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混在洪门的日子 > 第六十四章 绿衣拦路

第六十四章 绿衣拦路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打仔洪道:“神道变术虽然多端难防,但这次总算看出其破绽,就算如何变化如何巧妙,其身上的气味却怎么也掩藏不了。”龚千担道:“带妹哥,方才那假扮‘马骝泰’的‘契弟’究竟是人还是只妖怪?看那样子分明就像是只狸猫还是野狐。”打仔洪静默了片刻,道:“这东瀛神道变术也是‘请神神打’的一种,我曾听细眼皇帝提过,这些东瀛‘变术士’能御狸猫法身变法,想来终还是人,不是妖怪。”

    龚千担道:“丢那妈,就算是人,‘请神上身’弄成狐狸野猫的模样也真够吓人的了。但是下次他们再来装神弄鬼就没那么容易了,只要留意那一身的臭味就行了。那个‘水云仙’就最是可恶!我非找‘她’算账不可。”打仔洪道:“现在省城内兵火四起,也不知道威水兄他们下落如何,火麻仁和荷兰水几个都身受重伤,我怕有什么闪失。”鬼仔谭道:“带妹哥你也是身受重伤,不如先护送你回沙基,我们二人再去打探。”打仔洪看了看四周,道:“我们一直向前行,到了十八甫再说。”

    此时三人已经走到了杉木栏街附近的横街窄巷,龚千担和鬼仔谭就扶着打仔洪沿着内街一直向西蹒跚而去,就到了十八甫南附近。此时从沙基江边不断传来阵阵枪声,显然粤军先头精锐与桂军残部交战激烈。粤军虽然气势如虹攻入省城,但是到了西关这边战线拉得太开,而桂军虽然溃败,但要从粤汉铁路、沙基码头一带夺路向西撤退,只好拼死与粤军抵抗,所以一时形势反倒是相持不下、战事十分激烈。十八甫大街已经离太平南有一段距离,属于“老联”的地盘,更是西关商贸、店铺精华云集之一,那些店铺东主和附近住户居民都是暗暗叫苦,求神拜佛不要被两军战火波及,殃及池鱼。幸好粤军一直与桂军在江边、沙基涌附近激战,尚没有深入到内街民居、商铺这一带。龚千担正在留意远处枪声,打仔洪突然低声叫道:“前面的是威水兄吗?”

    不远处有人也低声道:“带妹兄!”龚千担和鬼仔谭听到这把声音都十分高兴,听起来确实是黄威水。很快前面就走来数人,为首的正是黄威水,身旁站着的却是那联顺米铺主持“缩骨全”,他们二人身后跟着“花仔开”、桐油程领着五、六个沙基弟子,均是火麻仁的门生。缩骨全一看到打仔洪连忙上前道:“洪执事你没什么大碍吧?”

    打仔洪道:“惭愧惭愧,今晚算是洪英庇佑,小命侥幸得以保存。劳烦全叔前来接应。”又 对着黄威水道:“其他众位兄弟呢?火麻仁和荷兰水几个受伤的怎样了。”黄威水道:“带妹兄无须担心,方才我们与你三人失散,差点就‘一锅熟’。幸好全叔带领火麻仁的门生及时赶到接应,‘火麻仁’、荷兰水和老虎蟹等几个有伤的都已经被安全接到了泮塘,其他失散的‘生死片’弟子大都由‘老儭廷’送到泮塘‘三栏公会’。我因尚未找到你们三个,所以就和全叔出来探查。”打仔洪道:“你们可曾有看到马骝泰?”缩骨全有些奇怪道:“马骝泰一早就已经回到了沙基,他在珠江上也受了伤,不过不算严重。洪执事何以有此一问?”打仔洪摆摆手没有说话,显得精神萎靡。

    黄威水看到打仔洪似乎伤势比在珠江上时还要更重,很是奇怪。鬼仔谭就约略将方才遇到白纹虎、水云仙和那粤军黄镇球的情形说了一次。黄威水听完神色凝重,道:“想不到这白纹虎请动‘虎神咒’法身后居然如此厉害,如此看来就算是细眼皇帝也未必能制得他住。”缩骨全道:“那现在这‘白虎将’在哪里?”鬼仔谭道:“他刚才在十三行、豆栏街附近那条横巷里与黄镇球手下士兵相斗,我们只顾逃命也不知现在怎么样了。”

    缩骨全眉头一皱,道:“以这白虎将‘神打’本事,就算再多几倍人也拦他不住。洪执事现在重伤在身,还是赶快护送他回泮塘疗治为上。”众人都觉有理,花仔开也不待打仔洪推辞就将他背上而行。一行人就折而向西北而去,也是循着内街横巷往上九甫的方向而去,免得遇到粤军和桂军。

    龚千担低声问缩骨全道:“全叔,今晚怎么是您亲自出马呀?”缩骨全盯了他一眼,道:“你这‘细路’不知天高地厚,全将我嘱托的话语忘得一干二净。若不是你命大,不知小命冻过水了。”龚千担此时已隐隐知晓这“缩骨全”名义上虽是联顺米铺的所谓掌柜,其实绝非等闲之辈,乃是“老联”内前辈高人,当下也不敢驳嘴,只是道:“我听带妹哥说过,细眼皇帝会在十八甫亲自接应我们,怎么不见他人影?”

    缩骨全道:“想来你已经见过他本人了?”龚千担点了点头,缩骨全道:“今晚‘生死片’除了那‘白虎将’要算计对付他,还有其他人马在虎视眈眈,凶险重重。‘细眼皇帝’又岂能轻易现身?”龚千担道:“我也猜是这样,不然又怎么连你这老叔父也要亲自出马?只不过我还是不明白这些各路人马究竟是冲着他什么而来?”

    他正与缩骨全说话,前面领头的黄威水和鬼仔谭忽然不约而同停下脚步。龚千担大为不解正要发问,缩骨全用手指了指前方,龚千担顺着望去,前面巷口处已经立着一、二十个人,排成两排挡住去路,显然是冲着他们而来。

    黄威水定神看了片刻,有些奇怪道:“前面这些是那些绿衣警察,他们来这里作甚?”所谓绿衣警察就是当时省城警察厅下的巡警,这些巡警片捕平时都是与会党帮会一气,只会敲诈百姓、“收片”勒索。而在沙基一带“聯興顺”势力雄大,何曾将这些绿衣放在眼内?黄威水高声道:“前面的绿衣‘扎脚’不要挡路,我是‘老联‘三栏的黄威水!”民初省城巡警多还是绑腿装束,所以又俗称“扎脚”。单凭他“黄威水”三个字已经是威震三栏、沙基,那些平时狐假虎威、虚张声势的绿衣巡警若是听到早就吓得惊走不迭,但是前面这帮巡警却是丝毫不动,还哗啦啦地举起枪来对准他们几个。

    缩骨全老谋世故已经看出不妥,道:“威水爷,这些不像是普通的绿衣。须要谨慎仔细。”黄威水饶是艺高人胆大,但是面前这黑洞洞的枪口却不是开玩笑的,刚才在太平南江上已经差点就全军覆没,就算他再高本领也难挡子弹无眼,就道:“前面的是哪路人马,为何要为难我们?”低声对缩骨全道:“莫非这帮‘契弟’趁着今晚形势混乱乘机来勒索?”缩骨全眉头紧皱,道:“怕就怕他们不是冲着勒索钱财而来。”

    鬼仔谭道突然心念一动,道:“我知道这帮绿衣是什么来路了!”转头对龚千担道:“可曾记得那晚在陈塘南大寨见到的那个绿衣?”龚千担立即醒悟,叫道:“庆魁,是庆魁那个‘油炸鬼’!”缩骨全道:“庆魁?当年旗营副都统庆隆的弟弟?”龚千担道:“全叔,你也识得这‘油炸鬼’?”

    缩骨全道:“庆隆与庆魁两兄弟当年执掌省城旗军,与四大公司是死敌,怎么不认识他们?想不到这庆魁居然原来混进了绿衣巡警,倒也真是聪明。”

    鬼仔谭道:“我们在陈塘南大寨见过此人,十分古怪,似乎他也懂得‘虎神打法’。”黄威水道:“若是如此那就相当麻烦了。”

    对面那帮巡警为首的一个似是警目的家伙高声道:“其他人都可以放过,但是打仔洪就必须留下。否则莫怪我们放枪!”黄威水听罢立即破口大骂,道:“丢那妈,堂堂沙基洪执事,岂到你们这些‘扎脚’留得下他?快快给我闪开,不然有得你们好看!”

    那警目哼哼冷笑几声,道:“威水爷,你在泮塘横行霸道。但是现下你手无寸铁,我这里十几杆枪,不知是听你的还是听我的?醒目的就马上将打仔洪留下由我们处置,不然叫你们几个全部‘一锅熟’,马上埋单!”

    以黄威水身份威名几时受过这些巡警绿衣的气,当场就被气得七窍生烟、三尸神炸,即时就要动手发难。缩骨全一把扯住他,道:“威水爷暂且忍耐,现在洪执事重伤在身,不要鲁莽行事。”黄威水道:“这帮短命种不知受谁的命令居然要捉带妹兄,简直就是吃了豹子胆了!”

    打仔洪虽然已经精神不振,仍勉强道:“我洪带妹‘烂命’一条,今日虎落平阳,无谓为了我一个连累大家性命。”龚千担急道:“带妹兄,好不容易才逃过那白纹虎追杀,我们怎能扔下你不顾,那还有什么义气?”

    那警目不耐烦道:“我只数三声,你们再不将打仔洪留下我们就放枪!”说完将手举起似乎是要发令给手下那十几个绿衣巡警。(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混在洪门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中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中泊并收藏混在洪门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