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 > 068 险,弄璋之喜

068 险,弄璋之喜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医妃火辣辣寒门枭士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068 险,弄璋之喜

    稳婆姓张,之前伏秋莲也曾侧过的了解过,是这附近几个村子技术最好,最出名的,住在隔壁村,原本是和稳婆说好,下个月的下旬,可没想到孩子心急,再加上这个身子虚,被连甜儿那样一闹腾。舒悫鹉琻

    得,八个多月直接就早产了。

    靠在炕上,伏秋莲疼的直抽气,恨不得想撞墙,晕过去得了。怎么就那么的疼呢?前世关于生孩子这事她知道的不少,也曾在医院里观摩过,可印象里,也没有这么疼啊。现在,伏秋莲觉得自己全身好像被人拆了又装,装了又拆,来回的敲碎,打断,再重装一般,疼的她只恨自己怎么没晕过去。

    刘妈妈在一旁握着她的手,“姑娘您忍忍,稳婆马上就来。”边拿着帕子帮着伏秋莲揩试额头的汗水边在心里骂连甜儿,都是这个扫把星!

    若不是她,自家姑娘好好的怎会动了胎气儿?又怎的遭了这么些个罪?

    早知道上次大爷就不该把人放出来!

    她怎的就没死在大牢里呢?

    刘妈妈在这里恨恨的想着,心疼伏秋莲,外头,传来周氏焦急的声音,“霞子,水烧好了没?嗯,多烧些,一会得用不少呢,还有,你姐呢,你姐回来让她赶紧过来,我有事找她——”

    周氏掀起帘子走进来,看着伏秋莲安慰着,“三弟妹你别急,女人生孩子这都是一个样,看着凶险实则就是这么回事,你啊,静下来心,别害怕,一会稳婆来了很快就好,别紧张,啊?”

    “谢谢你大嫂。”

    刘妈妈也是满脸的感激,若非是时辰不对,她绝对会跪下去对着周氏磕两头,“多谢大太太,我家姑娘这次,多愧了有您,不然老奴都不知道要怎么办好了,谢谢您。”刘妈妈虽然能干,可她却没有分身术。

    伏秋莲动了胎气,要做的事儿岂是只有一件?去镇上报信,请稳婆,烧水,准备东西,还有伏秋莲身边也不能离开人……这诸多种种,若非有周氏母女帮着,刘妈妈估计得急死。

    周氏笑着帮伏秋莲端了碗红糖水,有两个煮好的白鸡蛋,“多少吃点,一会有你累的,若是没了力气可不成。”

    伏秋莲知道自己也不是客气的时侯,便朝着周氏挤出一抹笑,趁着肚子不疼的当,多少吃了两口,只是一个鸡蛋还没吃完呢,肚子里那股抽痛又来了。

    好像有只大手在她的肚子里纂着。

    用力的抓啊抓的。

    疼的她直恨不得想拿着脑袋去撞墙。耳边,响起刘妈妈的催促声,“稳婆怎的还没来?不是说好的么,这都两刻钟了要,也该到了吧?”

    “妈妈别急,想来应该是稳婆出去了,咱们再等等——”当时和人家说好的可是下个月底,下下月初,如今提前一个多月,人家不在家也是正常的。

    刘妈妈眉头皱的死死的,虽然知道是这个道理,但还是忍不住就念叨了两句,而后,她又恨连甜儿,暗自发誓,待得自家姑娘过了这一桩事,小主子出来了,看自己怎么收拾那个死丫头!

    约摸半刻钟后。

    连玉和王家大嫂气喘嘘嘘的走进来,两人的身后跟着个很胖的中年妇人,头发简单的挽个鬓束在脑后,一身洗的干干净净的蓝色衫裙,进屋直奔炕上的伏秋莲,“你们都让开,先让我看看——”

    刘妈妈还不想让,却被周氏给拉起来,“这位就是咱们附近村子很有名的李妈妈,咱们好些人想请都请不到呢,她肯定能帮着三弟妹把孩子生出来的,你就放心吧。”

    “可不过是个村婆子——”刘妈妈念叨了一句,那边李妈妈不知道是没听到还是怎么着,反正是没看她一眼,已经上了手,伸手在伏秋莲小腹上按了两下,又皱了下眉,“还早,别嚷嚷了,一会真生的时侯就没力气了。你吃过东西没?”

    待得伏秋莲点头,她皱下眉,看向刘妈妈周氏,直接赶人,“里头留一个,余下的一个再去煮两鸡蛋去,弄碗红糖水过来。”

    周氏起身,“我出去,劳烦妈妈在这里看着三弟妹,我就在外头,有什么事妈妈只管着叫我就成。”

    刘妈妈点点头,顾不得和周氏寒喧,只一味的盯着炕上的伏秋莲,生怕自己眨下眼,那李稳婆就会把她家姑娘变没似的。

    “发什么怔啊,赶紧的帮忙。”李稳婆看向刘妈妈,又低头检查一番,点点头,“让外头的人去备些吃的,先让她吃,吃完就差不多了,对了,家里要是有参片的话也备一些,以备万一吧。”

    “有有有,我这就去拿。”

    一盆盆的血水端出去,看的外头的周氏胆颤心惊,这若是当真出点什么事?外头,王家嫂子也陪着她一起等着,看着她的脸色笑了笑,“别怕,这个姓李的稳婆在,不会有事的。”顿了下又道,“上次咱们隔壁村子有一家,不是说娃娃是横着的,好几个稳婆都说没了法子,就是这个姓李的给把娃娃接下来,大人孩子到现在都好好的。”

    “嗯,哪个女人生孩子不是走趟鬼门关?”周氏叹了口气,自己转过身又往灶间加了把火,得多烧些开水备着才好。

    屋子里,伏秋莲疼的全身都要虚脱过去,死死的咬着唇,李稳婆黑着脸,“别咬唇,要是疼就大声喊出来,吸气,哎,看到头上,用力——”

    伏秋莲一头的汗水,脸上是一片素白,硬是一声没哼,看的刘妈妈心疼的直掉泪,这要多遭罪啊?

    “姑娘您别咬自己个儿的嘴,您咬老奴的手吧。”刘妈妈把自己的手递过去,伏秋莲摇摇头,她这会要是真的咬,刘妈妈的手估计能出血。

    李稳婆瞪了眼刘妈妈,伸手拿了个帕子塞到伏秋莲嘴里,“咬这个——”

    伏秋莲很想哭,这帕子干净么?

    可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侯,又一波的痛楚袭来,似是涨潮的水,要把她全身都给淹掉!李稳婆大声的吼,“用力,再用些,对,就是这样,再用力——”

    上一辈子为了求子而四处奔波,临到死,她心里的遗憾都是没有一个孩子,这一世倒好,还没等着她弄明白呢,好了,孩子马上就要出世了,而且,折腾她个半死。

    早知道生个孩子这么疼。

    说不定上辈子她就不会临了都存这么个遗憾了。伏秋莲脑子里还在这里胡乱转着,眼角余光就看到那姓李的稳婆一弯腰,对着她肚子狠狠一按,疼的她嗷的一声,嘴里的帕子脱落,伏秋莲忍不住叫出声。

    刘妈妈大惊,“你要做什么?我家姑娘都快要疼的晕过去了,你还按——”

    “给我闭嘴,要不然你就出去。”

    李稳婆黑着脸瞪她两眼,眼神透着杀气,之后扭头,又伸手在伏秋莲肚子上一按,“别怕疼,用力,嗯,使劲——”也不知怎的,伏秋莲就觉得她在自己肚子上用力压下去,她疼的嗷嗷的,可随即,小腹好像有股热流涌下去,就听到刘妈妈啊的一声惊呼,然后,是她惊喜的声音,“生了,生了——”

    “啊,这孩子怎的没动静?”

    伏秋莲听到了,心头一惊,本来就比纸还要白的脸又白几分,可她却再没什么力气听下去,头一歪,直接就晕睡了过去……

    再醒过来,已经是晚上。

    伏秋莲全身剧痛,好像整个身子被人敲断所有的筋脉骨头,然后又重新接上,动动手指头都疼。费力的扭了下头,耳边,是刘妈妈惊喜带着哭腔的声音,“姑娘,姑娘您可醒了,吓死老奴了。”接着,她扬起大嗓门朝着外头喊,“老爷,老爷,姑娘醒了——”

    “我爹也在?”伏秋莲挣扎着要起身,刘妈妈赶紧扶她半靠在炕上,又拿了个大软枕垫在身后,朝着她咧嘴笑,“姑娘,不光老爷在,大爷也在呢。”

    想着自己这一晕迷,伏家这两男人惊慌样,留在这里也是能想的到,便虚弱的点点头,只是一转头,她脸就变了,“孩子呢,怎么没有孩子,是不是——”接下来的话没说出来,可伏秋莲的声都抖了起来。

    她突然记起自己晕倒之前的话,孩子没有哭,难道,这孩子是个不好的?也不知道打哪来的力气,伏秋莲一下子坐直了身子,用力纂住刘妈妈的手,“刘妈妈,你别瞒我,是不是孩子不好了?你快和我啊。”

    “混说什么呢,这孩子不好好的?”帘子一掀,伏老爷抱着个大红襁褓,小心冀冀的走了进来,刚好听到伏秋莲的话,不禁瞪她一眼,“我的胖乖孙可是好好的,可不许你咒他。”

    “爹,快让我看看孩子。”

    伏秋莲顾不得和伏老爷说什么,动作轻柔,笨拙又略带几分僵硬的把孩子双手接过来,小心的抱在怀里,她的眼神几乎是贪婪的盯在了那个闭着双眼,小手高举逞投降状,偶尔嘴巴咂吧两声的小家伙身上。

    “姑娘,您看,这孩子长的多像您?您看看这嘴,这眼,活脱脱就是姑娘您小时侯的样子,真像——”

    “可不是来着,是像,眉毛也像。”

    伏秋莲的耳边已经听不到他们的声音,她眼里心里全是怀里的小娃,软软的,娇娇嫩嫩的,好像风一吹就能折断似的小身子,让她胆颤心惊,怎么这么小的娃呢?

    “姑娘,您把小主子给老奴——”

    “妈妈我不累,我抱就好。”伏秋莲舍不得松手,要说前世是遗憾,便是有了这个孩子时,她打定主意要留下,也是觉得这是一条生命,是自己的骨血,可现在,看着眼前活生生的小家伙,伏秋莲觉得心都软了。

    “姑娘可使不得,李稳婆说了,您身子骨虚,得好好养养,特别是这前三十天啊,这孩子能不抱就不抱,别损了元气。”

    “是啊女儿,你放心,我已经让你大哥去家里拿东西了,你想吃什么只管着开口,没有的爹让你哥哥马上去买。”

    知道孩子好好的,伏秋莲的心头顿时落了地,伸手在小家伙脸蛋上轻轻捏了捏,手被伏老爷给拍开,“混丫头做什么呢,那可是我孙子。”

    “爹,是外孙。”伏秋莲不满的翻个白眼,小口小口的喝了一碗红枣粥,吃了两个鸡蛋之后,多少有了几分精气神儿,不禁有了心思和伏老爷斗嘴,“而且,我还是您女儿呢,您这是有了外孙,连女儿都不要了是吧?”

    “再欺负他,可不是不要你了?”伏老爷失笑,细心的帮着女儿把被角掖了掖,“可睡好了?要不要再睡会?”

    “不睡了,我都睡了大半天了呢。”伏秋莲摇摇头,只是下一刻,她便有些疑惑的看向了刘妈妈,“妈妈,怎么了,我看你脸色好像有点不对劲?”

    “姑娘您哪里是睡了大半天?您这整整睡了一天一夜呢,这啊,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喽。”

    伏秋莲大惊,“我睡这么久?”

    “可不是来着,你差点没把你爹我吓死,好在你哥请来的大夫说你只是虚脱,睡足了自然就没事——幸好你醒了,若是你今个儿再不醒,明个儿看我怎么去砸他们的招牌。”伏秋莲汗颜,自家老爹真彪悍。

    伏老爷略坐了一会便出去了,屋子里只余下刘妈妈,小心的扶着伏秋莲躺下,刘妈妈一脸的心有余悸,“您晕迷了一天一夜,老爷和大爷都快急死了,还好您今个儿醒了,若是再不醒,老奴还不知道老爷会做出点什么事来。”

    “妈妈,可有给李稳婆赏钱?”家里没有男人,伏秋莲便只能是自己做主,李稳婆是帮着自己接生的,这赏钱可不能忘了。

    “姑娘您放心吧,不会忘的,老奴按着您之前的吩咐,足足赏了五两银子呢。”刘妈妈笑着帮伏秋莲端了碗红糖水,边服侍着伏秋莲用边点头道,“亲家大太太一直都在这里帮忙来着,今个儿中午还过来看您,只是您一直晕迷着没醒——”

    “我知道了,妈妈明个儿帮我谢谢大嫂,另外,封个二两的红包过去吧。”虽然这些钱不算什么,可她觉得自己这样做,周氏应该会更高兴一些的。

    哇,小家伙挥着手脚哭起来,把个正在靠在炕上出神的伏秋莲唬了一跳,反应过来时,因为没有及时得到回应的小家伙已经扯着嗓子摇头晃脑的哭起来,边哭边咂嘴。

    好像在寻找着什么。

    伏秋莲紧张的抱在怀里,轻轻的拍着他的手背,半天却是哄不下来,不禁有些气恼,看到从外头掀起帘子走进来的刘妈妈,不禁垮了脸,“妈妈,这小子怎么哭的这么厉害啊。”

    “我的姑娘,这是小主子饿了呢。您啊,该给小主子喂奶喽。”刘妈妈笑着把手里的燕窝粥放在桌子上,动作熟练的接过小娃,笑道,“姑娘看看,保准一吃奶就不哭了。这小孩子啊,聪明着呢。”

    “姑娘您快点啊。”

    刘妈妈抱着小家伙在那里催,可伏秋莲半坐在炕上脸通红,却是怎么都抬不起手去解那个衣衫——

    难道要当着外人的面给孩子喂奶?

    虽然刘妈妈不是外人。

    可是……

    伏秋莲觉得很难为情,她抿了抿唇,把手伸过去,轻声道,“妈妈,你把孩子给我,你,你去外头等等——”

    “老奴没事,不用去外头的,姑娘您快点啊,您看小主子都饿哭了呢。”刘妈妈明显没反应过来,只是催,伏秋莲听着小家伙哇哇的哭,心都揪了起来,不禁一横心,“妈妈,你把孩子给我,然后出去,你,你留在这里我不习惯。”说到最后,伏秋莲的声音已是低的不能再低,“还,还有,帮我看着外头,我爹他在呢——”

    ------题外话------

    停了一天电。本本也没电,晚上九点多才来。到现在只能这么多,明天万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冷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冷雨并收藏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最新章节