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混在洪门的日子 > 第十一章 又一条龙舟

第十一章 又一条龙舟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而前面水中早就已经没有了那“水长虫”的踪影,也不知它拖着龚千担去了哪里,龚千担的生死未明,“打仔洪”和“鬼仔谭”都十分担心。“镇三栏”却叫他们不用太过忧虑,因为黄天来是行船高手,对泮塘荔湾一带的水势和地形又十分熟悉,因此绝对会找到那条“水长虫”。

    “打仔洪”向来纵横江湖无敌,但是今晚率领“火麻仁”三人来到泮塘,结果一个失去踪影,另外一个也不知下落,平生从未落过如此下风,真正是憋了一肚子气,忍不住发作起来,质问“镇三栏”,为何非要找到‘乌龙太岁’的下落,而且还骗他们喝下三栏酒来引它现身?

    “镇三栏”看见“打仔洪”如此身份的洪门大老也变得气急败坏,甚是过意不去,只好道:“洪执事不要动气,今晚我们三栏‘九大簋’弄到如此大阵仗其实是为了保护埋在那巨旗标龙舟的东西,万不能落在那英国佬的手中。”

    “打仔洪”听完十分吃惊,道:“那东西究竟是什么重要物事,连‘细眼皇帝’都不想让我知道?”

    镇三栏道:“这个马文仙的确非比寻常,因为他就是当年那位驻在沙面的英国参议史提反费宾派来的。”

    “镇三栏”与“盲昌”交情很深,“盲昌”也是“三栏”公会中人。“三栏”公会其实是担负着保护泮塘龙津之地的职责。而“镇三栏”一直保存着一份“三栏”洪门留传下来的古籍,叫做“历代荔湾河道变化细则图”。这份细则图上明确地标示了那条巨旗标龙舟的埋没地点,是泮塘先民的不传之秘,图上还记载了有“乌龙太岁”一物,称为巨龙舟的守护。“盲昌”身上的洪门“召神令”就能够驱御此物为之己用。

    宣统元年,二路元帅“盲昌”欲趁增祺赴任省城,总督大位交接之际,发动百名洪门门生攻打东校场,其后事败。当时沙面英租界的一位参议名叫史提反费宾曾主动提出协助“盲昌”起事,而其中之一的条件就是希望“盲昌”能故借出那份河道变化细则图。

    这位费宾参议其实是德国裔,表面上是在英国租界办事,暗地里的身份却是德意志帝国的秘密“条顿骑士团”成员,他一直致力苦苦寻找在第三次十字军东征时期从君士坦丁堡出发的东罗马教廷使团下落。

    这个使团随后成功进入红海,然后混上了大食国的商船通过印度洋,一直来到了南中国海,最后消失在入海口。而费宾通过调查之后,认为这条商船到达了当时海运发达的中国沿海后,进入了海上丝绸之路的一站---省城,最后沉没于在珠江河道之内。

    而他又不知道通过什么方式,竟然获知的这份河道变化细则图上,就有这条沉船的确切地点,就在泮塘龙津之内。但是“盲昌”当下就拒绝了费宾的要求,费宾只好悻悻罢手。

    随后时局动荡,翻天覆地,其昌先生被迫逃亡南洋,费宾忍隐多年早就想卷土重来,这个中国通马文仙就是他的继任,同样对省城的人情物事特别是对泮塘荔湾十分熟悉,所以在到达香港时已经开始打听并得知“盲昌”逃亡至了南洋马拉。而且他似乎已经对沉船的地点很有把握,直接就来泮塘要求租地。“镇三栏”知道事情非同小可,因此召集“九大簋”一起应付对手。

    镇三栏道:“‘我们‘三栏’世镇荔湾,祖辈都是泮塘先民,而且泮塘又是巨旗标龙舟沉埋之地,龙津所在,所以我们身负保护之责,岂能够让这个马文仙得逞?那条沉船上必定有极其重要之物,而且和我们泮塘关联很大,所以其昌先生临去南洋之前曾说,那费宾的番鬼佬必定不会死心,定会重来,千叮万嘱要我务必要保住泮塘之源,千万不能让那英国人进入。‘盲昌’哥就是知道此事很有凶险,才不想让你和‘火麻仁’牵涉进来。”

    “如果要阻止英国佬进入泮塘,就必须要在他之前找到古西關涌的下落,可惜的是我只有细则图,而没有召神令,对付不了那‘乌龙太岁’。”

    “鬼仔谭”听到这里,忍不住道:“镇大人,听你的意思难道你也不知道那巨旗标龙舟的下落?”

    “镇三栏”皱一皱眉头,道:“细则图上标明巨龙舟埋没之地就在上下西關涌交汇于泮塘龙津之尽,但我也从来未曾找到过。”

    正在行舟的黄天来插口道:“古西關涌通达整个西關,只有‘乌龙太岁’才知道,它就是凭着西關涌从珠江到西關中来去纵横。有它一日在,又怎么让我们找到?我们又没有召神令,除非能引它现身。”

    “打仔洪”道:“听镇大人的意思,莫非那英国佬马文仙已经找到了沉船之地,我们是要去把他赶走?”“镇三栏”脸色尴尬,没有言语,似乎已经默认。“打仔洪”和“鬼仔谭”都十分震惊,想不到马文仙如此厉害,一个外国人还能先于“镇三栏”这个三栏元老找到泮塘西關涌。

    “鬼仔谭”道:“就算那英国佬马文仙找到了西關涌又怎样?既然乌龙太岁能够阻挡你们,英国佬也好不了哪里去。”

    “镇三栏”叹了口气,道:“这才是我真正担心的地方。这次这个番鬼佬可是有备而来,他必定是与那庆隆勾结在一起,而且带来的手下中有些古怪,十分棘手。所以我才派了‘朱仔炮’前去应付,似乎连他也抵挡不住。还有威水兄先前下水探路,但是也失去了消息,唉,总之是棘手呀。”

    “打仔洪”也是脸色凝重,他知道“镇三栏”所说的“威水兄”就是三栏中与之齐名的黄威水,司职聯興顺的“掌旗爷”。此人本领高强,世镇塘鱼栏。相传他有塘鱼栏祖传的秘术,于水下如游鱼一般,现在却下水探路而失去了踪影。

    至于那“朱仔炮”在“九大簋”中精通阴阳法科,传闻他以精制朱砂来做成手雷发炮出名,但“打仔洪”也只是听闻,从未亲眼所见。除非是马文仙真的与庆隆勾结,出动了“虎煞”,否则怎么镇三栏会说连“朱仔炮”都抵挡不住?

    “镇三栏”道:“带妹兄,若非今晚情况如此危急,我也是迫不得已才逼你相助。若然泮塘龙津地失守,我镇三栏愧对三栏历代祖师呀。”说完这位叱咤西關的洪门大老脸色一阵颓唐,看来真是十分沮丧。

    “打仔洪”道:“镇大人放心,今晚我洪带妹就算是拼了性命,也要守护住泮塘龙津之地。”

    “镇三栏”十分感激,正想出言答谢。就听到黄天来低声叫道:“前面也有条龙舟!”

    众人一听连忙向前看去,果然见到一条和黄天来这条极为相像的龙舟在大概十几米前行驶。“镇三栏”十分奇怪,问黄天来道:“两脚黄鳝,你这条蛟龙舟是祖上独传的手艺,怎么又出来一条?”

    黄天来的脸色发白,看着那龙舟好一会,口齿都开始不清楚起来,只是道:“不对,不对呀。这泮塘荔枝湾内除了我,懂得做这龙舟的人就没有了,怎么还有一条?”

    “镇三栏”道:“对呀,所以我才问你呀。”黄天来突然道:“莫非前面这条不是龙舟?是真正的泮塘蛟龙?又或者是当年泮塘的先民祖宗来‘起龙头’?”

    “打仔洪”和“鬼仔谭”观察了那条龙舟好一会儿,“打仔洪”道:“不要乱说,那龙舟上有人,我们划上去看看?”

    黄天来壮着胆子将龙舟向前划近了一点,空中的雨势已经稍微小了一点,所以众人可以勉强就着雨点看过去。很快众人的脸色都有些不自然,连“镇三栏”和“打仔洪”二人都有些吃惊。

    前面那条龙舟与其说是龙舟,更像是条珠江上的花艇。因为上面船尾就挂着一盏花艇常见的花灯,船上还坐着两位女子和一位乐师,那两个女子打扮都是江上紫洞艇的阿姑模样,此时也跟那些花艇阿姑在在珠江上一样,正在唱着大戏。

    要说是在省城夜晚的江面上看到这等情景那是再正常不过,因为每晚上灯时分过后,珠江上的花艇来往如鲫,等待寻花客的光顾。但在这个大雨滂沱的情景下,却令人有些时分不自在。

    “镇三栏”几个当然不敢怠慢,黄天来撑着龙舟也不敢太过靠近,但是前面龙舟上那两个花艇阿姑的大戏歌声却是一阵阵传了过来,听得众人都打了个冷战。“鬼仔谭”低声对“打仔洪”道:“带妹哥,这首大戏曲词是,是‘客途秋恨’呀!”

    “打仔洪”仔细一听,果然不错,正是那哀怨缠绵的南音名曲“客途秋恨”,本就已经是悲凉凄切,在如此雨夜怪异的情形下更加令人听得是直起鸡皮。“打仔洪”骂了一句,道:“丢那妈,真是赠兴应景呀,唱首这样的曲?”

    “鬼仔谭”也不知是被雨淋得打冷战,还是听得这歌声害怕,颤声道:“带妹哥,那晚我在陈塘大寨也听过影月花提过,说她的情郎就是繆郎,就是客途秋恨里面的繆郎。”

    “镇三栏”指着那龙舟前的水面道:“快看那里!”众人应声看去,只见那花艇龙舟前不远的水面上,居然又出现了阵阵水波,似乎是水下有件庞然大物正飞速游来,看动静就像是拖走龚千担的那“水长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混在洪门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中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中泊并收藏混在洪门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