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混在洪门的日子 > 第十五章 请神

第十五章 请神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火麻仁身穿长衫,扮相衣着都明显是经过乔装打扮,即便是熟人见面,一时间也未必能认出他来。火麻仁自然也看见了龚千担和汤姐带,只是打了个眼色,龚千担心领神会,不再言语。

    那水云仙看起来大概才二十出头,居然梳了一个所谓新时代的西装头,一身男子西服,十分俊秀和男性化。那时候刚刚经历了五四新文化运动,新思潮汹涌而来,但是以水云仙这样一个传统的女戏子如此打扮,实在是石破天惊。

    围观的众人除了庆和班的人之外,还有不少附近的街坊和闲人,不少还梳着传统发髻的妇女大婶们在旁边指指点点。管事见状,连忙将闲杂人等哄出大门外,然后满脸赔笑地对着水云仙道:“水老板,您现在是想先走过场,还是要看看晚上演出的行头呢?”

    水云仙却没有理他,转而对身边一个中年男子道:“陈班主,我想介绍一个人让你认识。”

    那个陈班主就是庆和班的老板,大概四十开外,生得一脸精明干练,连忙点头称是。水云仙指指旁边的火麻仁道:“这位梁先生就是我请回来晚上为大戏舞台请神清场的。”

    陈班主一听,连忙向火麻仁问好,恭敬万分。龚千担却惊讶万分,想不到火麻仁居然以这样一个身份混进了庆和班,而且还如此受礼遇重视。

    其实却是一点也不奇怪。所谓“请神清场”,就是旧时大戏班如要在戏台演出,必然要请专人来“清场”,禀告神明,祈求演出顺利。而那些神明自然包括五方土地和在戏台的一切浪荡游神之类。因为凡是戏台,传统认为都会招惹一些闲杂神灵甚至是游魂野鬼。

    逢有宗教节日,还会有人专门请戏班来演出“神功戏”,专是演来给神明看的。而“请神”的专人一般就是指“乩童”,能够请神上身的法科中人,俗称的“神打”。很多人也认为这类人就是神棍,所谓“神打”不过就是跟义和团那些门道一样,装神弄鬼,连西太后都相信。

    但是对于戏班而言,每逢开戏,这类专业人士却是必不可小,否则冲撞了神明,轻者演出砸锅,重则还会出人命。

    当年两广红船兴旺之时,曾有不少这些乡野传说,就是因为戏班忽略了“请神清场”,而导致人命丧失。所以这类人士在戏班乃是奉为上宾,怠慢不得。

    火麻仁冒充“请神”,装得是煞有介事,根本不把这个陈班主放在眼里,只是鼻子“哼”了一声,就不再言语。

    陈班主对水云仙道:“水先生,我们还是先装身,然后再走一走过场。今晚的演出十分重要,‘水龙’特别嘱咐,是要招呼重要宾客,有从京城来的贵客,不容有失。”

    水云仙点点头,就在众人簇拥之下向二厅走去。

    龚千担却心急如焚,一直想同火麻仁交谈,但是火麻仁却寸步不离水云仙。

    那个水云仙光是装身化妆就已经用了半天的时间,然后戏班开始走过场,当晚的演出有十几出,什么“六国大封相”、“白蛇传”、“柳毅传书”等等,最后就是水云仙的压轴演出“长生殿”里面的杨贵妃回魂与唐明皇相会的情景。

    水云仙因为扮演的成为仙子的杨贵妃,出尘脱俗,在当年省城相当轰动,甚至连东瀛的很多仰慕大唐文化之人都十分喜欢,包括了今晚和“安福会”要员徐又行徐季云一同前来的日本军部参谋大佐柳生田,更是慕名而来,是故“水龙”才特意要水云仙在广利大舞台演出。

    龚千担却苦不堪言,一直没有机会能接近火麻仁。

    到得掌灯时分,庆和班更加如临大敌,所有人都忙忙碌碌,搬行头箱子的、前去广利大舞台打点布置的。那位陈班主更是跑前跑后,唯恐有任何疏漏。戏堂管事也指挥龚千担和汤姐带等人负责做打杂,开始将戏班所有装备搬去东堤的广利大舞台。

    龚千担知道今晚关系重大,本想将汤姐带哄走,但是汤姐带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傻大胆,哪肯轻易离去,况且他还一直记挂着要向水云仙代小红棉求情,所以龚千担也只好随他前来。

    唯独那个火麻仁却是老神在在,一直意定神闲、袖手旁观。

    到了大概晚上七点时分,庆和班一干人等全部都来到了东堤的广利大舞台。

    而水云仙则是坐着人力车从陈塘一直到达东堤,一路上围观的民众络绎不绝、掷果盈车,都争相想目睹这位省城名牌的花容,蔚为壮观。

    到了东堤,只见东堤的路上已经井然有序。为免引人注目,所有平时街头的小贩、乞丐、商户虽然都能出来正常营生,但是却有差不多数百名“义合兴”的门生在旁重重戒备和监视,水泼不进。“义合兴”向来雄霸长堤和东堤,果然是名不虚传。

    龚千担暗呼侥幸,若非自己混入了庆和班,要想进入广利大舞台简直是痴心妄想。

    等到入得大舞台,龚千担更是看得眼花缭乱。当年的广利大舞台气势恢宏,外面是两层洋房建筑,里面却是雕栏画栋,古色古香。当中一个偌大的舞台,平时是作为舞厅表演,今晚则是庆和班的大戏台。

    此时戏台下早就摆好了座椅,最先一排则是留给“义合兴”的贵宾和桂系的军头大老。当时候省城内的桂系因为民军逼近,似乎是树倒猢狲散、人心惶惶,谁也没有心机来理会“义合兴”和桂系内反对陆荣廷的势力勾结。

    龚千担到得后台,见到所有庆和班的花旦、青衣、武生、花面等都在紧张地上妆、开面、画眉,陈班主则是神色凝重,不停在看表。而水云仙则在后台享有一个专用的化妆间,至少有五六个贴身女伴服侍,尽显镇场红牌的风范。

    龚千担眼光正在四处打量,寻找火麻仁,冷不防听得后台有人高声道:“龙行水先生到!”龚千担和汤姐带不由得对望一眼,知道这就是一手掌管东堤的“义合兴”二路先锋官“水龙”驾到,不由得神色紧张,都想一睹这位名震省城的洪门大老的尊容。

    陈班主已经躬身走近后台门口,道:“原来是水龙哥大驾光临,庆和班今日真是荣幸之至。”

    后台门口的门帘一起,闪入两名青年壮汉,都是唐装打扮,入来后两边一分,随后走入一人,身材高瘦,大概三十五六年纪,却是生得十分文气,还戴着副金丝眼镜,正就是“水龙”龙行水,他笑着道:“陈班主辛苦了,今晚散场后,我请戏班各位去长堤大三元宵夜。”

    陈班主连番称谢,水龙道:“水老板已经在装身了吗?”陈班主道:“水老板正在单间休息,养精蓄锐。”水龙点点头,就走向水云仙的单间,后台内所有戏班演员看见水龙都起身躬身问好。

    龚千担和汤姐带为免麻烦,连忙躲到一旁,再放眼寻找火麻仁,却不见踪影,想必也是怕被水龙认出,藏了起来。

    水龙还未走到单间门口,水云仙已经得到通报,迎了出来,众人眼前一亮,是一身正印花旦服饰,头上还带着个做工精美的头套,面上已经上了妆,活脱脱是个“**三千无颜色”的杨太真。水龙哈哈笑道:“确实当得是‘君王不早朝’,水老板身段妆容真是越见神韵,怪不得那些西关的公子哥儿和省城的达官贵人子弟为你倾倒不已了。”

    水云仙此时已经不复之前那种男儿刚阳风采,低身向水龙行了一礼道:“水龙哥说笑了。不知道今晚是哪位贵客,要劳烦到你亲自招待。”

    龚千担忍不住低声对汤姐带道:“不是说水云仙就是龙行水的亲妹妹吗?怎么他们两个说话这么见外?”

    汤姐带见又是显摆的时候,连忙道:“因为水云仙这个人十分低调,根本不想人家将她和‘义合兴’扯上关系,所以他们两个在人前都是这么客气的。其实大戏班哪个跟洪门帮会没有关系的?简直就是多此一举。”说完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

    龚千担点点头,道:“看来这个水云仙也不是那种仗势欺人,小红棉的事或者有着落。”

    那边水龙低声道:“今晚来看戏的是原先京城北洋政府的高官,要跟省城桂军的两位师长会面,还有一位重要客人,是远自东洋而来,特地要看你水云仙水老板的‘长生殿’。你待会可要落力表演。”

    水云仙不置可否,对着陈班主道:“班主,是时候‘请神清场’了。”水龙一听,连忙道:“那我暂且回避,祝水老板今晚演出顺利,马到功成。”说完,团团向众人行个礼,就带着两个门生退了出去。

    陈班主连忙出去寻找火麻仁,水云仙则率领戏班众人走到舞台前台。

    待到得前台,水龙已经率义合兴众门生退出大门外,舞台内只剩戏班中人。

    舞台上已经摆好香案,供着三牲果品和华光祖师神像,两旁各放着个纸扎人,香案前却放着整整一大盘生米和清水。

    火麻仁一身正气,已经站在香案前,有模有样,搞到龚千担和汤姐带都忍不住好笑。

    过去传统大戏戏班,最为禁忌的是火,因为红船戏班下乡演出,多搭戏棚,而戏棚是木做,最易失火,是故戏班所奉尊神是华光祖师。

    火麻仁见众人已经到齐,就高声道:“水老板,请你先进香给华光祖师,祈求今晚演出顺利,风调雨顺。”所谓风调雨顺只是套词,无非是讨个吉利,不会触动火神。

    水云仙马上上香,叩拜五方土地和华光祖师,火麻仁又高声道:“凡生肖虎、蛇、猴、猪者请暂且回避,其余人也请向祖师上香。”

    戏班众人听言,都乱哄哄地上香,龚千担和汤姐带却只是盯着地上的那盘生米和清水,心里好奇这是什么名堂。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混在洪门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中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中泊并收藏混在洪门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