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混在洪门的日子 > 第四十章 深夜跟踪

第四十章 深夜跟踪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鬼仔谭”一听,立时就站了起来,道:“常秋水一个人到东较场?是谁看到的?”汤姐带道:“我听那些小武生是这样说的,其中有个家伙就住在荣华里南那边。”“鬼仔谭”听罢,一脸凝重地问伍老财道:“伍财叔,你可知道当年己酉年之变,这常秋水可曾有到得东较场?”

    伍老财道:“当年连‘打仔洪’和‘火麻仁’都未有资格抽生死签去东较场,常秋水这小子就更应该不曾去得了。”

    “鬼仔谭”道:“但是他却识得唐坤和我兄长,而且每次一提起东较场他总是甚不自在,是以我一直觉得他有古怪。”他再看着伍老财道:“伍财叔,我知道你一定知晓己酉年的内情详细,还请你一一相告。我想知道我兄长当年究竟是如何赴难的。”

    龚千担和汤姐带在旁也一脸盼望地附和,都急切想知道当年这段关于“细眼皇帝”的轰烈往事

    伍老财沉吟了片刻,道:“我还记得那年是光绪皇帝驾崩,宣统皇帝继位。正月新年十五刚过,广州将军要在辰时于东较场试阅旗兵新年步操。我听‘缩骨全’提过,‘细眼皇帝’要召‘生死签’过百‘热血门生’埋伏在东较场伏击广州将军。当时省城四大公司所有元老叔父都加反对,认为以区区数百之众,恐怕难以成事。就算侥幸击杀广州将军也无大益,反会令四大公司徒惹祸端。”

    “但是‘细眼皇帝’手下门生热血沸腾,怎么会就此罢手?于是他一意孤行,决心行刺杀之举。当日卯时,‘细眼皇帝’亲自带领过半门生埋伏在东较场南房舍外,另一半门生集于北门对开,有意两面合围。没有多久那广州将军就被护卫簇拥到东较场北面正门,准备开始检阅步操。‘

    ‘细眼皇帝’待三声号炮响过,将军大人同旗营都统离开护卫,行上中央令台,突率门生发难。数十门生拼死将令台阻隔开来。‘细眼皇帝’和其余门生直取将军大人,意图出其不意、雷霆一击。顿时东较场内一片大乱,所有旗兵均猝不及防,方寸大乱。紧要关头,忽然天时大变,乌云密雨,飞沙走石,有数百旗兵和水师巡防营兵丁突然从外而至包围东较场,而且那些水师巡防营士兵都配有新式西洋枪械,立即朝埋伏在北门外的四大公司弟子开火,登时当场死伤惨重。那些突然杀到的旗兵都是些精锐健卒,绝非那些寻常八旗花架子,冲入东较场内,四大公司弟子人数本就寡薄,根本就不是对手,陷入重围”

    “鬼仔谭”道:“这样听来,那些增援的旗兵和水师巡防营是一早埋伏好的了,不不然哪有这么快就能来到东山?一定是事机不密,早就泄露出去了。”当年驻防省城的旗营镇守在靠近在西城光塔路一带,确实不可能这么快就能到达东较场。

    龚千担道:“想不到原来是有‘藏底针’,四大公司内居然有人要出卖‘细眼皇帝’?”

    伍老财道:“当日在东较场的都是细眼皇帝的‘热血门生’,他们要么在东较场遇难,要么就是被生擒赴难,断断不会做出这等事来,。至于四大公司的元老叔父,‘关帝厅’与‘洪胜’百年来都是同清廷有血海深仇,而且‘佛山笑’和‘靓少天’这两位山主据我所知都是仁义豪侠之辈,应该不会做出这等事来。但是那个‘神仙余’就难说了。”

    龚千担哼了一声,道:“不用问阿贵了,‘十三行’一向将我们‘老聯’当作是眼中钉。我说肯定就是这个‘神仙余’暗中通报官府。”“鬼仔谭”道:“但是我也曾听家父提过,‘神仙余’有个侄儿当日也是那‘热血门生’之一,难道他连自己的侄子都想害?况且‘神仙余’也是堂堂一代洪门公司山主,恐怕不会做出下作之事。”

    伍老财道:“东较场之变实在有太多的隐情。我至今也都不明白为何‘细眼皇帝’明知力量寡薄,还要在东较场行刺杀之举?而且以他的身手,何以当日会在东较场负伤?”

    龚千担惊道:“连‘细眼皇帝’都负伤了?后来他怎么样了?”虽然他一早已经知道“细眼皇帝”经此一役后流亡南洋,但还是情不自禁地问出了口。伍老财道:“后来‘细眼皇帝’在从粤西、香港赶来增援的洪门弟子护送下逃到东莞石龙镇。‘缩骨全’也偷偷赶到石龙与他见面,才得知他有伤在身。询问之下,‘细眼皇帝’没有说出是伤在什么人的手上,但那人绝对不是那庆隆。庆隆当日开始并没有随行,而是其后率旗兵和巡防营包围东较场。”

    他顿了一顿,对“鬼仔谭”道:“还有,‘细眼皇帝’还向‘缩骨全’提过,当日本来约定驻北较场的新军步标一同起事,四大公司弟子在东较场发难而由新军步标 从小北门直扑总督府和巡抚部院,但是结果北较场新军根本就没有出动。”

    “鬼仔谭”听到当场脸色有些不对,道:“听家父所言,我兄长同香港的洪门弟子上到省城,曾奉‘细眼皇帝’之命联络驻北较场同燕塘新军共同起事。最后北较场新军却没有出动,难道其中发生了什么事端?”

    伍老财道:“这个我就不得而知了,但是这个常秋水同你兄长和‘烂头坤’都是相识,而且行径又如此古怪,他一定是知晓当年的不少内情。全哥要我转告你们,在他身上或能查出个究竟。”

    汤姐带道:“不如我们晚上就跟着他,看他到东较场搞什么古怪?”龚千担一听,拍了他脑袋一下,道:“姐带说的对,我们今晚干脆就去看看他究竟是不是去东较场。”“鬼仔谭”思量了片刻,也点头同意,汤姐带自然吵闹也要跟随,但是龚千担怎么也不同意,还请伍财叔强行将他拖走。

    二人谢过伍老财,就回到太平南竹馆。一路上二人都在猜测这个伍老财的来历,都觉得他绝对不是个简单的云吞面营生老实人,而且看来他与“缩骨全”交情匪浅,一定是个人物。待回到竹馆见到朱義胜,“鬼仔谭”一早就关照龚千担不要提到伍老财来访,只是随便就搪塞过去。他既对常秋水起了疑心,朱義胜与常秋水是“老表”,自然也要提防三分。

    好不容易熬到夜晚十一点时分,待朱義胜离开竹馆回到桨栏路的住处,“鬼仔谭”和龚千担就悄悄离开太平南,雇了辆人力车,也不敢走南关,而是沿着梓德街就是今天的大德路,经过小南门一路到了荣华里。

    两人埋伏在常秋水家旁角落静待,等了良久不见动静,还担心他早就已经离开,不禁有些焦急。等到大约近一点钟时分,终于听到常秋水家门口声响,就看到他从屋里悄莫声息地提着个包袱走将出来。两人心中叫好,待常秋水走远才敢从后跟上。

    常秋水家在荣华北,却是向荣华南而去。二人在后跟了片刻,龚千担压低声音问“鬼仔谭”道:“这家伙是要去哪里?”“鬼仔谭”道:“我猜他是要到东较场南边。”

    话未说完,就看到常秋水往东折向了东昌南街的方向,果然是向着东校场南而去。从光绪年间开始,东校场南一带开阔地成了“讲古佬”也就是说书人的聚集点,大东门一带的贫苦大众常常来此听说书“讲古”。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好几间连成一片的“讲古寮”。除了供“讲古佬”在说书的时候遮风挡雨,还有小贩售卖平价糕点、小食,一时间成了东关平民百姓的消闲娱乐的落脚地。

    深夜时分的“讲古寮”一带却是夜深人静,只剩下那几间黑黝黝的屋落,空无人影。东校场自清末而来都是行刑肃杀之地,又地处东关城外,深夜自然就是人迹罕至。但是常秋水却一个人走过“讲古寮”,向较场中开阔处而去。

    龚千担看了看“鬼仔谭”,“鬼仔谭”挥挥手示意跟上去,二人轻手轻脚向常秋水走近,伏在地上,大气也不敢透一口,生怕被他发觉。常秋水走到差不多中央的开阔地,将手中包袱放在地上解开,拿出些像是贡品纸钱的东西,点燃后就念念有词地说将起来。“鬼仔谭”情急之下忍不住又爬近些许,才听清楚他口中喃喃之言。

    “众位同门兄弟,你们英魂在上,千万不要怪我当初一时糊涂,不单害了‘烂头坤’和云扬哥,还累你们百余性命折在这东校场上。现在‘烂头坤’已经回来找我,我是应有此报,应有此报。”

    “鬼仔谭”听到他念到自己兄长名字,耳中如晴天霹雳:他一直就怀疑这常秋水与他兄长定是故人旧识,有重大隐情。现下听常秋水这番话似乎竟是与他兄长赴难有关,实在浑身血往上涌,正要将身跳起,龚千担从后忽然按住他,悄声道:“谭兄且慢鲁莽,你听!”(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混在洪门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中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中泊并收藏混在洪门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