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混在洪门的日子 > 第五十章 旗进人进

第五十章 旗进人进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陈三星环视周遭,睥睨道:“沙基同三栏联手如此架势堂,我若不来相帮,‘水龙’这‘契弟’的性命恐怕今晚就要断送在‘生死片’了。”说完对“打仔洪”行了个洪门手礼,道:“看来‘水龙’不是洪执事的对手,打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不如就等我‘沙陈’来接应吧?我总算也在省城混过十几年饭吃,不算失礼。”

    “打仔洪”街头对仗数不胜数,身经百战,虽听这“青龙将”说话间轻描淡写,但他却 从未如此凝重。他自己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位“十三行”的“青龙将”真身,少年时就听闻过无数关于这陈三星省城内的传奇,今晚对手一定是平生少有的大战。他暗自透一口气,口上恭敬道:“那就还请沙陈哥多多成让了。”

    陈三星哈哈笑道:“丢那妈,‘生死片’下性命相搏,哪还有什么出手容情?洪执事无须客气,出手啦!”废话再不多说,腰身就势一脚就踢向“打仔洪”胸口。他的身手比那“水龙”快出不知多少倍,说话间脚尖就已经踢到胸前,“打仔洪”稍微侧身让过,回手一拳“挂”去,两人就在船边剧斗起来。

    “十三行青龙将”果然名实相符,动起手来疾如夜空闪电,就只看见一条碧青色的人影像与矫龙无二、倏进倏退,这团青影就罩在“打仔洪”身边周遭。这边船上沙基、“十三行”弟子一起看着这场省城洪门内武技最强争斗,都看得痴了起来,双方都忘了动手,齐齐看着这位青龙将大显身手。龚千担自认识“打仔洪”来,从未见他遇过敌手,一心只觉得“打仔洪”应该是天下无敌。现在这陈三星出现才真正配得上是“打仔洪”的对手。此番二人剧斗比起先前和“水龙”简直是天壤之别,正所谓“龙争虎斗”,难断输赢。

    范洪正趁大家为此龙虎斗在发愣,大喝一声:“水龙!等我帮你埋单!”说完就扑向“水龙”。龚千担和“鬼仔谭”都很有些奇怪,不知为何他从一开始就冲着“水龙”而来,但三人共同进退,岂可让他一人前进?于是两人都大叫之下一同冲了过去。

    水龙中了“打仔洪”当面一记重挂拳,脸上鲜血淋漓,伤势不轻,但看到范洪正他们三人气势汹汹地扑来,心中暗叫:莫非今晚一世英名就要断送在这几个毛头小子手上?他手下那些“古哩军”都只惧怕“打仔洪”一人,现在有“青龙将”抵敌,就全然不放龚千担三人在眼内,眼见“水龙”有难,齐齐拦在前面救驾。范洪正虽然勇猛,但立即就被阻挡开来。

    其余的沙基门生都醒觉过来,知道今晚乃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若是能趁乱将“十三行”在天字码头的领军人物水龙“埋单”,不但为“生死片”立下大功,还可以从此在省城内扬名立万!所以众人都呐喊声响,一发冲上前去,对方 “古哩军自然奋力抵挡。混乱之下,龚千担就被冲散在一旁,就想观看“鬼仔谭”和范洪正的位置,瞥眼间看见挂彩的“水龙”被两个亲近门生搀扶着从船尾处悄悄退去,想必是要退到船阵后远离厮杀的地方包扎伤势。龚千担紧握手上尖刀从船边找准空隙就追了上去,当场两方人马都是舍死忘生,拼个你死我活,反倒无人留意于他。龚千担悄莫声息地从船边快步走上,在“水龙”身后追赶而去。

    那边厢“荷兰水”兄弟和“老虎蟹”及“花仔开”已经占尽上风,“十三行”的船工弟子眼看就抵敌不住。“火麻仁”和“马骝泰”见状更加振奋,也从右边船阵处冲杀而来。左右受敌之下,“十三行”人马开始慌乱起来,渐露败象,就开始有胆怯的门生转身逃跑,有好几个慌乱之间在船间跳跃时还不慎掉落江水。

    在远处原地坐镇的黄威水看见“十三行”阵脚扰乱,时机大好,即刻吩咐船尾挥舞山旗,同时他在龙舟头处早就摆好擂鼓,立即有名“塘鱼栏”的好汉用尽力擂起鼓来。这擂鼓声闻十里,气势不凡,船上的龙舟手也纷纷喊起叫号,操起船桨出尽力动起龙舟,意思就是一鼓作气,全力一击打败“十三行”。船阵上沙基、“三栏”众弟子看到山旗旗号,都大为振奋,所谓“旗进人进”,气势自然旺盛。此消彼长,“十三行”人马本就胆怯,看见“老联”山旗挺进而来,连场影响之下终于全线乱了阵脚,连那些“古哩”军都无心恋战,纷纷转身逃走。

    有些走的快的跳回到自己的坐船,就有人连忙斩断船阵间的粗大绳索,想要开船独自逃走。“水龙”看见如此危急形势,气得破口大骂,转身回走,希望能稳住败阵。但是所谓“兵败如山倒”,何况这些“十三行”门生已经被“打仔洪”的神威和“三栏”勇猛吓退,又听到对方擂鼓声闻,连“水龙”的呵斥也不能稳住阵脚,个个都逃命似纷纷逃回各自的坐船。

    龚千担看见“水龙”气急败坏,正在全力要稳住败局,再无心旁骛,正是大好时机,刚想冲前偷袭。猛看到范洪正不知哪里杀出重围,手中居然握着把阔大劈竹刀,兜头就砍落“水龙”的天灵盖。“火麻仁”大闹广利舞台时用的就是劈竹刀,这种刀是粤东粤西交界山民常用的劈竹开山刀,最是阔大威沉。龚千担自从那晚见过“火麻仁”使将起来,挡者披靡,几乎取了“水龙”的性命,就知道其厉害。想不到这范洪正现下也用的此刀,摆明就是要击杀“水龙”。“水龙”冷不防范洪正横地里奔袭而到,亏得他受伤之下还是身手敏捷,连忙低头一缩,那劈竹刀刀刃贴着他的头皮滑过,毫厘之虞。范洪正不等“水龙”反应过来,一刀劈空,又再一刀拦腰劈去,简直就是不杀“水龙”誓不罢休。“水龙”毕竟是受了“打仔洪”一拳,身手比往日慢了少许,虽将身一缩,肚上还是被刀锋划过,虽然刀伤不深,但立即鲜血透出,浸湿了衣衫。“水龙”强忍伤痛,咬咬牙就地打滚闪到了一旁。电光火石之间,他身边护卫的那两个门生终于反应过来,毕竟义气为重,奋力挡在“水龙”身前。

    范洪正杀得眼红,舞着劈竹刀逼开两个“水龙”门生,又再冲向“水龙”面前,举刀要砍。“水龙”已经无从躲避,眼看性命堪虞,惊慌之下高声叫道:“我与你素不相识又无冤无仇,何苦定要取我的性命?”范洪正指着他道:“龙行水,你这短命种坏事做尽,多年来在长堤糟蹋了多少大戏学堂的琵琶仔?多少无辜女童被你推下火坑做那龌龊下流之事,从此永难翻身,得病缠身惨死?这怎么还叫无冤无仇?”

    “水龙”听他这样说,顿时打了个激灵。他多年来确实和“塘鱼栏”的大戏学堂勾结,专门买下声色俱佳的女童学员到长堤的大寨、妓院做‘琵琶仔’,在他手下也不知糟蹋了多少女孩儿,万想不到今晚因此被范洪正追杀,这范洪正也必定是有亲人被卖到长堤了。

    “水龙”一念及此,脸如死灰,心想正是多年风流应有此报。但趁这空隙,他那两个忠心门生其中一个冲上前用力抱住范洪正,另外一个搀扶起“水龙”就要逃命。范洪正被人从后抱住,一时间难以挣脱。“水龙”暗叫侥幸死里逃生,还未走出几步,迎面就看见龚千担挡住去路。

    龚千担冷冷地道:“水龙哥,当晚在长堤若非是带妹哥赶到,我同仁哥的性命都要送在你的手下。今晚既然是‘生死片‘,我要替仁哥算算这条账了。”“水龙”自然认得这个龚千担,当场如一桶冷水浇头,刚摆脱了个范洪正,又遇上这个冤家对头,只好勉强笑道:“千担哥,你大人有大量。当晚在长堤我也是形势所迫才要对你下杀手,你如若今晚放我一马,山高水长我龙行水定当其后重报!”以他堂堂“十三行”武执事,居然对龚千担这个毛头小子如此低声下气,实在是为了保住性命。范洪正怒叫道:“千担兄,你莫要放过这畜生。你结果了龙行水,就省城扬名,江湖立万了!”

    “水龙”继续哀求道:“千担哥,我知道你与舍妹水云仙总算是相识一场。姑且看在她的份上就放龙某一马吧!”龚千担一想到貌若天仙的“水云仙”,登时就醒起她确实是“水龙”胞妹,未及犹豫,大喝一声道:“今日我替仁哥报他一战之仇!”说完挺起尖刀就刺过去。“水龙”听他大喝之下早有准备,反手一推就将他身旁的门生推向龚千担。

    龚千担毕竟年轻浅薄,未曾想到有此一着,收势不住手上尖刀就刺入了对方小腹处。那门生也是忠心耿耿,虽被“水龙”推出,还是握住龚千担握刀之手不让他抽出。“水龙”趁势绕过二人狂奔逃命而去。(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混在洪门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中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中泊并收藏混在洪门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