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混在洪门的日子 > 第十八章 话不投机

第十八章 话不投机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陈久如十分兴奋道:“我地省城工、商、学联各界一致认为现时第一要等事就是要重开国会,选举新的民国大总统,行使民国约法,恢复法统。孙先生民国初创时就被袁项城窃走民国元首之位,现下省城还粤,理应由他来任总统一职,继续护法大业、对抗北洋政府。”

    龚千担不满道:“现下这个军政府一味地禁烟、禁赌,全都禁绝了,你让三点水的兄弟靠什么营生?我可不管谁做甚么大总统,总得要让人有口饭吃。”

    陈久如不满道:“千担哥,大烟、赌馆这些都是害人的营生,早就应该禁绝。重开国会、维护临时约法是国家大事,就算系洪门中人也应该支持的。你不能再这样闭塞视听,也要进步呀,难道你要跟十三行那龙行水一样,无恶不作,糟蹋无辜少女,包娼庇赌。”龚千担听他将自己与“水龙”比较,勃然怒道:“你是进步大学生,读的书比我盖的被子还厚。我这个乡下仔自然就看不起了!”

    “鬼仔谭”见他们二人闹起意气,就连忙劝阻,又对陈久如道:“我这次落香港看望父亲大人,顺便也同香港几位关心国民革命的朋友谈起省城的形势,也知道重开国会的意向,但恐怕行之甚难。”

    陈久如急道:“鬼仔谭,怎样个难法?”鬼仔谭笑道:“我虽然不太懂国家大事,但也知道要重开国会必定要有法定过半议员出席。现下大半国会议员都在北方,而且都未必肯南下,况且徐菊隐怎么都算是现任北洋政府总统,为诸国承认,岂能说废就废?”

    陈久如将手一挥,道:“徐菊隐当年是袁项城的死党,他当选总统也是安福会搞的鬼,名不正言不顺,根本就不是个合法民选总统。至于那些英美列强不过是为了扶植傀儡。民国法统就在孙先生,就在今日省城革命政府!广东高等学生联会已经准备筹办大游行,促请军政府在省城重开国会,呼吁国会议员南下,重新选举大总统,废除北平假总统。讨伐北平政府,实现南北统一,振兴我中华富强。”

    鬼仔谭道:“久如兄目标确实崇高,但只怕这边省城政府选出来的也会被人说是假的,既然不是合法国会,自然不是合法的大总统,到时候南北大战在所难免,于国家、人民无益。”他不说犹自可,陈久如听得暴跳如雷,差点就将桌子翻了过去,怒道:“鬼仔谭,你这样是诋毁孙先生,诋毁省城革命政府。”然后越说越气愤,居然骂到了“细眼皇帝”的身上。

    龚千担奉“细眼皇帝”若神明,立即就指着陈久如道:“多九如,你胆敢冒犯其昌先生?”陈久如道:“我早就听闻当年‘细眼皇帝’就与孙先生同省城民军不妥,他一直挑动省城洪门年轻一辈弟子与孙先生同民军作对。说到底其实他与陈竞存倒是意气相投,要搞‘联省自治’,一齐与孙先生作对!”

    鬼仔谭也有些生气,道:“久如兄,‘联省自治’倒未必就是不对。现下省城还粤,正是大好时机在广东一省先行推行民主、法治,然后普及其他省份,最后推行全国。”

    陈久如将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气愤道:“现下国事维艰,四处军阀割据,外有西洋列强环伺,这所谓‘联省自治’不过就是为那些军阀大张名目,可以名正言顺做各省土皇帝,中国这才积贫积弱,不能真正实行统一。孙先生就是要先行军政,以武力统一全国,消灭各地军阀这样才能真正实行宪政。”

    龚千担胸无点墨,听得鬼仔谭同陈久如你一言我一语争得面红耳热,却完全插不进口。陈久如最后叹了口气,道:“带妹哥果然说得不错,看来我与两位确实已言不投机,所谓人各有志,我也不想与你地伤了和气。我希望谭兄同千担兄不要逆反革命潮流、自绝其路。”说完就拂袖离开了莲香茶楼。

    龚千担、鬼仔谭也都闷闷不乐,尤其是鬼仔谭与陈久如政见不合,大为气结。却有沙基联顺米铺的伙计带来打仔洪口信,要二人速到恩宁街“先生驹”的住所。两人知必有紧要,不敢怠慢立即赶到恩宁街先生驹的住所。

    小红棉开了门引二人入内,一入天井就吓了一跳。原来大厅门口正站着打仔洪、火麻仁,都神情严肃。再看厅中,那八仙桌上端坐三人,左右分别就是先生驹同缩骨全,正中面对门口那人赫然就是“细眼皇帝”!他面色甚好,正看着二人微笑,龚千担同鬼仔谭连忙跪倒在地行礼,细眼皇帝就叫打仔洪扶起二人,道:“那晚在东较场因事紧急,不便与你二人详谈就匆匆离去。今日我身上伤势已好转,所以着打仔洪请你地过来相见。”

    龚千担那晚上只是与细眼皇帝交谈了几句,今日咫尺相见不由得心情激动。鬼仔谭也是双眼湿润,语带哽咽道:“我大哥谭云扬当年追随其昌先生,弟子也愿追随先生,做个‘热血门生’!”细眼皇帝听到他提起乃兄,神色黯然片刻,低声道:“令兄谭公云扬云天高义、少年英雄,可惜血溅东较场,我心内多年不安,在南洋期间每每思之当年就义诸位英豪,更感神伤。”

    他站起身来出手搭住二人肩膀,道:“你二人年纪虽轻,但俱侠义忠仁,黄某人很是钦慕。若蒙不弃,今日我黄其昌就收二位做我热血门生,携手光复我两粤洪门大业。”火麻仁在一旁哈哈笑道:“你二人朝思暮想今日终于心愿所称,还不行礼拜谢细眼皇帝?”龚千担、鬼仔谭连忙再拜,却被细眼皇帝立即扶了起身。

    细眼皇帝问他二人本身名字,鬼仔谭道:“弟子自幼被父亲送往花旗国读书,有个番鬼名叫尊尼,族名易扬,字孟然。因自少在花旗国大,所以亲朋长辈都称呼我作‘鬼仔谭’。”细眼皇帝点点头,道:“令尊公脚先在红船梨园大名远播,我与他也算系旧识。”

    龚千担道:“我本名叫龚鉴询,我父亲并无帮我起字。因在四邑乡下有些田产,故此人送外号龚千担。”

    细眼皇帝笑道:“你既然拜入我门下,我等都算是洪门手足,我就冒昧帮你起个字如何?日后你闯出名堂后亦可以字而行。”龚千担高兴道:“能得其昌先生赐字,那自然是好的了。”众人都齐齐看着细眼皇帝,见他沉吟片刻,道:“不若就从‘镜清’如何?”先生驹同缩骨全都齐声赞同,龚千担就更加高兴,又再拜谢细眼皇帝。

    打仔洪正色道:“今日要你二人前来,其昌先生是有要事商量。”细眼皇帝对龚千担道:“那日在陈塘南的详细,先生驹已经跟我说明。那马文仙与神道教团的事情我地随后再作理会。至于是否让你来做召神令,还是等我再三思量过后再算。”龚千担刚欲说话,先生驹就摆手示意他不要作声。

    细眼皇帝凛然看了众人一眼,道:“今日要商议的就是下月初十的‘琼花宝诞’。”龚千担自然不知什么是‘琼花宝诞’,看了看鬼仔谭,用眼光询问。鬼仔谭也是不知底细,一脸茫然。

    先生驹指了指桌上一封帖子,道:“这是逢源大街薛千岁府上由方艳秋送来的请帖,下月初十在粤秀山镇海楼以‘琼花宝诞’行红船大会。”

    “佛山琼花会馆本是我红船弟子祖庭,每年均有琼花宝诞盛事,各地红船弟子俱前来相聚。自琼花会馆被焚毁后,红船弟子避祸四散,再无宝诞之会。想不到今年洪胜山主‘靓少天’决定重开宝诞,于粤秀山大会红船弟子,沙基联顺、南关‘十三堆’都收到请帖,连对海的‘关帝厅’山主‘佛山笑’都会前来附会。”

    鬼仔谭吃惊道:“那岂不是省城四大公司开大会?那‘关帝厅’并非红船一脉,何以也会前来?”先生驹道:“你有所不知,那山主‘佛山笑’与佛山红船颇有渊源,况且现时省城形势大变,他也不能置身事外。”

    鬼仔谭警觉道:“驹叔,这帖子是单单送比你的?”先生驹笑道:“鬼仔谭果然心细如发,这帖子除了请我,还请的是细眼皇帝!”

    细眼皇帝哈哈笑道:“我还以为先生驹这里是避祸的好居所,原来薛千岁早就知我行踪。这样也罢,反正我黄其昌总不能如白应星所言做个缩头乌龟。”

    先生驹道:“薛千岁系洪胜元帅,为人急公好义,他是友非敌。”

    打仔洪道:“其昌先生重临省城,现下已经是人尽皆知。恐怕先生驹这恩宁大街的居所再不恩宁了。”

    鬼仔谭道:“未知这红船大会除了琼花宝诞,还有其他什么目的?”

    缩骨全接口道:“现下省城还粤,‘唔使问阿贵’,省城四大公司一定系要商议今后何去何从。”(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混在洪门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中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中泊并收藏混在洪门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