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总角之宴 > 第54章 要娃

第54章 要娃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离餐桌不远的地上还放着两只购物袋,里面全是生活用品,甚至还有男性用品女性用品,就那么装在一起。

    无论是摆在桌上的还是放在地下的,这一切孔泽瞿看着都碍眼极了,因而进来之后就没有动作了,只是那么突兀的站在屋中央。

    他那么站着,又不说话,这屋里的主人就很是不知道眼下要如何处理,闻思修想说点什么,可到底是玉玦和孔泽瞿的事情,况且眼下孔泽瞿的神色不像是愿意听他说什么的,于是就没开口,玉玦只低头坐在沙发上,从睫毛底下看孔泽瞿几眼,看那人是那个模样,横了横心也彻底没开口。

    如此屋里就维持了个很是不平和的安静。

    孔泽瞿看一眼玉玦,见玉玦是个低头呆坐着的样子一瞬间甚至有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被眼下的情形搞迷糊了,突然之间仿佛天地都掉了个个儿,什么都不对了,连这孩子也仿佛成了另个人,原本跟在自己身后的孩子去哪儿了?满心满眼只有自己的孩子去哪儿了到底?

    不知道眼下的情况是什么,孔泽瞿只知道绝对不应该是现在这样。他才头上被砸破了费尽心思的跟兄长说非得是许家的孩子不可了,才说要是不是那孩子往后他要一个人活着了,也才开始着手处理南边儿的事情了,可到头了到头了,他却是个人不爱见的不愿意跟着过的那个了!他孔泽瞿还是头一回被这样对待,然不管怎么样,我开始下了本,眼见着你要让我本儿都要收不回来,这能行?!

    该是要骂人了吧,或者该是要甩袖子走人了,玉玦等着孔泽瞿发作,然后尽快将孔泽瞿送走,眼下这种状况谁都不舒服,她更是觉得难熬极了。原本巴望着有朝一日能缠上孔泽瞿就好了,那人眼里全是自己就好了,现在却是连争取都不行了,甚至自己不光不能争取连保留的权利都没有了,只是难受,然后难过,还带了对自己出生的些微怨恨,种种混杂在一起玉玦眼下每看见孔泽瞿一次,就要痛苦一次。

    然她等了又等,孔泽瞿始终不说话,也不见走人,玉玦终于抬头,孔泽瞿垂着眼皮那么站着,看不出多少情绪,只知道不是个高兴的样子,而且他头上还带了那么一滩的红。

    正常人遇见这么个情形无论如何是尴尬的,有事情就说事情,没事情就走人,绝对不愿意再在这屋里多呆几分钟。可孔泽瞿就那么站着了,不管别人自在不自在,他就那么站着了,径自想自己的事情。

    “思修,你先进来吧。”玉玦终于开口,却是让一直站在门边儿上的闻思修进来。

    “孔先生,要一起吃饭么?”闻思修到底是在法国长大的,对于东方人细微的情绪捕捉的还很不好可是时刻又记着维持东方人的礼仪,玉玦叫了他之后他边往进走边说了这么一句。

    玉玦原本以为依照孔泽瞿的习性闻思修说那么一句这人理都不会理的,只是谁知道孔泽瞿竟然答应了,而且还往餐桌上走,径直坐在那油光锃亮的猪蹄前面。

    玉玦瞠大眼睛看孔泽瞿,她本来是希望孔泽瞿尽快走的,他不是个愿意再三再四的纠缠人的人,尤其在女人这事儿上,从来就不会主动,有关女人的事情,不管是什么,孔泽瞿很少表现出热情。先前听说那跟了他十几年的女人送走之后人家闹上来几次他一次都没有理会,现在这人坐在这里又是个什么鬼?

    她先说走了,依照孔泽瞿的脾气打死都不会追上来跟她说第二次话,现在这人来了是在纠缠女人?

    孔泽瞿已经坐在餐桌前了,闻思修也走过去坐下,玉玦迟迟疑疑的走了两步,从厨房又拿出一副碗筷打算放到孔泽瞿跟前,走过去挨得近了才发现自己又情不自禁的深吸了口气,然后再不敢靠近,只伸长胳膊将碗筷放到孔泽瞿跟前。孔泽瞿从来不是个能让人忽视他存在的男人,离得越近越危险,尤其对她这种一点抵抗力都没有的人来说。

    毫不犹豫伸筷子开始吃,连吃带喝,孔泽瞿全把今天的这顿当做玉玦做给自己的了,这是他和那孩子的订亲宴,至于对面坐着的男人,那重要?本来心情不很畅快,玉玦那么个样子他没发作算是好的,这会什么都没理会吃吃喝喝,吃了今天这顿,许玉玦算是同意给他定亲了,孔泽瞿甚至还生出了些唧唧歪歪古人心思,吃喝间还想出了好些其他的。

    玉玦一筷子都没动,孔泽瞿不爱吃油腻的,不爱吃重口味的,不愿意纠缠女人,可眼下这男人坐在这里,嘴上带了油,手指上也是油。

    玉玦低头喝了一口清汤,一瞬间喉咙自己关闭了,所有东西都下不去,只心头发颤,不很清楚孔泽瞿到底是什么想法,然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看孔泽瞿干自己不爱干的事吃他不爱吃的东西,原本怨着孔泽瞿明明知道她是两难境地什么都不做,可是这会孔泽瞿这样她愿意她该是畅快的,可是竟然不。

    因为孔泽瞿这样,玉玦头都不敢抬。她自己无论如何受了委屈轻易不会掉眼泪,可看孔泽瞿这样她竟是先一步替孔泽瞿委委屈上了,说不上是心疼他还是怨旁的什么,一瞬间眼泪险些要出来。我们经常就是这样,自己稀罕的人,哪怕之于自己他有多么不好,可还是看不得他有哪怕一点点受委屈的时候。

    餐桌上气氛诡异,玉玦和孔泽瞿都是头也不抬,闻思修看看情形也是没有再轻易张口。在孔泽瞿放下筷子之前,玉玦先一步起身去厨房,她这里张罗那里张罗的准备泡茶,本来放了茶叶倒了水就完了的事情玉玦一瞬间茶叶也找不见,茶壶也找不见,只来来回回的走动,闻思修瞟见玉玦的样子,想了想也就在三四个小时里玉玦说好两人要好好过的话,于是开口。

    “孔先生今天来是?”

    “领玉玦回去。”孔泽瞿抬头看闻思修一眼,慢慢这么说了句然后低头开始擦自己手指上的油。

    闻思修惊愕,孔泽瞿说的过于直接他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话,人家过于直接怎么看眼前的情形他像是第三者。孔泽瞿说话的时候闻思修看了玉玦一眼,玉玦明显是听见了这话,可是什么表示都没有,那就是她不愿意跟着孔泽瞿回去了,况且那几天他日子不好过的时候玉玦也是不好过,哮喘都险些犯了,除了孔泽瞿他想不出谁还能让玉玦那样,而且眼下两个人还订婚了,双方父母亲朋都见证了,作为个男人,闻思修瞬间恢复了点主权意识。

    “孔先生说笑了,玉玦现在是我的未婚妻。”

    闻思修说未婚妻的时候孔泽瞿迅速抬头看他一眼,眼神锐利无比,孔泽瞿比自己想的还不愿意听见另个男人说出这样的话。只这一眼,两个男人之间的气氛就开始紧绷上了,两个人无意识间雄性本能都出来了。

    “谁说的?”孔泽瞿继续清理自己手指,那么吐了三个字。

    “孔先生昨天还亲临我们订婚宴,这么快就忘啦。“闻思修以法国人特有的语调说了一句,他原本是想轻松的说的,可在其他国家的人看起来他就有些嘲笑人的意味。

    孔泽瞿瞬间想要拍桌子站起来了,只到底压住了,低低笑了声“你和雷让抱在一起滚的时候?,我确实记着。”

    闻思修瞬间脸都涨红了,他是个读书人,比他自己要想的涵养还好,这种低级的对话万万没想到会从孔泽瞿嘴里出来,稳了稳只说了“无论如何玉玦还是我的未婚妻,孔先生不要管别人家的事情。”

    “玉玦还是我养大的,她丈夫是个性、无能我也不管?”孔泽瞿微笑着说了这么一句,看起来无比恶毒。

    话刚一说完“嘭”一声,闻思修照孔泽瞿脸来了一拳,来了一拳之后不解气紧接着又来第二下的时候孔泽瞿挡下了。

    挨你一下念着你为着玉玦,第二下却是怎么都不能挨了,孔泽瞿晃晃脑袋,闻思修这一拳还真的有点重,脑袋嗡嗡响。

    闻思修管不了孔泽瞿是什么人了,他以为这人是个君子,从来没想着那些污言秽语从孔泽瞿出来,如此当是玉玦无论如何不能跟着孔泽瞿了。

    闻思修是个教书的,并且以东方礼仪古典哲学为主,他真的秉从圣人的那一套,谦谦温和,虽然他是以西方人的处世观在活着。可孔泽瞿是个政客,并且祖上几代都是政客,骨子里就带了刻薄和刁钻,他虽然口中念得多是古贤那一套,生活作息也是按照古人那一套,可政客哪里有真君子,说话恨不能剜你心窝,一招制敌当是最好,管你有品没品。

    平日里这人看着温和淡漠,算起来鲜少有这个时候,方才这样是头一回,看起来当真很是厌恶闻思修刚才说的话,连带着也厌恶闻思修,竟然说出了那么个话。

    两个男人那么一来一回玉玦全听见了,惊讶于孔泽瞿的刻薄,玉玦印象中孔泽瞿从不这样,给她的背影都是守规矩讲道理的那样,现在这人却是这样同人说话。多少对不起闻思修,只是两个男人的对话她插不进去,于是依旧在厨房,直到闻思修在孔泽瞿脸上来了一下才出来。

    “你赶紧走。”玉玦对孔泽瞿说,拉着闻思修到沙发前将两人隔开。看那情形如果再有点什么两个男人难保不会再动手,孔泽瞿挨那么一下,玉玦真的一点都不心疼,方才这人真的是太刻薄了,只是有点担心他额头上又往下沁的血。

    “许玉玦。”孔泽瞿低低喊了一声,警告意味浓厚,玉玦拉着闻思修站在一起的样子将他气了个好歹,好像瞬间就划了阵营,人家是一国他是一国,那他这样到底是因为谁?他原以为他那么喊一声,玉玦该是有点行动的,然喊了之后玉玦依旧拉着闻思修站着,纹丝没动。

    “好,好得很。”孔泽瞿气急反笑,转身要走。

    “说什么谁爱谁的狗屁话。”孔泽瞿顿了一下,又说“我最后问你一遍,还回去住么.”

    玉玦低着头,没说话,孔泽瞿等了几秒,然后往出走,瞬间觉得自己狼狈极了,好好儿的日子不过,这是下贱的干什么?!!

    真的是来领自己回去的,真的是,可怎么回去?怎么回去?撇开其他,现在自己等同于和孔泽瞿是敌人,她清楚孔泽瞿是个什么样的人,她父亲做的那些试图脱离孔家的事情只要让孔泽瞿知道一点点,上百口子人都会有大难,别说现在是法治社会,经了舍利那么一回她真的也见识了一些。

    玉玦只感觉自己现在寸步难行,往前走一步都勒的自己脖子疼,倘若她是个寻常人家的女儿,或者哪怕她就是南洋许家的女儿,可她父亲之前没有背着孔家做出什么,都比现在要好上很多,再或者她父母再生出个孩子,哪怕说她自私,她也还是能有点勇气跟着孔泽瞿,哪怕这人没有像今天一样她也愿意死皮赖脸的赖上,可现在怎么办。

    今天他来了,吃喝了那么一通,跟闻思修那么说了几句还挨了一拳,他是那么个面子大过天的人,大约可能真的愿意领了她一起回去的,大约可能是真的,真的喜欢她了的。玉玦不敢用孔泽瞿爱上她这么一句,怕自己控制不住跟着跑出去。孔泽瞿的爱多珍贵,掏心挖肺几十年都唤不回一点点,生养的父母都得不了他的爱,若是他爱她了,她还没跟着他,该是要怎样的疼一番。

    “你还好么。”孔泽瞿出去已经好半天了,闻思修问玉玦。

    “嗯。”玉玦带着鼻音应了一声,去收拾碗筷。

    人世间总会有这样那样的事情不如人愿,不是不努力,只是觉得有些东西老天早就定好了,玉玦觉得大约她是不可能跟孔泽瞿在一起了,从一开始见面的时候就注定了的,她站在一楼,瞪大了眼睛也看不清他的脸,只混混灼灼的记住了他的嘴唇一样。

    玉玦当天很早就睡下了,等第二天起来的时候窗外洋洋洒洒的下着大雪,跟天塌了的一样那么下着,从早一直下到晚,一直那么大块大块的雪下,一点儿都没停,等雪停下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早上了。

    连着下了一天一夜的雪,足足有半米深的积雪这里那里全覆盖住了,玉玦站在窗前看着雪白一片的外面,心想等雪消了所有的东西都重新开始吧,她想回西班牙继续自己的学业,先离开这里,等学业结束了回去尽早帮父亲打理家里的事情。

    可正这么想着的时候家里电话响了,一看是宁馨打来的,说是正好下了这么大的雪,明儿就是元宵节了,一大家子人一起去马头山滑雪。

    玉玦本不愿意去,她哪儿都不愿意去,孔泽瞿走了之后她真的是感觉失去了一切,一点都不想动弹,只是想起来自己要走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想了想还是答应了。

    玉玦带着闻思修一起去的,原本以为一起去的就穆梁丘一家子,可谁知道穆梁丘亲近的所有人都来了,甚至唐尧柴毅然都来了,还有穆梁丘家人,唐尧家人,竟然还有孔泽瞿,晚些时候连孔泽瞿兄长家的人都来了,浩浩荡荡十几辆车排着,这是几个亲近家族的聚会。

    玉玦看见站在人群中的孔泽瞿的时候就想转身了,孔泽瞿背对着她站着,还是一身黑,隔远了时候看那人就格外长,孔泽瞿绝对不会参加这样的聚会的,这一回不知怎么来了。

    “翘儿,赶紧来来。”玉玦转身的时候身后有声音传来,她僵着身体一点都动弹不了,瞬间感觉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她身上了,不得已转身,那边唐尧妈妈已经跑过来了,玉玦向人多的地方看一眼,孔泽瞿依旧背对她。

    唐尧妈妈是个热情极了的人,可爱非常,玉玦老早就见过了,也是很久没见,这回见了照旧很热情,挽着玉玦胳膊往回走,得亏这个,玉玦才免去一个人顶着所有人视线望去走的压力。

    “二妞,就说翘翘是个好孩子,给妈当儿媳妇是最好的了,看看,看看是不是越长越好看。”

    “妈,人家都有主了。”唐尧翻着眼睛说话,这么多人他妈又叫他小名儿。。

    “是是,我知道,这位闻先生也是很配翘翘的,看着就面善,以后待我们孩子好好地昂。”

    闻思修一阵点头,周围人就很是笑了一阵。

    唐尧妈妈一通说,玉玦头都不敢抬,方才唐夫人问她闻思修是谁的的时候她说了两个人刚订婚,唐夫人还一阵扼腕,因而就知道闻思修。

    玉玦认识的人不很多,但是因了唐尧妈妈的缘故所有人都待她很友善,只是这中间孔泽瞿一直看不出多少情绪,只在说到闻思修的时候才朝这面看了一眼,然后就径自转回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总角之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舍念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舍念念并收藏总角之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