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酷热的下午,午觉刚醒,没有什么比吃一根冷冰冰的雪糕更提神醒脑了。

    姜未提了一袋雪糕回了单位,一进门就一哄而上的同事被瓜分。他把剩下的放进冰箱里,自己挑了一根,回到座位上。

    同时把乐珊从口袋里拿出来,放到桌上。

    乐珊一踩到桌面上就坐到鼠标上面,痛苦地说:“口袋里真不是人呆的地方。”又小又闷,连踩得地方都没有,姜未还走了不短一段路,她似乎体验到了从来没有感受过晕车感觉。

    姜未撕开雪糕包装,褐色的雪糕上面布满晶莹的冰爽,缕缕冷雾从糕体散发到空气中。

    乐珊立马站起来:“给我给我,让我凉快一下。”

    姜未把雪糕往前递递,乐珊凑近,就像打开冰箱时的那种感觉,丝丝凉气扑到脸上,让人精神一振。

    露在空气中的时间一长,雪糕上的冰霜就一点点消退,褪出巧克力味的本来颜色。

    “我能吃吗?”乐珊期待地看向姜未。

    姜未皱眉,他其实考虑过这个问题:“我怕你拉肚子。”他怕乐珊缩小之后肠胃也变得更柔弱,但还是下意识地挑了乐珊喜欢的口味。

    “我就吃一点点。”乐珊食指和拇指捏出一条小小的缝隙,为了加强表达效果,她的右眼也和并拢的手指一样眯紧,“就这么一点点。”

    奶油的雪糕化得很快,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雪糕已经微微融化,顺着倾斜的角度,在一角的地方聚集成圆润饱满的一滴,将落未落。

    乐珊顾不得听姜未的回答,她惊慌地看着那滴融化的雪糕,伸手接到下面,脸也凑近,想要舔一下。

    就在她接近的过程中,那滴融化的雪糕缓慢的下坠,饱满的一滴和原本的糕体拉出一条粘腻的线又分开,啪一下拍到乐珊手心,又顺着手指流到桌面上。

    “呀——”乐珊手摊开,看着掌心里的巧克力,朝后退一步。

    姜未看一眼乐珊的手,空着的那只手就要从抽屉里拿纸巾。

    乐珊看到姜未的动作,又看看还在逐渐融化的雪糕,着急地跳脚:“先咬一口,咬一口!快点,要化了!要化了!”

    她恨不得扑上去把变得柔软圆润的那块雪糕咬进嘴里。

    姜未顺从地把雪糕送进嘴里,另一只手也拽出一张纸巾来,递给乐珊。

    乐珊用纸巾擦擦手,粘腻的雪糕粘在手上的感觉并不好受,擦到最后,纸巾都被粘在手上。乐珊放弃擦手,蹲下把落在桌面上的痕迹擦干净。

    她一抬头,就发现姜未又朝雪糕咬了一口。顾不得周围的狼藉,乐珊急忙的伸手,想要抢到一口没有被咬过的角:“我吃一口!”

    姜未把没咬过的那边抵到乐珊脑袋旁边,乐珊稍稍弯腰,她凑近雪糕,巧克力的香味还带着凉意,是一种清冷但甜蜜的味道。她似乎能想到凉丝丝的糕体含进嘴里时的柔软丝滑,在舌尖一下子就融化,顺着喉咙,带着凉意冲到后颈……她咽咽口水,舌尖朝散发着冷气的雪糕舔去。

    “师兄,你的娃娃摔到雪糕上了!”宋于倩惊讶的声音传过来,让乐珊和姜未都惊了一跳,姜未的手腕控制不住地一抖。

    巧克力雪糕糊了乐珊一脸。

    宋于倩像往常一样进了办公室,她的办公桌在最里面,靠近洗手间的那张桌子,每次进去都得路过姜未的办公桌。

    她看到姜未已经到了,想要打个招呼。从她俯视的角度来看,能看到姜未手里捏着一支雪糕,早上见过的那个娃娃脑袋盖在雪糕上。

    以为姜未没有注意到,所以出声提醒。

    乐珊整张脸都贴到雪糕上,冰凉的触感从皮肤一直透到脑仁里,冷得她打个哆嗦,忍不住想赶紧抬起脸来,但是还不敢乱动,只能屏息装死。

    姜未立马捏着乐珊的肩膀,把她抓起来。乐珊身体僵硬一动不动,死死闭着眼睛,假装自己是个人偶。不过她现在满脸都是巧克力,把有些狰狞的表情遮住了。

    姜未站起来,留下一句“谢谢”,就朝洗手间走去。

    他锁上门,把乐珊放到洗手台上,剩下的雪糕扔垃圾桶里,转身看向乐珊。

    乐珊伸手抹了把脸,把自己的眼睛和鼻子擦出来,一脸纠结地说:“真的好冷……还好是雪糕不是巧克力酱,不然我就窒息了。”她一副劫后余生的样子,大口的吐气。

    姜未从一旁拽了一块纸巾,叠成小小的一块,拧开水龙头沾湿,又递给乐珊。他实在是太大意了,只顾着和乐珊对话,忘记看周围的环境。

    乐珊接过来,往自己脸上按按,用力的擦擦,擦了几遍总觉得不干净,脸上还是黏黏的。她转身看一眼墙上的镜子,镜子挂得有点高,刚好找不到自己,于是使劲儿垫垫脚,伸长脖子,努力看一眼镜子里的自己。

    姜未伸手按住乐珊,让她扭回身,手里拿着一块新的湿纸巾,他用纸巾角轻柔而小心地把乐珊照顾不到的细节擦干净。擦完脸,挑起她脸颊边的头发,把上面粘的巧克力也擦掉。

    “我觉得呀。”乐珊在姜未给她擦脸的时候,断断续续地说着,“我反思了一下,牛奶浴和巧克力面膜我都体验了一遍,下次试试草莓面膜好不好?”

    姜未听到这一句,把手里的纸巾往乐珊脸上一盖,有点失笑:“你真想得开。”

    乐珊把纸巾抓下来,仔细的擦干净自己的手指,很认真地说:“当然要想得开呀,发生糟糕的事情就要往快乐的方向想呀……我都变成这样了,还能再糟糕吗?”她把纸巾扔一边,看着姜未拧开水笼头,洗自己手指上沾上的巧克力酱。

    他的手指修长,在水中转动时,有种奇妙的韵律感,明明是很普通的动作,看起来好像是在表演一样,似乎下一秒就能从手里变出一朵花来。

    “我想为什么是我变成这样呢。”乐珊慢悠悠的说,声音像是被拉开的棉花糖的糖丝一样,轻轻的、甜甜的,“可能我以后做娃衣会更有灵感,因为我变成过娃娃呀。”

    姜未擦赶紧手,看着乐珊。

    “不过我还是希望自己赶紧变回来。”乐珊鼓鼓脸蛋,“太不方便了。”看到姜未伸过手,她一屁股坐到姜未手心里,把双脚翘起来:“擦擦鞋底,洗手台上是湿的。”

    姜未把鞋底擦干净,乐珊才站起来,抱住姜未的大拇指稳定自己的身体:“你说我什么时候能变回来呢?”

    “可能下一次看到流星就能变回来了。”乐珊没等姜未回答,就自言自语道,“不过流星多稀罕呢,我上次看到流星还觉得自己超幸运。”她瘪瘪嘴,“没想到成这样。”

    她在姜未掌心里跺跺脚,出了洗手间就紧紧抿住嘴角,不说话了。

    下午上班期间,乐珊就不敢再随便跑出来闲逛了,如果被往来的人看到姜未桌子上乱跑的小人,不知道会带来多大的麻烦。

    姜未在座位上的时候,她就趴在收纳盒的边缘,看姜未认真工作时抿着的嘴唇,看他抱着一大卷图纸在上面做标注。如果姜未不在座位上,她就坐在眼镜盒里发呆。姜未工作起来就忘了盒子里还有个乐珊,偶尔想起来才和她说几句话,真的无聊到要发霉了。

    姜未也把自己的手机贡献给乐珊,让她打发时间,但是别人的手机拿来用,还不如没有手机,而且姜未的手机……里面连个游戏都没有。

    就这样终于挨到下班,乐珊绝对是整个办公室里最盼望下班的人。她急切地等着姜未和办公室的同事们告别,慢条斯理的整理东西,终于要带自己走了。

    乐珊在姜未伸过手来的时候就急切地去抱姜未的手指,出了办公室,进了汽车,乐珊被放在副驾椅子上。

    “终于下班了。”乐珊感慨道,“太无聊了。”

    姜未系好安全带,把挣扎的乐珊放进那个洞里,站在洞里的乐珊满脸渴望地看看仪表盘,气馁地叹气。

    这时候,姜未的手机响了。

    姜未看一眼手机屏幕,在乐珊眼巴巴地注视下,划开接听。

    “嗯,哥。”姜未瞥一眼乐珊。

    “不,不回,上周五才回去过……嗯,我知道。”姜未挂断电话,把手机扔到副驾座位上。

    乐珊在洞里跳跳,兴冲冲地问:“是来来哥哥吗?”

    “是。”姜未发动汽车。

    “来来哥哥说什么,叫你回家吗?我也好久没见阿姨了,我还答应给小果冻做件裙子呢。”乐珊遗憾地说。

    姜未的父亲和乐珊的父亲是发小,两家人一直很亲密。姜未父母结婚后一年就有了姜来。乐珊父母过了八年才有了乐珊,那个时候姜未母亲已经又一次怀孕了,二儿子姜未也比乐珊早出生。

    比他们大八岁的姜来一直带着姜未和乐珊玩,三个人关系都很好。

    “你为什么只叫姜来哥,为什么不叫我哥?”姜未看着路况,不甘地问,“我也比你大。”

    “毕竟是来来哥哥带大我们的。”乐珊说着,嫌弃地看姜未一眼,“你才比我大几个月,四舍五入一下都没有了。”

    “比你大五个月。”姜未嘴上强调,心中想着,姜来上初中后,都是我带你的。他一直不甘心,明明是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小尾巴,却一直叫自己小名,叫别人哥。

    “可是一年有十二个月,等比例下来还是要舍掉,一舍就相当于没有。”

    “你数学学得可真好。”姜未转动方向盘,汽车汇入主干道的车流。

    等红绿灯的时候,姜未低头看一眼乐珊,没有把心中的不甘压抑下去,诱哄道:“乐珊,如果你叫我哥哥,我就,嗯……”他伸手敲敲仪表盘上的摇头小猫,“让你坐这儿。”

    乐珊眼睛都亮了,她一点犹豫都没有,抬起胳膊,大叫道:“哥!快,带我飞,带我飞!”

    叫了还不如不叫。

    姜未假装没听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哎呀,我变小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柒小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柒小柳并收藏哎呀,我变小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