竟然跑了。

    孔泽瞿气极,瞪着柴毅然正要发作,察觉手心里的下手一动,立马低头看玉玦,柴毅然趁这个时间也退到了门口。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总角之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舍念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舍念念并收藏总角之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