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总角之宴 > 第46章 取舍

第46章 取舍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脸也很冷,给我也捂捂吧。”玉玦两只眼睛定在孔泽瞿胸膛上说话。

    孔泽瞿将双手放在玉玦脸上,玉玦大病初愈肉还没有完全长回来,整张脸只有孔泽瞿一个巴掌大,这人双手放上去就完完全全的覆盖住了,两只手的空隙里只留了玉玦的眼睛。玉玦眼睛很黑,这时候该是看着孔泽瞿满眼的欢喜的,只是这孩子只将眼睛定在孔泽瞿胸膛上,两手捏着人家胸膛上的布料,攥的紧紧的就那么站着。

    其实孔泽瞿的手不很暖,甚至有点凉,捂在上面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可玉玦就那么站着,偶尔睫毛轻颤,一句话没有站了好半天。孔泽瞿也没有说话,只那么捂着玉玦,玉玦贴孔泽瞿很近,因而就能很清晰的闻到现在时常能闻到的味道,凌冽的香气,一股子一股子往鼻子里窜,不由自主的抽抽鼻子,玉玦觉得自己鼻子已经完全堵死了。

    “好了,暖和了。”站了好半天玉玦终于推开孔泽瞿。

    既然玉玦说暖和了,孔泽瞿也就继续做饭,玉玦靠在餐桌上看孔泽瞿在灶台前忙忙碌碌,在回来的路上脑袋要炸了,可这会儿看着孔泽瞿什么想法都没有了,大脑暂时是空白的,就那么安静看孔泽瞿。

    从来没想过有那么一个世界等着自己,恐慌和震惊是第一反应,现在却是镇定下来了,玉玦安静的坐着吃饭,饭后还主动去洗碗,她可以做饭但是讨厌洗碗,这回却是安静连腕都洗了。玉玦说她要洗碗的时候孔泽瞿只看她一眼就走开了,玉玦今天不很说话,孔泽瞿也不怎么说话。只玉玦没有同往日一样爱贴在他身边他看在眼里,抢着洗碗他看在眼里,这孩子出去近一天他也看在眼里,安静有水汽的眼睛也看在眼里,所有的都看在眼里,孔泽瞿看在眼里也只做自己的事情。

    在所有人看来是他强占了玉玦,这孩子看样子应该是知道了所有,知道了她要怎么办,她才二十岁,人生才刚刚开始,她有无数种选择,一开始选错也是可以理解的。

    饭罢孔泽瞿并没有去书房,就在客厅泡了茶一直那么闲坐着,看看盆栽翻翻报纸,往日里玉玦肯定会趁机会缠上去,今天她却是一个人坐在客厅那角角里一个人对着电脑敲敲打打,看起来和往常一模一样,然倘若凑近了看她的电脑,电脑频幕上全是乱码,玉玦只那么装作在处理自己文件,其实这会儿她的大脑在一直运转中,疏离今天接受的信息,然后归类,比较归类所得信息的得失,然后得个结论。

    只是将所有信息整理结束,得出的结论却是最不愿意接受的那个,于是就反复反复的整理,甚至还在大脑里列了如果她父母再生一个孩子时间上还来得及么,让旁族的当族长的可能性,如此种种列出那许多,然后听见孔泽瞿说睡觉了。

    合上电脑跟着孔泽瞿往楼上走,人家走在她前面,折磨了自己一个晚上,玉玦再是忍不住偷偷伸手攥了这人的衣服下摆,在前面走着的男人没有回身就那么往楼上走,若是你转身拉着我的手往上走该多好,玉玦心说,可孔泽瞿没转身只自己往上走。

    晚上睡觉时候玉玦蜷在孔泽瞿怀里,本来想问些什么的,见身边人一躺下就闭上眼睛,玉玦于是就没话了。

    孔泽瞿从来都不愿意将很多事情跟玉玦说,玉玦也不很愿意将自己的事情跟孔泽瞿说,如此这两个人当真不是过日子的样子啊,要长久做伴儿的人,不愿意将自己的事情同对方说,我爱你和你爱我怎么能够,该是让人叹息的。

    二日,孔泽瞿起床的时候玉玦睡得很沉,昨夜玉玦醒到大半夜,孔泽瞿等玉玦睡了之后才动了动发麻的身体眯了会,腊月二十九的时间他也是要正常上班的,该看的该批示的他也是要去,仿佛这个国家缺了他一天都不能运转。

    玉玦醒来孔泽瞿自然不在,大脑昏昏沉沉的一阵作响,玉玦在床上缓了大半天才下床洗漱收拾好,然后出门顺着屋子旁边的小路快步走。

    按门铃的时候玉玦有些忐忑,绞着双手站在门口,门开了,开门的是人系着围裙玉玦不认识,但知道该是家里做饭的阿姨了。

    “请问您找谁。”开门的阿姨问话。

    玉玦竟是连自己奶奶名字不知道,顿了几秒方说“我就住在这路的那头,我想找夫人说说话。”

    能出现在这山上的当然不是一般人,更何况玉玦住在这里,那阿姨自然不敢怠慢,放玉玦进去。

    这屋里的客厅格局和孔泽瞿那屋里差不多,客厅里暂时没一个人,玉玦自己坐着,攥着杯子的手指用力的发白。

    昨天接受的信息太多了,父母的态度也过于坚决,甚至她爸想要立马将她带回南洋去,哪怕触犯孔泽瞿也要将她带回去,一瞬间原本只是自己的事情变成全世界的事情,而且全世界的人都极力反对她跟着孔泽瞿。在昨天之前,玉玦不知道自己身上责任那么大,甚至整个族里能当族长的只有她一个人,她父母就只有一个孩子,如果她和孔泽瞿扯上关系,整个族里就再也没有主事的人。全世界都在告诉她和孔泽瞿分开吧,玉玦反反复复想,只知道整件事情于孔泽瞿于她都是不公平的,说到底,她舍不得孔泽瞿,怎么,怎么能舍得,活了这么点年月,懂事的时候眼睛就跟着那个男人打转了,忽然就说不行了,你眼睛再跟着那个男人打转你的世界都会坍塌,怎么能接受,怎么能。

    “好孩子,你来了。”玉玦愣神间,夫人下来了,依旧端雅素净。

    ‘嗯,找您说说话,这山上人真的太少了。”

    玉玦语气和往日里一样,可脸色看着实在太不好了,她本来因为哮喘身体就很不好,因为一点点的事情身体都会受影响,所以这会儿嘴唇颜色淡的几乎看不见,跟在西班牙时候的神采飞扬完全不一样。

    “好孩子,你怎么了?”夫人担心的看玉玦。

    “我没事儿,其实……我今天来想跟您说点事儿。”

    “想说什么就说吧。”

    玉玦有些犹豫,然最终开口了,只有眼前人知道孔家和许家所有的恩怨纠葛,她只能向眼前人倾诉,从她被送来再到长了那十几年再到现在,全说了,所有的字眼都是围绕一个男人的,玉玦原本以为会很长,可也不过就一点时间就将自己之前活的二十年说尽了。

    “我父母就我一个孩子。”玉玦以这句话结尾的。

    “你知道答案的不是么。”因为玉玦最后一句话,夫人终是说了这么一句。

    玉玦盯着夫人眼睛,那双已经走过六七十载的眼睛藏满了岁月的结晶,夫人这话一出来,玉玦眼泪瞬间下来了,“可我舍不得,我爱他。”

    “你舍不得的不尽然是他,还有你自己的孩子时代。”

    玉玦无法反驳这话,少年时代所有的所有都是因为孔泽瞿而活的,到了这会儿已经说不清到底舍不得的是什么,时间已经把所有都搅混了,她看不清,只是觉得所有的所有围着孔泽瞿转已经成了本能,刻进了骨子里。

    “可是我爱他,真的。”

    夫人看了玉玦很长时间,一个孩子所有的记忆都是有关一个男人的,脸上的神情也完全因为那个男人而变化,这是一个少女最虔诚的诉说,她甚至无法以年龄和阅历说你还经历的太少,压根不懂什么是爱,如果这都不是爱,那么什么是?

    然玉玦今天找她说这些,她并不是很好的倾听人选事实上,因为她也算当事人,知道所有的利益避害,可玉玦幼鹿一样的眼睛看着她,于是终是说“不是所有相爱的人都能在一起。”没有否定一个孩子的感情,只是说你们不能在一起。

    如此玉玦眼泪顷刻间咕噜噜的掉,就那么睁着眼睛眼泪就往出冒。

    全世界最有可能给肯定答案的人都否定了,玉玦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住么。一个正常人,一个人说你是神经病你并不会相信,可十个人百个人上万个人以至全世界都说你是神经病,那么你自己都会怀疑你是不是真的是神经病。

    如果这两人,不要这两人,就玉玦一个跟孔泽瞿说了自己心里所想的,跟那个人商量商量,哪怕为难他呢,也说说,可玉玦没说,于是两个人就只各自在自己心里画草稿纸,然后在草稿纸上画了一堆堆的毛线疙瘩,最后终是找不出最初的那个线头在哪里了。孔泽瞿是这样的人,他把玉玦也养成了这样的孩子。

    玉玦从夫人家里出来的时候见着了孔泽瞿父亲,老先生矍铄依旧,依稀能看出年轻时候风采,见了玉玦就跟玉玦说了几句话,大约是说玉玦是个孩子,以后许家她也是能打理好的。

    我完全没有任何准备,忽然间所有的山都向我压来了。

    责任是孔泽瞿最先教给她的,玉玦很好的将它吸收了,父母又是与生俱来的恩人,从生下来孩子就是欠父母的,在所有跟前,只有自己是最可以折的,我没办法,一点办法都没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总角之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舍念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舍念念并收藏总角之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