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第43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姜未下班回家的时候,乐珊又是骑着大毛迎到门口的。因为个头大了很多,和大毛的沟通和掌控能力都有了极大的提升,骑术也随之得到了长足的发展。

    “……”就算这样姜未也无法理解,他把乐珊从大毛背上接了下来。

    “你今天不忙吗?”乐珊好奇地问,“准时下班了耶。”

    “嗯,这段时间在做的那个项目完成了。”姜未托着乐珊,把她放到了沙发上,自己稍微休息了一会儿,开始准备晚饭。

    因为下班有点早,吃过晚饭时间也早得很,姜未带着乐珊到了书桌上,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准备做几套模拟题。

    姜未卧室里的书桌是书架和桌子一体的,桌面上只摆了电脑和台灯,在书架第一层塞了各种杂物:作图工具和大开纸,还放了一叠书。

    乐珊好奇地在桌面上转圈圈。

    听到了□□的消息提示音,于是探头去看了一眼,消息对话框里的名字很眼熟。

    宋于倩:师兄,请问这里应该怎么处理?

    宋于倩:[图片]

    乐珊一看那个“师兄”就想对应出了名字的主人,她鼓鼓脸蛋,看着姜未。

    姜未放大图片,凝神看了一会儿,手指放到键盘上开始打字,连输了一连串拼音,在准备挑字的时候。

    输入法框框里的拼音突然随着光标消失了几个,然后一连串都消失不见了。他转眼一看,乐珊不知道什么时候爬到了笔记本上,整个人都踩在“删除键”上,盯着自己看。

    “乐珊?”姜未念了一下乐珊的名字。

    乐珊没有应声,反而迈步放开“删除键”,一条斜线踩了过去。笔记本电脑的键盘和凸出的机械键盘不一样,间距窄弹性小,踩起来既舒服又灵活。

    她一声不吭地走到姜未按在键盘上的手指附近,用力按按他的手指,让手指代替自己按出几个字符来,然后站在两手之间,“啪”一下跳到空格键上,踩过手控板,跳下了笔记本电脑,从姜未的手腕和桌面的间隙中钻了过去,一溜烟跑到了书架第一层,钻进了杂物堆里。

    姜未看了一眼□□消息框里一连串的乱码,叹口气删掉,回了一句:抱歉,请等一下。

    然后离开笔记本电脑,凑近书架第一层,开始叫乐珊的名字。因为那里放得东西比较杂,姜未也不敢乱翻,害怕把乐珊弄伤。

    “乐珊?怎么了?”他极有耐心地问。

    乐珊撇撇嘴,用鼻子用力的发出一声“哼”,大概是怕姜未听不到,在哼完之后,又大声且郑重地宣布:“我吃醋了!”

    在家里等了你那么久,你竟然还要和别的女生聊□□。

    醋意来得太快像龙卷风。

    那声带着赌气的幼稚声音让姜未愉悦的笑了一声,带出微微的气音,声音更加温柔:“那我是我的同事啊。我刚刚入行的时候,带我的前辈也很认真的给我讲我有疑问的地方,我当然也得这么对待我的后辈。”

    乐珊听了一耳朵,皱皱鼻子,仍倔强道:“道理我都懂,可我就是吃醋了。”

    “那怎么办?”姜未趴在桌面上,脑袋搁在胳膊上,冲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问,“一想到明天要和你去看你‘男神’的电影,我也吃醋了。”他在男神那里念了重音,“我该怎么办,嗯?”

    本来就很温柔的语气还带了些委屈,听起来难得的孩子气。

    “嗯。”乐珊顺着纸筒爬了出来,露出脑袋看向姜未,“你也吃醋呀?”

    “我当然会吃醋。”姜未对着乐珊摊开手掌,“那次你和林旭吃饭我也吃醋,你因为他的画高兴我也吃醋。”

    乐珊爬出纸筒,跑着一下扑进姜未的手心,抱了一下他的手指,抬头看一眼:这么能吃醋呀,看不出来。

    她像小猫一样在姜未手心里拱拱,然后歉意地说:“抱歉呀,那时候没有考虑到你的心情。”

    “没关系。”姜未眼睛弯成一条柔和的弧线。

    乐珊突然从姜未手掌里爬起来,跑到姜未脑袋旁,充满歉意地亲了他一下。

    姜未接受了乐珊的歉意,但是觉得这种道歉方式不应该由小乐珊来做。被蚊子叮一口,疙瘩还会痒几天,被小乐珊亲了,真得用心去感受才能感觉到轻柔的一下。

    “不过……”乐珊突然皱起眉毛来,如果不是姜未提起来,她都忘了林旭了。从那次饭店被姜未拽走之后,接连而来的表白、纠结、在一起,把林旭完全挤出了她的脑子里,都忘了和他解释道歉了。

    毕竟把人家丢在饭桌上,一个人独自吃两人的饭菜……但是他也没有联系我,难道是又被编辑断绝后路了?真可怜。

    “不过什么?”姜未好奇地追问。

    “没什么。”乐珊不再提林旭这个人,但转念一想,又强调道,“不过薄奕的电影还是要去看的。”

    姜未抿抿嘴:“我买电影票。”

    乐珊欢欣鼓舞地跑开了。

    *

    第二天乐珊陪姜未去上班了,因为她想回自己家拿心心念念的量身定制小裙子。节省来回路上花费的时间,姜未准备下班直接去乐珊家拿东西吃饭休息。

    大毛中午独自吃狗粮,反正有主人在也是吃狗粮。

    回了乐珊家,姜未还是首先开窗通风,然后检查了一下厨房,乐珊这次变得匆忙,没有清理冰箱和家里的垃圾,姜未顺便一起做了。把乐珊的东西找出来,就放她在榻榻米上忙,自己去准备午饭。

    乐珊完全是按照自己的尺寸做得小裙子,穿小小布的娃衣,其实尺寸上还是有些不合适。在第一次变身之后,就怀着隐隐的期待,给自己量身定做了一条裙子。

    不仅仅是lo裙,是一层层薄纱叠起来的华丽裙子,褶纱蕾丝珠串。乐珊把这条裙子穿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有极大地满足感。穿着轻飘飘的裙子在榻榻米上走来走去,觉得自己是个小公主呢。一直寄托在娃娃身上的梦想一下子变成了现实。

    乐珊低头扯扯裙摆,好像有裙撑会更好看,但是她自己不会做,不知道减一个矿泉水瓶子能不能把裙子撑起来。

    姜未出来的时候,就看到穿着蓬蓬裙的乐珊,像是从西方古典画作上走下来的少女。

    “未来,给我拍张照吧。”乐珊兴致勃勃地说,“相机在卧室的架子上。”她停顿了一下,然后又说道,“把盒子里收得摆饰也拿出来。”

    她收了不少用来拍片的微缩家具和小物件,复古小清新都有,这时候也派上了用场。

    姜未按着乐珊的指示摆好了东西,这些小东西都做得很精致还原,心里想着:真是什么爱好培养下去都有很深的学问。

    乐珊美滋滋地拍了套“个人写真”,心满意足地脱下了自己的“公主裙”,准备等她变大之后再修片。

    是的,成为一个淘宝店主之后,她什么东西都会些。

    “很开心?”在吃饭的时候,姜未看着乐珊问道。

    “对呀。”乐珊嚼嚼嘴里的饭粒,“特别开心。”

    姜未伸手按了按乐珊的脑袋,被嫌弃的拍拍,才移开手指。

    乐珊只有几粒大米的饭量,自己很快就吃饱了,看到姜未还在夹菜,于是好奇地靠近姜未的碗,扒在碗沿往里看了看:“你吃得好慢哦。”

    “可能因为我吃得米粒比你多吧。”姜未刚夹了一筷子菜,伸手把蘸着汤汁的筷子头对准乐珊,乐珊微仰着脑袋,小小地舔了一口。

    她砸砸嘴巴,小脸一挤:“这么吃得话,对于我的舌头来说,口味还是太重了。”

    姜未吃过午饭,收拾了厨房,起身准备休息一会儿。乐珊向他强烈推荐了自己的床。

    姜未没有抵抗住诱惑,躺到了乐珊柔软的床上,从床单到被子都给人一种轻飘飘的感觉,有一股淡淡的甜味,是乐珊头发和身体的味道。

    乐珊很快就睡着了,被姜未托着再次到了汽车上才醒过来。因为约好下午下班去看电影,所以乐珊下午依旧陪姜未上班。

    她很乖地站在曾经呆过的收纳里,扒在边缘撑着脑袋看工作中的姜未。姜未有时候从繁重的工作中抽出神来,对上乐珊的眼睛,会伸着手指摸摸她,被乐珊撒娇般的拥抱一下手指,才又开始工作。

    就这样终于熬到了下班。

    “终于能休息了。”白鹏远伸了个懒腰,“这个周末我要大睡两天两夜。”

    “加班这么多天,你不陪陪你女朋友吗?”另一个同事一边整理桌面一边说。

    白鹏远停顿一下:“女朋友也是要陪的……我们可以一起睡。”

    “呸。”那个同事隔老远朝他扔了一个纸团。

    “你什么安排?”白鹏远敲敲姜未的电脑,“也陪你女朋友吗?就是我那天见到的那个?”

    姜未点点头:“我们去看电影。”

    “有什么好电影吗?”白鹏远挠挠头,“我好久没去过电影院了。”

    姜未整理好东西,转身就走:“我可以看完告诉你,下周见。”

    白鹏远摇头:你看这种刚开始谈恋爱的人急不可耐的样子。

    *

    因为姜未带着乐珊也不好去餐馆吃饭,干脆选了一场离下班时间比较近的场次,准备看完电影再吃东西。

    周五晚上的电影院一点也不冷清,姜未赶到的时候,正好开始查票进场,他买了一大桶爆米花还有一瓶矿泉水,跟着排起的长队进场。

    乐珊被装在胸口的口袋里,借着影院里昏暗的灯光,还有机会探出脑袋来看看周围,被姜未警告似的碰碰脑门,才又钻回去。

    还好这部电影不是爱情片,不然自己一个男人独自看爱情片,那该多奇怪。姜未在工作人员撕票根的时候想。

    他进了放映厅,按着自己选得座位坐好。

    感觉到姜未已经不再走路,乐珊小心翼翼地往外看一眼。

    咦,怎么是在第一排啊?

    她抓抓姜未的衣服。

    姜未周围都是空座位,后排的观众还是顺着最边的楼梯进座位,于是低头凑近乐珊:“怎么了?”

    “为什么在第一排啊,还是靠近中间的位置。”

    本来第一排的观影体验就不好,乐珊缩小之后,视野也只有一丁点大,她理想的位置是最后一排,这样没准儿能看全整个屏幕。但是第一排,她可能满眼都是字幕中的几个字。她以为姜未能考虑到的。

    “选座位的时候太晚了,这场只剩第一排的座位了。”姜未解释道。

    这么倒霉啊,可是一般情况后面也有被空出来的单人座位呀,挨着的座位不好找,插空可是蛮好捡的。看来电影上座率真高,希望票房也一路高下去。

    姜未看不到乐珊的表情,但从她的语气里感受到了她的失望,于是把爆米花桶举起来:“吃不吃爆米花?”

    天啦,这么大碗的爆米花,我可以跳进去游泳吗?

    乐珊接过一颗,抱了满怀。爆米花刚爆出来没多久,还带着微微的热气,热气夹着奶油的甜味,熏得乐珊满足的眯起眼睛。舔舔外面那层带着奶油甜味的糖层,然后再舔舔,爆米花慢慢地化开一层,再顺着那个缺口大口咬下。

    真乖,真好满足。

    姜未低头看看乐珊,自己也抓了几颗填填肚子。很快影院的灯熄灭了,亮起的荧幕和响起的声音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这是部大制作的剧情片,姜未很快沉浸其中,看完觉得竟然不错,甚至觉得男主角薄奕的演技也值得夸赞几句。

    而乐珊几乎要崩溃了,本来对着那么大的荧幕就很费眼睛了,总共也看不到什么东西,看一个场景要环绕转动头部才能尽收眼底,这么费事儿,坚持了一会儿就放弃了。而且电影院的音响设备声音很高,一般人有的时候都觉得过高,缩小之后的乐珊觉得如雷贯耳,每次一到激昂的部分,音乐声响,她觉得自己受到了“狮吼功”的音波攻击。男神有磁性的小烟嗓都充满了攻击性,只想捂耳朵。

    好好的一部充满期待的电影,生生变成了受折磨的酷刑,连男神的脸都没看全几眼。不想活。

    等影厅的灯亮起来,她才缓缓吐出一口气:好像活过来了。

    姜未把喝完的矿泉水放到爆米花桶里,检查了周围有没有落下东西,把垃圾递给了前来收拾的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看了姜未一眼,不明白这个男人一个人来看电影也就算了,明明后面还有空座位,为什么非挑第一排坐。

    “怎么样?”姜未顺着人群走出影厅,拐到人少的地方时,低头问乐珊。

    乐珊缓缓探出脑袋:“感觉视觉神经和听觉系统都受到了锤炼,好像我再次活到了这个世界上。”

    “?”姜未疑惑地扬扬眉毛,正好身边有人路过,于是挡了一下乐珊,不再说话。

    出了电影院,外面是商业街,五彩霓虹灯,人声鼎沸。

    姜未想起来上次和乐珊从电影院出来好像看到的也是这样的场景,相伴的人还是同样的,但心境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如果乐珊这个时候还是正常大小,抱着他的胳膊叽叽喳喳的说不听就更好了。想到这里,姜未隔着布料摸摸口袋里的乐珊。

    乐珊缓缓吐口气,就算被碰了也完全不想说话。

    好累好忧伤。

    “吃东西吗?”姜未得提高声音,才能保证乐珊听到。

    “不要。”乐珊一边摇头一边说,“你饿得话你吃吧,我是没有力气吃东西了。”看场电影,流失的是生命力啊。

    姜未随便买了些小吃吃了点,路过糖炒栗子店,给乐珊买了她喜欢的栗子和水果干,才打道回府。

    乐珊在汽车上躺了一路,回到家才恢复点生气。

    大毛可能是隔了老远就闻到了两人身上传来的恋爱的酸臭味,没有像往常一样迎到门口,甚至连一声多余的叫声都没有。

    “你怎么了?”姜未把乐珊放到沙发上,有些愧疚的摸摸她。

    乐珊捂捂耳朵:“音响声音太大了,敲得我脑子疼。”

    “你应该叫我,我们可以提前离场。”姜未放轻声音,害怕再给乐珊的耳朵以压力,“怪我看得入迷。”

    “我看你看得很高兴,所以没有叫你。”乐珊摇摇头,“我这个大小,还是不挑战电影院了,一个pad足以给我提供电影院般的观影体验了。”盖上一个盒子,连电影院的黑都能模拟出来。

    “对不起。”姜未指尖蹭蹭乐珊。

    乐珊翻个身,像毛毛虫一样在沙发上蠕动了几下,用力站起来:“又不是你的错,是我非要去电影院的。”

    姜未把乐珊接到手心里,把她举得靠近自己的脸,乐珊气恼地长出一口气,张开双臂爬到姜未脸颊上。他的脸软软的,又透着微微的凉意,乐珊忍不住晃着脑袋多蹭了几下。

    这时候迟来的大毛冲进了客厅,又急刹车,远远地冲姜未叫了一声:我应该在阳台,不应该在这里,知道你们有多甜蜜。它垂着尾巴又回了自己的狗窝。

    “大毛怎么了?”乐珊看过去,好奇地问。

    姜未摇摇头,有些好笑:“可能今天没有陪它玩,闹脾气了。”

    对,狗狗也是有脾气的。

    身心俱疲的乐珊感觉自己像是刚和一个武林高手大战一场,很快要求洗漱,清理好自己之后,躺到床上,舒舒服服地准备睡觉。

    姜未又在客厅看了会儿书才回到床上。

    乐珊已经睡熟了,被子还是盖一半抱一半,睡成一直树袋熊的样子。小小的一团看起来即柔软又脆弱,姜未想碰碰她,又怕吵醒她,手指伸出去,隔着空气摸摸乐珊的脸蛋,才钻进自己被子里。

    熄了灯,听着乐珊轻得几乎听不到的呼吸声,安心地入睡。

    乐珊睡得早,早上醒得格外早。

    外面的晨光隔着窗帘给卧室铺上一层柔和的亮光,乐珊坐起来伸个懒腰,揉揉眼睛,看了周围一眼。

    姜未还在好梦,呼吸和缓,他睡觉总是面朝上,能看到胸膛也有节奏的起伏着。

    乐珊无聊的躺下又坐起,最后一掀被子,站了起来,她钻进了姜未的被窝,在对于她来说有点厚的被子下面艰难行进,最后成功摸到了姜未的手指,像是上次被大毛追击一样,钻进了姜未的睡衣袖口,顺着他的胳膊爬过袖管,钻过肩膀趴到胸膛上,准备像上次一样从领口钻出来吓他一跳。

    因为在姜未的衣服里,呼吸间都是他的味道,乐珊的动作也慢了下来,她爬了半天,感觉摸到了厚厚的边缘,再探探手,握住一点扣子,于是顺着缝隙探出脑袋,被盖在外面的被子压住了。

    还要往上。乐珊顺着这条中线向上趴着,就在这时,感觉自己身体微微一晃,没有任何征兆的,突然一下子又变大了。

    她仿佛听到衣服撕裂、扣子崩掉的声音,最后一切归于平静,只剩下姜未的呼吸声,还有自己活蹦乱跳的心跳声。

    姜未是被压醒的,来自乐珊的压力一下子把他从睡梦中唤醒,迷糊的睁开眼睛,看到乐珊趴在自己身上。

    做梦?

    但是这个压力,还有肌肤和肌肤直接接触的温度和微微摩擦带来的触感,他忍不住抬手,搂住了乐珊的腰。

    乐珊心怦怦乱跳着,姜未掌心的温度可以说是炙热的,她随着后腰的温度抬头,对上了姜未的眼睛。

    “乐珊?”姜未求证一般的念她的名字。

    乐珊微微吞一下口水,不敢随便乱动。她双手伸直,搭过姜未的肩膀,按在枕头上,没有任何支撑力,身体紧紧贴着姜未的。

    没有听到回应,姜未的手掌在乐珊腰背上滑动一下。有点粗的手心蹭过敏感的后腰,带起她的鸡皮疙瘩,没忍住。打了个哆嗦之后,立马按着枕头让自己和姜未微微分开些。

    姜未的手停了下来,又把乐珊按回自己怀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哎呀,我变小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柒小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柒小柳并收藏哎呀,我变小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