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总角之宴 > 第22章 崩

第22章 崩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于是穆梁丘就再也没得说了,拍了拍孔泽瞿就走了。

    玉玦终于从医院出来了,出来就回了那公寓里,身体恢复了她的生活也就恢复了,所有的一切都恢复了,只是稍微有一点不同,玉玦变得比以往稍稍爱说话了一点,在学校也尽量试着和同学一起。上课总是很认真的听课,下课不管什么时候都会和同学一起出去,主动和别人搭话,主动说一下之前她从来不说的话。

    和她之前完全不一样,之前她的学校生活就是上课的时候和大家坐在一起,下课的时候自己坐着,然后放学的时候就放学,从来不参加集体活动,也从来不主动亲近别人,有人和她说话,她也会搭上那么一两句,末了就不说了,这样时间长了之后,在学校称之为朋友的东西玉玦从来没有。

    以前没有,玉玦并不是很在意,现在她却是慢慢儿的有了那么一两个愿意和她说话一起走路的同学,玉玦觉得这样也挺好的。只是她是越来越晚的回家,能晚点回去绝对不早点回去,玉玦很不习惯她的楼下住了那个叫做柳胭脂的女人。

    每天晚上,所有人都睡了的时候玉玦就会裹着被子坐起来,不能抑制的会想到兴许在她楼下,也是这个位置这个房间,也是这样的床睡着另个女人,兴许也还躺着孔泽瞿,玉玦开始睡眠不好,头发大把大把的掉。

    今天又是周五,玉玦照旧又要回山上,听南生叔说从这个假期开始除了上学时间她尽量要跟着他了,给他打杂,同时学着处理一些事情,然后还有,她每个周五又会和之前一样,去山上,孔泽瞿又会像往常一样,给她布置下一周要看的书,然后又听她说上一周的事。

    玉玦安静听孔南生说完,然后点点头,所以今天放学之后,玉玦站在学校门口等着孔南生来接她。

    北地的秋天很短,虽然时间上还没到深秋,可秋风刮得像是深秋,玉玦站在校门口的时候无所事事,慢慢儿想她的以前,这几天她老是会想起之前的些时间,所有的记忆几乎都一样,全是因为一个人而日复一日,等后来,记忆里终于有了新面孔,可那新面孔也是因为那个人才和她一起玩的。

    过不多久,孔南生开车过来来,玉玦往前走,等走到车跟前的时候才发现孔泽瞿也在后座上。

    玉玦没有犹豫开了前座的车门上去,孔泽瞿要和之前一样,那就和之前一样好了。

    等到了山上,开门进去之后玉玦才发现那天见过的女人也在,玉玦没说什么,只是点点头就进了自己房间,这回好在还点了点头。

    孔南生先前说结婚的事情,到头了取消了,取消了之后却是把柳胭脂接到了山上,没有任何仪式,就只是将人接了过来。

    柳胭脂自然是欢喜的,将她接到一起住了,还住在这里,这等同于孔泽瞿承认了她,于是她觉得她自然要当好这屋里女主人的身份,今天玉玦刚进屋就闻到了饭菜的味道,等坐上桌的时候才发现柳胭脂真的可能很爱孔泽瞿,她做的饭全是合乎孔泽瞿口味的,精致的清淡的荤素搭配很好的那样。菜的味道很好,可是玉玦还是吃的不很多,她本来就不爱吃清汤寡水的菜。

    从在车上开始到吃完饭,孔泽瞿真的和以前一模一样,前些日子的孔泽瞿消失了。

    玉玦也跟之前一模一样,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孔泽瞿在的时候不多说话,也不会娇气了,也不会顶嘴,更不会掉眼泪,当然也不会耍小小的心眼试图勾、引孔泽瞿。

    所有人都回到了从前,只是,存在过就是存在过,真的能消失掉?所有人小心翼翼维持的平静像个纸糊的面儿,说不定什么时候稍微刺棱一下就破了。

    事实上,玉玦找不出柳胭脂的任何不好,漂亮,温柔,懂分寸知进退,这个女人也只是爱上了孔泽瞿,甚至比她爱上孔泽瞿还早的爱上了他,她能说柳胭脂的什么错呢。

    所以玉玦尽量让自己不去讨厌这屋里新多出来的人。

    可是,玉玦忘了,她才十六岁,她大可不必这么理智,大可不必这么理解别人,她才这么小,她忘了。

    甚至当她被孔泽瞿叫去训话的时候,柳胭脂还切了水果端了茶进来,玉玦竟然有点感激柳胭脂没让她和孔泽瞿在同个空间里。

    如此生活维持了两周,玉玦也还是睡不好,头发还是掉的很厉害,等到那天看见柳胭脂切菜的时候在洗手池前干呕,不由自主的玉玦也开始干呕,心脏像是被人捏住了一样缩的难受,玉玦终于呆不下去了,觉得自己无论如何要离开,真的再也不能像以往一样。

    所有人都能和以往一样生活,她好像不能,吸一点空气都觉得困难。

    玉玦披散着头发找到穆梁丘的时候穆梁丘真是要吓死了。

    好好儿的孩子,本来就瘦,现在真是瘦的吓人了。玉玦本来头发就长得很好,孔泽瞿是个传统的男人,觉得女孩子留长头发也挺好,后来又让专门的人给孩子打理头发,只是现在连好好打理的头发都有些干燥。

    玉玦像个水仙花儿,含了苞,没开放,就萎了。

    穆梁丘心惊,所有人,包括他,竟是从来不了解玉玦,低估了这孩子的倔强和没有安全感,也忽视了玉玦性格里的沉默和偏激。

    “穆梁丘,你快救救我,我快死了,快死了,喘不上气儿。”玉玦抓着穆梁丘的衣服下摆,这么说话。

    穆梁丘魂飞魄散,真的是肝胆俱疼,裹了玉玦在怀里,将人带回了自己家。

    穆梁丘大致和宁馨说过孔泽瞿和玉玦的事情,宁馨之前也是见过玉玦的,等穆梁丘抱着玉玦回家的时候宁馨看到玉玦的模样眼泪都要掉出来。

    近一个月刻意维持着平静,玉玦已经透支了,精疲力尽,这回看见陌生的环境浑身都开始发抖。

    宁馨接过穆梁丘将玉玦揽在怀里,穆梁丘赶忙从玉玦口袋里找出药瓶给玉玦吸了几口,可是不管用,孩子还是浑身发抖。

    之前是个多漂亮的孩子啊,瘦高,优雅的像个天鹅一样,宁馨掉着眼泪一遍遍拍抚着玉玦,慢慢儿哄着,“没事儿了啊,没事儿了。”

    宁馨慢慢儿的哄了很长时间,玉玦累极,眼睛阖上睡过去。

    本来是要抱到床上去的,只是稍稍一动玉玦就有醒来的迹象,于是宁馨就没动弹,让玉玦伏在自己怀里睡过去。

    玉玦是中午跑去找穆梁丘的,等醒来之后已经傍晚了。

    还没睁开眼睛,玉玦感觉自己被人抱着,她在的地方温暖,柔软,四周的空气也很平和,玉玦睁眼,一个女人正低头担心的看着自己。

    她知道这是穆梁丘家的女人,玉玦闭眼。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见穆梁丘家的女人红着眼擦眼泪,有一颗眼泪还掉在她脸上了。

    穆梁丘家的女人眼睛很大,很良善,无害的动物一样,正担心的看着她,玉玦心想,一个不相干的人都这么看她,孔泽瞿怎么这么心狠。

    宁馨的眼泪继续掉,来不及擦,好几颗掉在玉玦脸上,玉玦慢慢把自己脸往宁馨怀里更藏了藏。

    穆梁丘已经跟孔泽瞿说过玉玦在他家了,穆梁丘无法去指责孔泽瞿什么,孔泽瞿说到底好像也没有错。

    穆梁丘打电话给孔泽瞿的时候孔泽瞿什么话都没说,末了只说,“好好儿看着她。”语气中的无可奈何穆梁丘没有听过。

    于是玉玦就在穆梁丘家安顿了下来。

    宁馨把玉玦真正当个孩子,吃饭穿衣都要管,甚至洗澡的时候宁馨都要帮玉玦去洗,洗头发的时候搓洗完看着自己手上掉的头发,宁馨强忍了才没有哭,这么小的孩子,到底为什么要受这样的罪。

    如此这么两天过去,有一天中午太阳很好,吃完中午饭玉玦突然跟宁馨说“你带我去剪头发吧。”

    宁馨愕然,她把玉玦掉头发的事情和穆梁丘说了,穆梁丘跟她说过玉玦的头发从小就留的很好。

    “头发掉的太厉害了,我想剪短。”

    于是宁馨就领着玉玦去剪头发了,找了附近最好的一个理发店,请了最贵的理发师,宁馨头一回刷了穆梁丘给她的卡,玉玦那么漂亮的孩子,宁馨舍不得不好的理发师给她剪。

    玉玦的脸蛋很小,头发剪短之后整张脸就更加精致,“真漂亮。”宁馨说,玉玦羞赧的笑,然后宁馨拖着玉玦的手去找穆梁丘去了。

    穆梁丘看见玉玦这个样子还未来得及惊讶,玉玦就说“你送我出国好不好。”

    穆梁丘大惊,细看玉玦。

    “我很好,只是想离开这里,我会好好儿学东西的。”玉玦很平静的说,眼睛也很清亮,不再隔着一层雾气和人说话。

    穆梁丘两口子互相看,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孔泽瞿应该有孩子了,我知道你能送我出国。”

    穆梁丘一口气憋不上来,沉默了好长时间,“你想去哪里?”

    “我不知道哎,你帮我找吧。”

    于是这天下午太阳很足的时候,穆梁丘宁馨玉玦三个人趴在小桌上,对着世界地图找了好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总角之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舍念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舍念念并收藏总角之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