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混在洪门的日子 > 第五十八章 “生死片”传闻

第五十八章 “生死片”传闻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三个人就在“鬼仔谭”带领下来到了陈塘南的迪隆里。迪隆里在今天依然还在,乃是历史久远的巷道,与陈塘南隔着新填地和三角市巷。

    而这新填地和三角市巷就是今天很有名气的珠玑路,当年省城沙基与珠江的边界经过多年向南扩展,在今天珠玑路尾出现了一块新填地,正对着沙面的西桥。新填地

    的北面也就是大名鼎鼎的烟花之地陈塘南。小小河道环绕,所有风流大寨和花厅酒家依着西关小河,每晚吸引众多寻花之客,犹比秦淮。而迪隆里就隔着三角市巷,

    对着陈塘大寨。

    龚千担一来看到,忍不住埋怨“鬼仔谭”:“你个西洋鬼子,真是好带挈。居然叫我们对着大寨,怎有安静可言?”“鬼仔谭”却笑道:“等你伤好点,我请你们二人到陈塘花席酒家喝花酒,请大寨阿姑出局应票。”

    当年陈塘大寨的设置多数是由大寨阿姑聚集成群,分房而住,由鸨母带领。高等妓女“红牌阿姑”更享有单间,每当寻花之客、三五知己来到陈塘南就一定先在花席酒家的花厅“摆围”,也就是设宴,然后请酒家去大寨请几个当红“阿姑”出局,为之“出局票”。

    而大寨接到局票,就会有专人前来“问票”也就是询问客人中意哪位妓女,然后再请姑娘“应票”,也就是赴约。仪式规矩十分隆重正式,等到“阿姑”应票,有钱的寻花客为显排场一般就包起整厅,多者会有十几个姑娘应票,少者也有五六人,大寨“阿姑”在花宴施展解数,吹、拉、弹、唱,样样精通,个个善解风情,弦乐文雅,乃是陈塘南最为有名之处,也是那些风流墨客、文人骚士趋之慕之的原因。

    而大型的大寨更是合花席酒家而一体,像陈塘南最大最有名的“南唐夜月楼”就是一条龙经营,内里就设有花席酒家。

    等到寻花客看中某个姑娘,谈好价钱,就到大寨“摆房”,上下均有打赏。而那些红牌“阿姑”更是想尽办法要从客人身上掏钱,所以花席一晚的消费如果是高档的话,绝对惊人。

    这也是当年省城有名的“花税捐”的来源,这些从烟花大寨所得,不但能为三合公司带来巨大钱财,连市政建设,甚至公共教育都有一部分是从这些“花税捐”而来。民国省城的性工作者们居功至伟,实在有很大的贡献。

    以前珠江水上的疍家人因为身份低微被视为贱民,受尽歧视,所以按规矩只有他们要尊称大寨妓女为“姑姑”,后来因为“花税捐”的税款实在贡献良多,当年省城就有好事者说“从来水上称阿姑,今日捐税靠妓扶”。

    龚千担受家教所学,向来最为讨厌这些烟花之地,视为乌烟瘴气之地,现在迪隆里看到陈塘南那里深夜之时到处纸醉金迷、凭栏卖笑,想到救过自己的小红棉落在这等之地,恨不得立即冲过去动手救人。

    “鬼仔谭”和陈久如连忙安慰他,让他暂且忍耐,待去探访“猪油顺”,再想办法。

    “鬼仔谭”玩笑说要请龚千担到陈塘花席酒家包厅、出局喝花酒,岂不知这三个人没一时消停,为了解救小红棉,很快就真的闯入陈塘南,大闹陈塘南风月大寨,又搞出一番风雨。

    三人就在迪隆里“鬼仔谭”叔父的空屋过夜,“鬼仔谭”晓得些简单的西洋外科包扎,他和龚千担都是皮外伤,检查之下发觉都是些抓伤的伤痕,也不算太过严重。但是这些抓伤浑似是野兽所为,龚千担百思不得其解,那个怪人似乎真是像野兽多过像人。

    他们讨论了一整晚都不得要领,思量着休息过后第二天再去仓前直街拜会“猪油顺”。第二天一早,陈久如去了方便医院一趟,为二人买了些外敷伤药回来,顺便去莲香大茶楼为龚千担告假。

    他一回到迪隆里龚千担忙问究竟,陈久如道:“现在整个西关的所有茶楼都在讨论一件大事,沸沸扬扬呀!”

    西关茶楼向来都是消息传言最大的来源,龚千担和“鬼仔谭”自然十分关心,忙追问究竟。陈久如道:“就是‘聯興顺’和‘義合興’准备的‘生死片’!”

    龚千担听完吓了一惊,道:“你说的是真的?”陈久如点点头,说道原来他方才在莲香大茶楼去找谭司理,为龚千担告假,却听到很多上了年纪的西关老街坊茶客都在传言,“十三行”義合興因为长堤和沙基“字花档”和“番摊档”的纷争和“聯興顺”闹僵。

    再加上先前火烧广利大舞台这样一件大事,从四大公司流出的消息,“打仔洪”为了向山主“火麒麟”交待,决定一力承担,“揽上身”。

    山主“火麒麟”向来就是深藏不露、城府极深,决不肯因为“打仔洪”和“火麻仁”在这个风云交替、时局混乱之时而开罪“義合興”,所以这位堂堂省城洪门大老一于来了个不闻不问。而那位一直躲在背后的二路先锋官“骨精明”,“姑爷仔”的老大就提出了个狠毒的建议。

    就是按古老的省城洪门规矩,由“打仔洪”用“生死签”选出一百门生,和“義合興”选出的人马来一场“生死片”、大火拼,以此输赢来勾销两大省城洪门公司的恩怨,“生死片”后无论输赢都一笔勾销,成败论英雄。

    这一招确实够毒辣,若是“聯興顺”取胜“生死片”,自然就可以压过“義合興”,广利大舞台的恩怨就此了结,而沙基、长堤“番摊”、”字花”赌业,“聯興顺”都可以独占厚利;万一不能取胜,也可趁机用“義合興”来解决洪门战神“打仔洪”和他的门生势力,对于“骨精明”简直就是梦寐以求。

    自从“细眼皇帝”盲昌逃亡南洋马来西亚后,“打仔洪”就是“聯興顺”内对“骨精明”最大的威胁,这一下借刀杀人说不定能将“细眼皇帝”最得力的援手连根拔起。

    龚千担听完真是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马上就要去找“打仔洪”。“鬼仔谭”和陈久如忙将他劝住。“鬼仔谭”道:“现在省城的情况这么混乱,流言甚多,你千万不要冲动。况且‘義合興’也不一定会接受这个条件。”

    陈久如也道:“鬼仔谭说的有道理。谭司理代‘缩骨全’全叔转告你,最好暂避风头,说洪执事自有安排,叫你一定记住‘万事不可强出头,胯下虽想淮阴侯’。”

    龚千担一听这话,知道定“缩骨全”全叔又来提醒自己,当下就冷静下来,又问道:“那么‘火麻仁’仁哥呢?他的伤怎么样了?”

    陈久如摇摇头道:“他的伤是早好了,也没有住在了第十甫。但是我也不知他的下落。”龚千担听完没有做声,“打仔洪”、“火麻仁”和“缩骨全”都去向不明,“聯興顺”内他再无一个可以相信的人,不由得十分懊恼。

    “鬼仔谭”道:“我在香港也早有听闻‘打仔洪’的威名,他一定会有应付的方法。其实我这次从香港上来,拜访‘鸡康’太叔公也是为了洪门‘七山聚会’而来。”

    龚千担精神大振,道:“你也知道‘七山聚会’?”“鬼仔谭”点点头,道:“省港洪门同源合水,香港很多三点水弟子都盼着‘细眼皇帝’重回省城,召开‘七山聚会’,汇合两广、香港所有洪英弟子,重振洪门声威,干一番大事业。”

    “家父就是希望我能来省城请出几位德高望重、辈分尊崇的洪门元老叔父,再联络‘细眼皇帝’其昌先生,以他为召起之人,当时他摇旗号召,必定云随影从,大事可成!”

    龚千担越听越兴奋,道:“听你这么说,难道令尊已经联络上了‘其昌先生’?”

    “鬼仔谭”笑道:“其实在南洋马拉一样有洪门分会,还是正宗的洪顺山旗。‘其昌先生‘之所以逃去那里就是因为这样的缘故。我们香港这边一直有跟那边联络。”

    龚千担一拍手掌,道:“太好了!当年洪门乾嘉七祖开山插旗,两广七山聚义,现在加上你们香港的洪英弟子,还有南洋的洪门,只要‘其昌先生’能挺身而出,以他的威望,这么多三点水公司连成一体,洪门大业再次兴旺,就指日可待了!”

    “鬼仔谭”道:“正是,这也是‘其昌先生’一生之志,百折不回。”拍了拍龚千担的肩膀,“但是以他老人家这样的魄力和本事也这么多年不能如愿,可见兴复洪门大业非一日能成。你更加要冷静下来,切忌鲁莽行事,免得辜负了其昌先生!”

    龚千担被“鬼仔谭”这一番话说得服服帖帖,和他更生知己之意,暗骂自己蠢钝,立即心悦诚服地道:“那依谭兄认为,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

    “鬼仔谭”道:“昨晚珠光街的事我们还有太多不明白,况且‘猪油顺’在洪门内辈分极高,只有他和‘鸡康’是最后的两位第三代元老叔父。我们应该再去找他,一面了解昨晚事情的来脉,另一面就是要请他出山,对于‘七山聚义’的大业一定大有帮助。”

    龚千担叫了声“好”,道:“那就事不宜迟,我们马上去找他。”又对陈久如道:“久如兄,麻烦你这几天帮我多去茶楼打探一下消息,特别是洪大哥的动静。”

    陈久如道:“那没问题,我家就是开多如茶楼,那里最多洪门中人落脚吹水的了。”

    “鬼仔谭”再检查了一下两人伤势,虽然未好,也能出行,于是三个人就出门由新填地到了沙基涌,在那里的疍家船吃了碗艇仔粥充饥。龚千担不由得留意起对面沙面的情况。

    他发现沙面戒备更加森严,英租界这里还多了很多印度的雇佣兵,这些省城人俗称的“摩罗差”在西桥上摆起路障关卡,对出入沙面的华人雇工和商贩严格盘查,少不了又有欺压良民的行径。

    而东桥那边的法租界也好像是如临大敌,增派了很多安南的巡捕,安南就是现在的越南,当时是法国地盘,因为省城局势紧张而法国巡捕人手不足,所以也像英租界一样增派自己殖民地的雇佣兵。

    龚千担看到沙面租借这样的阵势,也忧心忡忡,看来省城当次风云交替,战事肯定不免,无论谁主浮沉,省城的居民都一定会被殃及。陈久如在一旁道:“也不知道那位雅芳小姐现在怎么样了,上次她一直要见‘其昌先生’,但是也没有再来烦我们了。”

    龚千担听他这样一说,又想起沙面那晚的事情,一想起那个“水云仙”就觉得省城这里实在太多复杂秘密,日本人柳生田、英国人和法国人都有所图,到现在自己还理不出个究竟。但是他们似乎都是冲着一个人而来,就是“细眼皇帝”盲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混在洪门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中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中泊并收藏混在洪门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