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混在洪门的日子 > 第二十二章 鹌鹑荣

第二十二章 鹌鹑荣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水云仙被那盘清水一淋,立刻浑身一震,但马上就扶住柳生田消失在浓烟当中了。

    火麻仁破口大骂道:“这个女戏子怎么那么厉害,三番

    两次栽在她手上,真是邪了门了!”龚千担无心再跟他解释,忙问道:“仁哥,现在怎么办?”火麻仁急道:“还能怎么办?干掉了安福会那个姓徐的,如果不杀了

    这个日本人,那就是前功尽废,快追!”说完一手撑开龚千担,就要去追。

    突然身后戏台边上传来一阵嘈杂人声,原来是数十个水龙的门

    生和陆云豹的亲信士兵用浸湿了的棉被裹身,终于从广利大舞台的大门口冒死冲了进来,立刻帮助水龙扯开那个纸扎人。这个时候纸扎人没有了水云仙在,已经完全

    失去威力,彻底变回了真正的纸扎公仔,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水龙和陆云豹看到了倒在戏台上的徐季云,两个人面色铁青。陆云豹骂道:“这下好了,安福会徐将军派来的密使死在这里,我和你的小命都冻过水了!”

    水龙怒道:“大山炮,还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还不快点去抓住那两个短命种和保护柳生大佐!”陆云豹点点头,两人率领其余手下都跳上了戏台,想绕过火场。

    龚千担透过浓烟看到水龙等人,对火麻仁道:“仁哥,水龙的人已经冲进来了,不要说杀日本人了,我们能逃出去再说吧!”火麻仁刚想回答,戏台后台门口传来陈久如的声音:“你们两个快点过来这里吧!”

    龚千担扭头一看,却看见陈久如扶着水云仙,旁边还站着汤姐带和那个戏班陈班主。

    汤姐带对着龚千担低声叫道:“千担哥,快点过来后台,我看见那个日本仔逃进去了!”龚千担和火麻仁大喜,连忙挣扎着跑了过去。

    火麻仁一见陈久如怀中抱着的水云仙就大怒,操起刀就想动手,一旁的陈班主连忙阻拦道:“好汉不要动手,不要动手。这个是真正的水老板!”火麻仁愣了一愣,问道:“什么真的假的?难道还有两个水云仙不成?”

    龚千担气道:“你还好说,就是你在那里装神弄鬼,弄两个纸扎人,才搞出这么个大头佛来!”火麻仁此时因为枪伤,流血不少,精神开始有些顶不住,脸色惨白,却十分惊讶道:“那两个纸扎人关我什么事?哪里是我惹来的?”

    汤姐带在一旁插口道:“仁哥,你不要不承认了。又是你叫我洒那些糯米在戏台,那两个纸扎人也是你叫我摆在戏台旁的角落的。”火麻仁脸色一变,道:“我什么时候叫你洒糯米、摆纸扎人了?”

    一时间把个汤姐带问得哑口无言,陈久如道:“这么说来,难道你根本就做过?”火麻仁还是一脸茫然,龚千担隐隐觉得有些不妥,但怎么也说不上来。

    陈班主看看戏台外面,害怕道:“水龙哥他们快冲过来了,你们再不走的话,怕要没命了。这下可也连累我了,真是跳尽黄河也洗不请呀!”

    火麻仁道:“你也不要担心,我们一起逃出去就是了。”对着汤姐带道:“你们看见那个‘水云仙’和日本仔跑去哪里了?”

    陈班主立刻指指后台边上道:“那里有个太平门,是广利大舞台的后偏门,我看见他们从那里出去了。可怜水老板被火焰熏昏了,现在不知死活呀。”

    火麻仁道:“别管那么多了,我们先逃出去再说,再不走,不比水龙杀死也要被烧死!”对陈班主道:“你前面带路!”说完当先就冲了过去,火麻仁果然不愧为

    联興顺硬手,虽然身上枪伤严重,但是依然立机果断。龚千担等人连忙跟着他和陈班主与陈久如抱着水云仙冒着烟雾,走到了太平门。

    这个广利大舞台的后台特设太平偏门,乃是为了恐防前台的戏迷太过疯狂,方便当年那些戏班当红大牌演出结束秘密离去,如非戏班中人,极少人知道。想不到今晚竟成了他们的救命门。

    从太平门一出来,就是当年万福路和汉南路的交界,也就是今天的广舞台二马路的尾端,离开广利大舞台正门已经有段距离。

    此时大舞台里里外外已经大火熊熊,附近的街坊居民都跑了出来看热闹。堂堂广利大舞台居然烧了个热火朝天,还要在“義合興”的老巢下出事,真是省城的头等

    一大事。省城自护法运动失败,孙文出走之后,由滇、桂军政府把持,碌碌无为。所以虽然是通天大火,但是无任何俗称“火烛鬼”的消防人员前来。

    至于云集在天字码头附近的“義合興”水龙门下门生此时群龙无首,自然更加乱哄哄乱作一团。风助火势,半个省城都可以看到冲天火光。显赫一时的广利大舞台终于就在这场大火中附注一旦,成为废墟,空余下一条广舞台二马路名字而已。

    火麻仁等人从偏门逃出,却没见水龙等人追杀出来,陈久如道:“我们现在怎么逃回沙基?”他知道只要一过了太平路和十三行路,就是“联興顺”的地界,仗着两广“洪英二路元帅”“盲昌”的威名,那水龙纵有通天本事、陆云豹几高滔天气焰,也不敢轻易越雷池一步。

    火麻仁只想了片刻,断然道:“我们冲去长堤,从江上坐船回去沙基!”众人吓了一跳,龚千担道:“仁哥,你不是开玩笑吧?居然还跑去长堤自投罗网?现在那里肯定全是‘義合興’的人。”

    火麻仁精神已经有点委顿,低声道:“如若不走水路,长堤到太平路、十三行路这么远,不给水龙的人追上,我们都要倒在路上了,只有冲到长堤,抢过一条紫洞

    艇,或许还有一线生机。”龚千担看到他手臂的伤口鲜血直流,知道他说的是实情,只好道:“那我们就用这条命赌一把了。”

    当下他搀扶着火麻仁,陈久如依旧抱着水云仙,六个人趁着夜色悄悄摸向长堤大路上。

    天字码头和长堤上这个时候虽然已经夜深,但是更加热闹,可以说是人潮涌涌,人人都好奇广利大舞台本来好好地有庆和班演出,怎么搞到一场大火。

    那些冲出舞台的观众受伤的不少,呼天抢地,围观的街坊都七嘴八舌在询问究竟,但是却只有大队的義合興门生聚集在舞台前面,没有任何桂军军政府的人出现,想必是陆云豹也怕被人知道自己暗通皖系,只带了自己的亲信前来,结果全军覆灭。

    龚千担几人趁着所有人都拥去了东堤大舞台的正门,终于悄没声息地走小路摸到了天字码头旁的长堤路上。

    江面上本来就有不少的紫洞花艇在营生,紫洞花艇是当年长堤及荔湾河道上的一大风景,美轮美奂的画艇,由花艇上的姑娘雇佣疍家船户,一到夜晚就在珠江江面上招揽在长堤、荔湾岸上的寻花客。

    若然两厢满意、价钱商议妥当,客人就由船家撑小艇接到大花艇上,把酒言欢、共度良宵。而花艇上最富盛名的美食就是鼎鼎大名的“艇仔粥”,紫洞艇上的姑娘个个吹拉弹唱、色艺双全,丝毫不逊色于岸上大寨的红牌阿姑(省城妓女的俗称)。

    在美丽的夜色江景之上,客人在艇上品尝着西关美食,旁边有美人奏曲轻唱,江水浮拍,暖风醉人,人间享受,夫复何求。故此一到华灯初上,长堤上可以说是游人如鲫,络绎不绝,和江上的花艇姑娘调笑戏弄,蔚然成景。

    而火麻仁就看上了停靠在江边的这些紫洞艇,他对着汤姐带道:“姐带,现在就看你的本事了,我知道你认识不少长堤疍家船户。快看看有没有你相熟在左近,好让我们混上去。”

    陈久如掏出怀里的银元道:“我这里有不少大洋,不怕他们不肯。”

    汤姐带难得被委以重任,还是堂堂“联興顺”的草鞋大底,顿时抖擞精神,定神看去江面的那些紫洞艇。那些花艇也都靠到了江边,恩客和花艇姑娘都纷纷走到船头,向着广利大舞台那边张望,议论不已。

    汤姐带突然对着不远处一艘花艇高声道:“鹌鹑荣!阿荣哥!”那条花艇的船尾坐着个大约跟汤姐带上下年纪的小孩,听到有人叫他,抬头向岸边张望,看到了汤姐带,十分高兴道:“姐带!你怎么在这里呀?”

    龚千担听见汤姐带叫他“鹌鹑荣”,心念一动,道:“这个小孩就是你之前向我提起那个?”汤姐带点点头,道:“他是我的沙煲兄弟,十分有义气,就是为人胆小,常被人欺负,所以人人都叫他做‘鹌鹑荣’。”

    鹌鹑荣将花艇慢慢撑到岸边,那个时候的长堤岸边还是浅滩,绝非今天繁华的江边马路,所以已经离堤岸十分近,可以看到双方眉目。

    汤姐带指指火麻仁等人道:“小荣哥,江湖救急,能否借你的花艇送我们几个回沙基?”

    鹌鹑荣虽然年纪小,但是十分伶俐,一扫眼就看见火麻仁和龚千担满身是血,面目狰狞。旁边陈久如还抱着个女子,脸上马上浮现疑色,道:“你们这么多人怎么跑来了长堤了?这么晚还要回去沙基?莫不是有什么蹊跷吧?”

    龚千担抱拳道:“小兄弟,今日事情危急,如若承你大义,必定感激不尽。”鹌鹑荣侧头看了看他,突然激动道:“你就是那个在多如茶楼闯‘小梁山’的龚千担?”

    龚千担有点愕然,想不到他居然认得自己,只好道:“我就是龚千担,小兄弟,现在情势紧急,还请你行个方便,随后我定当报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混在洪门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中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中泊并收藏混在洪门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