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混在洪门的日子 > 第三十四章 赌局

第三十四章 赌局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鬼仔谭”轻声对他道:“那就是开字花的‘花底煲’。”所谓“花底”就是赌档从所有“花面”中预先选出,然后再由赌客投注,有很多的排列组合,早期例如 前清时期的花面会有“水浒传”或“红楼梦”的人物,张南皮“张香帅”督粤时期,为了解决与法兰西开战的军饷,曾开禁以乡试中选举人为花面的“闱姓”赌,其 实也是 “字花”的一种,曾引起朝中清流派的大肆攻击,虽然张南皮自己也是出身清流,但也被骂得个狗血淋头。

    到了民国初年,玩法就更多也更加吸引,每到“字花”开彩的时候,也就是俗称的“爆煲”,由“字花”承办人用竹竿将放入高挂在梁上的“花底煲”打烂,这个时候肯定是门庭若市、人山人海,三十六行、鸡鸣狗盗、贫苦大众都是翘首而待,寄望自己就是幸运儿,能够陡然而富。

    “同興竹馆”因为不限字花赌注,而且赔率又高、准时开彩、花样繁多,因此其“字花”也是办得最红火,但是最近这几天竹馆的伙计倒是盼望不要再有人来买“字花”了。

    竹馆的一楼入内原来是“番摊”档,有着各式的限注,此时却是人影渺渺,无人问津。二楼的“骑楼”才是正式的“麻将”门面,上面摆了大约二十来张麻将桌, 竹馆的收入主要就是靠所谓的“抽水”,即是从赢家的收入中扣除一定的钱财。若在往日这里早就是人山人海,供不应求,跑进跑出的伙计在忙着招呼客人的茶、烟、水果,“竹战”的赌客吆五喝六,经常喧闹到凌晨。但是此时却是静悄悄毫无人声,只有两个竹馆伙计百无聊赖,站在一旁闲谈。

    引领“鬼仔谭”和龚千担二人上楼的伙计指着坐在靠里的一张酸枝椅上的一个人道:“那位就是我们‘同興竹馆’的主持人,朱義胜,胜哥了。”

    “鬼仔谭”顺着他的手势看到厅堂里面靠墙处的一张酸枝椅上果然坐着个人,低眉闭眼似乎是睡着了过去。“鬼仔谭”和龚千担都有些意外,原本以为这个朱義胜 既然能掌管“同興竹馆”这个三教九流汇聚之地多年的主持人,在太平南也算是颇有名声,想不到看起来不过才二十五六的年纪,而且生得白白净净,倒像是个读书 人的做派,“鬼仔谭”和龚千担都对他生了几分好感。

    那引领的伙计对朱義胜很是恭敬,走上前去轻声说了两句,朱義胜立刻就睁开双眼,望向“鬼仔谭”、龚千担这边,然后整个人跳将起来冲到二人跟前,大声行礼道:“两位大哥就是卓仁哥请来的?”

    “鬼仔谭”连忙用洪门礼数还礼道:“不敢,小弟‘鬼仔谭’,这位是龚千担,老聯门下尚未‘扎职’(担任职务),岂敢劳胜哥行礼?我们确实是奉‘火麻仁’和带妹哥之命前来查探有人在竹馆出‘老千’的事情。”

    朱義胜好像是久盼甘霖一样地叫道:“两位总算是来了,你们再迟点来,我们这间竹馆就一定等着关门了!我也不知怎么向卓仁哥和洪执事交代呀”

    “鬼仔谭”十分诧异,道:“赌场五行出入,有人来‘行老正’(赌博作弊)在所难免,也不至于要关门大吉呀。何以胜哥这样说呀。”

    龚千担也道:“我们和‘十三行’的生死片很快就要到了,是不是那‘水龙’派人来‘搞搞震’,诚心捣乱?”

    朱義胜愁眉苦脸地道:“若然是十三行搞怪就好了,我起码还知道谁是对头。现在这事情简直就是匪夷所思,无可奈何呀。‘同興竹馆’是卓仁哥交到我手上主持,如果有什么冬瓜豆腐,连累他和洪执事遭人话柄,那我就真是该死了!”

    “鬼仔谭”道:“胜哥你不若将事情前后说一遍,好让我们有个头绪。”

    事情头绪还要从“同興竹馆”的“揸数”(账务主管)说起。竹馆主持,手下最得力最重要的就是竹馆的“揸数”,也就是管理财务之人。而竹馆的财务最重要的 莫过于赌客赢钱的抽红,俗称所谓的“抽水”。 “同興竹馆”的“揸数”也是“火麻仁”手下得力的门生,此人姓常,江湖上人送外号“常秋水,”同朱義胜年纪相若,是“沙煲兄弟”、多年好友。常秋水虽然是“同興竹馆”的“揸数”,但却不住在太平南,而是住在昔日省城的大东门外荣华里附近

    此人向来以精明算计出名,聪明绝顶,对于竹馆“抽水”收入了如指掌,而且更擅于麻将竹战,在太平南甚至省城内也算得上是个人物,他与朱義胜在太平南久负盛名,但偏偏就是因为如此才惹出个事端来。

    常秋水在太平南出名过目不忘,所以“竹战”在行,数年来省城有不少赌徒都慕名来到要与他较量,多数都是输钱铩羽而归。因此“常秋水”的名头就越来越响,简直就是“同興竹馆”的生招牌,竹馆的生意也蒸蒸日上,成了一棵摇钱树。他除了竹战了得,还兼主持“字花”的生意,同样是搞得有声有色。朱義胜将其倚为干城。

    但是前段时间朱義胜、常秋水却因为这个名头而吃了个大亏。

    话说那晚上大约是接近凌晨时分,竹馆内仍有不少赌客流连,依旧是人声鼎沸。突然从太平南街上闯进来了四五个军装士兵,荷枪实弹。当时省城内局势紧张,常有从东江溃败而回的桂军乱兵闯入省城骚乱、抢掠。对于这些丘八,省城内的江湖人士向来是敬而远之不敢得罪,一般都是用钱财打发,破财挡灾。但是这几个士兵却是非同一般,谈吐中似乎不是普通的散兵游勇来勒索打秋风。

    朱義胜听闻后不敢怠慢,就亲自出来应付。为首的那个看样子是个带头军官,自称姓陆,是个营副参谋,其所部原来是驻扎在城外北校场的桂军一部,因为部队中欠饷多日,部队长官就派其前来要同竹馆的主持人商量“开拔费”事宜。

    所谓“开拔费”是当时以莫荣新为首盘踞省城的桂军部队向省城各团体提出:若然能够出付钱财,就能主动开拔出城,无使省城涂炭。但是桂军已经军心大乱,不少部队都趁机狮子大开口,变成了漫天要价,省城人民更加苦不堪言。

    朱義胜听到是关于“开拔费”事宜,立刻就头皮发麻:他若然贸然答应开此由头,肯定会有更多乱军会蜂拥而来,到时候竹馆肯定关门大吉;但是此刻若不答应,这几个丘八手上有枪,而且军心大乱,狗急跳墙之下说不定立刻就要出事。

    他正在犹豫不决,想立刻派人通知自己的“保家”大哥“火麻仁”之际,那姓陆的参谋道:“朱兄其实也不用如此头痛,小弟我也是粤西绿林出身,大家两广一家。既然你有为难之处,不如就用江湖手段来解决。”朱義胜听得此言,惊喜道:“什么江湖手段?”

    那陆参谋道:“向来闻得你们‘同興竹馆’有个‘常秋水’省城闻名,我这边也有个竹战高手。不如就让他们二人会一会,赌桌上定个输赢如何?如果我们这边输了,一个洋毫也不要立刻离开,绝不骚扰;若是我们赢了,就请为我部弟兄拿出开拔费用。”

    朱義胜心中忖道:“常秋水”的名号省城皆知,这家伙还敢来挑战,必定是有备而来。但是除此之外又别无良法能打发他们走。况且以常秋水的赌技也未必会输。他虽是老于江湖,但心下一横,加上又十分依赖常秋水的本事所以也就不作它想,贸然答应了下来。

    陆参谋道:“只是我这位竹战高手行事低调,不想招人耳目,所以这赌局可要周密。”旧时赌中高手必定结怨甚多,仇家遍布,所以不想招人耳目也是情理之中。朱義胜满口应承,陆参谋率手下几个士兵回头去带那位高手而来赴约。朱義胜也立刻派门生从太平南街上的私烟馆把常秋水请来。

    那常秋水艺高人胆大,听到有这样的邀战,立刻技痒,忍不住就要马上会一会对方,一口就应承下来。朱義胜连忙吩咐清场,将所有赌客请走,布置下来专等那位高手而来。但是太平南和南关一带的赌徒都已风闻消息。

    结果足足等了大约有一个来钟,那陆参谋一众还未回来。众人正在疑惑之际,那陆参谋终于前来,但这次他却没有带同手下那几个护卫士兵一起,只是只身前来。朱義胜和常秋水一起问道:“陆长官要带来的那位高手现在何处呀?”

    陆参谋道:“我这位朋友还有些要求才肯开始竹战。” 朱義胜道:“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清场,现在竹馆内已经没有闲杂人等,他大可以放心。”陆参谋摇摇头道:“这还不够,这场竹战之局只能有我们四个人而已,其他人一律不得在旁。”(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混在洪门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中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中泊并收藏混在洪门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